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67章 暴牛和火山

第467章 暴牛和火山

        一只大腿将拦路的铝质垃圾桶踢得飞出数米远,撞在了墙壁上,震落了一些灰尘,抖出桶里那些已经变成了灰的垃圾。

        “冰风那帮软脚蟹,连个人都收拾不了,还要我们去帮忙擦屁股。他奶奶的,真是叫人越想越不爽!”

        一个彪形大汉边走边说道,他身上穿着极为厚重的漆黑盔甲,甚至可以说,这些东西与其说是盔甲,不如说是钢板来得更贴切些。

        扛着一根嵌满钢刺的战棍,另一只手则抱着个焊接着两根弯角的头盔。如果他把这个头盔戴上,那简直就是一头发狂的黑色野牛。

        “行啦,野牛,团长都没说什么,你就别抱怨了。”

        后面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语气淡然,他有着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身上同样装备着漆黑盔甲,不过这身盔甲明显要比野牛轻多了,并且有一条条深黄色的纹路作为装饰。

        那些纹路在盔甲背后,组成了一个公牛头的图案。

        “我可不像王马你这么好脾气,不过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奇怪,像王马你这种阴冷的性子,怎么会留在我们‘暴牛’里。”

        野牛看了看身后的长发男子。

        名为王马的男人嘴角微微扬起:“大概是因为,你们是群头脑简单的家伙吧。”

        一只大手落到王马的肩膀上,握得他的盔甲咯咯作响,一张大脸探了过来,嘴角微微抽动着:“你说谁头脑简单呢,你这是在炫耀自己脑瓜子好用吗?”

        王马闭上眼睛微笑着拿开那只大手:“我的脑子比团长和大多数人好用,不是已经证明过多次,团长你该不会还在怀疑吧?”

        暴牛的团长骂骂咧咧起来:“所以我一直不喜欢像你这样聪明的家伙,跟你们这些人说话真费脑子,就像现在这样,要不是咱们还算合得来,我早一脚把你踢出去了。”

        后面一个个粗糙的大汉都发出会心的大笑,他们虽然不像野牛那样穿得跟铁罐子似的,可走动时盔甲的碰撞,依旧发出丁丁当当的声音。

        这些人都戴着弯角头盔,就像一头头人立而起的公牛,散发着粗犷和野性的气息。

        他们从走廊通过,本来还算宽敞的通道,挤下他们之后便显得有些拥挤了。

        大门在望时,另一边的走廊深处有灯光亮起,跟着有人抱怨道:“古云司祭也未免太不相信咱们‘火山’了,不就排除一名入侵者,我们就可以独立完成,竟然还要跟那些疯牛一块行动,真是够了。”

        听到这话,野牛立时大叫起来:“是哪个王八羔子在说你爷爷的坏话!”

        前方一队人马也停了下来,这些人身上皆披火红长袍,袍裾上有火山喷发的图案,七八人中,女子居然占了五人。

        那说话者正是这群人当中为数不多的男子之一,听到野牛的话,揭下兜帽,露出一头如同火焰般的张扬红发。

        肌肤却像女子般白皙细腻,特别是那双丹凤眼,狭长得如同女子。错非嗓音里带着男性的特质,否则观从外表,大概论会将之误当成女性。    他冷笑起来:“我难道说错了吗?你们这群只知道斥诸暴力,满身臭汗的野牛,都不知道古云司祭为何要招募你们这些没有开化的野人!”

        野牛哈哈一笑:“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娘娘腔啊。喂,丁红,在‘火山’里混了那么久,喝到你家团长洗澡水了没有?”

        那个叫丁红的男人,狭长凤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像你这种荒野出身的低贱之人,果然只会说这样的话。”

        野牛满不在乎地笑道:“得了吧,丁红。听说你家祖上是哪座堡垒的大人物来着,可惜你们家道中落,你都得当佣兵了,就别玩大公子那一套了。”

        “你——”

        “够了。”

        火山之中,有人大步行出,揭下兜帽,露出一张绝色的脸孔。

        头发上插着一朵樱花,留下一丝淡恬到几乎难以察觉的花香,它在鼻尖缱绻,可想要仔细分辨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丁红,我们是佣兵,佣兵只要完成任务既可。跟什么人合作,如何合作,并不重要。”

        女子轻轻训斥,让红发男子深深低下了头。

        她又看向暴牛团长:“项天,你也管管自己的部下,不然哪天会给‘暴牛’招至不必要的麻烦。”

        暴牛团长一脸不在乎地说:“暴牛不怕麻烦,哪天真因为招了什么大麻烦而蒙受灭顶之灾,那也只能说明,我们只有这点能耐。”

        “比起这个来,夜樱,你就不再考虑下我的求婚吗?我觉得咱俩挺合适的。”

        那被称为夜樱的女子淡淡道:“那是你的错觉,走吧,尽快排除入侵者。”

        暴牛团长嘀咕道:“为什么不再考虑下,我觉得还挺不错啊。”

        王马在他身边经过,留下轻淡话语:“因为那真的是团长你的错觉。”

        项天嘴巴抽搐,指着王马叫嚷:“你给我站住,有你这么帮着外人说话的吗!”

        两支人马在出口处汇合,来到大楼三层,不多时,就找到了‘冰风’那名调和者的尸体。

        暴牛的王马,火山的丁红,两人围着那具尸体,仔细检查。

        “尸体上只有一道致命伤...”王马摘下为验尸而戴上的手套,指着那地上已经裂开的手枪,“对手一剑将死者的手枪、手臂、乃至身体一击分家,是非常凌厉的攻击。”

        “目前可以断定的是,对方不是元素之心或狩猎者这样的升华者。鉴于擎天堡上升华者的职阶有限,所以凶手大概率是一名战神职阶。”

        丁红抬头补充道:“另外有些值得关注的地方,譬如手枪和尸体的断截面,都出现了碳化的痕迹,这说明对方的一击非但快,并且蕴含极高温度的能量。”

        “战神职阶里没有近似的能力,所以,应该是使用了某种素材兵器。”

        王马颌首道:“像这种在极短时间内,对人或物造成碳化痕迹的武器绝不寻常。如果擎天堡可以配合的话,应该能够缩小凶手的身份范围。”

        暴牛团长不以为意地说:“凶手的身份不重要,他在哪才重要。我们要做的是排除威胁,而不是调查他的身份。”

        王马点点头,看着四周道:“奇怪,据我所知,冰风他们很在意这名调和者。我观察过他们,有好几次需要战斗的时候,他们都会将调和者保护起来。”

        丁红眯了眯眼:“现在调和者的尸体在这里,却没有发现冰风的人。他们应该不会舍弃自己的同伴,那他们现在去哪了,难道全给干掉了?”

        火山团长轻声道:“冰风虽然只是一个二流的佣兵团,不过职阶搭配合理。如果对手只有一人的话,应该不至于全灭。”

        王马露出思索的表情:“他们有一名调和者,一名狩猎者,数名战神职阶和一名堡垒。假设对手只有一人,想要正面干掉这样一支队伍,而且让他们没有时间求救,至少也要职级6的高手才办得到。”

        “那不可能。”

        丁红摇着头说:“现在大楼外面已经被教会的人马封锁,就连擎天堡的人都给挤到了外围,不小心飞进一只苍蝇,溜进一只老鼠还有可能。”

        “要说职级6的高手,基本是不可能的,教会还不至于粗心到放任这样的高手进出。”

        野牛嘀咕道:“教会那边说了,这个入侵者自称‘死神’,擎天堡上应该没有这样的高手,说不定是附近游荡的淘金者。”

        “那些家伙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得出来的疯子。或许是看到大楼被教会封锁,以为有利可图,所以冒险闯了进来。”

        王马笑眯眯地看向野牛:“难得你也有动脑筋的时候,而且推导得很合理,我对你刮目相看了,野牛。”

        野牛哼哼道:“我才不需要你刮目相看!”

        话虽这么说,可他嘴边明显多了几分笑意。

        就在这时,他觉得鼻子有些发痒,随手摸了把,指端出现一小块血迹。

        流鼻血了?

        野牛也不甚在意,用手捏了捏,鼻子没有继续出血,他随手将指上的血迹,擦在了旁边的灰墙上,留下一条淡淡的暗红血斑。

        “总之,先找找其它冰风的成员,以及搜索那个所谓的‘死神’吧。”夜樱轻声说道,她看向旁边一片焦黑的痕迹,总感觉地上有几块黑色的斑块,像极了人影。

        这个发现,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那样的话,最好两到三人一组...”王马转过身,“野牛,你要不要...咦,野牛,你生病了?”

        野牛发出一声嗤笑:“你才有病,我从五岁打后,就不知道生病是什么东西。”

        王马皱眉道:“可你的脸色不太好,而且,眼睛怎么红了?”

        “有吗?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些痒。”野牛随意地揉了揉眼睛,再张开眼睛,视野竟然有些发红。

        四周响起了一阵抽冷气的声音,野牛放下手的时候,人们看到,他双眼非但一片通红。而且从眼角处,两行血液,像泪水似的涌了出来,划过铁牛那张粗糙的脸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