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98章 死亡无处不在

第498章 死亡无处不在

        “淘金者?”

        没想到千虹居然是淘金者养大的,天阳多少有些意外。从他自己的接触来看,淘金者大多数都是些亡命之徒,他们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有句话是这么形容淘金者的。

        这些家伙身上,绝不会留着超过3天的生活费。

        所以很难想像,竟然有淘金者会养小孩,还养出了千虹这么一个拥有异体的升华者。

        “是的。”

        千虹看着上空昏沉的天幕,似在回忆:“她叫阿狄,大概三十来岁的模样。在我的印象里,阿狄的样子似乎一直没有改变过。”

        “她总是扎着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皮肤很粗糙,那是荒野的风沙对她的馈赠。”

        “她经常穿着背心和机工师的长裤,那条满是口袋的裤子里,曾经是我童年时代最感好奇的东西。因为她总能在那条裤子里,拿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她的身上总会有干草的味道,冬天的时候,我要抱紧她才睡得着。抱着她的时候,哪怕是在寒冷的冬季,也会让我有一种躺在夏日干草边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总是能一觉睡到天亮。”

        天阳注视着身边的女孩,在她的描述里,少年仿佛看到了一个在荒野上艰难生活的小女孩。

        “后来她和你分开了吗?”

        天阳忍不住问。

        千虹脸上涌起几分伤感。

        这是打从认识她以来,天阳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嗯,分开了。”

        “在我13岁那年。”

        “她带我去了次逆界,并且在那里面,我们很幸运地发现了一根星髓之柱。”

        “我就是在那时觉醒的。”

        “成为升华者后,她说我已经不需要她了。然后在一个春天的早晨,她消失了。她只留下了一张纸条,那是...”

        “那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我在荒野上又流浪了两年,然后,才加入了黑星堡。”

        “我...不想再流浪了。”

        听着少女轻轻的话语,天阳心灵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微微一痛。

        他不自觉地握住千虹的手:“你不用再流浪了,你看,在堡垒上你已经有属于自己的家。以后,你不用住在山洞,也不用睡在冰冷的岩石上。”

        “你可以睡在柔软的床上,可以享用温暖的食物,你还有我和小鸟这些朋友。”

        “你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

        千虹娇躯震了下,随后反握住天阳的手,呼吸微见急促,睫毛轻轻眨动,小声询问:“你,你决定跟我生孩子了吗?”

        “啥?”

        天阳头脑有那么一阵子,都是空白一片。

        然后才缓过来了。

        你这步子......跨得有点大啊。

        思维不知道跳到第几步的千虹,正准备打铁趁热,不料这时,有车灯从远处的黑暗中亮了起来。

        应该是苍都他们回来了。

        天阳连忙起身,找了个借口,来到营地防线外圈。

        果然,几辆猎座战车急急驶来,停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车门打开,士兵抬着担架下来。

        两个情况比较严重的伤员给抬了下来,思思连忙跑了过去,和红豆帮忙处理伤者的伤势。

        看到霁雨自己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天阳才松了口气,又发现,霁雨的情况不太好。

        她身上只有一些轻伤,但是神情不对,像是受了什么打击。

        下车之后,一言不发,跑到营地一角坐了下来。

        天阳拉住了苍都:“什么情况。”

        苍都身上沾着血污,不过看上去,似乎是黑民留下的。

        他有些担忧地朝霁雨的方向看了眼,才小声道:“花雨小队折损了几名士兵,还有一名夜行者。”

        “我们赶到的时候,情况本来还不是很糟糕。我带着人从外围突入,两边的战车以重炮覆盖,很快就打通了一条通道。”

        “可在我们要突围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一些从末见过的黑民从地底下攻击了我们,只不过眨眼的功夫,花雨小队就死了几人。”

        “还有一个升华者,被拖进了地下时,当着霁雨的面,被黑民...”

        说到这里,苍都没有继续,不过天阳想像得出,画面大概不会太好看。

        事情就发现在眼前。

        而且,霁雨还是队长。

        那就难怪,她现在心情低落了。

        苍都将武器往旁边一搁,就要走过去。

        天阳拉住了他:“让霁雨自己呆着吧,这个时候,她不需要安慰,需要的是一个人静静。”

        “她会扛过来的。”

        这次苍都意外地没有反驳,而是点点头:“那我跟队长汇报去。”

        天阳松开了手,往霁雨的方向看去,她背对着营地,双肩以不可察的幅度,轻轻抖动着....

        10分钟后,韩树召集所有夜行者。

        霁雨也回来了,虽然脸色还不是特别好,不过总算,眼睛里重新焕发光芒。

        “刚才苍都已经跟我报告了,从花雨小队的遭遇来看,他们应该闯进了一座巢穴。”

        “黑民的巢穴。”

        韩树强调了下,随后又道:“这座巢穴距离我们不远,放任不管的话,或许会破坏我们的计划。而且之前天阳的报告里也指出,黑民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我很怀疑,它们跟我们一样,都在寻找那件血肉装置。”

        “所以就这件事,之前我跟四眼那头联系了下。结果他说,大都会那边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大都会里的黑民正渐渐朝那件血肉装置靠拢,似乎,那件装置发送的信号,把周围的黑民吸引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昆蓝插嘴道:“难道血肉装置发送的信号,是在吸引,并聚拢黑民?”

        韩树摇了摇头:“目前还不清楚,但无论如何,所有影响到我们行动的不安因素,都必须剔除。”

        霁雨沉声道:“队长,那我们还等什么,出发吧!”

        韩树深深看了她一眼:“霁雨,你和苍都两支队伍留下。”

        “那座巢穴,由我们渡鸦小队来处理就好。”

        “你们刚经历了一场战斗,需要时间休息。”

        霁雨眼中有火焰闪烁:“队长,我的人死了,我必须为他们报仇!”

        韩树大声道:“霁雨,你不是第一天当夜行者了。难道你忘了,我们本来就是行走于黑夜,与死亡相伴的人。”

        “对于我们而言,死亡是再正常不过的归宿。你现在已经是队长,我希望你不要被情绪左右,否则,你会让其它队员陷入危险境地!”

        霁雨身体轻轻颤抖:“队长,我...”

        韩树目光转为柔和:“霁雨,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你既然当上了队长,就得开始学习。”

        “学习怎么面对死亡,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好地去履行属于你自己的职责。”

        霁雨怔怔地看着队长,脸上的表情数次变化,最后神情略带黯然地道:“我知道了,队长。”

        韩树点了点头,提高了音量:“渡鸦小队,出发!”

        说罢,他拎起自己的机关斧,咬着一根香烟,大步朝营地外围行去。

        天阳带齐装备,重新披上夜行者的制服,再穿上这件长衣的时候,少年觉得,它的份量似乎沉重了一些。

        全员上车。

        四辆猎鹰战车启动,缓缓驶离了原地。

        霁雨神情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正要离去,眼前一暗,被人拦住。

        苍都。

        马尾青年看往别处,支支吾吾地说:“那个,你别生队长的气。我觉得,他,他....”

        “好啦。”

        霁雨莞尔一笑,用力拍了下苍都的手臂:“我没那么脆弱,也知道,队长的用意是好的。倒是你,竟然开始安慰人了。看来青黛小姐对你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嘛。”

        苍都像一只给踩到尾巴的猫,跳了起来叫道:“你,你别胡说八道。没事,没事早说嘛,让我瞎担心了!”

        哼哼两声,马尾一甩,跑了。

        霁雨笑了笑,轻叹了声。

        嘴上说没事,可心里那道坎,哪是那么容易迈过去的。

        她呼了口气,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想要自己呆着。

        走得两步,忽然听到,前面有个声音用极低的音量在道:“是,他们刚离开...”

        霁雨停了下来,美目微微眯合。

        .......

        猎鹰战车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行驶在一条并不平坦的马路上,车子摇摇晃晃的,让靠在窗边的天阳,有些想睡觉。

        他看着窗外。

        昔日,这是一座繁华的都市,那些高楼大厦,让天阳不止一次畅想。在逆界还没有变成这个样子之前,生活在这些地表城市的人类,该如何自由和幸福。

        可现在,它已经没有当初的辉煌和生机。没有了霓虹灯、没有了奔驰的车辆、没有了欢笑的行人。

        现在它,只是一具在黑暗中慢慢腐朽的尸体。

        那些高楼大厦,好似城市的骸骨,它们仍然挺立在那,却已经破败不堪。

        干涸的水道、断裂的大路、存储的窗户还有那些汽车的残骸,无一不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死亡无处不在。

        天阳收回视线,吐出一口浊气。这时,车辆停了下来,接着,韩树的声音在战车的公共频道里响起:“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