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菩萨显灵

第十六章 菩萨显灵

        “看什么呢?”张影扯了我一把。

        “没什么。”我跟着她一起进了电影院,但是回头的瞬间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

        难不成和那神像有关?经历了这些事后我已经对灵异事物神经敏感了,不过想来电影院这么多人,那清风也不敢乱来吧?想到这里我心中略微安定了一些。

        不出我所料,这又是一场泡沫神剧,影片过了中场张影就在一边不停地掉眼泪,可怜我提前准备的纸巾都没够用,被她抹了一袖子。

        这段时间张影邀请我看过好几次电影,随着相处日久,我发觉这段感情已经割舍不下了。

        我不知道再次见面时应该怎样和小白解释,或许有些人会骂我渣男,但小白毕竟是妖怪啊,如果将来我和她有了孩子,会不会像姑奶一样,注定要成为一个大神。

        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经历姑奶一生中的那些坎坷,最终连一个后人都没有,作为一个已经被这些事纠缠过的前人,我太了解这种感觉有多痛苦了,如果可以,我更愿意自己的后代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

        张影是个好女孩,对我也很好,甚至能够接受我已经和小白成亲的现实,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辜负她。

        一场电影在我的胡思乱想中结束,张影已经哭红了眼睛,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一点也不假,换成是我恐怕已经脱水挂掉了。

        “咱能不能少看点泡沫剧,少刷一点毒鸡汤?”我颇为无奈地说道。

        “那你能不能不玩穿越火线?”张影直击心灵的反问让我没有办法回答。

        和张影一同走出电影院,夜风吹得我打了个寒颤,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们去吃夜宵吧!”张影提议道。

        我哪里能够拒绝这种肯定句的提问,和她进了街边的大排档。

        就在我们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肥龙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

        劳动节,特么的出事了!

        消息下面还跟着一张图片,我只看了一眼就从脑瓜顶凉到了脚趾尖,丫的我们宿舍窗户上居然出现了一个血手印。

        仔细一看,这血手印是印在窗户外面的,我们宿舍可是三楼啊,如果不是蝙蝠侠干的那就只能是鬼了。

        结合今天再次看到那神像的事情,我觉得这手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那清风留下的。

        我要带着周彤到宾馆逃难去了,你也别回去住了。

        肥龙又发来一条消息。

        我嘴角一抽,这货和我显摆呢,我也有心带张影去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她那低头看不见脚尖的规模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可是我两条胳膊上的守宫砂也不让啊。

        “看什么呢!?”没想到一旁的张影忽然夺走了我的手机。

        我想抢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她看到了聊天界面的内容。

        张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担忧。

        “你也别回去了,我陪你到宾馆住一晚,明天去极乐寺看看能不能找到高僧帮忙。”张影将手机还给了我。

        我哪里会拒绝这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呢,这可是我和她的第一次夜不归宿啊,虽然不能发生什么实质性进展,但过过眼瘾也是好的啊,我点头如捣蒜。

        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宾馆登记入住,张影一进屋就说要洗澡去,还问我要不要一起。

        为了保住狗命,不被守宫砂玩死,我坚定地拒绝了。

        一想到守宫砂我就恨得牙痒痒,不能碰就算了,只要一有欲望就钻心刺骨地疼,比机场厕所的烟雾报警器还灵。

        这直接导致我连小电影都不能看了,肥龙在宿舍看的时候我还要躲到外面去,以免因为声音的诱惑而遭殃。

        是的,肥龙这货就是如此不把我和娘炮当外人,即使娘炮多次发起抗议也毫无效果。

        张影把门打开一条缝,将外衣内衣都扔了出来,我扫了一眼快要能当帽子戴的某物,连忙移开目光,心中暗骂了一声妖孽。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为了压制心中的杂念,我只好跑到窗口透风去了。

        由于房间中只有一张大床,我这一晚过得异常煎熬,有好几次因为压制不住胸中的欲望而触动守宫砂,疼得我冷汗直流。

        为了缓解疼痛我只好强迫自己不去看旁边的张影,也不去想那种旖旎的画面,我真怀疑这样下去我会不会被守宫砂玩成冷淡。

        早上醒来时我才发现自己身下的床单已经湿透,迷迷瞪瞪地洗了个澡,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吃过早餐后,我和张影一起赶往极乐寺,等我们来到寺院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门庭若市。

        买了门票后我和张影便进了寺院,然而,去找哪位高僧却成了问题,我们一边琢磨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寺庙中溜达,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地藏殿门口。

        不同于一路走来看到的其他大殿,地藏殿门口并没有设置大香炉,但大殿的门却是开着的。

        由于之前没有接触过佛法,我根本就不知道地藏殿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含义,张影也很好奇,于是我们一起进了大殿。

        大殿中居然空无一人,没有香客也没有来做义工的居士。

        “那是唐僧吗?”张影指着巨大的菩萨像问我。

        我被问住了,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据说用手指佛像是大不敬,我连忙拍掉了张影的手。

        “你看旁边的是一个老者和一个小和尚,不是大师兄二师兄,想来应该不是吧。”我说道。

        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那尊菩萨像特别熟悉,而且好像在对我笑。

        旁边的张影注意到了墙壁上的画,非要拉着我去看。

        在大殿中转了一圈,看完所有的壁画,我和张影都有些毛毛的,不同于其他大殿的金碧辉煌,地藏殿的光线不是特别好,透着凝重的威严。

        壁画上是十个阎罗殿的景象,下面还有文字解释,犯了什么罪行要进哪一层地狱,甚为详细。

        带入自身的情况,我发现自己将来也是要去地狱的,不由得害怕起来。

        “要不我们烧香吧?”张影提议道,缓解了一下压抑的气氛。

        之前买门票的时候赠送了我们一人一包香,走了这么久我们一根都没点。

        “好啊!”我长出一口气答应道。

        由于没有烧香的经验,不知道烧几根比较好,我们本着多比少好的想法,都将所有的香都取了出来,借着烛火点燃,插到了菩萨像面前的香炉中,居然给插满了。

        烧了香,我和张影跪在拜垫上磕头,张影的嘴唇不停地蠕动,似乎是在许愿。

        就在我也打算许个愿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二位施主,地藏王菩萨是不受香火的,你们怎么在这里烧香啊?”

        我一转头,看到一个身披袈裟,白胡子垂到胸前,面容慈祥的老和尚,他正双手合十笑着看我们。

        我连忙起身,学着他的手势一鞠躬,“大师,我们不知道这是地藏王菩萨,也不知道菩萨不受香火,对不起。”

        “原来不是唐僧啊。”张影下意识地说道。

        我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乱说话,张影吐了吐舌头,嘟起了嘴。

        老和尚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责怪我们,给我们讲起了地藏王菩萨的故事。

        我听得极为感动,尤其是地藏王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让我由衷地感佩。

        张影感动得眼睛都红了,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帮到地藏王菩萨。

        “善哉善哉!二位施主俱是福缘深厚之人,还望多行善事。”老和尚听到张影的话笑意更深了。

        “大师,为什么我看着地藏王菩萨的法相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我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地藏王菩萨搭救六道轮回中的悲苦众生,与众生皆有缘,故而施主……”

        老和尚说着说着就没了下文,我抬头一看,发现他正盯着一个方向发呆。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我也当场愣住了,我和张影插在香炉中的那些香居然燃烧地有长有短,香灰不落,形成了一个极为明显的莲花形状,大量燃香产生的烟雾凝聚不散,在香炉上方又形成了一朵莲花。

        “啊!”张影惊呼了一声,连忙又捂住了嘴,有些惶恐地看着我。

        我揉了好一会儿眼睛,这才发现不是幻觉。

        我当时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想必即使是对这方面一点都不懂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不寻常了。

        看着两朵莲花,我不知道为何忽然鼻子一酸,生出了想哭的冲动,憋了好半天才憋了回去,但心中的酸楚却迟迟不散。

        “阿弥陀佛,顶礼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老和尚高呼着跪在了身前的拜垫上。

        我和张影明白这是菩萨显灵了,忙学着老和尚喊了一句,跪下不停地磕头。

        直到老和尚站起来,我和张影才跟着站起。

        “二位施主,请随我来。”老和尚说道,也不容我们思考,就当先走了出去。

        我看了张影一眼,她还蒙叨叨的呢,我连忙拉住她跟了上去。

        这位老和尚的穿着和寺庙中来往的僧人完全不一样,一看就是位高僧,说不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