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天干地支

第三十一章 天干地支

        我听到黄天林说佛缘便想起了小瑶姐一屋子的佛像,就算把我全身的零件都拆吧拆吧卖了我也买不起啊。

        “能不能缓一缓啊,我现在有点……经济紧张。”我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

        “又不是供奉全堂佛,你先供一尊地藏王菩萨就行。”黄天林说道。

        我眉毛一阵抖动,“黄哥,一尊我现在也请不起啊。”

        黄天林眼睛瞪大,过了好半天才无奈地说道:“那好吧,等你有钱了再说。”

        肚子咕咕作响,我只好煮了两包三鲜泡面,然而不幸地被黄天林和小白发现了我橱柜中仅存的两个鸡蛋,在他们强烈的要求下我把那两个鸡蛋也煮了。

        好在他们吃的时候也不是真的吃,在鸡蛋上一抓就能拎起一个一模一样的鸡蛋,只不过经过这种处理的鸡蛋一点味道都没有了,我吃的时候就好像是在吃泥巴。

        小白说因为守宫砂的原因他们没办法在我身上占窍,而我没有正式出道又没办法供奉堂单,再一个就是我没钱请佛不能布置佛堂,他们没地方待。

        后来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在灶王爷座下修行,我看着他们走向橱柜,身体越来越小,直接穿越橱柜的小门消失不见了。

        我好奇地打开橱柜去看,结果里面只有碗筷,并没有他们的身影。

        “你也早点休息吧,不要打扰我们修行。”小白的声音凭空出现。

        原来他们真的就在这里,只不过我看不见而已,心中有数我便关闭了橱柜的门。

        忙活儿了一天,我身心俱疲,躺在床上很快就没了意识。

        那天晚上我梦到了张影,周围是看不透的迷雾,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追,虽然我拼了命地奔跑,但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她。

        伴随着脚下一空,我惊醒了,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我想起了和小瑶姐的约定,快速地洗漱了一番,来不及做饭,干嚼两包三鲜泡面后敲了敲橱柜的门。

        小白和黄天林走了出来,我和他们说要去赴约,两人都没有什么意见,说多见见世面对我有好处。

        由于没有办法上身,两人就附在了我的两个耳洞里,说虽然这样不如占窍舒服,但总好过一直跟在我身边。

        我风风火火地下了楼,直奔小瑶姐的店铺,走近一看,门上挂着个牌子,老板有事,暂不营业。

        我不知道小瑶姐为什么这么干,不过想来这东西应该不是给我看的,于是我直接推门而入。

        小瑶姐就在一楼,拿着一个造型古怪的吸尘器正在给货架上的佛像除尘。

        “你来得可真早啊。”小瑶姐瞟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我挠了挠头,“这不是昨天太累了嘛,一下子睡过头了,小瑶姐放心,下次我一定早点来。”

        “帮我把剩下的佛像都清理干净,一会儿出发去祖国最北边。”小瑶姐将吸尘器塞给了我。

        “啊!”我吃了一惊,“小瑶姐,不是说带我去见见世面吗?跑那么远做什么?”

        “就是带你去那里见世面啊,有客户请我去帮忙。”小瑶姐说着向楼上走去。

        我琢磨了一下,反正自己也没钱,去哪都一样,如果小瑶姐让我自己掏路费我就不去了。

        打定主意,我开始帮小瑶姐做起了清洁工作,要说我手上的吸尘器绝对不是普通货,这个吸力真不是盖的,运转起来抽得货架上的佛像微微颤动,估计要大几千块钱才能买下来,小瑶姐还真是财大气粗。

        一会儿的功夫小瑶姐就下来了,她并没有带太多东西,只是背了一个皮卡丘书包,整个人填了一分呆萌。

        我原本还打算回去带点行李和日用品,一看她这个样子想来不会去太久,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将一楼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小瑶姐放下了卷帘门,招呼我上车。

        没想到她居然要长途自驾游,不过这对我而言绝对是好事,坐小车可要比火车舒服多了。

        我上车后小瑶姐便开车出发了,汽车在马路上飞驰,小瑶姐并没有让我舒服地待着,她问我知不知道天干地支。

        作为文学系的毕业生,这种国粹级别的东西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于是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背了一遍。

        小瑶姐赞许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十二地支的方位与阴阳五行呢?

        我瞪大了眼睛,我对天干地支的了解仅限于他们本身,还是当初学纪年法的时候了解到的。

        小瑶姐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你这个大学生文化程度也不行啊。”

        这么说我就不服了,我瞥了一眼小瑶姐,说道:“术业有专攻,这不在我知识范围内啊。”

        小瑶姐腾出手来,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还敢和师父顶嘴?现在这是你专业领域了,以后要靠这个吃饭的,我和你说你给我记住了,省得出去给我丢人!”

        说着,小瑶姐让我见识到了一个大神的知识量,身为一个一本大学的毕业生,我简直有些自惭形秽了。

        十天干古称阏逢、旃蒙、柔兆、强圉、著雍、屠维、上章、重光、玄黓、昭阳。

        十二支古称困顿、赤奋若、摄提格、单阏、执徐、大荒落、敦牂、协洽、涒滩、作噩、阉茂、大渊献。

        我所了解到的只是简化后的版本,而天干地支又分别对照阴阳五行与四面八方。

        甲为阳木、乙为阴木,皆在东方;丙为阳火、丁为阴火,皆在南方;戊为阳土、己为阴土,皆在中央;庚为阳金、辛为阴金,皆在西方;壬为阳水、癸为阴水,皆在北方。

        子属阳水,亥属阴水,皆在北;寅属阳木,卯属阴木,皆在东;巳属阴火,午属阳火,皆在南;申属阳金,酉属阴金,皆在西。辰、戌属阳土,丑、未属阴土,皆在中央,又有说法此四土皆在四隅。

        我掰着手指在那里记,因为本来就能记住天干地支,所以我记得很快,而且隐隐发现这里面似乎有规律可循。

        小瑶姐在我记住之后又问我知不知道春夏秋冬四季的五行属性。

        我本想说自己不知道,然而心中灵光一闪,既然四季能够被赋予五行属性,那肯定是与自身的含义有关啊。

        “春季万物萌生发展,生机勃勃,与木属性相通,应该是属木,夏季艳阳高照,天干物燥当属火,秋季五谷丰登,遍地金黄,当属金,冬季百草凋零,大雪遍地,当属水。”我推测道。

        小瑶姐惊讶地看了我好一阵,这才点了点头,“不错,你这领悟能力可以啊,是块材料,不过你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其实不用小瑶姐说我也想到了,丫的,我把土给忘了,可是四季只有四个,这土往哪里安啊。

        “噗嗤!”小瑶姐见我这个样子笑了,“学海无涯,你的路还长着呢,你再给我推测一下一月的地支吧。”

        “子!”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小瑶姐的脸一黑,“滚蛋!古人把一年分为四季,春属木,夏属火,秋属金,冬属水,这个你说的没错,不过因为土生万物,所以流于四季,合为五行。”

        “春季包括正月寅、二月卯、三月辰;夏季为四月巳、五月午、六月未;秋是七月申、八月酉、九月戌;冬含十月亥、十一月子、十二月丑。”

        “一个季节为3个月,分别是孟、仲、季,每个季节的最后一个月,即季春、季夏、季秋、季冬,就是辰月、未月、戌月和丑月,这四个月的五行属土,是土旺的月令,所以说土旺于四季末。”

        “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特点,又可以分别确定出其在每个季节里的状态,分别是旺、相、休、囚和死。判断方法很简单,当令者旺,我生者相,生我者休,克我者囚,我克者死。”

        “例如春季草木萌生,木就处在旺的状态,木能生火,火就处于相,水生木,但木已旺,无需再生,水就处于休,金克木,但木太旺金克不动,金就处于囚,木克土,木旺土就处死地,故而春季里木旺、火相、水休、金囚、土死。”

        春夏秋冬,金木水火土,旺相休囚死,我在脑海中不断地排布着小瑶姐所说的知识,这也多亏我被做成替身的魂儿收回来了,智力提升一大截,不然估计一年半载都整不明白。

        “好了,今天先学这些,有关阴阳五行的知识多了去了,像地支藏干,八卦与阴阳五行,六十甲子纳音,五行的生克制化,长生十二神……这些都是你必须记住的,这东西可不仅仅用来算卦,和衣食住行以及修行息息相关,你说你如果在冬季学火法能有好结果吗?冬季水旺,心脏对应火,本来心脏便受制,你又熬夜耗心血,身体能好吗……”

        伴随着小瑶姐的喋喋不休,我陷入了沉思中,不是她说得不对,这些太有道理了,我只是刚开始接触阴阳五行被震撼到了,没想到想做一个合格的大神真不是容易事,涉及的知识面太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