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寺中夜读经

第二十四章 寺中夜读经

        这个寺院的地藏王菩萨像和我以前见到的都不同,不是身披璎珞,头戴五佛冠,一手持金锡一手托摩尼宝珠,盘坐在莲花上的形象,而是没有戴佛冠,身穿僧衣,站立于莲花之上。

        我抬头仰望之时,地藏王菩萨仿佛也在低头慈悯地看着我。

        越是如此,我的眼泪就越发地控制不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伤心,也许是因为委屈吧,我只想平安顺遂地度过一生,却遇到了这么多平常人不该经历的事。

        我不清楚时间过了多久,眼睛都有些疼了,这才从蒲团上爬了起来。

        菩萨像身前的巨大供台上有着香桶,我从里面抽出了三炷香,点燃后高举过头,拜了三拜插入香炉中。

        后来我才知道大殿内基本是不允许香客上香的,主要原因是大殿内多为木制结构,香客毛手毛脚,容易引起走水。

        袅袅青烟升腾而起,燃香独有的味道散布开来,我没来由地感受到一阵轻松,就仿佛原本被压在大山下面,如今大山被挪开了一样。

        我闭上眼睛,体会着这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它让人如此的意醉神迷。

        渐渐地,我进入到了一种空灵的状态,我能够听到飞檐画角之上随着微风摇晃,叮当作响的风铃声,也能够听到远处禅房若有所无的诵经声……

        我好像和所在的寺庙融为了一体,青砖是我,我能够感受到青苔荒草生在身体上的麻痒;雕梁画柱是我,我能够感受到檀香沁入心脾的宁静;清风是我,我能够感受到自己拂过风铃时的欢愉;燃香是我,我能够感受到身体灼成灰烬,精神遍及空中的豁达……

        我是我,我亦非我,万物是我,万物亦非我,我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徜徉,越来越远。

        “咚……”我的精神是因为鼓声而回到身体的,想想自己刚刚的状态,我回味的同时不由得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这暮鼓之声,我的意识还能否回到自己的身体?

        我插在香炉中的檀香已经燃尽,周围的光线也黯淡了下来,没想到居然已经是黄昏时分,我这一站就是一下午的时间。

        “施主,你还在啊。”身后传来有些耳熟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正是之前让我进来的僧人。

        “大师。”我双掌合十,对着他一拜。

        僧人回了一礼,“施主远道而来,这个时辰怕是不好返回,寺院也已经关门了,不如就在客房住上一晚,明日再行离去。”

        这个提议简直太好了,可是我却有些窘迫,不因为别的,没钱啊!

        僧人很快就发现了我的为难,“施主可是不方便?”

        我咬了咬牙,实话实说,“大师,我囊中羞涩……”

        僧人闻言笑了,“施主是不是对寺院有什么误解?客房都是免费给香客居住的。”

        我吃了一惊,原来是这样啊。

        僧人叹了口气,“也怪那些堕于名利之中的出家人,让世人对佛家生出了误解,佛法普度众生,又怎么能以钱财度之?”

        我心中生出感慨,眼前的僧人如此真诚,开口就是大实话,如果每个僧人都如他一般,人们又怎么会渐渐对佛家敬而远之?

        僧人用木方插好大殿的门,带着我来到了一排连在一起的平房前,房门都是上着锁的,他取出一串钥匙,打开其中一间,将我让了进去。

        我一看,客房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铺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墙上挂着一个老式的钟表。

        “施主,晚一些会有人给你送饭的,厕所就在房后,不过施主晚上尽量不要在院中走动。”

        没等我问他为什么不能走动,他已经离开了。

        我关好门,见床铺上的被褥都很干净就躺了上去,一天没有坐下来过,此时我才感受到深深的疲惫。

        只躺了一小会儿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跪在地藏殿中,那个纠缠了我很久的清风站在我身侧,挥起手中的鬼头大刀向我砍来,地藏王菩萨手中的摩尼珠这时忽然放出金光,金光笼罩住我,鬼头大刀在砍到我之前就被金光阻挡住了。

        我这时才发现小白和黄天林都站在门外,形象和我之前看到的一样,一脸焦急地想要冲进来,但他们跨不过大殿的门槛,门虽然开着,却有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挡住了他们。

        清风见鬼头大刀砍不到我出离地愤怒,他忽然凭空取出了一个令牌,令牌是红色的,上面有一个讨字。

        他用那红色的令牌向我打来,居然穿过了金色的佛光,令牌打在我的身上让我疼痛难忍,但是我却不能动。

        我是被疼醒的,这个梦出奇的真实,醒来后我还能感受到身上尚未消去的疼痛感。

        从床上坐起来,我有心去问一下那个僧人是怎么回事,想来境界高深的他能够给我答案,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而且这个时间去打扰也很不礼貌,只好压下冲动,准备明天再问。

        饭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送来的,用一次性饭盒装着,白米饭加上土豆丝,很是简单。

        我这才想起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腹中饥肠辘辘,狼吞虎咽地吃完,我发现桌子下面还有一个套着垃圾袋的垃圾桶,便把溜干净的饭盒和一次性筷子扔了进去。

        桌子上有几个抽屉,我很好奇里面有没有东西,便打开来看,一共三个抽屉,左右两个都是空的,只有正中央有一本经书。

        经书是现代注音版的,大概有我之前读的地藏经三本厚,是大佛顶首楞严经。

        我看着手中的经卷,无法克制心中诵读的冲动,由于不知道在哪里净手,便在心中告罪一声,将经书平放在桌上展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只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

        我小声地诵读起来,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不同于地藏菩萨本愿经,大佛顶首楞严经读起来我没产生那种想哭的冲动,虽然我读的声音很小,但这声音在我脑海中却被放大了,越来越大,直如同钟鸣鼓响。

        伴随着脑海中的声音,我的身体也开始轻微地颤动起来,那梦中留下的隐痛早已经消失不见,我的每一个骨节都在欢快地鸣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在我身体中流动,为我带来温暖舒适的感觉,支持着我继续读下去。

        后来我才知道,楞严经能够开智慧,凡是真正修行的出道出马弟子都必须诵读楞严经,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和自己有缘的灵界众生都有好处。

        我状态越来越好,诵读得越来越快,身上的骨节律动得也更快了,那股气流也从涓涓细流变成了汪洋大海,在我身体中纵横捭阖。

        我的身体越来越热,已经快像一个火炉一般,但我却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相反,我感觉很舒服,好像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一般。

        待到我将整部大佛顶首楞严经读完,我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小太阳一般,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因为居然有金光从我身上散发而出,照得整个客房金碧堂皇的。

        我惊呆了,这不是我第一次读经出现异象,但我还是惊讶万分,上次发生这样的事还是我大一读地藏经的时候。

        人言佛经殊胜,我终于发现此言非虚,如果是假话,如今发生在我身上的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信步走出客房,发现门前的空地上居然跪了许多非人众生,黄天林、小白,就连那个清风也赫然在列。

        他们跪在那里,面向着我客房的方向,眼中都充满了渴望。

        我福至心灵,知道他们不是拜我,而是拜经,这才想起自己忘记回向了。

        我盘膝坐下,“愿以此功德,**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伴随着回向偈念出,我身上的金光大盛,居然照得眼前如同白昼。

        黄天林和小白满脸的喜悦,那个清风看着我眼神复杂,其他人都是一脸感激,他们起身对着我双手合十一拜,消失不见。

        金光也消失了,我起身站在客房门口,不由得一阵恍惚,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还坐在桌前,双手捧着经卷,经卷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

        我原来没有离开过这张桌子,那刚刚的一切是什么,幻觉吗?

        我收起经书,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花了五个多小时才把这本经书读完。

        虽然身体感觉很舒坦,但精神却疲惫万分,我原本打算倒头就睡,奈何人有三急。

        打开客房的门,寺院中黑漆漆的,我用手机当光源,走在青石路上。

        夜风浮动着梧桐树的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似有脚步声隐藏其中,但是没有办法辨别方向。

        我扫视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现,想来应该是寺院中的僧人吧。

        虽然之前做了一个怪梦,但我不相信真的有妖魔鬼怪敢在寺院中放肆。

        就在我将要转过墙角时,另一边传来了若隐若现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