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放浪形骸的出尘道长

第二十章 放浪形骸的出尘道长

        我看赵齐天好像有些纠结,扔过去一个白眼,“和我你还整这些虚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赵齐天有些尴尬,“其实也没啥,就是有点危险,那高人说了,我这八字太硬,干不了这活儿,而我又不放心找别人,所以要你陪我一起。”

        我一听笑了,“我说你不就是包了个工程嘛,怎么变得跟个娘们似的,忘了当初你帮我打架,咱俩被几十人追小半天的事儿了?”

        赵齐天哈哈一笑,“是啊,我啥时候变得这么磨磨唧唧了,还记得那次咱俩把手都打骨折了,就那还喝了顿酒在网吧玩儿了一宿才去做的手术。”

        我也笑了,如今我们已经松开了青春的尾巴,当年的那些糗事想起来就好像喝了一坛老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起追忆了一会儿往昔之后,赵齐天终于说出来要我帮什么忙了。

        那个高人基于赵齐天的实际需要与正义感,给他策划了一个方案,我将其定义为釜底抽薪,不过这个薪有点不好抽,下面的火太旺了。

        高人的思路是这样的,这所教学楼之所以会聚阴养煞与风水地势有关,但这东西凭借我们这几头人根本就改变不了?

        如此一来就要从其他方面下手了,由于这里阴气太重,所以聚集了很多妖魔鬼怪,而这些妖魔鬼怪本身又是阴性的生物,两者结合起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于是,这里对妖魔鬼怪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如此恶性循环下去早晚会出大事,把这事解决了也算功德一件。

        而我们首先要把妖魔鬼怪全部从这里弄走或者消灭,最后由那个高人出手,布置一个风水局,用以散掉这里的阴气。

        然而有校长那方面的顾虑,不能大张旗鼓的搞,一些简单有效的办法都不能用,所以只能选择事倍功半的方法,而我和赵齐天在这个办法中所起到的作用就是诱饵。

        虽然这个定位让我很不爽,但赵齐天毕竟是我哥们,为了哥们小爷我忍了。

        我问赵齐天具体需要怎样做,赵齐天说还没有定好,晚上来这里找他就行。

        约定好时间后我就闪人了,回去正好看到张影从教学楼里面走出来,睡眼惺忪的。

        一看到我她就是一通埋怨,说我走了也不叫她,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

        还真是见不得人的事,不过不是做而是预谋,但这事我是不会告诉她的,免得她担心我的安全。

        张影看起来睡得不错,再加上她以为那神像牵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心情特别好,蹦蹦跳跳地拉着我去图书馆。

        按理说女朋友在身边疯闹我应该很开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不起来,仔细一想,我这十七年来开心的时候真的很少,难道和这些事扯上关系就真的会失去快乐吗?

        想着想着我忽然心中一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悲观颓废了呢,还记得初中班主任和我说过,人活着的结果都是死,如果光看这个结果,那活着就没有意义了,重要的是过程。

        斤斤计较是一天,没心没肺开怀大笑也是一天,一个人最好的状态就是眼中写满故事,脸上却不见一点沧桑,快乐了自己,也能感染身边的人。

        想到这里,我嘴角下意识地上扬。

        “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张影忽地将脸凑了过来。

        我心念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红润的小嘴上叭了一口。

        张影愣住了,周围的人也都投来了暧昧的眼神,下一刻,张大美眉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我虽然脸上挂着计谋得逞的笑容,但手心都在冒汗,两条胳膊上的守宫砂刀刺一样的疼。

        不过今晚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呢,说不定这就是我人生最后一次亲异性的小嘴了。

        我的初吻在小时候被同样是个小丫头片子的小白夺走了,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而这些年过来,居然悲催地一次都没体会过,就在刚刚,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家处对象都喜欢成天叭叭叭了,这感觉,简直了!

        被我耍了流氓,张影的心情反而更好了,我们两个在校园内压了一天的马路,回味着过去,畅想着未来。

        晚上吃了一顿麻辣烫后我就送她回寝室了,张影看起来很失落。

        后来张影告诉我其实她本打算那天和我发生点什么,可她也知道这不可能。

        没错,她就是这样想的,各位,不要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偷偷地告诉你们,有时候女的可比男的色,只不过人家藏得深,不容易发现罢了。

        告别了张影,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我便向着废弃教学楼所在的方向走去。

        到地方一看,赵齐天正坐在两块砖头上等我呢,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道士。

        道士年纪很大了,须发皆白,穿着道袍,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因为他和赵齐天一样,坐在砖头上,还翘着二郎腿叼着小烟。

        一见到我来了,他就开始打量我,那双眼睛给我一种x光的感觉,我好像被他完全看透了。

        我越发地不敢轻视他了,人不可貌相,何况有本事的人行事大多随性。

        “劳动节,这是出尘道长。”赵齐天给我介绍道。

        我忙一鞠躬,“福生无量天尊!”

        以前看过一部电影,似乎这是道教的打招呼方式,我便照搬了。

        “小友有心了,你就是秦五一吧,小赵和我提过你。”出尘道长笑着点了点头。

        还没等我说话,出尘道长又说道:“这名字起得好,五行流转大道生,周而复始太匆匆,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

        我虽然听不懂,但知道出尘道长这是夸我呢,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我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出生那天恰好既是农历五月初一,又是公历五月一日,所以家里才给我起名叫秦五一。

        “嚯嚯嚯……多谢道长夸奖。”我干笑着说道。

        “我这不是夸夸你那么简单,说不定你日后成就要高于我呢,不过我这老登怕是看不到那天了。”出尘道长很是风骚地用兰花指弹飞了烟头。

        我看得一愣一愣的,那烟头居然被他弹得飞出了好几米,这功夫可真不是一天能练出来的,我说他的牙咋那么黄呢。

        至于他说我以后的成就什么的,我压根没放在心上,我就不信我打死不学这些东西,知识还能自己跑进我脑子里。

        “好了,敢死队成员到齐,是时候开工了,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哦!俺呢安的叹!偶必来客!奥德木!”道长大呼小叫地前面开路。

        我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卧槽,这道长玩得挺杂啊,又是王者荣耀又是红警的。

        不过一想也对,似乎没有哪个宗教的戒律是不允许玩游戏的,人家爱玩神仙也管不着啊!

        赵齐天见我发呆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长就是这个脾气,但手段绝对没得说。

        我忙摆了摆手,说这道长简直就是我的偶像,随性,洒脱!

        我这说得完全是真话,道长虽然道号出尘,但所谓之事却比红尘之人还要红尘,这种状态就很好,在我看来你不了解红尘何谈出尘,不体验一番七情六欲又怎能做到五蕴皆空?

        一路来到教学楼楼下,出尘道长一个飞脚就把摇摇欲坠还没拆完的大门撅飞了,还说了句人生处处小平坡,咔咔就是剋!

        我和赵齐天被感染得一起把另一扇门拆下来扔了,不知为何,和这道长在一起我有种放飞自我的感觉。

        来到一楼的杂物室,我看到了一个法坛,这杂物室四面都是墙,外面看不见,正是搞事情的好地方。

        进屋后道长站在法坛前背对着我俩,我正琢磨要不要问问下一步怎么进行,道长忽然转过了身,双手在我的肩膀上一拍。

        他的速度太快了,我完全没反应过来。

        道长这一下并没有用多大力气,拍完之后就在那甩手,好像烫着了似的。

        不知为何,被道长这么一拍,我感觉两个肩膀都很酸,而且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冷了。

        道长说我应该是八字纯阳,体质又有些特殊,最重要的是还没破身,每个人都有三把火,分别在头顶和双肩,别人的都是小蜡烛,我这个跟喷灯似的,害得他烫了手。

        这三把火于人而言极其重要,象征着这个人的阳气,之所以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就是因为这三把火,而人时运低的时候火苗不旺就会招东西,我这个太晃眼睛,不利于诱饵工作的开展,所以得降降火。

        我一阵尴尬,我也想破身啊,可这条件不允许啊,不过,如果我真的阳气这么旺,为什么那个清风会纠缠上我呢,是他的道行太高不害怕还是其他原因?

        然而,没等我问问道长,他就把我和赵齐天推出了杂物室。

        “一楼的卫生间正对上面的教室,是这聚阴养煞地的气眼,你们就到那儿钓鱼去吧,没我的消息不要乱动,就在那儿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