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缘深似海田诗瑶

第二十八章 缘深似海田诗瑶

        听小瑶姐说起这个,我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可能迷茫更多一些吧,因为我即将踏入一个未知领域。

        “我还要搬杆子吗?都需要准备什么啊?”我问小瑶姐。

        小瑶姐摇了摇头,“你不用搬杆子,出马的必须搬杆子,出道的可有可无,你就准备些水果,下午来我家就行。”

        小瑶姐拉着我到了楼下,我说要去她店里看一看,但是被她无情的拒绝了,说要给我保留一下神秘感。

        我无奈,只好告别了她,去买水果,提着水果回家的时候我都要崩溃了,这年头猪肉吃不起也就算了,买了这些水果之后我兜里就只剩七十大洋了,看来以后的日子只能吃三鲜泡面了,火腿肠都加不起。

        键盘没了,玩不成游戏,我只能躺在床上百度有关出道仙的知识,一搜才发现怎么说的都有,给我搞得五迷三道,还有一个逗比写了一本有关出道的小说,叫我是出道仙。

        看了一会儿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干脆傻等起来,下午是个笼统的概念,我在一点多的时候就忍不住提着水果下楼了。

        来到小瑶姐的琉璃阁,我发现楼下没人,货架上摆着做工精致的佛像神像,还有香炉、水杯、贡盘、灯具等物,以前我也见过这些,但明显质量做工都比不上她店里的,一看就贵,佛像神像我也多数都不认识。

        “来了啊,上来吧。”小瑶姐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我拎着两个大袋子一步三晃地向楼梯口走去,刚走到楼梯口我就闻到了一股香味,是檀香的味道。

        楼梯的墙壁上还有壁画,宫殿、祥云、仙女,估摸着是天庭的景象。

        在楼梯的转角处,供奉着两位将军,面向大门的方向,神像是沙金的,我仔细一看,神像下方还有名字,一个是秦叔宝,一个是尉迟恭,原来是两位门神。

        再向上走,来到二楼,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一个类似客厅布置的房间,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它更像是法堂。

        四周墙壁上是各种各样的壁画,天花板上垂下来经幡和经幢,没有沙发,只有一张八仙桌和树桩一样的几个凳子,桌上摆放着复古的茶具。

        窗户被两个纱帘挡住,有柔和的光芒透进来。

        我左右手两边都是走廊,我说怎么她店铺两旁的门市总是放着卷帘门,原来都是她的,一楼估计是做库房用了。

        我不知道她在哪边,便放下手中的东西先向左边走去。

        很快我看到了第一扇门,门旁有对联,一书刹海无边由业成,一书法门广大随心现,门上还有一个横批,佛光普照。

        我推门而入,下一刻,我站在门口愣住了,这也太壮观了,整个屋子除了中央位置有一个巨大香炉之外,我对面及两侧的墙壁上都是佛像,后来小瑶姐和我介绍过我才渐渐认全。

        我正前方的是华严三圣,端坐莲花之上,手托金钵的是释迦牟尼佛,手执如意,坐下青狮的是文殊菩萨,手持莲花,坐下白象的是普贤菩萨,在释迦牟尼佛身后还有一位手托莲灯的燃灯古佛,佛祖两侧是阿难伽叶两位尊者。

        佛祖下方弥勒佛端坐莲花之上,两侧分别是伽蓝菩萨和韦陀菩萨,与弥勒佛同一排的是座下谛听,手持锡杖与摩尼宝珠的地藏王菩萨,两侧是闵公长者与道明尊者,再下方是十八罗汉一字排开。

        左边的供台之上是西方三圣,端坐莲台手托莲花的是阿弥陀佛,两侧分别是手执莲花,座下大白猪的大势至菩萨和手持净瓶柳枝座下金毛犼的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两侧还有善财童子与龙女。

        下方一排是四大天王,东方持国天王多罗吒,持琵琶,南方增长天王毗琉璃,持宝剑,西方广目天王留博叉,持蛇,北方多闻天王毗沙门,持宝伞。

        右侧的供台上是东方三圣,正中央药师佛坐于莲花之上,手托宝塔,两侧日光菩萨与月光菩萨同样端坐莲台,下方十二药叉大将威风凛凛。

        华严三圣身后的墙壁上方有几排格子,其中安置八十八佛法身,两侧墙壁上还有隐格,五百罗汉整齐排列。

        整个屋中的所有佛像俱是金身,在酥油灯的光芒映照下金光灿烂,无比殊胜。

        我走入屋中,与大门同一侧的墙壁被设计成了书架,上方是数不清的经书,一尘不染,我震撼之余拜了四方,这才退了出来。

        佛堂隔壁还有一间屋子,两侧同样有对联,一书在天庭修炼真法,一书下凡间大显神通,横批神光普照。

        推门而入时,虽然已经有了之前的佛堂见闻,可我依旧再次被震撼了。

        鸿钧老祖,三清: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四御: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南方南极长生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后土皇地祇。

        五方五老:东方青帝青灵始老九炁天君、南方赤帝丹灵真老三炁天君、中央黄帝玄灵黄老一炁天君、西方白帝皓灵皇老七炁天君、北方黑帝五灵玄老五炁天君。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乙救苦天尊、九天玄女娘娘、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东王公、西王母、玄天上帝、妈祖、碧霞元君、黑虎玄坛赵公明、关圣帝君、文昌帝君、保生大帝、祖天师,王灵官。

        北极四圣:天蓬大元帅真君、天猷副元帅真君、翊圣保德真君、灵应佑圣真君。

        四大天师:张道陵、葛玄、萨守坚、许旌阳。

        三霄娘娘:云霄仙子、琼霄仙子、碧霄仙子。

        八仙:铁拐李、汉钟离、张果老、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曹国舅。

        五方财神、福禄寿三星、五方童子、月老、四海龙王、风雨雷电、千里眼、顺风耳、四大天王、城隍、土地、山神,另有斗姆元君并六十甲子太岁星君。

        神像俱是敦煌古彩,威严肃穆,同门一侧的墙上挂着各种法器,琳琅满目,中央置大鼎,我同样是拜了四方,这才退出来。

        这一侧的走廊到了尽头,我走向另一边,第一扇门又是一副对联,一书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一书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善恶有报。

        推门而入,眼前忽地一暗,正前方有一个巨大的供台,最上面是我在之前去的那个寺庙所见到的地藏王菩萨形象,不过略有不同,是单腿盘坐于神兽谛听之上,两侧同样有侍者,背后还有阴山血河的场景壁画。

        下方一排是东狱大帝与北阴酆都大帝,再下一排是十殿阎罗: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

        又有一排是四大判官: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崔判官。

        又有一排是一众阴帅,鬼王钟馗、日游神、夜游神、白无常七爷谢必安、黑无常八爷范无救、牛头、马面、鸟嘴、鱼鳃、豹尾、黄蜂、花公、花婆、孟婆。

        最下方是木雕的鬼门关,后有五鬼,前有阴兵十位,鬼门关此时正关闭着。

        两侧墙壁上悬挂着以前我在省城寺庙看到过的十幅壁画,正中央地面上是一方大鼎,与门同侧的墙壁上放置着各种纸扎和许多我没见过的法器。

        整个屋中隐隐有阴风阵阵,然而,不知为何我站在这里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有一种亲切感,拜了拜又逗留了一会儿这才关门离去。

        又是一个房间,虽然这不是最后一个,但我可以肯定小瑶姐就在里面,因为最后一个屋子是卧室,开着门呢,里面就一张床,根本就没人。

        我身旁的这间屋子左右两侧分别写着在深山修身养性,出古洞四海扬名,横批,有求必应。

        我推门而入,果然,小瑶姐正盘坐在一个蒲团上,背对着我。

        在她的身前有一个供台,上面供奉着诸多神像,金花教主、银花教主、金童、玉女、药王老爷、药龙、药虎,四大名医:李时珍、张仲景、老华佗、王叔和,又有胡三太爷、胡三太奶、黑妈妈、黄三太爷、黄三太奶、白仙太爷、白仙太奶、常仙太爷、常仙太奶、蟒仙太爷、蟒仙太奶、灰仙太爷、灰仙太奶,并两个骑着骏马背着令旗的报马。

        供台上置有五个香炉,水杯酒杯各五个,又有明灯两盏。

        她没有供奉堂单,供台前是一个巨大的山水木雕实景,上面有形色各异的人像与胡黄白柳灰仙家真身,山是檀木雕刻而成,而水则是沉香的香气形成的,顺着高低起伏的雕刻流淌,比真正的河流瀑布水潭也不差啥,好像仙境一般。

        木雕前方有一个平台,上面摆放着水果和鸡鱼肉蛋。

        平台前方有一个八卦桌,上面是一个看起来很老旧的木斗,其中装满了五谷,插着五行旗,前方并两侧的墙壁上都挂着我看不懂的壁画,不过里面山山水水亭台楼阁的,还有仙气飘飘的人,让我赏心悦目。

        在大门同侧的墙壁上,一侧设计成了书架放置着古籍,一侧放置着法器。

        小瑶姐的身影在我心中越来越高大了,这排场,比寺庙道观还厉害啊,先不说她本事有多高,单论排场恐怕整个东北的出马仙都没有能比上她的。

        “小瑶姐,一个字,你真牛掰!”我由衷地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