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王离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一章 一盘大棋

第九百四十一章 一盘大棋

        “我……”

        捉虫山大师兄差点脱口说出一句我想哭。

        他是真的想哭。

        他之前和这光头小僧一战,好不容易才养好伤,结果这在他心里留下阴影的光头小僧居然又来了。

        关键不只是他一个人来,还带来一堆怪物。

        他明明都已经发动了捉虫山最强的安全三问,结果最有问题的似乎反而是那最不起眼的酒鬼。

        酒鬼明明最有问题,迎来了大道审判,然而大道审判进行之中又突然退却了。

        这他奶奶的腿。

        这题他不会!

        “看你这纠结劲,好像在场谁弄得明白似的。”看着捉虫山大师兄一脸便秘的样子,光头小僧顿时不屑的发出声来,“有什么就说什么,难道你以为你一个人能弄得明白?”

        捉虫山大师兄在光头小僧手下吃过大亏,他不自觉的有些心虚,再加上此时这些人怪异纷呈,他感觉自己的捉虫山现在鸡飞狗跳,听着光头小僧的话语,他欲哭无泪的说道:“明明大道审判已经降临,但他体内的法则却逼退了大道审判,似乎他原本肯定超越了准许的界限,但现在好像有更高的法则准许他这样越界。”

        “是么?”

        光头小僧转头看向那飞碟,“你之前说这捉虫山是嵌合在修真界之中的杀毒软件,寻觅破坏系统的东西,那这杀毒软件的权限应该超不过这修真界最高管理员的权限?”

        飞碟之中马上发出回应,“那是自然,系统最高管理权限可以选择开启和关闭这种杀毒软件,甚至整个删除和更换。”

        “那就不足为奇了,权限比你们高的多的去了。”光头小僧顿时鄙夷的看着捉虫山大师兄,“原本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原来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

        “你说什么!”捉虫山大师兄顿时觉得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光头小僧这说法何止是侮辱了他,简直是侮辱了整个捉虫山。但与此同时,这飞碟和光头小僧的对话却让他听的越来越心惊。

        他心里不肯承认捉虫山的地位,但他却又觉得对方好像不似故意贬低捉虫山。

        尤其接下来看着光头小僧那种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般的神色,他终于有些失态了,尖着嗓子就叫了起来,“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哈!”

        看到捉虫山大师兄这幅模样,光头小僧也顿时笑了,他一点那两名绝修,道:“这两个是弥罗道场的绝修,他们就是吃饱了没事做要做搅屎棍,就是想把所有不寻常的修士都拉在一起搅一搅。”

        “没事要做搅屎棍,把所有不寻常的修士都拉在一起搅一搅?”捉虫山大师兄一时没有明白他这几句话的逻辑,顿时一愣,“那意思是他们把我们当成屎?”

        “这…”光头小僧也没有想到这捉虫山大师兄会这么理解,但基于对这两名绝修的厌恶程度,他当即鼓掌,大声道:“你说的不错,这两个人不只是把我们当成屎,他们还把所有类似我们这种不同寻常的人都当成了屎,而且他们恐怕还要拉更多的屎进来搅!”

        “……!”别说飞碟中人,就连两名绝修都是瞬间无言。

        这光头小僧也真的是狠人,为了打击两名绝修,居然不惜将自己也比喻成屎。

        “还有什么怪物要来捉虫山?”

        捉虫山大师兄惊得浑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这是招谁惹谁了,在家疗伤都能躺枪?

        好端端的一处隐藏在大道法则之中的避世秘境,现在就像是成了公共花园,想来就来么?

        “别问我,要问这两根搅屎棍。”光头小僧却是双手一摊,一副自己也是被拖下水的态势,“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将你这捉虫山的道标讯息传递给了创世者。”

        两名绝修听着光头小僧这样的话语,互相忘了一眼,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

        “哈!”

        一看他们这副样子,光头小僧也是懂了,“你们两个还真的搅。”

        “透露给谁?”

        捉虫山大师兄的心都凉了,他虽说不知道什么是创世者,但他终究分得清楚这几句话的轻重,这捉虫山的道标信息透露出去……他瞬间就联想到了之前的忘忧山。

        两名绝修倒也是聪明绝顶,此时很有默契的几乎同时出声,道:“这捉虫山所在我们之前可是一无所知,我们也是被空域法门推送进来,倒是此人似乎有毒,之前的忘忧山也是原本隐秘之地,但一和他有些恩怨,就随即被牵连出来。”

        “这还能扯到我头上?”光头小僧止不住的冷笑,他一点那飞碟,“若不是这飞碟牵扯我进来,我压根就不知道捉虫山到底在何处。更何况我原本追着飞碟,只是讨要万寿龟,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硬是要进来搅局。”

        “你们…这和我捉虫山又有什么关系。”捉虫山大师兄听得越发欲哭无泪,这关系实在太混乱了,但无论从哪个方面听,都明显是捉虫山被莫名其妙的拖下水了。

        “呵呵。”光头小僧耸肩。

        捉虫山大师兄浑身都凉了,他觉得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他只希望这些人赶紧走,“我实在不知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那现在接下来你们又要做什么?”

        “接下来?接下来就算我想直接离开他们都未必让我们离开。”光头小僧看着两名绝修,眼中闪现一丝凌厉的杀意,“现在要想捉虫山少些麻烦,你就要和我们联手将这两人灭杀,否则这两人绝对要让你们捉虫山人尽皆知,源源不断的招惹来怪物。”

        “若是杀了这两人,你们就可以离开我捉虫山?”捉虫山大师兄原本和光头小僧结仇,但此时他却已经被光头小僧说动。

        “那是自然,你以为我们想留在此处和不明所谓的怪人对决?”光头小僧冷笑,“你是不知道创世者为何物,否则你绝对不会问这种问题,一定会和我们尽快联手解决这两人。”

        “恐怕晚了。”

        飞碟之中骤然响起严峻的声音。

        “什么!”光头小僧的心都瞬间沉了下去。

        “他们果然将此处的道标透露给了创世者,同时他们也因此印证了小玉洲那明月斋之中果然有创世者存在。”飞碟中的声音接着响起,“已经有强烈的精神链接讯号,恐怕很快就有非同寻常的天魔或是星空基因兽袭来。”

        “天魔?”捉虫山大师兄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星空基因兽又是什么?”

        两名绝修的脸上却是出现欣喜的神色,同时两名绝修如释重负,异口同声说道:“这创世者果然不是软蛋,果然无法忍受挑衅。”

        “挑衅?”光头小僧一愣,旋即气极反笑,“你们两个搅屎棍意思是还怕这创世者忍住不出手,还说了些挑衅的话语?”

        “挑衅的话语倒是也不用。”两名绝修都是换上了凝重的神色,其中一名绝修飞快的解释道:“对于旧时代的这些创世者而言,若是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并将他们敌人的道标公开传递给他们,这种很显然就像是公开的挑战,看他们有没有胆量过来一试,这种就已经相当于是挑衅。”

        “有两道强大的生命气息已经接近!”飞碟之中传出紧张的声音,这声音似乎是针对那两名绝修,“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你们想要以此牵扯更多的异类,就至少要保证这名创世者的到来不是直接碾压和一举将我们灭杀。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但按我的计算,抛开你们之外,我们恐怕根本对付不了两个天魔,或是同等的星空基因兽。”

        “两个天魔?”捉虫山大师兄浑身都湿透了,冷汗就像是蚯蚓一样从他的脸上往法衣的衣领里流淌,“你们说的是真的么?”

        两名绝修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道:“你们捉虫山作为修真界独特的拨乱反正之地,他们所说的杀毒软件,难道面对这种天魔就没有些独特的手段,没有什么救兵?”

        “救兵?”听到两名绝修说出这两个字的刹那,光头小僧顿时都忍不住笑了,“你们这两个搅屎棍,这时候倒是还想让捉虫山再带出点异类,你们还真想捉虫山一根藤上再牵出七个瓜?”

        “这算什么?”两名绝修还没有回答,飞碟之中却是传出冷笑,此次的冷笑不是那种合成的电子音,而是一名女修的冷笑声,“牵扯出阿猫阿狗又有何用,除非能够将这名控制天魔的创世者也拖入战场,否则牵扯更多的天魔和星空基因兽,也根本摸不到这创世者的皮毛。”

        “你说的对。”两名绝修听着这名女修的声音,神色却是都复杂起来,“只是我们确定,这世间自然不只一名创世者。”

        光头小僧也是聪明,他瞬间就听出了这两名绝修的意思,他眯起了眼睛,道:“难道你们弥罗道场准备了一盘大棋,是想牵出所有的创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