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大一文学系

第七章 大一文学系

        小白没了踪影,剧痛过了好半天才渐渐消退。

        我撸起右边的一看,好嘛,和左边相同的位置出现了另一个印记,只不过比左臂的小了一圈,也简单许多。

        望着天花板,我忽然觉得自己太悲催了,新婚之夜一点便宜没占到不说还疼得死去活来,最重要的是莫名其妙地挨了一巴掌,又多了一个守宫砂。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小白也是为了我好,如果当时她真的和我一起住一晚,我怕是就要直接疼死了,毕竟守着一个大美女,还是自己的妻子,谁能不动歪脑筋。

        度过了悲催的一夜,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奶奶做了全鸡宴,椒麻鸡、肥肠鸡、凉拌鸡丝、鸡豆花、小鸡炖蘑菇……

        当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老人对孙媳妇儿的爱意,就算知道这孙媳妇儿是个狐妖,也要做狐狸爱吃的鸡。

        后来奶奶曾说出过一句至理名言,是不是妖不要紧,生出来的娃是人就行,我爷那不和正常人没两样。

        而且不还有著名歌手唱的那首歌吗,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那啥……

        我感慨了一番,这么好的菜可惜小白吃不到了。

        姑奶说让我找一张红纸,写上小白的名字贴到东墙,设置一张香案,这样小白就能够吃到供品,平日里如果上香对她的修行也有好处。

        爷爷奶奶自然不会不答应,很快香案就布置好了,奶奶将每份菜都打了一些,放到了香案上,姑奶又让我点了三炷香。

        香刚插进装米的碗,没过多久我就透过红纸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被打扮得和古代女子闺房一样,中央的石桌上摆着全鸡宴,而小白正用双手抓着菜吃得不亦乐乎,衣服脸上都是油。

        我看得愣住了,原来平时仙气飘飘的傲娇小白还有吃货的一面。

        小白很快便发现了我的注视,害羞得脸红,一挥手我就只能看到一个纱帐了。

        爷爷看我半天不动问我瞅啥呢,姑奶说我在看他们的孙媳妇儿。

        爷爷盯着那红纸瞅了半天,奶奶也跟着在一边瞅,但是什么名堂也没看出来。

        姑奶说你们是看不到的,以后想孙媳妇儿了上香时就念叨,她就能出来了,不过这几天不行,需要小白办理好相关手续,门神才会让她自由进出。

        姑奶的话让我觉得我家的门神一点都不敬业,前些年我看小白溜达地也很勤快啊。

        由于大学那边已经打电话催了很多次,我要是再不去报道就要等明年重新高考了,于是当天我就坐上了去哈市的列车。

        在列车上我想了很多,别人结婚都有个蜜月什么的,我这啥也没有,而且从我和小白的战斗力对比来看,我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多么愉快。

        还有就是沈红蝶,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我刻守宫砂?

        我心中浮现出了一道选择题:

        a:她对我一见钟情,看上我了。

        b:她原本认识我,但是我现在不认识她,她喜欢我。

        c:她是个女色狼,贪图我的美貌。

        第三个答案很快就被我否定了,看沈红蝶的服饰少说死了一千多年了,就算再色女估计也玩够了。

        可是前两个答案又那么不靠谱,事实上我不愿意相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可是这段时间的遭遇以及我双臂上的两道守宫砂却让我不信都不行。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这一睡差点坐过站,我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两伙人站在两旁,我看不清他们的身影,小白和沈红蝶一边一个,拉着我的胳膊。

        她们的力气越来越大,我感受到了真切的痛苦,但是却喊不出声音来,居然就这样被她们扯成了两半。

        我惊醒时看到的是女乘务员焦急的一张脸,还有周围人古怪的目光。

        原来哈尔滨站已经到了,但女乘务员根据车票信息来叫我下车时却怎么都叫不醒我。

        我羞得无地自容,拉着行李灰溜溜地下了车。

        这一番折腾我直接就把那个梦忘在了脑后,来到站外给赵齐天打了个电话。

        赵齐天是我最好的哥们,一个富二代,家里几辈下来都是种田大户,特别有钱,不过他小时候身体比我还次,家里就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希望他寿与天齐。

        后来赵日天火了,他一直很想改个名,但家里不让,说敢改名就断了他的零花钱,他只好放弃了。

        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后来考大学的时候以他的分数本来是进不了这所大学的(此处就不透露学校名字了),但是为了能和我继续做同学,他让家里花了钱,并和我报了一个专业,定了一个宿舍。

        用赵齐天的话说,同学嘛,就要一直同学到最后,如果我读研的话他还陪我一起读。

        可惜我从来就没有读研的打算,赵齐天觉得很可惜,不然我们就能继续一起在cf里面组队带妹了。

        赵齐天很快就开着他的宝马来了,我并不懂车,不过赵齐天总是和我说他的车标意思是别摸我,挺形象的,我就记住了。

        上了车,赵齐天问我毕业综合征好了没有,他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一直认为我是得了毕业综合征,抑郁的同时影响了身体。

        我瞥了他一眼,说哥不仅好了,还捞了一个狐狸老婆。

        赵齐天一下就来了兴趣,问我弟妹在哪,我说你嫂子回娘家了。

        赵齐天翻了个白眼,说我少装大尾巴狼,想妹子了就直说,给我介绍一个狐狸精类型的。

        侃大山侃了一路,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大学,以前都是在手机里面看,如今亲眼看到我才知道大学的壮观完全就不是高中能比的。

        门卫看到赵齐天的车直接放行了,看得出来,这小子在学校混得还是不错的。

        在停车场停好车,赵齐天把我拉进了两个群,分别是大一文学系和353宿舍。

        前面的群算上我才十个人,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大众的专业。

        宿舍群只有四个人,我一进去另外两个就蹦了出来,说神秘的老四终于来了。

        我一看这两个人的网名,哎呦我去,一个叫玉面小飞龙,一个叫江北小钢炮,一看就和赵齐天一样不是啥正经货色。

        赵齐天在文学系群里面发了条消息,我系最后一名新生,我的老铁劳动节秦五一到位,晚上在操场后教学楼办趴体,他请客,女同志都来,男同志免谈。

        妹子甲、乙、丙、丁:赵日天威武霸气!

        玉面小飞龙:你大爷!

        江北小钢炮:讨厌!人家不理你了!

        老王:这种好事怎么能少了我,老师不算同志。

        老吴:哀家随后就到。

        我看着群里的消息脸皮一阵抽搐,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了,不是吧,丫的整个系的风气都被这货带歪了。

        赵齐天带我去寝室安家的时候我发现有一张床布置得很女性化,结合之前江北小钢炮在群里的发言,我推测他应该是一个娘炮。

        当然,这在高中文科班也不罕见,当初我们班三十七个女同学,八个男同学,这仅有的八个里面还有两个二椅子。

        寝室里没有别人,赵齐天和我说文学系的氛围特别好,他很喜欢。

        我没搭话,不是我腹黑,这才刚开学,你能看出个啥,而且你这么有钱,别人也不能对你耍心眼啊。

        寝室里有四台电脑,其中有一台是我的,赵齐天赶来报道时用我家的备用钥匙开门直接帮我拉来了。

        整齐的电脑桌旁边立着一个骚包的牌子,文学系四连坐。

        另外两个人不在,我和他打了一下午的cf,可能是太久没玩了,一下午玩得我晕乎乎。

        晚上来到操场,我见到了其他人。

        果不其然,江北小钢炮一个男的居然留着长头发,画着眼影涂了口红,如果不是喉结我真看不出来他是个男的,我很好奇他怎么叫了这么一名字。

        玉面小飞龙是个胖子,我估计他能装下两个我,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叫他肥龙。

        四个妹子都很漂亮,各有各的特色,胸部发育特别好的那个叫张影,大长腿的叫李思思,美貌在我看来不次于小白的叫林倾城,她真的对得起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屁股特别大的,叫周彤。

        文学系盛产美女不是空话,然而真正令我吃惊的是林倾城居然直接走过来挽住了赵齐天的胳膊,更让我吃惊的是站在一旁的一男一女居然不管。

        男的是老王,一个眼睛男,女的是老吴,眼镜妹,这两个都是文学系的老师,我们也就这两个老师,比我们没大几岁。

        看来大学不限制谈恋爱真的不是空话,不过是否和赵齐天的家境也有关我就不知道了。

        林倾城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说你就是小天的铁哥们吧。

        我点了点头,和她聊了几句,还好有小白和沈红蝶给我打了预防针,不然我肯定脸红,赵齐天这小子不愧是颜控。

        在我同每个人都认识了一番之后,赵齐天就招呼众人帮忙来提烧烤食材,当先向着那栋很扎眼的荒废教学楼走了过去。

        我在后面很清楚地看到老王和老吴的脸色瞬间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