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61章 阴影的野心

第461章 阴影的野心

        几乎没有犹豫,诺槿立刻回答:“我不知道。”

        话音一落,她立马感觉到,衣下的几只裂蚜魔继续活动起来,女圣堂尖叫道:“我真的不知道,从我加入组织开始,一直都是单线联系。”

        “命令、任务、获得报酬都是由我的上司负责联系,所以我真不知道,阴影的首领是谁!”

        总算裂蚜虫停了下来。

        诺槿的粉背已经叫冷汗打湿,不过吸汗效果绝佳的贴身战服让她保持着干爽,可心脏却跳个不停。

        因为她不知道,此刻坐在对面这个少年在想些什么。戴着眼罩的他,另外那只浮现着黑色王冠的眼眸,幽深冰冷,难以测度。

        天阳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漠的表情,尽管少年现在心里十分纠结,因为他摸不准诺槿这话里有多少真实的成份。

        果然还是相关的经验太少了啊......天阳再次感叹自己的年轻,却不得不摆出一幅老成的模样。

        “你的上司叫什么?”

        “她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阴影女士。”

        天阳愣了下:“女的?”

        诺槿点头:“没错,女的。她虽然戴着面具,可能有改变声音,但我可以肯定,她是女人。而且,她每次使用的香水都不同,十分注重自己的外表。特别是鞋子,交谈中,她的视线总会落在自己的鞋子上。”

        “只有女人,才会这么关注自己的外表,这么仔细地挑选香水,仅为了搭配她当天所穿的衣服!”

        是这样的吗?女人...可真麻烦。年轻的中尉在心里暗自感叹。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阴影的?”天阳继续提问。

        “严格来说,应该是9岁吧,但真正开始执行任务,是17岁。”诺槿在一阵思索后迅速回答。

        天阳心中闪过讶色,表面上却冷漠问道:“你现在的年纪是?”

        许多女性都会认为,年龄是她们最大的秘密,可对于此刻的诺槿来说,她根本不敢隐瞒:“我刚过了26岁的生日,天...天阳中尉,虽然我年纪比你稍大,不过在很多方面来说,也代表着经验丰富。”

        她微微挺起了胸,努力展现自己的‘资本’,回忆着某些方面的训练,并将成果付诸实践:“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指导你如何成为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

        她轻咬着粉唇,有些害羞,有些期盼。

        可天阳的眼神却依旧幽冷:“闭嘴,不要随意说话,不要说跟问题无关的话。这次是惩罚,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惩罚是...啊!”

        诺槿尖叫一声,某只位于她胸口附近的裂蚜虫,小小地咬了一口,于是战服下有一缕鲜红流淌。尽管伤口不大,也不深,却仍疼得诺槿差点没晕过去。

        这可是生生给咬掉了一小块肉啊!

        天阳维持着脸上的表情,内心却涌起无数的想法。

        她现在是26岁,9岁加入了阴影,这样一算,应该是17年前进入组织。

        等等。

        17年前,不刚好是苏锐失踪的时候?

        这是巧合吗?

        还是说......

        “像你这样的所谓密探,还有多少?”

        诺槿现在是真的轻咬着粉唇,以此来对抗胸口伤势一阵阵火辣:“有不少,当年跟我一样被阴影吸收的孩子,至少有三四十个。”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密探,经过层层筛选、考验,最终成为密探的。包括我在内,不过七人。”

        “不过每隔几年,阴影都会在下城区里搜罗那些孤儿,把他们培养成密探。只不过,我们是第一期,所以在密探里,我们的资历是最老的。”

        第一期。

        四十个左右的孤儿。

        这是有目的的培养!

        时间正好是17年前,这不是巧合,阴影从那个时候,就在为某件事做着准备?

        “你是怎么成为升华者?”

        诺槿因为对抗疼痛,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的呼吸也微微加重了些许:“是组织安排的,我们这些孩子在17岁的时候,获得了接触星髓之柱的机会,觉醒成为升华者,就能成为密探。”

        “至于那些无法觉醒的,则从事其它方面的工作。”

        天阳讶然道:“你们四十人,竟然有七人觉醒成为升华者?这个机率也太大了吧?”

        诺槿迅速回答:“那是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接受这一方面的训练。我们的教官从一开始就说了,星髓之柱能够引发我们内在的心性,扩大我们的心性,从而觉醒升华。”

        “也就是说,升华者的觉醒,是可以有限度地干预。从孩子捉起,培养他们的心性,那样在接触星柱时,就会增加觉醒的机率。”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天阳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这么一来的话,岂非升华者是可以人为培养出来的?

        虽然觉醒的概率还是有限,可四十比七这样的觉醒率,那可比天然产生的升华者要大得多了。

        连一个阴影都掌握着这样的‘知识’,那堡垒?

        “等等。”

        天阳眯了眯眼:“一个组织,怎么可能掌握这么重要的知识,你在骗我!”

        衣服下,那些裂蚜魔又不安份起来。

        诺槿吓得连连尖叫道:“我没有骗你,这都是真的。对了,阴影女士有次无意透露过,我们组织的首领,是堡垒的高官!”

        这点我早就知道了...

        “事后我猜测,那位从末见过的首领,如果不是铁壁的官员,就是来自风暴系统。所以我们组织,才拥有这种‘官方知识’!”

        天阳心里咦了声,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问:“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判断?”

        “任务!”

        诺槿见裂蚜魔又安份了,暂时松了口气:“有好几次的任务,都是针对‘夜行者’,而事后所得的利益,受益者不是铁壁,就是风暴。”

        “按照这个逻辑来看,我们的首领只会来自铁壁或风暴,而绝不是夜行者。”

        范围一下子缩小的,不过,也只能作为参考......

        天阳整理了下思绪,提出一个新的问题:“你是怎么加入教会的?”

        诺槿稍微回忆,便回答:“我成为密探后,被组织安排,以淘金者的身份出没逆界。就在大半年前,在一次任务里,在组织的安排下,我‘巧合’地遇到了何文池。”

        “当时他还是个教士,一个好好先生。他同情的我境遇,我表达对主的强烈信仰,于是在接触了三个月后,我成为了信徒。”

        “而在不久前,更是由何教士推举,参加了圣堂的考核。”

        天阳冰冷问道:“何文池跟阴影是否有关系?”

        诺槿摇了摇头:“根据我的观察,何文池应该不是阴影的人,我虽然没见过首领,但因为立了几次大功,所以见过好些个组织里的大人物。”

        “那些人都有个特点,说话总是讲一半,随时都在掩饰自己,哪天在青天白日下,他们的身边也像笼罩着一层看不见的阴影。”

        “当然我也是这样,可何文池没有。他虽然谈不上勇敢,性格也不算张扬,但他完全当得上‘光明磊落’四个字,他从不忌讳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跟阴影的作风有很大的区别。”

        天阳听了这话,略微放心,看来阴影还无法渗透教会,否则不会大费周章,让诺槿以圣堂的身份潜入教会。

        “最后一个问题,阴影让你加入教会,用意是?”

        诺槿苦笑起来:“是为了《密契之书》,上头想要知道这本书的全部内容。可哪有这么容易,先不说我们圣堂只能获得前五章的内容,而且,在没有执行这个任务前,我已经去过一次图书馆。”

        “当时我想要阅读该书,但管理员要我向教会申请,手续繁多。我刚提交了申请,就接受了现在这个任务......”

        阴影居然打起了《密契之书》的主意?

        他们想要掌握和逆界相关的知识?

        他们在17年前开始培养密探,现在又垂涎逆界知识。

        他们在灰色集市建立起一股势力.......

        把这些线索拼凑起来,天阳突然发现,阴影的野心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大!

        诺槿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我把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而且我活着,比死了的作用更大。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当你的棋子,我会向你报告阴影的情况。”

        “甚至,我可以帮你弄清阴影首领的身份!”

        天阳承认,她这个提议让他非常心动,可怎么能保证忠诚,他暂时没有控制别人的手段。

        一番思索,他站了起来:“你暂时留在这,等我想好之后,再做决定。”

        天阳指着不远处的蛇女魔:“它们会保证你的安全,只要你别离开这个小镇。千万不要前往地面之下,那里有些东西,你不会想遇到的。”

        如果这是某个过往时间里的漂流小镇,那个叫‘波旬’的东西应该还在沉睡...

        啪。

        天阳打了个响指。

        银光游动,勾勒羽翼。

        一双层层叠叠,边缘由银色勾勒,主体却是深沉黑色的羽翼缓缓展开。羽翼中间,是一扇对开的古老大门,门外面,赫然是医院收费处的场景。

        诺槿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她无法判断,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

        她受过的训练,被灌输的知识,都无法解释今天看到的一切。

        当天阳跨门而去,门扉关闭,羽翼收拢,无声消逝。诺槿才看了看四周,这个破败的客厅里,蛇女魔正幽幽而视。

        衣服底下,几只裂蚜魔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一刻,诺槿被无尽的后悔所淹没。后悔自己不该那么好奇,如果她不是跟过来的话,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般田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