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71章 你到底是谁

第471章 你到底是谁

        冲进房间的御宇,手里早扣着一颗手雷。当照明弹光芒大作,他瞬间就看到那个缩在角落的死神。对方在‘黯夜草’的影响下,呼吸间隐现淡淡暗雾,身形微微佝偻,气场中透着一股无法掩饰的虚弱。

        御宇脸上没有表情,弹指间,手雷已经投往死神处。

        果如他所料,死神还有余力,斗蓬带起一片流动的暗影,像灰云般飘往一侧。

        手雷爆炸,火浪喷吞,冲击形成的烈风吹得对方斗蓬舞动,如风中残烛。

        早有准备的三名圣堂,以位于右侧,名为暮寒的男子率先发动攻击。

        星蕴显现,手上一把水蓝色的长剑扬起一个月弧,一片散发着霜寒气息的剑气,便如同波浪般朝死神拍了过去。

        暮寒释放了秘技,再加上手上那把能够散发霜寒气息的素材兵器,如此便形成了他专属的技巧:冰烈波!

        这片霜寒剑波所过处,地面以及周围的事物,尽皆染上一层水蓝光华,并悉数冻结。

        气息虚弱的死神似乎无力避开这一记攻击,只能如同御宇所料那般,又退了回来。

        “来得好!”

        另一名圣堂,名为‘望北’的战神职阶挥舞双刀,交织出一片密不透风的光影,罩向了死神。

        他那双刀间覆盖着‘崩碎力场’,刀光所过处,在空气和物体间留下道道光痕,攻势猛烈。

        御宇手拄长枪,静立不动,冷静地观察着死神。

        暮寒则占据了死神的后方,封死对方的退路。

        门口处还有林秀这个狩猎者,无论怎么看,这个自称‘死神’的家伙,已经到了穷途末路。

        望北的双刀舞得又急又快,刀光过处,空气里响起尖锐的啸音。在他猛烈的攻势下,死神明显处于下风,被望北压制得节节后退。

        不过,死神的动作依旧灵活,总能够在望北的双刀下找到闪避的空隙,这让圣堂心里渐渐焦躁。

        “该死的,灵活得跟只猴子似的...”

        圣堂抱怨起来,就在这时,他无意看到,死神脸上的面具,仿佛有血肉在蠕动。

        “恶心!”

        望北大喝一声,速度再增,双刀化成一片光影,十米之内,刀气弥漫,不断激起嗤嗤之声。

        突然,他听到御宇的大叫:“速退。”

        望北断然暴退,眼前猛地掠过一道黑光,等他停下,才看到一道黑色的电弧,又迅速地缩入死神的斗蓬里。

        如果刚才他退得慢一些,说不得那条电弧已经把脑袋划成两半了。

        “阴险!”

        圣堂又对这个穿斗蓬的家伙,下达了另一个定义。

        “暮寒,你上。”

        御宇轻喝,他已经打定主意,三人车轮战,以之消耗死神的气力。等对方无力再躲闪和反击时,再给这人致命一击。

        使用水蓝长剑的圣堂没有异议,可另一边的望北却吼道:“队长,我来!”

        他带着一身异常的怒气扑向对手,双刀再次交织光影,这让暮寒一怔,感觉到一丝不协调。

        御宇亦自皱眉,长枪微微顿击地面:“望北,你干什么,别擅自行动!”

        “没关系,队长!”

        圣堂双眼微微发红:“交给我吧,看我宰了这个混蛋!”

        御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们合作多时,身为队长,对这些队员的脾气更是了若指掌。

        望北平时的脾气虽说有些暴躁,但他很少在行动中违抗命令,否则的话,也入选不了‘猎魔者’。

        可现在,他的行为明显有些反常。

        而且......

        御宇大声道:“望北,退开,换我来!”

        “再等等,队长!”

        望北大吼,突然双刀上扬,星蕴暴发,这是他使用独门秘技的起手姿势。

        可这个时候,对手还拥有充裕的反击之力,并不适合发动秘技。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圣堂,御宇不相信,望北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等等!”

        御宇叫道,但这次,望北没有停止。

        双刀猛劈。

        两道汹涌刀气贴地冲击,长驱直入,轰向死神。

        果然,死神身影一阵模糊,人瞬间出现在圣堂身后。

        望北的背上,一道黑光斜伸,圣堂不受控制地往旁侧跌去,背上的护甲正在粉碎...

        死神一击得手,也不恋战,冲向大门。

        “林秀,拦截。”

        “暮寒,缠住他!”

        急急下达指令,御宇奔向受伤的同伴,来到望背身边,从身上拿出一根针剂,扎在圣堂的脖子上。

        药剂推入体内后,望北眼中的红光渐退,他不解地看着御宇:“队长,你这是?”

        御宇扔掉针管:“这是镇定剂,看起来你似乎受到对方某些物品或能力的影响,失去控制了。怎么样,冷静下来了吧?”

        望北点点头,咬牙切齿地站起来:“这个家伙,可真是阴险啊...”

        这时,狩猎者举起弓,将‘必中’附加在箭矢上,再射向目标。

        死神突然一个向后翻腾,落向从后面追起来的暮寒。

        狩猎者那根箭矢立时上冲,追着死神而去。

        暮寒从鼻孔里哼了声:“想把林秀的箭引过来对付我?天真!”

        他抬手间,又是一记‘冰烈波’轰出去,想要将死神和林秀的箭矢一块封冻。

        可这时,人在半空的死神,斗蓬里突然一道黑色电光,像靴子般抽过冰烈波。它逆流而上,虽末将冰烈波击溃,却也去势不止,扫向暮寒。

        圣常连忙侧射避让。

        啪!

        死神打了个响指,并落到他身侧。

        抬手一推。

        暮寒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倒。圣堂的脑袋一片空白,全然不知,对手这样做有何意义。

        却看到,对面的御宇和望北一脸震惊,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

        当圣堂一屁股坐到地上时,暮寒终于发现,四周不知何时变得一片漆黑。黑暗中,在他刚才摔倒的位置处,一双由银光勾勒轮廓的羽翼展开着,那双羽翼下面,竟是一道拱门。

        门外面,赫然是手术室的场景。

        死神打开了一扇门?

        暮寒就要起身,却觉双肩一沉,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捉住。

        这时,他眼前有一道紫色的光芒闪了下,随后视野就被黑暗添满了。

        黑暗之中,响起各种低沉的呼吸,就像他身边挤满了无数生物。

        一咬牙,暮寒显现星蕴。银辉之中,鬼影绰绰,数量多到难以计算。    “不!”

        圣堂凄厉的叫声,在这片黑暗里响了起来。

        可惜,已经关上的大门,再无法将他的声音传递到外界。

        手术室里,御宇震惊莫名。

        暮寒消失了?

        就在刚才,他跌入了另一个空间里,随后空间迅速关闭。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此不见。

        就在这时,身后一声惨叫响起。御宇回头一看,望北双刀落地,跪了下去,捂着胸口,表情痛苦。

        豆大的汗珠从圣堂额头上冒出来,更有鲜血从他嘴角涌出,御宇蹲下询问:“哪里不舒服?”

        望北抬起头,脸色苍白,双唇发紫:“胸口,队长,好痛....”

        他突然倒到地上,血不断地从嘴里流出来,可御宇全然不知道,自己这同伴发生了什么事。

        “队长,我快拦不住他了!”

        门口处传来林秀焦急的叫声,御宇回头看去,死神正在冲击狩猎者的防线。

        “混蛋!”

        御宇脸色难看,深深后悔。

        这个死神太可怕了,哪怕已经受到‘黯夜草’的影响,竟然还有这么多诡秘的手段。

        刚才就不应该用车轮战!

        应该一拥而上,就地分尸!

        星蕴喷薄,御宇一枪虚点,枪尖暴起一道星蕴洪流,轰向大敌。

        眼看就要冲破大门,死神又让御宇这一枪给逼了回来,他缩到了角落里,斗蓬下的身体微微起伏,似在喘息。

        气息比之前更加虚弱了。

        御宇却不敢大意,长枪连点,枪尖不断激射洪流,逼得死神身影闪动,狼狈躲避。

        手术室外,兰和其它两名猎魔圣堂表情焦急。

        战斗迟迟没有结束,而且里面传来惨叫和队长的怒喝,显然情况并不理想。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对方只有一人,而且还吸入了能够压制星蕴的毒烟,怎么还可以支撑这样久,并且让同伴吃足苦头。

        这时,房间的外墙透射银辉,轰然倾倒,暴露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从缺口里看进去,里面尘烟弥漫,御宇和死神正在对峙。

        兰突然看见,房间深处,望北倒在了地上,完全感应不到他的气息,怕是凶多吉少。

        而且,暮寒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你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手术室里,御宇抬起长枪,指着对手。身上星蕴熊熊,气势喷发,沉声说道:“你到底是谁?”

        气息隐晦的斗蓬人从面具里冷淡回应:“你们应该知道的,不是吗?”

        御宇手臂一振,长枪抖擞银花:“既然你不肯说,那也无妨,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处!”

        圣堂队长一声大喝,身上战意磅礴,气息锐利无比,杀意凛冽,宛若实质!

        熟悉御宇的几名圣堂都知道,他们这位队长,要拿出压轴的王牌了!

        死神则像扑火飞蛾般,踏着细碎的步伐,身影飘忽,掠向御宇。

        “自不量力的家伙!”

        “队长,干掉他!”

        调和者身边,两名圣堂大吼助威,可看着那道阴诡身影,兰的心中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的队长,全然没有一点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