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在线阅读 - 92、图穷匕见

92、图穷匕见

        人头马这玩意,在这个时代绝对属于稀罕物!

        甭管是真是假,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喝得起的。

        在这个时代的舞厅要人头马,不亚于在后世的迪厅来一轮黑桃a。

        “怎么?这个很贵吗?要是贵的话,就算了!”苏羡懵懂的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苏老弟想喝,想那么多做什么,服务员给我们来两瓶!”靳长民用笑声掩饰着自己愤怒的情绪。

        苏羡微微翘起嘴角。

        他们旁边的那个卡座里坐着的人,苏羡已经认出了对方,正是当初在火车上跟踪自己的那三个人,苏羡不认为他们出现在这里是巧合。

        既然不是巧合,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那就是这几个人是靳长民的人!

        “靳哥,不好意思啊,要不.....”

        靳长民有些激动的看着苏羡,希望苏羡说出来,要不今天晚上咱们aa之类的建议。

        “要不,等你来了帝都,我也请你!”苏羡的话并没有让靳长民如意。

        靳长民强撑着自己的笑容,笑道:“苏老弟,太客气了,那玩意没有多少钱的!”

        苏羡这才点头,道:“哦,原来这样啊,那要不再来两瓶?”

        靳长民连忙说道:“不用,不用,咱们先喝着,等一会不够了再要就成。”

        苏羡有些遗憾的说道:“那好吧!”

        靳长民偷偷的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水。

        很快服务员就端着人头马过来了,看着服务员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酒瓶,靳长民再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流血。

        不过也坚定了他的想法,今天说什么也得把苏羡挣钱的路子打听出来。

        “喝这个应该兑点可乐。”靳长民看着苏羡往自己的杯子里到纯的,忍不住的提醒道。

        苏羡摇摇头,道:“靳哥,这事,您就不知道了,我虽然没有喝过这个,但是在帝都的时候,也跟老外聊过,他们就说过,喝这个就得喝纯的,人家老外用了好几十年的工艺终于得出了怎么将这里面的糖分给提炼出来的办法,咱们要是加东西的话,岂不是本末倒置吗?”

        说完苏羡又对服务员说道:“对了,麻烦你给我那来点冰块!”

        “好的,先生!”

        靳长民有些疑惑的看着苏羡:“苏老弟,你真的没喝过?”

        “这辈子都没喝过!”苏羡言之凿凿的说道。

        靳长民:“......”

        这个时候,两人突然听到了在另外一个卡座传来的女子的笑声。

        两人回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打扮的与现场的女孩子有些不同,却更加时尚的女孩子坐在那里,在她的旁边还跟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子!

        苏羡看到他们的时候,再一次的愣住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竟然也是熟人!

        说是熟人倒不是说双方认识,只是苏羡和对方有过两面之缘,而这两次是连着的,就是当初苏羡在帝都的友谊商店碰见的那个香江女孩子。

        说实话苏羡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那个女孩子,而是率先认出来的是那个男生,因为当初那个女孩子是带着墨镜的,而男孩子没有。

        苏羡认出了对方,对方却并没有认出苏羡。

        不过苏羡这个时候必须得承认杨磊的目光了,这是自己在重生后,见到的唯一一个能够跟赵雨萱在颜值上pk一下的!

        港式中长发,昏暗的灯光依然不能掩盖住她的颜值,根据苏羡多年的经验,这绝对不是那种开灯不能看的,而是有着真材实料。

        尤其是那对竹笋,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靳长民也是微微一愣,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思并不在女孩子的身上,而是怎么在苏羡的口中套出来挣钱的路子!

        只不过经过刚刚的打岔,之前他营造出来的气氛,已经没有办法用了。

        “苏老弟,之前在帝都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现在在盛海一看,果然没让我猜错!”

        “靳哥,可不能再夸我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苏羡笑道。

        靳长民哈哈一笑:“苏老弟,你还记着咱们在帝都的时候,说过吗,有机会一定是要再合作的,我看现在这个时机就挺不错的。”

        靳长民最终还是决定单刀直入,就为了今天的这两瓶人头马,他也不能让自己空手而归!

        听到靳长民这么说,苏羡的表情变得不一样起来。

        “靳哥,这事,不太好办啊,这个生意不是我自己在做的,而且说实话,现在我们什么也不缺人和钱,靳哥你突然闯进来,就要一起做,说实话是不是有点......”

        苏羡并不打算带着靳长民一起玩。

        靳长民也知道苏羡不可能一上来就同意的,所以并没有因为苏羡的拒绝而生气。

        笑道:“苏老弟,你可能不知道,这盛海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但是这暗地里还是有些乱的,尤其苏老弟你做的生意,更是经常的跑火车,这火车上有多乱不用我说,苏老弟自己也应该知道吧,万一要是被人给抢了,这可就麻烦了!”

        说到这里靳长民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严肃起来。

        “我听说前段时间苏老弟的行踪就让人跟踪了吧?”

        苏羡露出一丝惊慌后,然后强作镇定的说道:“靳哥,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靳长民哈哈一笑:“当然是没什么意思了,不过苏老弟认不认识他们几个呢?”

        说完指向了旁边卡座的光子等人。

        按照计划,这个时候光子看到靳长民的动作,是应该一起站起来给苏羡造成压迫感的。

        但结果就是,光子等人现在正满场子的看着漂亮小姑娘,根本就没有关注靳长民的动作。

        苏羡回头看没什么动静,睁着懵懂的眼神看着靳长民:“靳哥,认识谁啊?”

        靳长民:“......”

        “光子!”

        忍无可忍的靳长民压低声音怒吼了一声。

        光子这才注意到了靳长民的动作,连忙站了起来,怒视着苏羡!

        是真的怒视,到现在光子都忘不了自己在庐州火车站的遭遇......

        “就是他们!”

        靳长民的话总是没有那么的有底气了......

        苏羡脸色也在这个时候呈现出了惊慌的表情:“靳哥,这些人是你的人?”

        靳长民这才露出得意的笑容,道:“算不上我的人吧,不过也都是在盛海玩的人,之前他们得知了苏老弟你的能耐,就一直想要跟苏老弟你见见,之前要不是哥哥替你拦着,这事恐怕就难办了!”

        正在跳舞的高峰等人,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连忙跑了回来。

        “二哥,怎么了?”

        高峰三人站在苏羡的旁边。

        “没事。”苏羡低声说道。

        高峰三人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光子等人。

        “是你们!”

        光子几个人顺势拿起了自己桌上的啤酒瓶,场面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苏羡:“靳哥,你这是给老弟摆了一个鸿门宴啊!”

        靳长民脸上的笑容变得灿烂起来。

        “老弟,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哥哥在盛海朋友多,要养的人也多,没办法就是想着多挣点钱,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这帮弟兄啊!”

        苏羡站起来,回头看了看光子等人,然后面对着靳长民问道:“靳长民,要是我今天不把方法告诉你的话,是不是我们四个就走不出去这个七重天歌舞厅了?”

        靳长民笑着摇头道:“当然不会了,只不过出了着七重天,我这帮小兄弟,还听不听我的,我就不敢保证了!”

        苏羡这个时候竟然重新坐了下来。

        看着站在那里的靳长民,道:“说实话,我们来盛海呢,就是想着挣点小钱,现在既然靳哥你相中了这一行,要我告诉你也没问题,但是你总不能想着空手套白狼吧?”

        “哈哈,只要苏老弟你肯割爱,有什么条件尽管提!”靳长民自然听出了苏羡语气中实际上已经有些服软了。

        高峰在旁高声说道:“二哥,干嘛告诉他们啊,不就是茬架吗,咱们在帝都怕过谁啊,不服就干丫的,到时候谁生谁死听天由命!”

        苏羡瞪了他一眼道:“我带你们出来是挣钱的,是跟人拼命的吗?”

        靳长民笑道:“还是老弟明白事理,我呢,也不白要,这里是一万块钱,只要老弟你告诉我你这段时间是怎么做的,竟然比杨百万挣得都多,这钱就是你的了!”

        苏羡看了看这一万块钱,对小豆子讲道:“小豆子,把钱收起来!”

        小豆子不忿的哦了一声。

        苏羡说道:“其实很简单,这事......”

        “等等苏老弟。”靳长民突然出声打断苏羡的话,对着光子等人说道:“你们都坐下,一个个的想什么样子,不知道我跟苏老弟是朋友吗!”

        等众人都坐下后,靳长民才说道:“苏老弟,你继续!”

        苏羡道:“我在庐州的电厂有一个下线,叫做李建亮,他在庐州电厂能够收到便宜的国库券,靳哥,你只要去哪里找到李建亮,说是我介绍的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