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73章 跨越时空的见面

第473章 跨越时空的见面

        听到大圣堂的话后,天阳默默起身,不着痕迹,如同一个幽灵般离开了活动室。

        行走在无人的走廊上,面具下的少年苦笑了声,自己还是被教会关注了。那些来处理自己的圣堂,原来是什么‘猎魔者’,从那些圣堂的反应来看,这支小队似乎不简单。

        也是,那些圣堂表现出来的战斗经验和默契,不是普通的圣堂可比。

        这样一支队伍,让自己干掉一半人手,难怪会被教会‘重视’。

        可惜这不是一件好事。

        天阳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他是为了关闭时间裂缝,寻找原点,而踏足此处。与教会为敌纯粹是个意外,当时如果他不是化为‘死神’,而是以圣堂的身份出现,估计也不会被‘冰风’的狩猎者狙击杀。

        也就没有后面一系列的遭遇,并且,以圣堂的身份出没,大概率还能打听到更多关于破阵人的事。

        可惜,他没有重启时间的能力,再不愿意,事情也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接下来已经由不得他选择。

        只能继续以‘死神’的身份活动,尽快找到原点。如果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弄清楚教会在追捕的破阵人,是否就是苏烈。

        理清头绪,分清主次,少年的目光重新变得清澈。

        他又在想,从刚才那位大圣堂的话里判断,那个破阵人使用了一件名为‘世界’的物品,扭转了对自己不利的局面,让教会无法发挥数量上的优势。

        结合刚才自己进入杂物房,却突然出现在活动室的经历来看。这件名为‘世界’的物品,功能应该是分割空间,随机传送。

        只要这样,才能让教会的人无法形成有效的围堵。

        这个功能,和这座混乱的时间夹缝很相似,他们进入夹缝的时候,人员也会随机踏足不同的时间局域。

        只不过‘世界’影响的是空间,夹缝影响的是时间节点。

        从相似点来看,这两者间,会否存在着某种联系。

        譬如,混乱时空是因为‘世界’出现的?

        天阳停了下来,这点确实非常可疑,否则的话,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一座混乱的时间夹缝。

        就在这时,他发现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

        上一秒还在住院部的走廊,下一秒却来到一个办公室里。

        办公室桌椅倾倒,吊顶脱落,柜子变形,墙上悬挂的字画框架破裂,里面的字贴只剩下大半,勉强可以辩识出‘济世’二字。

        天阳仔细回忆,脑海中有画面闪过,记起刚才自己行过走廊出口,再往前一步,就到了这里。

        如此看来,‘世界’的规则应该是踏足门户,或者有‘门’概念的场所时,就会随机传送。

        这就难怪教会为什么会焦头烂额了,这住院部里,‘门’可不是一般的多啊...

        天阳摇摇头,黑雾紧裹,迅速移至门边,一脚踩了出去。

        果然,场景又发生了变化。

        这次来到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摆放着各种康复治疗用的器材,窗帘脱落,器材凌乱,涂着隔火层的地板上长满了一块块霉斑。

        脚踩上去,软绵绵的触感,仿佛行走于哪种庞大生物的肌体上...

        这种感觉让少年很不舒服,就在这个时候,黑雾涌动,远处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暗红色的长衣,夜行者的徽章,破阵人!

        天阳微微往旁边移动,站在一个储物柜后面,黑雾将他紧拢,又置身于黑暗之中,拥抱阴影,几乎不可能被人察觉。

        随后,他才朝那破阵人看去,心跳微微加快,情绪复杂。

        对方,会否就是苏烈?

        然而...

        并不是。

        但那张脸,赫然是董方。年轻版的董方,脸上还没有伤疤的董方!

        他怎么会在这?

        天阳迅速回忆董方的信息,这家伙在17年前突然跨系统调职,从夜行者调到了铁壁。

        难道是跟这次的事件有关?

        再看董方,他似乎受伤了,捂着左侧腹部,从指缝里有血渗出,滴落地面。

        “妈的,教会的狗可真凶。”董方低骂一声,靠在了一个窗口,无力地坐下来。

        他艰难地脱掉破阵人的外套,打开护甲,撕掉战服一角,露出伤口。

        在左侧小腹处有一个口子,看上去是被匕首或剑一类的锐器刺伤。董方的手一松,血就往外涌。他拿出一根荧光棒,让冷色光照亮一角后,从腰包里拿出急救包。

        可一只手却很难操作。

        这时,冷色光里出现了一双鞋子,然后有人蹲了下来。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左右,头发凌乱,下巴长着一圈青色胡茬。

        双眼里布满血丝,透着浓浓倦意,也不知道几天没合眼了。

        可这时,他眼中竟然还有笑意:“要帮忙吗?”

        董方先是一怔,渐渐双眼放光,猛地捉住这个男人的胳膊:“队长!”

        “嗯。”

        这个男人神情微微一动,抬起头,朝远处看去。

        没有发现,这才打开了急救包,拿出里面的药物和工具,开始给董方处理伤口。

        远处那个储物柜后面,天阳握紧了拳头。

        苏烈!

        苏烈竟然在这里!

        他终于见到这个男人,不是透过屏幕,而是真真切切地见到本人。

        跨越了17年的时空,看到了母亲深受一生的男人!

        一瞬间,天阳想冲上去责问他,责问他到底去哪了。

        却又害怕他问起母亲,那是天阳最不想提及的事情。

        顿时,少年心乱成一团。

        “董方,你跑来这干什么...”

        另一边,苏烈把一块止血贴按到董方的伤口上,然后用绷带缠住裹紧。

        董方双手撑着地面苦笑道:“我听说你在这里面,就想办法跑了进来,教会骗了我们。队长,他们对堡垒宣称,这是为了讨伐黑王。”

        “结果却是....”

        苏烈拍拍手站了起来:“这不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吗,好了,你的伤口我替你处理好了,赶紧离开这吧。”

        “不,队长!”

        董方叫道:“你跟我一块回去吧,殷琪受了伤,冬城一直嚷嚷着你不会背叛堡垒。我也相信你,所以我才闯了进来,你就跟我一块回去吧。只要你回去,教会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苏烈摇摇头:“不,董方。你不明白,我知道教会为什么要追捕我。他们想从我这拿到一样东西,但这件东西,我绝对不能交出去。”

        “为什么?”

        “教会到底想从你这得到什么!”

        “为什么你会突然离开!”

        董方激动地叫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让你必须这么做。你不说过自己要结婚的吗?究竟是什么,让你必须舍弃爱人,还有我们这些兄弟!”

        苏烈往后退道:“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快点走,董方。别让教会看到我们在一起,否则,你也会惹上麻烦的。”

        储物柜后,天阳借助黑雾,再现了康复室里的场景。

        通过黑雾构筑的模型,他‘看’到董方要去捉住苏烈,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牵扯到伤口。当下立足不稳,往前摔去。

        本要离去的苏烈,见状连忙扶住他。

        “你怎么样...”

        就在这时,黑雾模型之中,苏烈触电似的闪退。在他的腹部处,赫然插着一把匕首。

        如此变故,让天阳一怔,然后就见董方站了起来。

        苏烈怔怔地看着腹部的匕首,然后沉下脸来:“董方,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阳身体轻震,原本那把匕首,是董方所为。再回想刚才的细节,想来董方是故意让自己摔倒,吸引苏烈接近,再趁机用匕首伤他!

        董方指着那把匕首道:“队长,那东西表面,涂了一层‘黯夜草’调制的毒汁,你应该知道那有什么作用。”

        苏烈面无表情地把匕首拨了出来,以手按压,阻止血液流出:“你的话,应该不止一层黯夜草汁这么简单吧?”

        董方面不改色,甚至还挂着笑容:“不愧是队长你,对我真的非常了解啊。没错,除了草汁外,我还添加了一些东西。放心,不会让你丧命的。只是会让你丧失抵抗能力,毕竟教会需要你活着,一具尸体对他们的作用不大。”

        苏烈哼了声:“你居然投向教会?”

        “为什么不?”董方摊手:“这还不是拜你所赐,苏烈,你突然一声不吭就跑了。你知道把我们害得有多惨吗?要不是司令力保,我们这队人现在估计还在堡垒的审讯室里!”

        “即便如此,以后我们也很难再得重用,甚至会把一些困难,必死的任务交给我们去完成。”

        “在这种情况下,我投向教会有什么不妥。他们开出的条件非常有吸引力,也就是殷琪和张冬城那几个脑袋一根筋的蠢货才会拒绝!”

        苏烈露出了笑脸:“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很欣慰,看来只有你背离了夜行者。”

        “董方,相信我,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董方蓦然大吼:“我当然知道!我在纠正你犯下的错误,我在挽回自己的前途。哪怕是这一刻,这一秒,我还在替你那些蠢事善后!”

        “苏烈,把‘灾厄罗盘’交出来,让我们结束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