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92章 女孩的心思深如大海

第492章 女孩的心思深如大海

        韩树没有继续在这个方面穷追猛打,放过了绷不住脸面的天剑队长,站起来道:“我去联系下四眼,让他派个队伍过来接收了这些人。”

        苍都一怔:“队长,背后指使这些淘金者的家伙,明显是冲着咱们来的,就这样交出去?”

        “不然呢?”

        韩树摊开了手:“带着上路,那我们还要分出人手去看顾他们,还要浪费食物在他们身上。”

        “这件事连你都想得到,四眼更想得到。头痛的问题,就交给他去想好了,反正他就喜欢这些弯弯绕绕的玩意。”

        “我们有自己的任务,我们要做的,就是继续执行任务。而不管谁打我们的主意,都不重要。”

        “只要他们敢冒出来,到时候,把他们清理掉就好了。瞧,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有时候,事情不用想得太过复杂。”

        苍都却不苟同:“我觉得这件事不会这样简单,万一人家的力量比我们大呢?”

        韩树露出一个称得上‘狡猾’的笑容:“所以我说了,我会联系四眼啊。”

        苍都想了想,恍然大悟。

        大概20分钟后,一支在小镇里探索的夜行者队伍来到,并接收了那些淘金者。他们会被押送回灯塔基地,接受完善的审讯,并得到妥善的处理。

        总之,移交了这些淘金者外,就没韩树什么事了。

        所以队长拍拍屁股,宣布启程。

        车队重新出发,仍然天剑小队在前面开路,一行再无阻碍,离开了这座小镇。

        在车队经过一个街道分岔路口时,一间废弃的书屋里,有人站在窗口旁边。他放下了一个望远镜,拿出通讯机,轻声道:“罗海先生,他们已经走了。他们出城了...”

        通讯机里,一个低沉的声音回应:“知道了。”

        小镇的某处,一座建筑的天台上,有人立于边缘处。他放下了通讯机,转过身,身后,天台上人影绰绰。

        他垂下头,从这些人身边经过,来到一个女人前面。

        他不敢抬头去看这个女人,只能把视线放在人家的鞋尖上。

        那个女人开口了:“怎么说?”

        他调整情绪,尽量以平稳的语气回答:“那支夜行者车队已经离开镇子,阴影女士,需要我们另行截击吗?”

        女人稍过了片刻才道:“不用了,本来我也没对你们抱太大期望。这次如果可以给他们制造点小麻烦,好方便我们安插一些东西进去,那最好不过。”

        “既然失败,也没有多大关系。你们就依照计划行事吧,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我会另行通知你。”

        “遵命,女士。”

        他依旧不敢抬头,就看着那双鞋尖移动、离去。

        过了片刻,他才抬起头来,天台上的人几乎都走光了。

        他才松了口气。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罗海老大,这‘阴影女士’什么来头,居然当着你的面,这样奚落我们。”

        “咱们‘铁血兄弟会’可控制着多支淘金者队伍,难道她以为,咱们是吃素的?”

        被称为‘罗海’的男人,突然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这个心腹:“闭嘴,这种话,不,这种情绪,你最好别在那位女士面前表露出来。”        “否则的话,我们‘铁血’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心腹咋舌道:“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罗海目光深沉:“她有没有,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她背后的势力,绝对有这个能耐。我们控制着十来支淘金者队伍,在很多人眼中,‘铁血兄弟会’已经是个了不得的组织。”

        “但在那位女士眼里,要捏死我们,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心腹惊讶地说:“她这么厉害?”

        罗海哼了声:“否则,你觉得我哪来的勇气,敢去招惹夜行者。总之,这件事如果办好了,那位女士承诺,我们会得到一个正式的身份,而不用再像以前躲躲藏藏的。”

        “以后,我们可以生活在阳光下!”

        心腹眼中涌起希翼之色,对未来突然充满了憧憬。

        “走,我们去追那支车队...”

        离开了小镇后,以渡鸦小队为首的车队,按照夜行者指挥部所给的坐标,一路深入从末探索过的黑暗区域。

        起初还有公路可以行驶,可没多久,公路就断裂了。升高的路面成了断崖,让队伍无法继续推进。

        只好改变路线,于是驶进了荒野,途中经过了一两个荒废的村庄,经历了几场不大不小的战斗。

        终于,三天后,已经来到任务地点附近,距离信号源只有一百公里不到。

        此刻,车队建立了一个临时营地,队员们正在休整。

        好不容易摆脱了一帮过份热情的新人,天阳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发呆。

        远处,仍不时传来那群新人热烈交谈的声音,天阳摇摇头。曾几何时,自己也跟他们一样,是刚加入夜行者的菜鸟。

        可半年时间下来,却已经被新人们当成前辈,一有机会就变着戏法缠着自己。

        虽然年纪差不多,甚至,里面有几个新人的年纪比天阳还大。

        但天阳却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好像已经有些老了。

        啪。

        他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脸:“瞎想什么呢,我还年轻着呢,好日子还在后头,可不能把心态整得跟老徐似的。”

        “什么老徐,哪个老徐。”

        清脆的嗓音响起,眼角边有人影闪过,天阳看去时,小鸟已经坐了下来。

        女孩笑靥如花:“我能坐这吗?”

        你已经坐下来了。

        天阳耸了耸肩,微笑着挪过一点位置。

        看着天阳挪出来的那点地方,小鸟脸上的笑容有些黯淡,但很快这丝表情就小心地收藏起来:“现在想单独找你聊会还真不容易,突然之间,你就变得好受欢迎了。”

        “难不能告诉我,你都有什么秘诀呢,天阳中尉?”

        小鸟学着那些新人的语气说话。

        天阳一脸正经地说:“秘诀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最后能否成功,则取决于你的运气。”

        两人互视了一眼,接着笑了起来。

        小鸟捧腹大笑:“天阳,我发现你很坏啊,就是这样敷衍人家的吗?”

        天阳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啊,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秘诀。队长老说我运气好,所以我觉得,这样说也没错嘛。”小鸟笑得差点岔气,好不容易心情平复了下来,拿起一颗石子扔向远处:“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我们都认识过半年了。”

        天阳也感叹道:“是啊,第一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和马达他们一样,是一个机工师呢。”

        小鸟表情微微一变,然后小声地说:“对不起,当时没有跟你表明身份。”

        天阳摆摆手:“我没放在心里,对了,我还要恭喜你呢。”

        小鸟一怔:“恭喜我什么?”

        天阳认真道:“你不是说过,想当一只自由自在,到处飞的小鸟吗?你们不是已经跟断家退婚了,现在你自由了吧?”

        小鸟莞尔一笑:“原来你说的是这个,要说自由的话,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们哪里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在这点上,我很羡慕你和薰。”

        “嗯?”

        天阳不解道:“羡慕我们什么?”

        小鸟眨着眼睛说:“我听薰说过,你们约好,以后有机会就要离开堡垒去远行。”

        “原来是这件事啊。”

        天阳轻轻颌首:“是有这么说过,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

        “但终究有这个可能,不像我们...”

        说到这里,小鸟停了下来,轻咬粉唇,偷偷看向旁边的少年。

        女孩的眼睛里,带着些许期待。

        天阳却似什么都没有发现,随口换了个话题:“千虹还住在你那吗?”

        小鸟眼中微微涌起几分失望,轻声回应:“嗯,堡垒已经给她安排了公寓,不过正在装修,所以她暂时还住在我那里。”

        “千虹的事,我还要谢谢你呢。”

        天阳认真道:“自从她跟你成了朋友后,总算正常了好多。”

        小鸟笑了起来:“如果被她听到你这么说,她可是会伤心的。”

        两人正聊着,这时,韩树的声音远远传来:“都准备准备,启程了。”

        天阳伸了个懒腰,长身而起道:“走吧,先完成任务,等回堡垒,咱们再找时间,大家好好聚聚。”

        小鸟欣然点头:“好啊!”

        目送着天阳走远之后,女孩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失,眉宇间多了几分惆怅。

        她幽幽自语:“如果,如果你也肯邀请我的话。我一定会答应的...”

        “答应什么?”

        冷不防,千虹在旁边冒了出来。

        小鸟让她吓得差点没尖叫起来:“没,没有什么。”

        千虹轻轻歪了歪头,突然指着小鸟的鼻子:“你不对劲,平常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小鸟心虚地把她的手指按下来:“谁说的,我平时也是这个样子。走啦,没听见队长说要出发了。”

        “那个...”

        “千虹,如果。我是说如果,还有别的女孩喜欢天阳,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说。”

        “当然是撕了其它竞争者!”

        “啊!”

        “你的脸色怎么更难看了?”

        “大概,大概吃坏肚子了吧...”

        “吃坏肚子?你们这些住在堡垒里的人可真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