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74章 父亲

第474章 父亲

        灾厄罗盘!

        教会果然要染指罗盘,追寻‘坟墓’!

        而董方,毫无疑问,现在就是教会的狗!

        “你知道我的脾气,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无论是谁,都不能让我改变主意。”

        苏烈缓缓抽出了长剑,可拿剑的手却在颤抖,他向自己的手臂看去,皱起眉头。

        董方淡淡道:“是不是感觉,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了,看来药性已经发挥作用。”

        “苏烈,看来咱们共事这么多年的份上,我最后奉劝你一句,把‘罗盘’交出来。这样的话,至少我不必把你交给教会。”

        “如果落在教会手上,你应该知道,以后你的人生,将与‘自由’两字无缘吧?”

        储物柜后,天阳手脚冰冷。难道苏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失踪的?

        他被董方出卖,让教会囚禁,以至17年杳无音讯?

        刹那间,无数画面在天阳脑海中闪过。

        午夜梦回时,无意看见母亲坐在门口默默抽烟的身影......

        年幼时被被下城区的孩子欺负丢石头,母亲用单薄的身体护住自己,额头被石头砸到而蜿蜒流下的血丝....

        为了赚取足够两人生活所需的费用,从早上一直工作到深夜,因为长期从事浆洗工作,让母亲的手经常脱皮甚至溃烂....

        将唯一的鸡蛋放到自己碗里,只喝着看不到几颗米饭的稀粥,便宣称自己吃得很饱的母亲......

        最后的画面,是肩膀受伤的母亲,躺在黑矿宿舍那冰冷地面上的身影.......

        那是这个女人留给少年最后的回忆。

        看着黑雾模型里的董方,天阳的眼睛里渐渐泛起了血丝。

        所以母亲所经历的苦难,都是由这个男人间接造成的?

        康复室的另一头,苏烈已经捉不稳剑,任由长剑掉到地上。他捂着伤口后退了几步,两腿一软,无力地坐倒在地。

        董方嘴角渐渐扬起,满意点头:“这就对了,苏烈。不要再反抗了,把罗盘交给我吧,我会跟教会那边求个人情。”

        苏烈沉声道:“董方,那个罗盘里藏着一个不能公开的秘密。如果让教会掌握了这个秘密,很可能会酝酿出一场灾难!”

        董方冷笑一声,突然音量:“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像你这种上城区出身的小少爷,知道食不果腹的滋味吗!”

        “你不会知道,像我这种下城区的贱民,有时候为了一顿吃的,还得跟野狗抢食!”

        “我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生活,我绝对不要再回到以前那种日子!我还要生活得更好,所以灾不灾难的,我才不管!”

        董方抽出背后的长剑:“话已至此,既然你不肯交出来。那么苏烈,我只能把你交给教会了。”

        话音末落,突然,苏烈像是感觉到什么,猛地往康复室深处看去。

        片刻之后,董方才听到了脚步声,跟着看去时,头脑突然有些晕沉。进而产生了一种错觉,就仿佛那黑暗沉处,蛰伏着一头愤怒的野兽。

        那高涨的怒意,那要将自己撕碎的杀气,一切一切,全都毫不掩饰,自那黑暗之中,肆意释放!

        董方全身猛地绷紧。

        随后,就听到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道:“不会...”

        “他不会落入教会手里。”

        “至少,今天不会...”

        董方大喝:“谁在那?阁下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的话.......”

        没等他说完,黑暗中就亮起了一点腥红。接着董方忽然泛起了一股虚弱感,星蕴凭空下跌了数成,而且整个人软绵绵地提不起斗志,丧失了反抗的心思。

        董方魂飞魄散之际,黑暗里闪出一团灰云。荧光棒提供的冷色光里,一个披着斗篷,戴着兜帽,脸上还罩着面具的神秘人破开空气。

        从斗蓬下面,各有一把武器探出。

        一把是紫色,但表面有碧色光焰闪烁的大剑。

        另一把则是纯由黑色电弧,构筑凝聚的魔剑。

        挟带狂烈怒意,释放惊人杀气,面具中一只眼睛泛着血丝,瞬息间便来到董方眼前。

        双剑交错劈斩!

        董方勉强振奋斗志,全力往后退去,却还是让紫黑二色在眼前划过。立时,有温热的液体溅入左眼,视野中至少一半染上了血红的颜色。

        董方的脸上,左侧的脸颊处,出现了一个深刻的‘x’型伤口。

        他当机立断,猛地掷出手中长剑,但长剑并非投向神秘人,而是苏烈。

        对方显然是为了救苏烈而来,理应不会坐看苏烈死去。果然,那人一见长剑投往苏烈,眼中尽管涌起强烈不甘,却还是闪身来到苏烈面前。

        紫色大剑一挑,便将董方的剑弹开。董方则趁机扑向康复室门口,一冲过大门,他的身影立时消失,不知道给随机传送到何处。

        让他跑了...

        看着那大门外的幽暗,天阳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他喘息着,努力收敛着自己的怒火,让自己回归平静。

        回归那个冷酷、淡漠、神秘的‘死神’。

        武器收起。

        天阳看向苏烈,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还是决定以‘死神’的身份面对苏烈。

        苏烈入神地观察着眼前这个斗篷人,随后嘴角扬起:“你救了我,虽说我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并且大概率可以留下他......无论如何,还是感谢阁下伸出援手。”

        说着,苏烈拍打着膝盖站起来。除了还用手捂住伤口外,哪里像是身体失去感觉的人。

        “你...”

        见天阳疑惑打量自己,苏烈摊手道:“比这更糟糕的情况我也曾遇到过,所以我还是有点办法的。何况被教会追了一段时间,他们有些什么手段,我还是知道一些,当然会有所准备。”

        “例如,黯夜草的抗药性。”

        苏烈这时晃了晃,“不过,我也只能暂时压制而已。现在身体开始麻木了,我得休息一阵子,就麻烦你帮我看着点。”

        不等天阳答应,这个男人把自己放到一张病床上,片刻之后,不知昏迷还是睡着,已然失去意识。

        天阳一时无言,不知道苏烈怎么放心,让自己这个陌生人看着他。

        哪怕自己攻击了董方,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取得他的信任吧?

        摇摇头,天阳走了过去,从苏锐身上拿出急救套件,开始张他处理伤口。

        包扎好之后,天阳拉过一张椅子,扫掉上面的灰,坐了下去。

        看着病床上的男人,心里无法避免地跃出一个问题:他是自己的父亲吗?

        ‘是’的概率应该很大,毕竟有苏烈的日记在前,并且‘天阳’这个名字,还是他取的。

        父亲...

        少年对于这个词感觉陌生,有记忆以来,他就跟母亲南菲一块生活。

        如果说有谁能够带给他‘父亲’的感觉,大概只有凯迪了,只不过认识凯迪时,他已经不小了。

        而且母亲并末跟凯迪走到一起,那个酒吧老板未曾进入少年的生活,所以依旧取代不了‘父亲’这个位置。

        半个钟头后,仍然没有教会的人来打扰,天阳由此推断出‘世界’的另一个规则。

        传送的地点每次都不相同,否则董方早借由相同的‘入口’,带着教会的人马踏足此间了。

        没等来教会,倒是苏烈醒了,他发出一声呻吟,然后张开眼睛。

        就这样过了半分钟后,才从床上撑起身体。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他笑了笑,朝天阳点头道:“谢谢。”

        天阳冷淡回应:“你太大意了,就这么随便把自己关给一个陌生人,你就不怕我把你交给教会?”

        苏烈哈哈一笑,拿出东西来吃:“不知为什么,看着你,我觉得你不会伤害我。”

        他突然拍了下脑袋,指着天阳道:“我明白了,眼睛!”

        天阳一怔:“什么眼睛?”

        苏烈比划着道:“你的眼睛,跟我妻子很像。所以看到你的时候,我会感觉亲近,觉得你没有恶意。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不是吗?”

        天阳在面具里哼了声,心跳却微微加速,他也没有想到,苏烈是基因这样的理由才信任他的。

        真是...胡来啊。

        “你的声音虽然沙哑,不过眼神很明亮,你的年纪应该不大吧?”

        苏烈冷不防这么说,又把天阳吓了跳,还好这个男人又继续道。

        “不过这也难讲,高职级都可以改变自己的身体状态,就算青春常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你的眼睛跟我妻子真的很相似,她叫南菲,是个好女孩。她给我生了个男孩,我敢肯定,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说着说着,苏烈神情灰暗,苦笑起来:“可惜,我大概以后不能见到他们了。那个孩子,好想抱抱他啊,我的小天阳......”

        天阳心里一颤,涌起了一些莫名的情绪,让他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

        “既然那么想念他们,为什么不回去?”

        少年忍不住道。

        苏烈停下了所有动作,过得片刻,才轻叹道:“我想回去,非常想。但是不行,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这件事,也跟他们母子俩有关。”

        “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有一天,那场灾难会把他们也吞噬掉的。所以哪怕他们不会理解,甚至会恨我,我也...”

        “我也愿意!”

        他回头,看着天阳,笑容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