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525章 你们走吧

第525章 你们走吧

        在云央智工当作项目测试员,又多次出入过逆界。最近那次,甚至跟阎魔交锋过。哪怕是最低阶层的阎魔,但如今的炎兵,他的经历,他的经验,早把心灵磨砺得远超之前的坚强。

        特别是在腰椎断截后又重新站起,其中的心灵历程,给了他无比坚韧的信念和勇气。

        他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士官。

        所以,面对这位可能来自于某位家族少爷的责问,炎兵仍能不亢不卑地问道:“阁下是?”

        “周浩。”

        听到周浩这个名字,天阳就想起死在自己手上的‘周望’,堡垒上应该没有两个周家,难道会这么巧,又碰上一个周家子弟?

        他不动声色地端着酒,随意走至附近,就听炎兵问道:“请问周先生,我这位朋友具体做了什么事。如果确实是他的错,我愿意为他负责。”

        “好!”

        周浩丝毫不在意地,朝那个叫‘小山’的年轻人看了眼:“这个家伙,在楼下冲撞了我的朋友。非但没有道歉,反而打伤了我的朋友。你说,我能轻易放过他吗?”

        “今晚,本人在餐厅宴客。订不到三层最好的大厅也就算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东西,还敢冒犯我的朋友。”

        “作为主人,我觉得有必要替朋友讨回公道,你说是不是?”

        小山叫了起来:“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

        年轻人对炎兵说道:“我和妹妹本来就要上楼的,结果一个混蛋手脚不干净,对我妹妹动手动脚。”

        “今天是炎兵你的大好日子,我不想闹事,只是推开了他,然后让妹妹先走。结果他动手打人,我当然还手。接着,这姓周的就过来了。”

        天阳听着双方的讲述,大致已经可以拼凑起事件的轮廓来,少年轻轻摇头。

        堡垒的上下阶层,矛盾向来有之。上民看不起下民,堡垒家族更不把寻常百姓放在眼里。

        今天炎兵他们订下了餐厅三层,拂了那姓周的面子。

        再加上朋友之间的冲突,让矛盾发酵,姓周的就上来找麻烦。

        对于他们这些家族子弟来说,欺压下民,就像呼吸一般自然。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他们根本不会去考虑是非对错。

        啪!

        一个巴掌摔在了小山的脸上。

        周浩的朋友,一个二十出头的白脸青年甩动着手道:“周少爷让你说话了吗?臭当兵的,还敢恶人先告状。也不知道这餐厅是不是疯了,居然把三楼大厅租给一帮下等人,有毛病啊这是!”

        “你怎么打人!”

        “王八蛋,家族怎么了,大家族就不用讲道理了吗!”

        “马上把小山放了!”

        十几个士兵红着眼,指着对方一群公子哥儿,怒喝叫骂,就要冲上去抢人。

        炎兵抬起双手,制止朋友和对方进一步发生冲突,随后道:“我叫炎兵,在云央智工工作。请周少爷卖个面子,放了我这位朋友。”

        “我愿意替他向各位道歉,并罚酒三杯,周少爷觉得这样可以吗?”

        显然,炎兵想着息事宁人,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大。而且处理得也算得当,先搬出云央智工,再放低姿态,给周浩一伙有台阶下。

        听到‘云央智工’四字,周浩眼神一动。

        堡垒上,云央智工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厂,那是上五门之首,云氏主持的智能兵器工厂。

        他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云央智工的人员。

        这样的话,就不得不卖云家一个面子了。

        周浩干咳了声:“好,看在云家的面子上。我们现在就走,三楼大厅也任你们使用。不过这小子,得给我们好好交待交待。”

        炎兵脸色立变,如果人被他们带走,生死难料。

        对于他们这些家族子弟来说,把小山玩残那都是小事,哪怕最后把人玩死,也就赔一笔贡献点而已。

        当既,炎兵上前一步:“不行!”

        周浩本来要走,闻方转身,脸色阴沉:“给脸不要脸。”

        “既然这样,别怪我不客气。”

        “把这里给我砸了,如果有人敢反抗,照死里打!”

        周浩一声大喝,便冲出十几个飙形大汉。这些是周家的护卫,虽然不是升华者,但都受过训练,身手了得。

        炎兵再顾不得许多,就要出手,眼看事情便要一发不可收拾。

        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住手。”

        声音不大,可却极具威慑力。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周浩那些人,仿佛看到了一把锋利的长剑,轻轻地搁在自己的脖子上。

        若有异动,便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这是杀气。

        凝练、千锤百炼出来的杀气。

        非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人,根本不可能养出这样的杀气来。

        一时间,周浩两腿打颤。

        他那些护卫和朋友,更是脸色苍白,有人还难受地干呕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炎兵心中松了口气。

        那是天阳的声音。

        少年端着一杯酒走了出来,看着周望:“今天是人家的大喜日子,我也不想破坏气氛。”

        他举起酒,一饮而尽,倒转空杯:“这杯酒,我替炎兵喝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走到那叫小山的年轻人身边,天阳轻轻一拉,将人推向炎兵那头,然后看也不看周浩他们一眼:“你们走吧。”

        周浩气得浑身发抖。

        这他妈是谁啊!

        这么大的架子!

        自罚一杯,就轻飘飘想把这件事抹过去?

        门都没有!

        可这时,有人拉了拉他。

        周浩回头,是他其中一个朋友,陆经业。

        天阳出来的时候,陆经业就把他认出来。周浩不知道天阳底细,陆经业可要清楚不少。

        当日在白家,这个夜行者中尉可是只用了一招,就把高家的高手护卫给打败了。

        事后连高越都亲自上门道歉,这样的人物,别说周浩,就是整个周家都惹不起!

        “阿浩,赶紧撤。”

        陆经业长话短说:“他叫天阳,夜行者中尉,是高家大少也不愿为敌的人物!”

        周浩一听,什么怨气都消了,接着涌起一阵惧意。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帮士兵举办的婚宴里,居然藏着天阳这样的人物。

        连高越都不愿为敌之人,他周浩还想去招惹人家,不嫌命长吗?

        周浩牙关打颤,脸色青白,朝着那道年轻的背影急急道:“非常抱歉,打扰各位了。今晚各位的花销,我周浩包了,还请各位不要跟我客气。”

        说完,挥了挥手,领着一众摸不着头脑的朋友,灰溜溜地跑了。

        重新回到大厅里,天阳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阵欢呼。

        小山激动地对炎兵道:“今晚真是多亏你了,炎兵。不然的话,我可能就得退役了。”

        炎兵摇摇头,朝天阳的方向看去:“你要谢的人是他,是天阳中尉。”

        小山立时端起一杯酒,跑过去,向天阳致意:“中尉,谢谢你。”

        天阳淡淡一笑:“都是朋友,不用客气。”

        见他没有一点架子,小山更是感动,大叫道:“中尉,我敬你一杯。”

        说完,头一仰,就把酒喝了下去。

        其它士兵也过来,纷纷向天阳敬酒。少年不由苦笑,他的酒量可不太好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阳有些难过地揉了揉太阳穴,昨天晚上,那些士兵简直是把酒当成水喝。特别是后面韩树也来了,那个场面,现在想想,天阳都有些后怕。

        他是真的担心这些家伙喝死在酒堆里。

        起床,洗漱,吃早餐。

        天阳打算今天在家里哪也不去,却收到诺槿的消息,那女人似乎有什么新的消息,竟要和自己见面。

        .......

        漂流小镇,废屋。

        安静的空气里,突然银光亮起,勾划羽翼。

        夹缝之门打开,天阳跟诺槿走了进来。

        没有比这更安全的会面地点了。

        有了上次的经历,这次诺槿不敢扑向天阳了,就还是脸泛桃红,不过总算克制住了心底那股热烈的潮浪。

        “阴影有什么消息?”

        天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诺槿兴奋地点着头:“阴影女士受伤了,要命的是,特等密探在这个时候向她发起挑战。说不定,我的上司会换人。”

        “受伤?”

        天阳奇道:“你们上司怎么会受伤?”

        诺槿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今天才听说的。但这不是我找主人你的原因....”

        天阳‘哦’了声:“有更重要的消息?”

        “有!”

        诺槿试图接近,却被天阳的目光制止,只好在原地报告:“前不久,组织得到了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诺槿用略带神秘的口吻道:“血肉装置。”

        “你说什么!”

        天阳跳了起来:“血肉装置?你确定?”

        诺槿连连点头:“当然,否则我不敢通知主人。不过,似乎因为回收不当的原因,那架装置已经报废了。不过现在,组织还在研究那架装置....”

        天阳双手环抱,手指轻敲自己的臂弯。

        原来,铁血兄弟会抢去的血肉装置,最后落进了阴影的手上。这么看来,铁血的行动是阴影授意的。

        但现在,铁血已经覆灭,罗海更是被人灭口。这样看来,应该是那位阴影女士所为,她之所以受伤,很大概率是罗海临死反扑所致。

        阴影这些人,胃口越来越大了。搜集着灾厄罗盘和坟墓的线索,又染指血肉装置,也不怕撑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