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周彤的表哥

第十二章 周彤的表哥

        赵齐天盯着那黑气凝成的人影眼睛都直了,我也是目瞪口呆,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遇到时都会让人吃惊。

        “还看个屁!跑啊!”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拉住赵齐天就往门口跑。

        到了门口我才发现,虽然教室的门没锁,但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

        那黑影缓慢地靠近着,好像是在和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从他出现开始,整个教室的气温直接降了好几度,阴风阵阵,吹得地上的废纸到处乱飞。

        完蛋了!我心中大叫,这黑影如此厉害,我和赵齐天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赵齐天何许人也,等死从来就不是他的风格,不然我也不会叫他赵日天了。

        “干他丫的!”赵齐天大吼了一声,一个月亮桥弯腰向后,双手抓住身后课桌的桌腿,紧接着全身一起发力,整个人都弹了起来,一米多长半米宽的桌子像苍蝇拍一样被他抡向了黑影。

        多年一起打群架的默契让我下意识地扯住另一张桌子,以腰为轴,大风车似的将桌子平行砸向黑影的下盘。

        万万没想到,我甩过去的桌子居然直接穿过了黑影,我没有察觉到一点着力感。

        收不住巨大的惯性,我被桌子带了个大马趴。

        “砰!”赵齐天抡起来的桌子也直接砸在了地上,胶合板质地的课桌碎成八瓣,难以想象他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不过砸在人身上和砸在地上完全是两种体验,赵齐天的胳膊都开始哆嗦了,想来被反震的力道震得够呛。

        “他么的!”赵齐天刚骂了一声,黑影就抡起大刀砍了过来。

        赵齐天不敢尝试黑影能不能伤到自己,一个懒驴打滚闪到一边。

        我看得心惊胆战,不断地移动着脚步琢磨怎么上去帮忙。

        “我拖住他,擒贼擒王!”赵齐天朝我喊了一嗓子,扔来一个眼神。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正是摆在供桌上的神像。

        我瞬间想通他的意思,既然黑影是由神像中冒出的黑气构成,肯定和神像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瞄了一眼战团,虽然赵齐天被黑影追着狂砍,但走位依旧风骚,看起来没啥问题,于是我慢慢地凑向了供台,生怕引起黑影的注意。

        之前娘炮摆在供台上的水果都已经被阴风吹掉在了地上,滚得到处都是,奇怪的是香炉中的香灰在这狂风下居然动都不动,果然邪性!

        “你丫快点!”赵齐天的声音传了过来,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我瞄了一眼,好嘛,那黑影跟个电动小马达似的,独臂抡刀快得都带出了残影,砍得赵齐天在地上乱滚。

        我不敢再耽搁,眼见距离差不多了,抡起之前刘大师坐的那个椅子就拍了过去。

        “咔嚓……啪!”那神像是树脂做的,根本就不抗砸,我这一下直接把它砸得稀碎。

        伴随着神像碎掉,那黑影也消失了,差一点被黑影斩首的赵齐天吓得满头大汗,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忙过去把赵齐天扶了起来,打趣道:“这回你相信了吧。”

        赵齐天把头上的汗擦掉,往我身上一抹,“都是幻觉。”

        “你大爷!”

        ……

        黑影消失后我和赵齐天狼狈地跑出了教学楼,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娘炮带着林倾城她们四个赶了过来。

        娘炮还算够意思,逃跑后知道去搬救兵,不过这四个萌妹子之前要是在那教室里估计会像白菜一样被那黑影砍了。

        “小天,你没事吧!”林倾城直接冲上来抱住了赵齐天。

        张影看起来已经恢复不少,走到我面前,有些脸红,问我怎么样。

        我说那神像已经被我们砸成碎块,估计肥龙也没事了。

        周彤一听乐得不行,非要到医院去看看。

        赵齐天载着我和周彤去医院,其他人没跟着,都进教学楼收拾残局去了。

        一来到医院,我才发现事情和我想得不太一样,肥龙并没有醒来,相反,他脸上的黑线居然变成了红色。

        我们喊来护士询问,护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保证在我们离开之后没人进来过,直接可以排除有人捣鬼的可能性。

        周彤吓得小脸煞白,抱着肥龙的脑袋就在那儿蹭,然而,要是能蹭掉的话我和赵齐天也不用差点被黑影砍死了。

        赵齐天说要把已经跑没影的刘大师送派出所去,我劝他先别搭理那货了,还是救肥龙要紧。

        “要不让我表哥来看一下吧?”就在我和赵齐天坐在那里一筹莫展时,冷静下来的周彤忽然说道。

        “你表哥是医生?”赵齐天有些诧异。

        周彤摇了摇头,“他是……是……”

        周彤在那里是了半天,终于是出来了,“是个农民,但是他喜欢琢磨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周彤详细地解释了一下,她表哥小时候和她关系特别好,村里长大的丫头都和小子一起玩,有人欺负她表哥就会替她出气。

        然而她表哥在上高中的时候突然疯了,平时就在那里自言自语,别人和他说话他也没有反应。

        这种情况继续上学是不可能了,他在那里不停叨叨,一节课说的话比老师都多,别人没法听课。

        于是,周彤的表哥休学了,每天就在农村老家“养病”。

        这一养就是五年,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女,把家里都急坏了,不能干活就不说了,这样下去谁家的姑娘能嫁给他啊。

        在她表哥得病第五年的时候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她表哥忽然正常了,和家里说要出堂子,不用找大神,直接请二神就行。

        家里人都高兴坏了,这孩子终于好了,别说他要出堂子了,出家都行!

        于是,家里人开始帮他找二神,不过她表哥这情况有些特殊,一连找了十几个二神,钱没少花,但是根本就搬不下来。

        可能这些二神都是骗子,没有大神同伙根本就施展不了,也可能是她表哥的堂子比较特殊,反正一直没整成。

        就在他家里人想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找到一个七十多岁,已经不干这行好多年的二神。

        一连搬了三天三夜,终于是把堂口立上了,但是那二神回家后就寿终正寝了。

        堂子立上了,她表哥却不怎么给人看病,家里人也乐得清闲,她表哥就跟着家里人一起种地。

        周彤是一次放寒假回老家时才知道这个表哥是有本事的,村里总是土豆白菜,已经吃惯了美食的周彤不爱吃,有一天晚上她去村里的小卖部买泡面,路过表哥家院子的时候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

        她表哥的屋子里没点灯,只有那供堂单的供台上有两根蜡烛闪着火苗。

        周彤站在大道上看着屋里,发现表哥盘腿坐在供台前,手中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在表哥的脑后居然有一个淡淡的金色光轮。

        周彤哪里见过这场面,泡面也不敢去买了,屁颠屁颠地跑回家蒙上被子给她表哥发了条微信问刚才的事。

        过了老长时间,她表哥才回了消息,告诉周彤别把这事说出去。

        周彤满口答应,还真就给表哥保密了,因为这事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不过自此之后周彤就和这个表哥走得近了,一方面小时候关系就好,另一方面周彤希望能得到表哥的帮助。

        周彤说自己本来学习不怎么好,后来高考的时候她求了表哥好久,表哥给了她一张符,她把符带在身上进了考场,居然比平时多考了一百多分,这才能考上这所大学。

        听完周彤的描述,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此乃高人,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高人一般都不显山不露水的。

        我看向赵齐天,赵齐天仰头看着天花板,估计是不愿意相信铁一样的事实。

        我们没有怀疑周彤瞎编故事的理由,于是周彤开始联系她表哥。

        天刚刚擦黑的时候周彤的表哥就到了,这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老,按照周彤的说法她表哥才二十六,不过看上去像三十多。

        此人留着平头,很壮实,一张脸看着就憨厚,因为常年务农,肤色很黑。

        可能是出门太着急了,他穿着胶鞋,一身迷彩服,鞋和衣服上还有一些灰尘,这打扮和道貌岸然的刘大师简直两个极端啊。

        “表哥!”周彤热情地迎了上去,也不怕脏,直接给了她表哥一个拥抱。

        我暗暗点头,周彤倒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如果有人让我高考加一百分,别说身上都是土,就算是屎我也抱!

        周彤的表哥同我和赵齐天握了握手,说多谢我们照顾周彤。

        一向对大神嗤之以鼻的赵齐天对他却很客气,估计和赵齐天农民世家后人的身份有关。

        寒暄过后,周彤的表哥直入正题,来到了病床前。

        一看到肥龙的状况,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我心中一寒,这个大表哥想来是真有本事的,他这个表情说明事情大条了啊。

        大表哥在那盯着看了好久,这才开口说话。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们惹上的是一个不修正道的清风,这事情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