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在线阅读 - 109、东风已至

109、东风已至

        舞厅内,依然昏暗,依然热闹。

        在高峰等人眼中神秘高端的七重天舞厅,此时在陈志麦等人的眼中,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石志康,这就是你说的好玩的地方,没什么稀奇的啊,连丽池都比这里时尚!”陈志麦吐槽道。

        丽池是香江的老牌舞厅,差不多在五六十年代也是香江顶级的了,只是到了现代,已经跟不上香江人的消费观念了。

        石志康呵呵一笑,道:“在盛海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已经不错了。”

        几个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早就定好的卡座。

        几个人坐在了里面的位置,苏羡撇撇嘴没说什么,坐到了外围的地方,张适茹笑着跟了过来,石志康看了一眼,露出阴鸷的表情。

        苏羡呵呵一笑没放在眼中,其他人也权当是没有看见。

        随着第二场的开始,苏羡也发现了这几个人表现出了与酒店不一样的态度。

        在这里他们不再讨论生意上的事情了,而是尽情的玩了起来。

        刚开始没多久,安敏仪与陈志麦两个人就拼起了酒,在苏羡的眼中一直有些笨笨的安敏仪竟然是酒中豪杰,杯杯见底!

        张适茹轻声跟苏羡讲道:“你还不准备出手吗?这几个人在盛海可是呆不了两天的!”

        安敏仪等人能来盛海,是知道了张适茹在盛海交了一个男朋友,而且还是在石志康在场的情况下,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他们便十分好奇的跑来了。

        再加上马上就要元旦了,他们自然是不能在盛海呆太久了。

        苏羡笑道:“我以为他们来了,石志康脸上的面子就已经挂不住了呢!”

        张适茹不满的说道:“这才哪到哪啊,在香江这样的事情太多了,顶多是因为你的身份,让石志康有些挂不住,但是要说有多丢脸还真不一定!”

        苏羡笑笑,“放心吧,会让你满意的!”

        “最好是这样!”张适茹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您们两个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安敏仪端着酒杯凑了过来,咋呼道。

        “就是,来到这里就得是好好喝酒,有什么私房话,回去以后再说吗!”陈志麦也帮腔道。

        “喝酒就喝酒,谁怕谁啊!”苏羡不甘示弱的笑道。

        双方立即你来我往的开始了相爱相杀的灌酒行为。

        喝到一半的时候,几个人实际上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不过因为苏羡前世参加这样的酒局实在是太多了,对于怎么躲酒,怎么让别人看起来自己喝了很多的表演早就已经驾轻就熟了。

        所以截止到现在陈志麦等人一直没有发现苏羡实际上是在偷奸耍滑。

        这个时候,安敏仪提议玩游戏,众人自然也是没有意见了。

        石志康本身就窝着火呢,现在这个提议出来,自然是想要借此收拾一下苏羡了,于是他提议由苏羡跟他玩猜骰子,其他人挂靠。

        “一把一杯啤酒的,怎么样,有没有胆子玩?”石志康挑衅的看着苏羡。

        苏羡微眯着双眼,做出一副已经喝的差不多的样子,道:“有什么不敢的!”

        其他几人自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了,纷纷开始叫嚣着立即开始。

        不过当他们选择的挂靠的时候,却非常诚实的选择了挂在石志康的身上,他们这群人在接受到别人无法企及的教育同时,也在享受着普通人你无法接触到的各种游戏。

        尤其是石志康这种,常年在香江的兰桂坊出入的人更是如此了。

        而苏羡是什么人啊?

        无非是张适茹找来气石志康,并且向自己家里边,表示不满的一个工具人,还是国内的,他们是怎么不看好苏羡的。

        张适茹笑着说道:“我站在你这边!”

        苏羡得意的说道:“有你就够了,你们等着今天被人给抬出去吧!”

        摇骰子是一个在酒吧出现概率最高的游戏,每个人一个筛盅,里面五个色子,要完以后,大家各自施展演技,看看谁更会演戏。

        “两个一!”石志康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筛盅,然后自信的说道。

        苏羡则是毫不在意的说道:“五个一!”

        石志康大喜,掀开了自己的筛盅,得意的说道:“一个都没有!”

        苏羡也掀开了自己的筛盅,赫然在桌面上的五颗色子全都是一,笑道:“我这人是最不喜欢骗人的,正好有五个!”

        石志康脸色一变,不过倒也痛快,直接将自己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继续下一把。

        “两个一!”石志康继续说道。

        “四个一!”苏羡这次比上次少叫了一个。

        “五个一!”石志康增加了一个。

        苏羡掀开了自己的筛盅,得意的笑道:“一个都没有!”

        石志康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他掀开了自己的筛盅,里面只有一个一!

        安敏仪不满的说道:“你怎么能骗人呢,刚刚你明明说自己是从来不骗人的。”

        苏羡嘿嘿一笑,道:“我以为你们玩的这种游戏就是骗人的呢?这不是刚学的吗!”

        “大骗子!”

        安敏仪因为继续选择石志康,自然也要跟着喝酒了。

        “石志康你行不行啊,都连输了两把了!”安敏仪喝完酒以后不满的看着石志康。

        “再来!”石志康沉声说道。

        “再来!”

        “再来!”

        “再......呕!”

        十几轮过后,石志康终于忍不住了,喝酒这种事情本来讲究的就是一个心情,心情好的人可以比平常多喝很多,心情不好的人也会出现远远达不到自己平均水准的情况。

        石志康这样的自然就算是心情不好的人了。

        所以他们在七重天歌舞厅出来的时候,石志康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意识,是被陈志麦与汪宏业扛出来的。

        在回酒店的路上,安敏仪也有些大舌头的问道:“苏羡你是赌神咩?怎么能把把都赢呢?”

        苏羡呵呵一笑,他自然不是赌神了,只是前世在夜场混迹多年的他,想要在摇色子这个游戏里作弊的话,别说石志康他们了,就是夜场的小姑娘都看不出来。

        回到酒店后,苏羡找了个机会,单独跟张适茹讲道:“四点多的时候,我来酒店,到时候你记着来接我!”

        张适茹立即露出了笑容:“放心!”

        苏羡离开了酒店。

        等苏羡回到住处的时候,一开门差点熏了他一个跟头。

        “卧槽,什么情况?”苏羡站在门口捂着鼻子喊道。

        这个时候高峰几个人则是在徐鹏扬家走了出来,看到苏羡后,徐鹏扬立即舔着笑脸说道:“二哥,你让我弄的东西,我都弄到了,怎么样,够味吧,这还是管赵大妈借的呢!”

        啪!

        苏羡一个脑崩打到了徐鹏扬的脑袋上,道:“我让你弄来,也没有让你开封啊,你让我这屋里怎么睡人啊?”

        徐鹏扬捂着脑袋,讪笑道:“当时没想这么多啊!”

        苏羡捂着鼻子走进了屋里,看到一个玻璃罐里放着臭鸡蛋,臭豆腐还有咸鱼,脑袋就一阵头大。

        现在盛海的天气已经足够凉了,可即便是这样苏羡也赶忙打开了窗户,不然这里面没有办法待人了。

        “把这些东西都捣成末,一会我得用!”苏羡吩咐道。

        高峰三人立即将徐鹏扬推了出来。

        徐鹏扬则是一脸苦闷的说道:“我弄啊?”

        “难不成我弄啊?”苏羡瞪了徐鹏扬一眼。

        因为这个呛人的味道,苏羡吹了一夜的冷风。

        到了凌晨四点的时候,楼下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苏羡用卫生纸塞住鼻子,拖着抱着已经捣好的‘配料’的徐鹏扬走了出去。

        “咦!”

        “你这是什么啊?”

        苏羡与徐鹏扬刚刚上车,张适茹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哈欠!”苏羡打了一喷嚏,然后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就别管了,反正让石志康没有脸面在缠着你了就是!”

        “好吧!”张适茹也在车子的前面拿了一些卫生纸塞到了自己的鼻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