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出口成业

第二十六章 出口成业

        虽然我已经很卖力地克制了,但女鬼还是发现了我的异常,“你在笑话我?”

        我赶忙摇了摇头,能干键盘侠这个职业的活着的时候就不是啥好人,死了变成鬼就更不用说了,万一激怒她就坏菜了。

        女鬼见我没有笑出来,语气终于缓和了一些,“你能帮我吗?”

        帮你奶奶个孙子!我在心中大骂,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毫无心理压力地把自己无耻喷人的事情说出来的。

        不过理智告诉我还是暂时答应她好一些,万一她变脸弄死我咋办,我可不想死在键盘侠手里。

        “好,我答应你了,明天回去我就给你烧一个机械键盘,保证你一分钟三百字,喷死那些欺负你的鬼。”我眉飞色舞地说道。

        “太好了,我终于又能无敌了!”女鬼看起来很激动。

        我心里早已经骂开花了,死三八,死得这么惨都不长记性,十八层地狱怎么没把你收了呢!

        “古德拜了您嘞!”我绕过她的覆盖范围,快步离去,这次她终于没再拦着我。

        离开了厕所,我松了口气的同时深感自己太过悲催,上个厕所都能遇到女鬼,还是个键盘侠。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还没等我去拜访那个僧人,人家先来找我了。

        “施主昨夜是否诵经?”僧人开门见山地问道。

        “大师如何得知?”我疑惑地反问道。

        “哈哈,施主当真慧根独具,竟引来佛光普照的异象,不知施主所诵是何经典?”僧人见我承认大喜。

        “大佛顶首楞严经。”我实话实说。

        “妙极妙极!”僧人打开抽屉取出经书递给了我,“施主与此经有缘,就送给你了,我观施主头顶祥云隐现,近日想来要遇大喜事,贫僧提前恭贺了。”

        大喜事?我挠了挠头,我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喜事,昨晚我还遇到一个女鬼呢。

        我正打算问问僧人有关键盘侠的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僧人却抢先开口了,“施主,我还有早课,便不多逗留了,施主可以自行离去。”

        说完僧人就大步离去了,任凭我在后面怎么招呼也不回头。

        我一阵无语,难不成高人都是这个性子,来无影去无踪的,说话也是,他们主动说的时候还好,你想要提问多会得到天机不可泄露这个答案。

        无奈,我只好将佛经护在怀中,离开了寺院。

        因为经济拮据叫不起车,我只好选择再走回去。

        回程路上我深深地体会到了随意而为和有意为之的区别,回到家里时我感觉自己腿都要断了。

        小心地将大佛顶首楞严经与地藏菩萨本愿经一起收藏好,我洗了把脸,坐到电脑前开始打cf。

        看着自己价值几百块的机械键盘,我撇了撇嘴,我才不会把它烧给键盘侠女鬼呢。

        玩儿了一天的游戏,没想到当天晚上的一个梦告诉了我言而无信的下场有多凄惨。

        梦中我被一滩烂泥一样的东西包裹住,好像陷进了沼泽一般,任凭我怎样挣扎都无法挣脱,强烈的窒息感传来,而且我的身体居然也开始逐渐变软,使不上力气。

        “答应的事不做,我不会放过你的!”

        是那女鬼的声音,我直接被惊醒了。

        我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就好像没有骨头了一样,不光如此,我身体的每一个位置都疼痛难忍,就好像在不停地被人用锤子敲打一样。

        我惊恐万分,难不成键盘侠女鬼找上我了?

        我很快就确定了这个猜想,因为我的脑海中开始不停地响起一个女人的怒骂声,穷尽恶毒之语,就好像和一个祖安人连麦了一样,而这个声音正是那个女鬼的。

        这声音让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一群乌鸦包围了,脑袋嗡嗡的,再加上身体的疼痛,这种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在床上躺了一上午,情况丝毫没有好转,我感觉自己已经神经衰弱了,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难道我后半辈子就要与床为伍了?

        周彤的表哥和出尘道长都没办法帮忙,我又不认识其他这方面的人,绝望中我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微信上面的附近的人。

        光是完成这个操作就花了我十多分钟的时间,因为我的手指已经像面条一样了,完全不听使唤。

        附近的人中排在第一位的居然就是一个业内人士,网名叫做红莲居士,签名写着治外病、破关、搬杆子、佛像神像、宗教用品。

        我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真有本事,也可以说是病急乱投医了,一条消息被我发了过去。

        “您好,被鬼缠上了能治吗?”

        对方秒回,“二道街(gai)琉璃阁来找我。”

        她说的这个地方我是有印象的,就在我家下面,是一楼的门市,卖佛像神像和烧纸什么的,不过我没进去看过,也不知道老板是谁。

        我:“我现在不能动了,下不了地。”

        对方添加了我的好友。

        红莲居士:“你是手写输入吗?怎么这么慢?”

        我:“手指头也不好使了。”

        红莲居士:“我看咱们的距离是百米以内,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我:“你家楼上三楼,301。”

        红莲居士没再说话,大概一分钟的时间,我听到楼道里面传来霹雳扑棱的声音。

        我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我特么起不来啊,怎么给她开门?

        “我自己进来了啊?”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好。”我忙答应一声,虽然我不知道她怎么自己进来,反正我是爱莫能助了。

        “咔嚓!”没想到我家的门锁居然自己打开了,紧接着,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漂亮妹子就风风火火地杀进了我的卧室。

        我现在非常庆幸自己昨晚玩儿到后半夜,穿着衣服就睡了,不然这就尴尬了。

        “就你啊?”她来到床边俯视着我。

        我嗯了一声,现在全身上下就脑袋这一部分还算好使。

        “啪!”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居然甩给了我一个大耳帖子。

        我被打蒙了,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可是转念一想,自己都这样了,也没法反抗啊,万一把她惹毛了再弄死我就完蛋了,我看她好像带点彪样。

        “大姐,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看我都这样了,你就算揍我一顿也胜之不武啊!”我色厉内荏地说道。

        她邪魅地一笑,伸手卡住我的脖子,小手啪啪地就轮开了。

        一个又一个巴掌落在我的脸上,直接打得我眼冒金星。

        我心中怒火滔天,怎么说哥们当初也是一言不合拔刀就剋的人物,如今居然虎落平阳被犬欺,被一个女的按在床上猛抽耳光。

        终于我身体中凭空生出了一股力量,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将她撞倒在地,我挥起拳头,就要砸向她的头,可她却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我觉得有些不对,仔细一想,卧槽!我居然能动了,脑子里面的骂人声也没有了,我被她用耳光抽好了!

        我连忙把她扶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在救我,你说你倒是告诉我一声啊。”

        她打理了一下衣服,“你被鬼缠住了,提前告诉你就不灵了。”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床铺,邀请她坐下,她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还翘起了二郎腿,虽然她穿着牛仔裤,但那小屁股,那小腿,啧啧……

        此时我才有功夫仔细地打量一下她,马尾辫,两边的鬓角垂到下巴,瓜子脸,大眼睛,天生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个头和年龄都与我相仿,但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一股子媚意,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

        “你就是红莲居士?”我问道。

        “没错,住了这么多年邻居,还没见过你呢,我本名叫田诗瑶,你可以叫我小瑶姐。”她扬了扬下巴。

        我一阵无语,“你多大啊?”

        “姐姐我二十一了!”她骄傲地说道。

        “我也二十一,你几月的生日?”我笑了,妹子,在哥这儿装大瓣蒜。

        “咳咳……那都不重要,你这病我能给你治,而且我还能把你那些缘分整明白咯,以后我就是你师父,叫姐怎么了?”小瑶姐干咳几声,白了我一眼说道。

        “啊?”我的脑回路一时间没跟上。

        “没关系,你不知道也正常,你有出道的缘分,而我就是你第一个领路人,上面已经下通知了,最近会有一个和我同岁的男的找我。”小瑶姐摆了摆手。

        “能不能是整差批了,其实不是我?”我不知道什么是出道,可是想想那些出马的,我有点害怕了。

        “你还好意思说?自从那个通知下来,我一个活儿都没接到过,店里都不来人了,这三天就你一个联系我的,不是你还能是谁!”小瑶姐揪住我的耳朵,瞳孔都立了起来。

        我瞪大了眼睛,卧槽!真的假的,还能这样?

        “行了!我跟你说你这样的就是欠收拾,以后再慢慢调理你,你有没有机械键盘,赶紧把答应那三八的事情给办了,你不知道出口成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