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68章 旅途的终点

第468章 旅途的终点

        熟悉野牛的人都知道,这大个子来自荒野,和一群真正的野牛生活过一段时间。哪怕在冰寒刺骨的冬季,野牛身上也只披着一张兽皮。

        他在恶劣的环境里生存过,并活了下来,这让他拥有过人的体质。就像他说的,5岁之后,他就不知道生病是什么东西。

        王马虽然跟他不是那么熟悉,可不妨碍这个谨慎的男人收集同伴的信息,所以看到此刻野牛流出‘血泪’,他立马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你不对劲!”

        王马退后了两步,看着野牛:“你很不对劲!野牛,有没感觉哪里不舒服?”

        野牛浑然不知自己的眼睛正在流血,他甚至还有些气愤,这让他暴躁地挥了下那根遍布钢刺的战棍:“胡说八道什么,我哪里不对劲,不舒服了。我...”

        他突然咳嗽起来。

        剧烈的咳嗽,于是一些血珠,从铁牛嘴里飞溅出来。

        落到墙上、溅到地面、飞到王马和周围暴牛成员的身上。

        一个暴牛大汉随手擦了擦,就去扶住野牛:“你就承认吧,你生病了,看上去还挺严重的样子。来,赶紧找个地方坐下。”

        野牛喘着气说:“我没事,我休息一下...”

        他突然呕吐,吐出无数秽.物,一股酸臭在走道中弥漫,让夜樱等火山的成员不由后退。

        “吐出来好,吐出来就舒服了。”那个大汉还扶着野牛,拍打着他的后背,深厚的交情让他丝毫不介意那些溅到自己脚上的脏东西。

        可这时,野牛开始吐血!

        暗红色的血,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血中甚至还带着一些颗粒状的东西,似乎是内脏的碎片!

        “快离开他!”

        王马大吼了起来:“他中毒了!该死,这不是简单的生病,他这是中毒!死神,是那个入侵者布的局!”

        丁红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急急将刚才检查过尸体的手套脱下,扔到尸体上,接着从指间弹射出一道火流,把手套和尸体一块焚烧。

        “不对。”

        夜樱摇起了头:“如果他把毒布置在尸体上,那现在中毒的应该是丁红和王马,怎么会是野牛?”

        王马一怔,露出深思。

        “先别管那个!”

        暴牛团长扶着野牛:“我们不是有解毒剂吗?赶紧拿出来给野牛打一针!”

        王马这才拿出一个盒子,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注射器,旁边则有三种药剂。

        他拿起其中的解毒剂,将之装进注射器里,就要上前给野牛注射。

        然而涌到脚边的鲜血,却让他停了下来。

        他犹豫了。

        项天不由分说地夺过注射器,一针扎在野牛的脖子上,试图让药剂能够忙发挥效果:“撑着点,野牛。现在就给你解毒,你会挺过去的。妈的,上次被人在心脏旁边刺了一剑,你都没死,你会没事的。”

        注射了解毒剂后,野牛虚弱地坐下来,不再咳血了,可脸色极差。灯火下,他脸色灰败,双眼通红,开始鼻孔和耳朵也涌出血珠来了。

        “团...团长,他奶奶的,好像给王马说中了。我感觉很不对劲,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肚子里还咕噜作响,就像里面的东西全他妈融化了一样...”

        “你们,你们快走...这个死神,这个家伙不简单...”

        项天吼道:“别说话,我这就带你回去。教会肯定能医好你的!”

        他把野牛抬了起来,就要离开,眼前突然闪过一片火光。

        一道火焰地带,把项天的前路断绝。

        暴牛团长猛回头,看向火山,看向正放下手的夜樱:“把你的火给我熄灭了!”

        夜樱沉着地说:“我觉得,你不应该抬他回去。我们还不知道,他身上中的是什么样的毒素,万一会传染呢?”

        “事实上,我觉得你们暴牛团最好留在这里,我会通知教会,让他们派专业的医疗队伍过来检查和处理。”

        项天暴跳如雷:“放屁,老子的兄弟就要死了。你想让我把他留在这等死吗?”

        夜樱身上的职阶纹章渐渐亮起:“冷静点,项天。我不想伤害你们,但现在这种情况,你们不宜离开。”

        王马沉声道:“团长,夜樱小姐说得没错。这个时候,我们确实应该冷静一些。”

        项天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起来:“王马,连你也......”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咳嗽起来,是刚才扶了野牛的那个大汉。他捂着嘴巴,似乎在尽量停止咳嗽,却难以停止。

        随着他双肩抖动,人们赫然看到,他的指缝里又渗出了血珠。

        夜樱瞳孔微微扩张,轻喝道:“快通知教会,这里的情况不简单。还有,我们也不能离开,说不定我们身上,已经有类似的病毒。”

        丁红叫了起来:“所有人立刻注射解毒剂,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没事。”

        他这么说连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但现在,注射解毒剂确实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可这时,却有一名火山成员一声不吭,转身就跑。

        夜樱哼了声,屈指轻弹,两道明亮至刺眼的橘黄火流射去,正中那个人的双腿。对方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我刚才说了,谁都不能离开!”火山团长再次强调。

        那名成员转过身,流着眼泪道:“不,我要回去!我的妻子和四个孩子还等着我回去,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涌现星蕴,双手附近的空气都扭动了起来,生成波波热浪。

        丁红叫道:“你干什么,别做傻事,快停下来!”

        那人叫道:“让我走,让我离开这里!”

        夜樱断然道:“不行!”

        这句话刺激到他,这名成员大叫了声,双手往前推送,凭空生出一堵火墙,填满走道,朝火山诸人压了过去。

        眼见火墙就要撞上昔日同伴,猛地火墙中间处出现一个缺口,一道刺眼的橘黄火流激射出来。

        这一次,火流命中他的胸口。他瞪大了眼睛,像是不敢相信,在逐渐黑暗的视野里,他看到火墙无力消失。

        “对不起...”

        他摔在地上,眼泪从空洞的眼眶里涌出,滴落到冰冷的地面上。

        夜樱放下了手,看向后面沉默的成员:“丁红,把这里的情况跟教会汇报。”

        丁红点了点头,刚拿出了通讯器,嗓子里一痒,便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他顿时全身一颤,通讯器没拿稳,掉到了地上。

        丁红猛地抬起头,颤声道:“不可能,我怎么也...”

        话音末落,喉咙间涌起一股腥甜,从他嘴里冲了出来。丁红连忙伸手一捂,掌心感受到了温热,再放下手,整个手掌已经被血染红了。

        火山成员立时往后退开,明显地跟丁红拉开了距离。夜樱的眼神已经不再冷静,她着急地看向项天,想要寻求帮助。

        却发现,项天已经无力抱着野牛,正任由那大个子卧倒在地,他自己扶着墙壁,剧烈咳嗽。

        野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血液仍然从他的眼睛里、鼻孔、嘴里和耳朵各处涌出,流泄不停。

        暴牛团此刻人人咳嗽,轻的眼角冒血,严重的已经开始咯血。走廊、墙壁,已经满是血污,而地面更是汇聚起一片血洼!

        “怎么会这样...”

        夜樱轻捂着嘴巴,身体颤抖。

        暴牛团那些铁骨铮铮的男人,现在一个个都像得了重病似的,就连他们的团长,也坐倒在墙边又是咳嗽又是咯血。

        这些男人在一个钟头前,还生龙活虎的样子。但现在,却已经病入膏肓般,所有人身上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夜樱手脚冰凉,死亡的气息,从末如此接近过。

        “火...”王马也咳嗽起来,他双眼血红,耳朵里正冒出血来。

        王马用力地挥着手:“夜樱团长,用火...用火把这一层全烧了!”

        “看上去我们身上的东西不是毒那么简单,更像是瘟疫。可能我们死后,我们的尸体还会传播病毒。”

        “所以,用火把我们,连同这层建筑全烧了,应该是最妥当的做法。”

        丁红捂着嘴巴,艰难地叫道:“不,我不要死在这。教会应该可以救我们,团长,快联系教会吧。”

        他伸手要去捡通讯器。

        一只脚伸过来,将通讯器踢掉。

        丁红抬头,是身体轻颤的夜樱。

        她的眼睛也开始泛红,缓缓有红色的液体正在涌出。

        “王马说得对,这是瘟疫,我见过,在我小的时候。一个人传染两个,两个人传染了一个聚居地........”

        夜樱握住了丁红的手,看向另外几个成员,绝然地说:“我们必须死在这里,否则,会把瘟疫进一步传播出去。”

        “很抱歉,没有照顾好你们,身为团长,我只能以死谢罪了....”

        丁红愣愣地看着这个女人:“团长...”

        夜樱目光转为柔和,看着丁红道:“本来,我想等你再强大一些,再成熟一些,就让你当团长。而我则能放心地退居幕后,看来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夜樱,你...”

        夜樱轻轻点头,表情有些许娇羞,随后又变得绝然:“看来,这就是我们旅途的终点了。”

        丁红的身体渐渐放松,目光也不再慌乱:“虽然不是我所希望的,但这样好像也不错。”

        “是啊,一直以来,承蒙照顾了。”

        在一阵阵咳嗽声中,夜樱抬起了手,于是空气的温度急剧上升,在那些逐一倒下的身影后,火焰徐徐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