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在线阅读 - 153、第一击

153、第一击

        香江,中环,士丹利街,陆羽茶室!

        作为香江老派茶室,这里到处弥漫着五十年代的风格,啡色木质的正墙,红底黑字的对联,嵌着玻璃的镜子,酸枝花梨的家具,摆着粉彩花瓶的长桌,还有顶上老式的吊扇......

        “五十年代的时候,这里还有唱曲的,只不过现在没有了!”

        坐在包间里陈友汉向苏羡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在两人坐的桌前,放着一壶陈年普洱,水滚茶靓,两人的跟前还有伙计送上的一块长条尾部带有流苏的白毛巾。

        苏羡点点头,他对于茶道并没有什么研究,不过刚刚尝完了这里的陈年普洱,确实是有一种唇齿留香的感觉。

        “连家的这一代的话事人是连克勤,我已经跟他们通过风了,昨天恒指的突然跌幅,让他们家也是损失惨重,再加上在石氏集团越来越没有话语权,以及对石家的失望,他们确实是有想法将自己手中石氏集团的股份套现!”

        “麻烦陈伯了!”苏羡感谢道。

        虽然苏羡自己也可以去找连家的人,说这件事情,但是自己在香江根本没有什么名气,即便是现在他的身家已经超过了六千万,但也总不能见到谁就说自己的身家六千万吧!

        中间肯定是会平添许多麻烦的,现在有了陈友汉的帮助,一切都不一样了,陈友汉的香江银行,在香江也是有一号的。

        再加上他们背后的盘古银行,都可以让连家更加的重视。

        两人正聊着天,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来一位近六十岁的老人,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唐装,尽显老派!

        “陈董,不好意思,久等了!”来人笑对陈友汉说道。

        “连老哥太客气了,咱们可是有日子没有见面了!”陈友汉笑道。

        来人正是连家现在的话事人连克勤。

        “陈董业务繁忙日理万机,和我这样的闲人自然是不一样了!”连克勤笑道。

        “哈哈,连老哥说笑了。”说完陈友汉才对连克勤介绍苏羡,道:“连老哥,这位就是我昨天给你提到的扶摇投资的董事长苏羡,苏生了!”

        连克勤露出一丝的诧异,昨天他接到了陈友汉的电话,得知有人想要收购他手中石氏集团的股份,本来以为是香江某家财团的掌舵人,甚至有可能是陈友汉自己,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

        刚刚连克勤还以为苏羡是陈家又一位青年才俊呢!

        苏羡站起来,客气的对连克勤讲道:“连伯,久仰大名!”

        “哈哈,苏生太客气了,英雄出少年,古人诚不欺我,没想到苏生这么年轻的年纪,竟然就想要做上市公司的主席了!”连克勤心中的诧异也只是维持了一小段时间,便恢复正常了。

        “连伯客气了,古人不是还说过,有志不在年高吗!”苏羡笑道。

        “哈哈,不错,不错!”连克勤笑着说道。

        三人落座后,并没有说太多的废话,而是直接本主题。

        “苏生对我们手中石氏集团的股份感兴趣?”连克勤问道。

        苏羡点头,道:“不错,听闻陈伯与连伯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就冒昧的请陈伯叨唠连伯,希望能够拿到连伯手中石氏集团的股份!”

        连克勤用毛巾擦了擦手,说道:“我们连家持有的石氏集团股份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折合港币的话,也有1.9亿港币呢!”

        苏羡心中暗骂了一声老银币,然后笑道:“连伯开玩笑了,现在石氏集团的股价不过是1.75港元每股而已,市值不足五亿港币,而且据我所知,连伯也只能代表另外两个胞弟而已,也就是说现在连伯手中的股份不到23%,不知道1.9亿港币的估值是哪里来的呢?”

        连克勤笑了笑,并没有在乎苏羡的暗中挖苦,道:“苏生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大家都是明白人,石氏集团的真是市值肯定不是现在这个价,单单石氏集团旗下的石氏大厦市值已经超过五亿港币了,1.9亿港币的价格已经很公道了!”

        苏羡没有顺着连克勤的话说,而是抓住了另外一个问题。

        “连伯,既然您都说了大家是明白人,何必在这里欺负我这个小辈呢,石氏大厦是属于石氏集团这些股东的吗?不见得吧,石家一直将石氏大厦看做他们石家的私有财产,而且据我所知石氏集团好像已经连续三年没有给股东派息了吧?”

        “说白了,现在连家手里石氏集团的股份,就是一个鸡肋,反倒不如拿出来套现来的痛快!”

        “饮茶,饮茶!”连克勤笑着端起了茶杯。

        过了一会连克勤继续讲道:“有一件事情苏生,可能不知道,现在石氏集团已经准备进军地产行业了,至于香江的地产行业是什么样的行情,我想不用我说苏生应该就知道吧,只要我们再等石氏集团一段时间,石氏集团的股价肯定是会上涨的,到时候我们再套现不是赚的更多吗!”

        “就如同饮茶一样,饮茶讲究的是一个火候,太急了烫嘴,太慢了茶就凉了,刚刚好才是最好的!”

        “饮茶连伯是老行尊了,自然比我这个小辈懂的多,但是我也知道饮茶,讲究的是心平气和,如果饮茶的人心不静的话,我想也等不到茶的火候刚刚好吧?”苏羡笑着说道。

        苏羡从陈友汉那里得到的消息是,连家昨天的损失肯定不是一星半点,香江股市想要回暖,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的,连家现在最需要的实际上就是赶紧拿到一笔现金,填补这一次的损失。

        刚刚跟自己说了那么多,无非是想要抬高石氏集团的股价而已。

        连克勤面不改色的说道:“连家在香江百年历史了,最是容易掌控火候了!”

        苏羡道:“这是自然了,不过我怎么听说连伯的四弟昨天的损失比较惨重,现在正在找人接手他手中石氏集团的股份,好填补自己这次的损失!”

        此时的连克勤脸色才变了变,连家的情况他比外人更加的清楚,可以说,连克嘉现如今已经与整个连家形同陌路了,当初如果不是连克嘉反骨,连家也不会在石氏集团的董事局上彻底失去话语权了。

        不过连克勤并没有因此而是去自己的分寸。

        “克嘉的在石氏集团的股份只有7%左右,苏生既然有心入住石氏集团,我想这点股份应该是没有办法满足苏生的需求吧!”

        现在连克嘉也是吃准了苏羡想要入住石氏集团的想法,所以才会狮子大开口的。

        “这点就不劳烦连伯操心了,昨天香江的故事一片哀嚎,石氏集团的股东中,大部分都是底蕴不足的公司或者个人,我想他们其中肯定是会有很多人想要套现的!”苏羡在渐渐的将话题的主动性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连克勤并没有反驳苏羡的话,笑道:“这点确实是有可能的,不过苏生不要忘了,只要我们连家与石家站在一起,我想就没有人能够撼动石氏集团的决定!”

        苏羡笑了笑,道:“这自然是没错的了,但是连伯能够忍得下当初被石家赶出董事局的屈辱吗?”

        连克勤的脸色再次变了变,不过最后还是恢复了他的笑容。

        “在商言商吗,我们连家上一次输了,没什么好说的,只要石氏集团能够继续给我们连家带来效益就好了!”

        苏夏摇摇头,道:“我当然相信连伯你是有这样心胸的,但是石家那边,连伯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连克勤问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石家总不能自己抛售石氏集团的股份吧,石氏集团可是他们的祖业!”

        苏羡摇摇头,道:“他们自然是不会抛售石氏集团的股份了,不过刚刚连伯你自己也说了,石氏集团想要进军香江的地产业,不过地产业可不是什么公司都能玩得转的,再加上这次股市上的损失,如果到时候石家为了筹集资金,增发石氏集团的股权,到时候连家是准备跟着呢,还是忍下这口气,稀释自己的股权呢?”

        连克勤的脸色彻底的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