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在线阅读 - 138、二弟不给机会啊

138、二弟不给机会啊

        “对了,还有件事情,希望你能够帮我!”

        苏羡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

        张适茹被苏羡的表情弄的一愣,问道:“什么事情?”

        “借我60万港币,明天还得给山狗呢!”

        “我记着你说过只是要给山狗五十万的,怎么到了我这里变成60万了!”张适茹玩味的看着苏羡。

        苏羡嘿嘿一笑道:“没办法啊,香江的物价太贵了,我相中一个项链,周大福竟然管我要八万八千八,鲨胆彤也太黑了!”

        张适茹的脸色一变,冷冷的说道:“没有!”

        “你不会这么不讲义气吧,好赖我还是你叔叔,你未来二子的爸爸!”苏羡说道。

        张适茹瞪了苏羡一眼,然后说道:“我记着别人家都是男人给自己的老婆家用,你倒好当着我的面要给自己的女朋友买礼物!”

        “没办法谁让她是......唉,算了不借就不借吧,我自己想办法,大不了少挣点了。”苏羡摆摆手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张适茹看着苏羡吃瘪的样子笑了起来:“当初我爷爷要给你100万的感谢费,你还装清高不要,现在竟然把他的孙女当成提款机,你还真是有够特别的。”

        苏羡的脸色耷拉下来,无奈的说道:“唉,那会不是年轻吗,现在想想悔的我肠子都青了!”

        张适茹越发的开心了。

        “行了,借钱的事情,既然你不愿意,那就说另外一件事情吧!”

        “苏生,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你的秘书吧,什么事情都找我,不帮!”张适茹干脆的说道。

        “你还听我说,找你帮忙做什么呢,你就不帮?”苏羡感觉这个时候的张适茹一点都不可爱,即便是她的是自己最喜欢的竹笋型......

        “呵......”张适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无非是想让我告诉你石氏集团的股东情况!”

        苏羡忍不住的想给张适茹竖中指来着,但是考虑到张适茹的战斗力,苏羡很明智的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这有什么难猜的,就算你是股市的天才,也得知道石氏集团的情况,才能够有更好的办法对付他们啊!”张适茹十分得意。

        “对啊,你看这是多正经的事情啊,你就帮帮我吧!”苏羡想要知道石氏集团的情况,张适茹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想要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陪我出去兜风,然后我告诉你石氏集团的情况!”张适茹向苏羡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苏羡脸色瞬间变了,“还有没有第二个选择,比如侍寝什么的,我的身体还是很不错的!”

        “刚刚已经给了你机会了,你的二弟没给你机会啊。”

        “其实二弟跟我还是比较亲近的,跟他好好商量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完了!老娘现在没兴趣了!”张适茹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a4纸蛮腰显露无疑。

        “去不去,不去的话,你就没资料了!”

        “去,反正今天不是大哥受伤就是二弟受伤,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让二弟受苦呢!”苏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说道。

        真男人,从来都是自己扛下所有的一切......

        疯狂的张适茹回来了。

        当苏羡听到第一声油门的轰鸣声时,就后悔了,真男人是可以让二弟冲锋陷阵的......

        一个小时后,苏羡双腿发软,脸发白的倚在车边,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吐出来。

        张适茹则是依靠在车上,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得意的看着苏羡。

        此时两人来到了香江的飞鹅山山顶,就是陈浩南带着小结巴吃包...包...包子地方,飞鹅山位于香江黄大仙区,观塘区,西贡区,还有沙田区的交界处,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西贡的大海。

        张适茹拧开矿泉水瓶,苏羡心中也算是有些欣慰,还好知道给老子瓶水喝,结果就看到张适茹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鲜红的唇印落在矿泉水瓶的瓶口,自己喝了起来。

        不能忍啊......

        女生的嘴是用来喝水的吗?

        苏羡也没有跟张适茹客气,直接抢过来她手中的矿泉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张适茹也只是笑看着苏羡这么做,没有像其她的女孩子一样,惊慌失措。

        走到了栏杆处,张适茹双手放在栏杆上,夜风吹过,带起了张适茹的一缕发丝,张适茹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发丝,也没有回头,轻声问道:“你有没有过那种即使你身处热闹的人群,依然感到无比孤独的感觉。”

        苏羡这个时候也缓过来了,说道:“孤独不孤独的我不知道,我就想说一声,我可是听说香江可不是那么的安全,而且我今天晚上才刚刚让人给绑了一次,现在咱们两个就这样站在这里,难道你就不担心有人把咱们两个给劫持了吗?”

        张适茹呵呵一笑,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汽车的灯光说道:“看到了吗?那是我爷爷派来保护我的,实际上在我小的时候就被人绑过一次,从那以后,我的身边一直都有人保护!”

        苏羡没想到张适茹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

        “看来你爷爷还是很疼你的!”

        “当时,绑匪找我爷爷要300万赎金,不然就撕票,因为我的身份,当时在香江闹得其实挺大的,已经惊动了媒体,你猜那个时候我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爷爷是担心我的安全呢,还是担心面子上过不去呢?”

        张适茹的话里充满了落寞。

        苏羡站到了张适茹的身边,与她一起吹着夜风,说道:“我相信是担心你的安全!”

        张适茹:“我也相信!”

        “还是说回孤独的话题,我感觉你说的那种孤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孤独,不过是心里想要给自己找个看起来不错的理由罢了!”苏羡不喜欢刚刚那一刹那的气氛。

        “那你说什么是真正的孤独?”张适茹倚在了栏杆上,测看着苏羡,在月光的照射下,苏羡的侧脸完美的呈现在了张适茹的眼前。

        菱角分明的脸颊,嘴角旁刚刚冒出来的一丝胡须,让张适茹突然意识到,苏羡竟然能比自己还小一岁,只是一个19岁的少年!

        “真正的孤独实际上应该是一个看坟的,他在的地方突然停电了,方圆十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想逃跑,但是不能,因为这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用来偿还巨额的贷款,这个时候你知道他最希望和最害怕的是什么吗?”

        张适茹被苏羡讲的故事吸引了,问道:“是什么?”

        “其实是同一件事情,就是突然有人出现,跟他聊天!”

        “鹅鹅鹅......”张适茹笑了起来。

        苏羡继续说道:“等这位受坟的大哥好不容易放假,回到了城里,他遇到了一个朋友。

        朋友跟他说,我最近总是一个人去看电影,好孤独啊!受坟的大哥当时差点气死,心说,那可是电影院啊,人又多,电又足,怎么好意思说孤独呢?

        不过那位受坟的大哥,实在是太孤独了,他太想找人聊天了,于是就顺着这位朋友的话,问道,你看的什么电影啊?

        这位朋友说,看的是恐怖片,就是一个坟地停电了,然后坟里面的那东西就咔咔乱动的往外钻......”

        “鹅鹅鹅.....”张适茹笑的弯下了腰,趴在了苏羡的肩膀上,笑的花枝乱颤。

        但是苏羡偏偏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自己的肩膀竟然有了丝丝的湿意,是一滴一滴的雨水落到自己肩膀上的湿意......

        过了良久,张适茹直起了身子,苏羡转过了头,没有去看张适茹。

        两人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海景,久久谁也没有说话。

        等到后半夜张适茹讲苏羡送回文华东方的时候,坐在车里跟苏羡讲道:“明天我会把石氏集团的资料给你拿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