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72章 小心‘死神’(求票求动力~)

第472章 小心‘死神’(求票求动力~)

        手术室里,御宇星蕴狂舞,气势烈烈。在圣堂的控制下,星蕴正凝成一道道绚丽无比的光带,卷向长枪。

        他的这式秘技,威力巨大,而且不怕对手躲闪,走的是‘以力强压’的路子。

        所以御宇根本没把死神那飘忽的走位放在眼中,无论此人的身法再诡秘,终究吃了星蕴被压制的大亏。

        此消彼长之下,御宇根本想不出自己会输的理由。

        就在圣堂队长一身气势星蕴抵达巅峰,秘技即将成形之际,御宇忽觉心口剧痛,接着已经推向顶峰的星蕴瞬间混乱。

        星蕴如同脱缰野马一般紊乱狂奔,顿时,快要成形的秘技失去了控制。

        失控反噬之下,御宇喷出一口血雾,气势立刻打入谷底!

        死神趁机接近。

        “队长!”

        “小心!”

        钟南和曾诚两名圣骑惊呼了起来。

        林秀反应最快,举弓就是箭矢连发,想要逼退死神。

        不料,那斗蓬人身周突然涌起一片深邃魔光,光影中,一尊魔神似的身影转瞬成型。

        狩猎者的箭矢击中魔影,尽数弹开。

        死神去势不止,斗蓬掀起,一道由漆黑电弧构筑的剑锋劈向御宇。

        御宇勉力收束失控的星蕴,横枪一拦。

        黑电魔剑冲击着长枪星蕴,激烈对撞,彼此消融。

        尽管御宇挡得很吃力,但总算这一剑给挡了下来。

        几个圣堂才松口气,猛地看到,死神头顶上那尊魔影,竟然高举幽刃,猛然劈下!

        “住手!”

        “不要!”

        圣堂们惊呼起来,可他们叫声末落,那边已然分出了生死。

        魔影的幽刃劈进了御宇的肩膀,破开护甲,深入体内,几乎将圣堂队长一分为二!

        “队长!”

        钟南和曾诚大吼前冲,这一刻,早已把御宇的命令抛诸脑后。

        却在他们离开调和者的刹那,一道紫光无声浮现,兰瞪大了眼睛,只觉一股寒气猛往上蹿。

        突然身体轻抖。

        她眨了眨眼,缓缓低头,便见两根散发着紫光的触手,从自己胸口中探了出来。

        触手又忽的缩回去,立时,调和者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空虚。

        她扑通倒下。

        落地的声音,引起其它圣堂的注意。他们回头看去时,只见几根从空气里伸展出来的紫光触手,环绕拂动,送出了一颗紫色的光球。

        光球不断激出道道射流,逼得圣堂退避躲闪,等到光球能量耗光,消失在空气里时。那紫光触手,还有死神,早不知踪迹。

        看着调和者、望背还有御宇的尸体,剩下的三个圣堂如同木塑般站着不动,他们不敢相信,自己这支小队,竟然会被一个‘死神’干掉大半人员,甚至连队长都葬送此地!

        直过了片刻,有脚步声响起,剩下的三名圣堂才回过神来。

        便听得一声轻呼:“发生了什么事?兰、队长、望北?暮寒去哪了?”

        钟南几人回过头,一队人马匆匆行至,领着这队人马过来的人,正是他们队里的元素之心。在之前对死神的截击战里,使用了一次‘凋零’后,星蕴大减,因此接下来的行动并末让其参与。

        现在则领着另一队‘猎魔者’赶到。

        这支‘猎魔者’的队长是一名中年女性,头发不知道是染的还是天生,竟是如同丁香花般的淡紫。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不过保养得很好,皮肤状态至少比现在的年龄年轻十岁以上。

        如同贵妇人般的中年圣堂,步伐沉重,径直从调和者的尸体旁边经过,来到御宇的尸体附近,蹲了下来。

        仔细查看之后,她沉声道:“你们撞上一支精锐小队了?”

        堡垒职阶钟南苦笑了声:“浣溪队长,我们的对手只有一个。”

        被称为‘浣溪’的女性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一个?”

        “一个人就把你们小队打残了?”

        “连御宇也战死了?”

        林秀三人叹了口气,沉重点头。

        浣溪目光深邃,抬头喝道:“对方应该还没有走远,瑾瑶,马上追寻对方的行踪。发现之后不要轻举妄动,先通知我再说。”

        一名少女圣堂走了出来,乖巧点头,从腰包里拿出一些药水和工具,在四周喷洒着,开始搜寻目标行踪。

        ......

        “呼...总算脱身了。”

        天阳已经离开了大楼四层,黑雾拥簇,踏着阴影,无声前行。

        回忆起刚才的战斗,仍觉凶险。

        他示敌以弱,让那支圣堂小队大意麻痹,之后发现其中一人脾气暴躁,便发动‘怒火缠身’,让此人受情绪左右,在那支配合默契的小队里埋下隐患。

        之后利用夹缝之门送走一人,又以原炉能力‘失控’和遗留物‘魔影护腕’干掉他们的队长。

        在调和者身边的护卫乱了阵脚时,便命令那开门时就已经潜伏在次级空间里的魅影魔暴起袭击,一举杀掉对方的调和者。

        最后趁那支小队乱成一团,天阳成功脱身,至于那只魅影魔还没送走,现在就留在天阳的身后充当哨兵。

        只要教会里没有其它的调和者,有黑雾和暗影特性两大潜行利器,天阳有信心不被别人发现。

        不过现在,他想先找个地方休息。

        一来等星蕴恢复活性,二来则是让黑暗粒子有恢复的时间。

        刚才那一战,消耗了不少黑暗粒子。如果继续往上走,危险只会多不会少,所以再怎么准备也不为过。

        天阳还记得,那个叫灰鼠的佣兵说过,教会在六层上面活动。

        于是他在五层找了个足够隐蔽的地方休整,期间,他还发现了一个少女圣堂从附近经过。

        看对方使用药水和工具在寻找自己的踪迹,天阳判断这人应该是狩猎者。已经需要用到狩猎者来寻找自己,不用说,教会肯定没有多余的调和者了。

        天阳暗中命令那只魅影魔暗布疑阵,将那少女圣堂引开,他则养精蓄锐,等到黑暗粒子饱涨,星蕴不再迟钝惰怠,少年便知道自己行动的时候到了。

        借由黑雾和暗影的职级特性,天阳从那名少女圣堂附近离去,很快来到六楼。

        这座大楼,五层以上就是住院部,六楼更有重症监护室,还有一个供病人活动的室内活动室。

        进入六层后,天阳把武器换成了紫煌大剑,愈发谨慎地进入这一层。

        由不得他不谨慎。

        这里已经是教会的活动区域,很可能在这里会撞上高职级强者,如果是职级6,凭借银河闪烁的速度,如果天阳愿意冒险的话,应该还是跑得掉的。

        但要撞上职级7,尽管只是一个职级差,却是云泥之别。哪怕有异体的速度加成,天阳也没有绝对把握。

        除非是像当初那个惊涛堡的陆将军,那种渗水的职级7,估计还有点可能逃脱。

        天阳小心探索,可千算万算,却没想到,当他摸进一个杂物房的时候。突然眼前画面一变,四周的空间陡然开阔起来,竟然来到了一个室内活动室。

        而就在不远处,正围坐着三五人,全都穿着‘黄昏誓约’,又是教会圣堂。

        少年差点就要释放‘星穹裂杀’,还好,那些圣堂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天阳连忙无声后退,退到了角落一个柜子后面,便听那几人中,有人说道:“睿影先生,你是大圣堂。能不能跟我们说说,咱们到底为什么要追捕那个破阵人啊。”

        “就是,上面一点信息都不肯透露,大家都蒙在鼓里,憋得太难受了。”

        沉默片刻后,有把温润的声音道:“具体的我不便透露,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个破阵人,关系到我们教会的一项计划。”

        “什么计划,哦,你肯定不能透露,算了。”

        “哎,其实那个破阵人也就职级6。教会为什么不出动‘圣银骑士’,要不‘银冠骑士’也行啊。”

        “是啊,如果出动高级强者的话,我们也不用在这个地方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抱怨声里,那个温润的声音轻笑道:“教会这也是不得以,因为这次行动太过匆促,没办法准备得太过周详。否则的话,我们也不用雇佣那些佣兵团帮忙了。”

        “这场行动,教会已经调动了一名‘圣银骑士’,还有五名‘银冠骑士’。可是别忘记,我们这次进入逆界,是打着讨伐黑王的旗号。”

        “擎天堡在可一直紧盯着呢,如果把那几位骑士调过来的话,岂不引人怀疑。”

        “而且,本来以为只是一名职级6的破阵人,怎么会想到他这么棘手。手上还有‘世界’这样麻烦的东西,让我们无法发挥数量上的优势。”

        这时,一阵通讯器的提示声响起。

        那名大圣堂道了句“稍等”,便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天阳借助黑雾,构筑模型。看到那名大圣堂走到一边,不知道听到什么消息,表情错愕。

        过了一阵子,他才回到人群。

        “怎么了,睿影先生?”

        名为睿影的大圣堂沉声道:“刚接到通知,古云司祭要我们小心一个自称‘死神’的入侵者。对方戴着一张红色的诡异面具,披斗蓬,已经确认这人拥有传播瘟疫的手段。”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诡秘的能力或物品。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个佣兵团毁在他手上。”

        “另外,一支‘猎魔者’队伍被其重创。包括队长在内,已经有三人战死,一人失踪!”

        立时,围坐的圣堂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