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62章 狂躁触须(周一求月票推荐)

第462章 狂躁触须(周一求月票推荐)

        踏足医院收费处的地面,天阳用手在鼻前扇动,拂开那些由纸页粉碎形成的粉尘,并轻轻咳嗽了两声。

        看向身后,夹缝之门迅速关闭,天阳最后看到的,是诺槿那张惊慌、彷徨、恐惧的脸孔。

        天阳丝毫不为所动。

        冷漠地看着那张脸消失在门后,少年才解冻自己的表情,他揉了揉自己的脸,让长时间保持着一个表情的脸庞,重新变得柔软、温暖。

        暂时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位密探小姐,天阳干脆把她丢在漂流小镇里,等处理完时间夹缝的事,再考虑是把她放出来,还是一了百了,让她变成一个死人。

        反正他跟阴影敌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送走一个密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想到时间夹缝,天阳就有些头痛,这个混乱的夹缝空间,估计不是那么简单的就可以解决的。

        说不定这里面,还藏着类似“波旬”那样的古老存在,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异常的空间?

        从收费处出来,天阳展开地毯式的搜索,仔细地把整个大楼一层‘过滤’了一遍。为了不放过任何角落,他全程保持着跟黑雾的联系,借助黑雾扩展自己的感知范围。

        可惜,即便如此,除了干掉几只污染者外,就没有其它的收费。

        而且这几只污染者,还没有遗留物残余,这让少年觉得自己的运气有点背...

        一层在搜索无果之后,天阳向第二层推进,才刚上楼梯,就听到二楼深处传来一声隐约的轻呼。

        有人!

        不管是谁,都是一个发现。

        天阳立刻加快脚步,化成狂风,化成虚影,如同鬼魅般掠了上去。楼梯在他脚下远去,少年冲进了二楼,二楼中,之前与暴徒战斗的痕迹还在。

        凭借它们,天阳确信,自己正位于三年前的时间区域里。

        那些污染者也就有了解释,它们应该是三年前,进入这座大楼里的事物。

        那个在车厢里自杀的教士,估计就是污染者的杰作,可怜那个留守教士,没有困在时间夹缝里,却被污染者给‘吓’死了。

        思绪纷飞中,天阳几个人慌慌张张从一个房间里跑了出来。那个房间的门口,在灯光的照耀下,挂着‘检查室’字样的牌子。

        几人当中,有三个穿着防护服的人,看样子不是护教武士,就是教士。

        另有一人,手持大剑,穿着圣袍,舞出烈烈剑光,似乎正阻止着检察室里的什么东西。

        “魏司祭,快走,不要管我!”

        那个明显是圣堂的人物大叫着。

        “可是...”

        被称为魏司祭的人明显犹豫起来,旁边两名护教武士,不由分说,架起他就跑。

        却在这时,就在他们前面,走廊一侧的墙壁突然轰塌。粉尘弥漫中,从缺口里蹦出一条条小小的身影。

        灯光照去,踩在碎石上的,竟是些小人。

        身高不足一米,体形瘦削,皮肤漆黑,它们的样子基本上就像人类十岁大小的孩子。只不过这些‘孩子’长着像蛇一样扁平的脑袋,没有眼珠,没有鼻子,却有两个手指粗的鼻孔。

        它们在背后,从脊柱的地方,生出细长、蠕动、怪异的尾巴。

        尾巴很长,长到可以延伸到墙壁缺口里的黑暗中,长到不像是尾巴,更像是类似脐带的东西...

        这些小蛇人个子虽然不大,却极为悍勇,一跑出缺口,就朝武士和魏司祭扑了上去。两个武士连忙松开司祭,各自拿出武器攻击。

        一名武士使用的是威力不小的机械铳枪,在齿轮转动和链条咬合的声音里,从枪口中喷出淡金色的固体子弹。

        它轻松将一名小蛇人的脑袋炸开,子弹甚至破颅而出,撕开另一只小蛇人的肚子。

        但不管是脑袋炸裂,还是肚皮开花,小蛇人居然都没死!

        它们拖动着残破的身体,无知无觉地扑了过去,那名武士只来得及再开一枪,就已经被小蛇人放倒。

        这些东西的力气同样大得很,三两下就把整整比它们高出将近一倍的高大武士放倒在地,跟着它们跳上去,癫狂地大叫着,蹦哒着,暴力地折磨着那名武士。

        另一名武士抽出长剑,砍杀着小蛇人,他更加不堪。没有星蕴,光凭气力,连一只蛇人的身体都没有砍开。

        不过慌乱中,他切断了一只小蛇人背后那如同脐带般的事物,就见那小蛇人像泄气的气球似的,身形迅速收缩、最后只剩下一具皮包骨的尸体。

        不过蛇人太多,很快两名武士都给放倒在地。他们拼命缩紧了身体,用不太重要的部位去承受蛇人的攻击。

        即使这样,蛇人的每次拳打脚踢,依旧对他们造成不小伤害。

        就在魏司祭以为自己需要替两位信徒,提前准备死亡祷告的时候,一片光辉照亮了他的双眼。

        在那片明亮却不刺眼的光芒中,他勉强看到一条身影闪现,随后光芒不断亮起,交错如同惊电,将那些小蛇人背后的‘脐带’斩断。

        在黑暗中,在某个深远的角落里,响起一阵愤怒的咆哮。

        看着残留在地上,没有分散成污秽泥浆的尸体,天阳肯定,这些小蛇人并非黑暗子民。而是像他刚才猜测的,属于某种生命的附属品。

        拥有活动能力的附属品难免让人感到惊讶,可考虑到这是逆界,似乎也就不那么惊奇了。

        “你们没事吧。”

        天阳拉起其中一名武士,检查他的防护服。他很幸运,防护服没有撕裂的痕迹,这多亏了小蛇人使用的是钝器性质的攻击,而不是锋锐或穿透性质的。

        “你是圣堂?”

        魏司祭相当惊讶:“我不记得队伍里有少年圣堂。”

        正要解释。

        一道凌厉的剑气迎面劈来。

        天阳闪身避让,寻迹看去,原来是之前那个高大圣堂。他已经摆平了那些小蛇人,突然看到天阳,还以为是敌人,故出手攻击。

        现在看清天阳身上穿着圣袍和黄昏誓约,同样“咦”了声:“你是谁?为什么之前没见过你们。”

        天阳看暂时没有小蛇人出现,才收起金风:“我叫天阳,前不久刚成为圣堂武士的。魏司祭,你们已经失踪了三年,我和何司祭是来调查你们失踪的原因。”

        “失踪了三年?”

        “何司祭,哪个何司祭。”

        天阳颌首:“是的,你们已经失踪了三年。至于何司祭,全名是何文池。”

        魏司祭惊讶地说:“小何已经是司祭了?还有,为什么说我们失踪三年,我们在这里不过逗留了两天。”

        天阳轻淡一笑:“是的,你们不过在楼里逗留了两天,可外面,已经过去三年。”

        魏司祭全身一震,跟着惊呼道:“时间夹缝?”

        可他又旋既否定:“不对,到目前为止,夹缝与外界的时差最多就是五天,怎么会整整三年!”

        天阳放低了声音,语气也变得凝重起来:“因为这座夹缝的规则,只能用‘混乱’来形容。在此之前,我已经遇到你们一位队员,他叫南浔,他离开了夹缝,然后瞬息间老死了。”

        魏司祭激动地爬起来:“你是说,他死在时间的反噬下?老死?他丢光了一生的时间?”

        天阳朝墙壁缺口里的黑暗看了眼,借助黑雾延伸思感,监视着里面以及四周的情况:“恐怕是的,何司祭跟你有同样的疑问,所以我们才说,这座夹缝很混乱。”

        “而且,它的边界已经扩展了,目前已经延伸到了楼外的广场。何司祭他们正在广场上,他们被困住了。”

        “一旦离开边界,离开夹缝,普通人瞬间就会老死。虽说以前的时间夹缝,对升华者没有影响,但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敢肯定。”

        “所以本来要撤退的我们,最终选择留下来。”

        魏司祭的脑袋转得很快,当即猜到了答案:“你们要寻找原点,想要关掉夹缝?”

        “没错。”

        天阳朝他看去:“你们在这两天了,发现原点了吗?”

        那名高大圣堂苦笑了声:“要是发现,我们也就不会失踪‘三年’了。哎,阿玫肯定伤心坏了。哦对了,我叫赵均。”

        “这样的话,那就只能逐层搜索了。”

        天阳指着自己上来的地方:“那里有楼梯通往一层,你们到广场上和何司祭汇合吧。只要不离开夹缝,你们应该不会受到时间反噬。”

        赵均点头:“我送司祭他们下去后,就来找你。”

        天阳却摇头道:“不用了,你休息吧,我看你身上有伤不是吗?”

        赵均不以为意:“小伤而已,没事。而且这层很危险,看见刚才那些小蛇人吗,知道它们是什么吗?”

        天阳老实摇头,他还真没见过。

        赵均压低了声音道:“它们被称为‘狂躁触须’,前面二字对应它们的脾气,后面二字则指出它们的本质。”

        “是的,别看它们活蹦乱跳的,但这些东西,只是它的触须。”

        触须...

        这...确实让人意外。

        天阳咽了咽口水,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相对平静:“所以它指的是?”

        “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