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正派都不喜欢我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行刑之日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行刑之日

        独孤无敌确实不在意无双城可能会被朝廷官军攻打,玩家反正能复活,只要帮会人心不散,十方无敌就能屹立不倒。

        江湖,没有厮杀,那还能叫江湖吗?

        又不是玩领主游戏。

        无双城是师父李沉舟交托在手上的基业,放弃是不可能的,要面对朝廷大军,也就是血拼到底咯。

        但是,能避免的损失还是要避免。

        所以,坐镇无双城的‘剑王’屈寒山,‘刀王’兆秋息,‘药王’莫非冤让独孤无敌找了个由头,请了去出海观光,为劫余城护持,指点教授帮众。

        经过那么长的时间,扶桑还是没能打下来,就是占了片地盘,那里的什么神宫,剑圣之流也确是难对付。

        因成了敌对,劫余岛还常受扶桑矮矬子与老对头对酒当歌的袭扰,多亏了有‘魔姑’姬摇花镇守,海外分部才能肆无忌惮的南征北战,到处搜刮资源。

        这次入京师,人手不好带太多,又不是去造反,无双城要人留守,海外劫余城也不能放空,独孤无敌就是挑选了些帮里的精锐高手参与。

        饶是如此,也有数百玩家,化整为零,奔赴京师。

        让风亦飞没想到的是,参与劫囚的又多了位高手级人物,原迷天七圣盟的二圣主朱小腰。

        唐宝牛虽是因为有心追求,但也着实是帮过她的忙。

        故而,她要救唐宝牛。

        还他的恩情。

        朱小腰是最欠不得情的。

        一生都不想欠人的情,就算她加入了迷天七圣盟,当上了二圣主,但她在迷天盟里,仍是做一件事算一件事,只是做事,尽责,为的也是报恩。

        报大圣主颜鹤发的恩,颜鹤发将本入了贱籍,在青楼里做了舞伎的她,赎了出来,还传授她一身好武功,如师如父。

        如今,颜鹤发卷入金风细雨楼的纷争,随苏梦枕遁去不知所踪,她遍寻不得,已是孑然一身。

        惦念的除却颜鹤发,也就只有唐宝牛了。

        除了朱小腰,还另有一位风亦飞感觉来了只会添乱的女子。

        ‘洛阳王’温晚的爱女,温柔。

        七大寇诸人中,为首的沈虎禅及在他身侧的三人在‘东天青帝’任古书丧礼一役,负伤颇重,还在卧床疗治,这趟是没法子赶来了。

        她亦是七大寇之一,自是不愿看唐宝牛和方恨少这两位结义兄弟遭难。

        只是她又是偷偷自家中溜出来的,身遭没带上一个好手。

        苏梦枕身为她的大师兄,遭了老白反叛,也没见她提及一点,也不知道去责问过白愁飞没有。

        反正,风亦飞是没见她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跟她不算太熟,这个也不好问。

        说起‘东天青帝’任古书那桩事情,也是个局。

        风亦飞已听风吹小鸟格外凉及我的初恋说了。

        任古书根本就没死,他因年事已高,晚年又专注诗书,弃武就文,纵情山水,待到发现青帝门中权柄,都已遭门里三个供奉联同三个弟子谋夺,忠于他的手下被外放翦除之时,想再拾起武功,力挽狂澜,偏又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一身武功,等于全废。

        要清理门户,肯定是不成的了,首先被清理的只会是他自己。

        连他自身的安全都无法保证。

        然后,他就想出了条计策。

        他曾与沈虎禅有过一面之缘,知其为人,急公好义,便让仅余的心腹‘神判’祖浮沉为他伪造了道凄惨的刀口,服药诈死。

        用任古书的话来说,江湖上虽都当他相交满天下,但时至今日,无权无势无武功的青帝,却是寻不到一人来救。

        不得不将救命的稻草,放在了外人身上。

        诈死之后,还让祖浮沉故意放出了风声,让门下叛徒得知,他的不传之秘,武学精粹典籍全被沈虎禅夺了去。

        若他只是死了,青帝门一众叛徒是正中下怀,哪会多做理会。

        但功法秘要遭抢夺,又自不同。

        他的三个徒弟,雷大先生雷肃桐只得了‘如意棒’,深仇大师得了‘修罗掌’,公羽敬得了‘绝灭刀’,皆未得衣钵真传,知道这事,自是要去追杀沈虎禅。

        他的计策就此成功了。

        青帝门的叛徒雷肃桐、深仇大师、公羽敬、简易行、薛行邻、鲁山阴、徐赤水、丁五姑、郝不喜等都已亡毙。

        只是,他也再没办法重掌青帝门,重振威风。

        一名没了武功的老头子,哪还能做一方门派首脑。

        况且青帝门中已没有忠于他的人,唯一的心腹祖浮沉都在这一战中殒命,这事还牵扯进了浩然堂,侠义堂,雪山派等几个势力,沈虎禅连番力战,身负重伤之下,能护着他与儿子任小时逃脱,都是借助了弟子风吹小鸟格外凉麾下帮会‘情缘必死基友长存’的力量。

        风吹小鸟格外凉好处倒是捞了不少,任古书只想归隐田园,从此隐姓埋名,了此残生,将一生所修的繁多武学都尽数开放,传授了出来。

        帮会成员跟我的初恋皆有所得。

        也就不怪任古书了,还护送他去了个隐秘的安身之所。

        一晃三天光景过去,风亦飞虽是多方打探,但也没得到太多讯息,只知晓这次监斩,参与的大内高手众多,且还有‘神通侯’方应看手下的人马。

        最让风亦飞感到疑惑的是,救走了王天六父女,便宜世叔蔡璟那边没一点动静,也不见任怨传书过来,召去拜见。

        风亦飞是不想去相府吃挂落,动手在即,说不准就要叛出朝廷,索性也就不去管了。

        清晨时分。

        雾未散,霜弥漫。

        雾浓霜重,料峭春寒的一个早上。

        大批军士已押着囚车出发,前往菜市口刑场。

        一般而言,重犯都是在午时抄斩。

        选在午时,尤其在菜市口,正是人多,特别收儆尤之效。

        但今日却不同,特别早些。

        辰时就会行刑。

        因为,这本就是一个局,要杀的不止是唐宝牛与方恨少,更有来劫囚的江湖中人。

        要只是杀两人,在牢中直接处决即可,那需废那么大功夫。

        风亦飞等人就埋伏在菜市口周遭的巷道中,遥相呼应。

        天公委实不作美,

        雾气茫茫,连街边的店铺招牌不靠近些都要看不清楚。

        这地方既名菜市口,大清早的,自有各方小贩来赶早市。

        但刑场那地方太过凶煞,是谁也不想靠近的。

        来劫囚的所有人都已乔装做了掩饰,但肃杀的气氛也让寻常摊贩民众觉出了不对。

        那么多人又怎能一点痕迹。

        是故,百姓民众摊贩都已被惊走。

        留下的都是‘天机’组织的人,他们惯了隐于市井,早做了准备,摆开了摊子,倒也不显异处。

        只是瞒得过寻常人,却瞒不过一流的高手。

        武人的气息,不通晓隐匿气机之法,是不好隐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