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507章 缓兵之计

第507章 缓兵之计

        通讯机里,收到了一条汇款信息,马达看着上面一串长长的数字,身体轻轻颤抖了起来。

        旁边,罗海有些不耐烦地说:“已经把贡献点都打进你指定的帐户了,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收这架装置了吧!”

        马达点点头,用低沉的嗓音说着:“要回收装置,就必须......”

        5分钟的讲解后,罗海自觉已经掌握要点,手一挥:“开始回收。”

        除了那个堡垒和马达外,其它人,包括罗海在内,都走进了房间里。

        朝那架血肉装置走去!

        这架诡异的装置,在罗海的眼中,却象征着美好,象征着希望。

        把它交给那个女人,他们‘铁血兄弟会’便能在堡垒上,获得一个正式的身份,从此生活在阳光之下。

        别看他们‘铁血’掌控着十几只淘金者队伍,拥有着大量的财富,看上去似乎很风光。

        可只有罗海知道,他们这些人只是表面风光,其实过得都很不如意。

        单是一个身份问题,他们再有钱,也无法住在上城区,只能在下城区里与阴暗和混乱为伍。

        而一个上民身份,不是那么容易弄得到,特别是罗海这种背景‘深厚’的人。

        但现在,这一切难题,都将在前面那架‘装置’面前迎刃而解!

        然而,

        就在他们步入客厅。

        罗海踏足房间里的阴影之际,他突然感觉到,地面的阴影,竟有凸起之意。

        心跳陡然加速。

        一股危机感,浮上心头。

        “闪避!”

        罗海大喝,同时往一旁边扑去。

        门外面,马达和那个堡垒看到,房间中的黑暗仿佛‘活’了过来,它们上下拉伸,形成无数薄纱似的利刃。

        瞬间间遍布整个房间。

        星蕴屏障破碎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阴影薄刃缩回,只见一个离装置最近的男人,身体像积木般散架,被刚才那些薄刃切成了数十段。

        至于其它人,听到罗海的声音立时躲避,又有星蕴屏障和坚守力场的保护,总算落得个只伤不死的结局。

        罗海本人更是毫发无伤,落在他身周的阴影薄刃尽皆粉碎。

        这时,客厅的窗户爆碎,有人闪了进来,落到那架血肉装置旁边。

        脚踩装置,那人举剑摘枪,指向‘铁血’诸人,淡然道:“我是夜行者中尉,这是堡垒要回收的装置,如果不想跟堡垒为敌,请你们马上离开。”

        马达双手一颤,险些捉不牢手上的通讯机。看着屋子里那道身影,神情复杂。

        他知道了吗?

        他知道我出卖堡垒了吗?

        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的!

        渡鸦小队的人不应该在这里啊!

        客厅里控制着血肉装置的人,自然是天阳。

        他和霁雨分开后,用黑雾锁定了罗海等人,却从另一个方向进入大楼。

        本来,马达他们通过走廊的时候,天阳就想趁机救人。结果听到了马达和罗海的对话,知道血肉装置就在这座所谓的‘酒店’里。

        少年立刻改变主意,将消息发送给了苍都,让他通知韩树。

        自己则暗中跟着罗海一行,等到发现血肉装置,罗海他们入房时,天阳发动了‘阴影杀戮’,把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可惜,对方有堡垒职阶,天阳只干掉一人,其它人只伤不死,罗海更是表现出高职级的水准。

        这让天阳颇感压力。

        如果霁雨没来的话,他能够运用的手段就更多。但现在,只能以夜行者中尉的身份出手,诸多遗留物无法使用,综合战力就大打折扣。

        唯今之计,只能拖住罗海他们,能拖多久是多久,希望韩树他们处理完怒蜥,尽快赶过来增援。

        如果是其它事情,见天阳亮出堡垒的招牌,罗海早打退堂鼓了。

        可现在,装置就在眼前。

        距离自己的目标只差一步。

        他不甘心啊!

        略一犹豫,罗海猛地咬牙,摘下手枪。

        一道血色光束,几乎是贴着天阳的脸颊掠过,轰在少年后面的墙壁上,光芒涌动,墙壁无声无息蚀穿了一大片,足见这把手枪的威力,确实不凡。

        天阳不动声色地朝开枪的人看去,他不识得罗海,只见这人有些年纪,面容阴鸷。

        以其表现出来的高职级水准,应当是这些人的首领。

        少年沉声道:“阁下这是打算跟堡垒为敌?”

        罗海哼了声:“你走吧,今天不管谁在这,这架装置我都要定了!你还年轻,要是在这死了,就太可惜了。”

        见罗海心意已决,天阳也不答话,丧钟下指,枪口对着装置,拇指下压。

        竟似要毁掉装置。

        罗海变色,要是装置被毁,他拿什么去跟‘阴影女士’交待。不由怒喝一声,扑向少年。

        短暂的冲刺途中,罗海突然瞥到,那脚踩装置的银发少年,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带着小小得意的笑容。

        随即,本来指着装置,那把大得有些夸张的手枪,扬了起来。正对着自己视野前方的枪口中,银华如同涌泉喷薄。

        原来,毁掉装置是假,引自己前冲才是他的本意。

        “奸滑的小鬼!”

        罗海怒喝,手中有碧色寒光亮起,一道极为凌厉,却细薄如纱的青气扫过银华。

        雷鸣般的枪声里,丧钟轰出的银色洪流被一道青线撕开。

        剑气!

        极为凝练的剑气,远比昆蓝苍都之流可比。

        这是高职级强者的手段。

        天阳不敢大意,往旁边一退,金风扬起,长剑抖擞,如同挥毫泼墨一般,以磅礴的剑势,连挡罗海十几剑。

        交击声不绝于耳。

        罗海脸色更见阴沉。

        他本来打算以这一手快攻的手法,瘫痪天阳的战斗力,不料这个年纪轻轻的夜行者中尉,居然化解了他的攻击。

        虽说罗海没拿出全部实力,可天阳的表现,大出他的预料。

        铁血首领哼了声,星蕴显现,客厅里立时涌现一个威势惊人的气场。虚空之中,更有声声宛若雷鸣般的低沉闷音,凭空出现。

        罗海气势爆发,手中青色长剑化成一道碧虹,如同青电般闪现。这一剑快到了极致,天阳才看到罗海长剑跳起,剑光就已经来到面前!

        金风勉强横架过去,却只来得及撞中剑身,那点碧芒已经点在了天阳的左肩上。

        碧芒粉碎,天阳全身剧震,连连退后。

        夜行者的制服炸裂,肩膀上的防御甲‘波’一声,裂开数块。

        天阳全身泛起一层淡淡青意,随既这股青意竟然化为火焰,青色的火焰裹住少年。

        天阳一声发喊,星蕴喷薄,冲开青焰。就想激活异体,罗海又贴了过来,手上长剑挥洒剑影,剑剑快如闪电,杀得天阳只有招架的份,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力。

        在这样高速的攻击下,什么异体能力,都没有时间启动,天阳只能凭本能反应,挥剑抵挡。

        趁着罗海逼开天阳,其它几名铁血兄弟会的成员,连忙冲到那架装置前。也不管什么回收的方法,直接用刀剑切断了那些如同树根似的粘液,如此粗暴的做法,看得门外的马达直皱眉。

        马达本来想出声阻止,但想想,已经不关自己的事了,干脆闭上嘴巴。

        事实上,他对自己刚才的回收方法也没有多大信心。

        那些方法,不过是通过大都会那件装置推导出来的,但还没有实际使用过。是否成功,尚是末知数。

        现在铁血成员直接暴力回收,事后若是失败,马达还可以推脱,何苦去阻止他们。

        他们回收了装置之后,立时冲向窗户,直接从天阳破开的窗户跃下楼去。

        天阳见状,使了招两败俱伤的打法,逼开罗海,化成一道虚影,紧随其后。

        罗海退后两步,从口袋里不知道掏出什么东西,随后破窗而出,就见天阳已经要追上自己的人,青剑遥斩,一道青光削往天阳落脚处。

        少年只好在酒店外墙一捉,停了下来,否则便是把自己双脚往人家剑气上送。

        就在这时,一个黑点落到他眼前。

        那是一颗绿色的种子。

        种子颤抖,突然从里面冒出绿芽,迅速长出根茎,化为粗大的树根。

        罩住天阳,破墙而入,把少年束缚在了外墙上。

        天阳着实愣了下,这时罗海落来,长剑递出,剑尖朝自己的头顶点来。

        虽然已经强化过两次体能领域,可天阳还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猛地扬头,用后脑勺撞在了墙壁上。

        轰隆一声,整面墙壁被少年脑袋撞塌,天阳跟着落石滚进了酒店里。

        罗海一剑刺空,也是一怔,没想到必中的致命一击,居然被天阳这种怪招给化解了。

        他也不恋战,一落地面,长剑连挥,道道青意,如龙似蛟,不断轰进酒店房间里,炸得浓烟四起,碎石乱溅。

        等下属带着装置远离,他也自跃上一辆从旁边经过的磁能战车,瞬息远去。

        等到车辆离开,天阳才从浓烟里钻了出来,少年有些狼狈,脸上身上多处出现擦伤的痕迹。

        这时捆着他的树根渐渐枯萎,天阳三两下挣脱束缚,重新回到三层。

        那个房间外头,罗海带来的堡垒早跑了,倒是马达还留在那。

        他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眼中出现一个鞋尖,马达才抬起头。

        天阳看着他,淡然问道:“怎么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