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85章 我们都没变(求票)

第485章 我们都没变(求票)

        李成说完,又看到了戒指上压着的纸条,他迅速将纸条摊开,目光迅速掠过纸面。随即脸色一变,以略带紧张的视线看向李威,看向自己的大哥。

        李威本来在气头上,看到自己老三的这个眼神,不由心生疑惑,暂时压下怒气改而问道:“怎么了,老三。”

        “大哥你看这个。”李成将纸条递过去。

        李威接过,并且读出来:“家族大比已过数月,李家所欠十万贡献点,至今末偿。现命你等一月之内,准备十万贡献点,转存至不记名帐户卡,交至下城区灰色集市饥饿舞会老板碧斗手中。”

        “逾期不交,后果自负。”

        “死神?”

        读完,李威一头雾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是谁胆子那么大,敢在我书房里留这样的纸条。”

        “不。”

        李成急急叫道:“大哥,这不是恶作剧。留言者是‘死神’,你忘了吗?家族大比中,二哥和彩儿被肖家围堵,差点就回不来。”

        “是一个自称‘死神’的神秘人,把他们送回来。为此,二哥还支付了他一套五级媒介材料。”

        李威这才想起来:“怎么,老二还欠了人家十万贡献点?”

        李成苦笑道:“二哥好像有这么说过,不过家族大比之后,此人一直没有出现,怕是连二哥都忘了这事。没想到,今天他突然冒出来。”

        “而且...”

        看向手掌上的戒指,李成深深吸了口气道:“而且人家什么时候找上门的,我们竟然一点也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他是几时来的。这样的话....”

        李威替他接下去:“这样的话,李家对他来说,简直跟自己的后花园没什么区别!那些废物,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被人进入书房留字都不知道!”

        “还有老二,你看看。支付了人家一套5级材料不说,还许下‘十万贡献点’这样的承诺。他这是把自己当成李家的家主了是吧,竟然事先都不跟我商量,就擅自决定!”

        李成想说当时的情况,老二应该来不及跟你商量,想想还是算了,改口道:“大哥,那这事....”

        李威大手一挥:“此时正是我们李家用钱之际,如今托那位大人的福,有一个大好机会放在我们面前。如果把握得好,李家从此一飞冲天也说不定。”

        “再说,一个藏头露尾,故弄玄虚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家族大比的时候,情况特殊。这种独来独往的高手,对付起来确实麻烦。”

        “可现在他要是敢乱来,难道我们堂堂一个李家,还对付不了这样的人物?”

        当时那套5级材料,本来李成也有机会使用的,因为李业拿去给了死神,使得李成足足慢了数月,才晋升职级5。

        对自己二兄,对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死神,李成自无好感。

        现在听大哥这么一说,觉得也有道理。

        “当时二哥怀疑,这人是哪个大家族的门客。事后我调查过,上五门中并无此人,想来只是哪个家族临时请来的帮手。”

        李成放下那枚戒指:“若果如此,我们要对付此人,倒是不用顾及太多。”

        李威哼了声:“他要是识趣的,就夹着尾巴滚远远的,这事倒也就罢了。可他要是不识抬举,那就少不得让他吃点苦头才行。”                李成犹豫道:“那这事是否通知二哥?”

        李威断然道:“不用了,难道这点小事我还作不了主?还得去请示老二?”

        李成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时书房外有人敲门:“老爷,董方大人来了。”

        李威立刻精神一振:“请大人稍等,我马上到。”

        然后一拍李成的肩膀:“走,跟我一块去见董方大人。”

        两兄弟勿勿离去,天阳留下的那颗戒指和字条,就这么给晾在了书桌上,无人问津.......

        .......

        夜行者总部。

        训练大厅。

        天阳结束了训练,走出自己租用的训练室,用身份卡划走了租金,便到浴室冲洗。

        换过干净的衣服,来到餐厅,闻着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芳香,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响起来。

        要不是餐厅晚上不开的话,天阳都想吃过晚饭再回家。

        又不是天天能去薰家蹭饭....

        更不能厚着脸皮每晚去打扰老徐的幸福小家庭....

        天阳最近开始意识到,自己公寓里缺少一些人气,或许得请个每天晚上给自己做饭的女佣?

        他边往窗口那头排出一条长龙的地方走去,一边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自己有太多秘密。

        万一被女佣发现,那可太麻烦了。

        总不能又把人丢漂流小镇吧?

        一个神经病似的诺槿就够了,两个?

        不敢想,不敢想。

        打了饭,天阳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堡垒乃至夜行者,对于升华者的待遇都很不错,就使这午餐来说,天阳这中尉的饭菜,显然就要比士兵们丰盛。

        荤素搭配,营养丰富,关键是,这是免费提供的!

        而天阳回家自己用食物机做的晚餐,还要自己去买原材料,食材可是要钱的,哪怕再便宜也要...

        看着眼下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天阳再次感叹,为什么餐厅晚上不开呢?

        正要动筷,鼻腔里就涌进来几许幽香。

        不是飞梅那种清淡静雅的梅花香气,而是较为浓烈些,却又带着雨后清新气息的芳香。

        接着霁雨的声音就在耳畔响了起来:“哟,小天阳,一段时间没见,身体好像长高了啊。”

        抬头,果然是霁雨。

        灯光下,她仿佛更漂亮了,眉宇间,也有了几分以往难见的张扬。

        并且,还是那样大咧咧地勾搭住少年的肩膀,这里摸摸,那里捏捏,最后窃笑。

        “嗯嗯嗯,不错哦,好像有点男人的感觉了。不好,姐姐心动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拿着少年开些不轻不重的玩笑。

        “收敛一点吧,霁雨队长。”

        一把稍嫌冷淡的声音在他们的头顶上响起,随后仍然扎着马尾的苍都坐到了对面:“你已经是队长了,这样随便调戏人的话,让自己下面的队员怎么想。”

        霁雨眯了眯眼:“哟,苍都队长,现在都教训起我来了,真不得了啊。”    苍都有条不紊地为自己系上餐巾,摆好食具,该用筷子的时候用筷子,该拿汤匙的时候用汤匙。展现出良好,且特意训练过的用餐礼仪。

        “谈不上教训,我只是提醒你,作为队长,是有责任向自己的队员树立一个好榜样的。”

        霁雨捉弄道:“所以你想让自己的队员都变成姐控?”

        苍都一阵咳嗽,瞬间破功,面红耳赤地叫道:“我和青黛姐是清白的!”

        霁雨眨了眨眼睛:“我又没说青黛,你别不打自招啊。”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天阳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大家都已经走向各自的道路,不过,我们都没有变。

        还是原来那个样子。

        真好!

        “笑什么,白毛,别以为长高了一点就真成了男人。有本事呆会训练场见!”

        “去,天阳,把他干翻。打赢了他,姐姐有赏!”

        ......

        一顿饭,吃得高高兴兴,热热闹闹。

        吃完之后,准备上训练场练练,不过这时,天阳的通讯机响了起来。

        是韩树发来的简讯,让渡鸦小队的队员到队舍集合。

        看起来有任务了。

        奇怪的是,苍都和霁雨两人也收到了信息。

        马尾青年哼了声道:“白毛,算你走运,我有事要先走了,下次再跟你自帐。”

        霁雨也起身道:“我也是,下次见。”

        说完还在天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眨着眼睛跑了。

        我怎么感觉给这女人吃豆腐了.......

        特记小队,渡鸦队舍。

        天阳走进大厅的时候,发现人都到齐了。

        小鸟和千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昆蓝脱了制服正在地板上做着俯卧撑,就差队长韩树没看到。

        “都来了啊。”

        不多时,韩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随后就见队长走进大厅。

        他在一张沙发上坐下,屁股刚挨着椅,就摸出了一根烟。

        吐出个烟圈,他才道:“有任务了。”

        昆蓝兴冲冲地问:“队长,什么任务?”

        “你激动个什么劲。”韩树挠了挠自己那鸟窝似的脑袋,感叹起来,“最近好不容易才泡上一个好女人啊,现在可正是关键时刻,四眼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来任务,真不厚道。”

        顿了顿,他才道:“最近灯塔基地那边,正在探索大都会的末知区域。就在不久前,他们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像是某种装置。不过这种装置,是由血肉构筑出来的。”

        天阳沉声道:“黑民的‘作品’?”

        韩树看了眼,颌首道:“应该错不了,根据探索队伍的报告,那件东西应该丢弃挺久的了,目前有一队学者在研究那玩意有什么作用。”

        “不过,就在上周,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好像激活了那件装置。”

        小鸟轻呼道:“所以,死人了?”

        韩树摇头:“那倒也没有,不过,这种装置似乎不止一件。大都会里那个血肉装置激活之后,就不断地发送着一种固定频率的信号。而在三天前,四眼他们发现了第二个同样频率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