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60章 你是死神?

第460章 你是死神?

        等诺槿愉快地把两枚污染结晶收起来后,天阳才道:“我们分开搜索这一层吧,既然都在这片时间区域里,就不用一块行动,浪费时间。”

        “我...”

        诺槿还没有表示,天阳已经挑了个方向,走了。

        三两步间,就已经甩掉诺槿,天阳钻进一个房间里,房间外面写着‘收费处’,当然是逆界文字。

        检查没有异常后,他举起手,打了个响指。

        啪!

        房间里突然有一股无形的波动,如同涟漪扩散,‘吹’动了铺在地上桌上的一些纸张。只是这些东西不知道已经在逆界里存在多久,一动之下,纷纷粉碎,化为尘埃。

        夹缝之门打开了。

        门后是天阳收藏梦魇面具的地方。

        少年没有丝毫犹豫,跨入门中,关闭门扉。

        在夹缝之门消失之后,又过了一会,收费处里钻进来一条鬼鬼祟祟的身影。

        诺槿。

        仍末放弃淘金者身份的女圣堂打量着四周,疑惑自语:“奇怪,这里没有出口,他上哪去了?”

        “这个小子,身上果然有很多秘密啊...”

        夹缝中,天阳一进入自己的‘收藏室’,立时发现情况不对。

        屋子里,那座破旧的客厅,被一只蛇女魔占据了。

        像蛇女魔这种高阶阎魔很少到小镇里来,特别是他将此地当成自己的收藏室后,因为‘黑火冠冕’的缘故,阎魔会下意识地避开这个地方。

        现在这只蛇女魔却大刺刺地占据了此地,而且在见到天阳时,反应不是恭敬,竟是暴起袭击!

        嘶——

        蛇女魔以难以描述的诡异方式,移动到天阳附近,从双手中‘吐’出的灰白骨刃,交织出凄厉的风声,斩向天阳。

        天阳眼中,一个黑色火焰勾勒的王冠悄然浮现,他轻喝一声:“退下!”

        蛇女魔如遭电击,全身剧震,失控般落到地面。连续几个后翻,和天阳拉开距离,那黄色如同毒蛇般的眼珠里满是疑惑,却在黑火冠冕的无形威压下,全身颤抖,丢掉骨刃,伏在地上。

        这是完全臣伏的姿态。

        天阳皱眉,也没让阎魔起身,让它维持着这个惩罚的姿势,少年来到收藏梦魇面具的地方。他想化为死神,独自探索那座医院大楼。搞不好,这个混乱的时间夹缝,它的‘原点’能给自己一些惊喜。

        而且在死神的掩饰下,可以随意使用遗留物,召唤阎魔,比圣堂这个身份要方便得多。

        可当天阳拿开地板,往里面一看时,却呆了。

        地板下的隔层,什么都没有。

        没有梦魇面具,没有斗蓬,没有饥饿舞会的纹章,以及前不久刚用夹缝知识换来的‘疯狂之瞳’。

        相关物品都不见了。

        难道是阎魔拿了,可它们拿这些干什么。

        天阳突然朝地上那只蛇女魔看去,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这里应该是过去某个时间点里的漂流小镇,在这个时节点上,自己还没有得到黑火冠冕,所以阎魔尚末知道有自己这号人物存在。

        那样就能解释,此地为何被蛇女魔占据,为何蛇女魔会‘大胆’袭击,为何自己的收藏品不见了。                归根结义,是因为‘时间’不对!

        不过...

        虽然身处不同的时间点,但无论是升华者的能力,还是黑暗侧的力量,甚至‘黑火冠冕’这样的事物都末曾消失。

        还真是难以解释的现象啊......

        摇摇头,天阳起身。

        既然没有死神的物品,那也只能先回去了。还好各种能力没有消失,也就是少了一层掩饰的身份,问题不大......

        天阳拢了拢兜帽,解除了那蛇女魔的惩罚,阎魔这时的态度无比恭敬,宛若面对它们一族的王。

        啪。

        天阳打开门,恢弘的银边羽翼重现,羽翼舒展间,夹缝之门开启。

        天阳从门里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就听到了一声轻呼。

        瞬间,天阳全身肌肉绷紧。

        被人发现了!

        他猛地转头。

        诺槿手忙脚乱地送出一道火流,人则往收费处的门口跑。

        天阳身形一晃,躲过了火流,转眼就来到诺槿面前。

        后者张嘴欲呼,天阳已经一掌劈在她的脖子上,剧烈的震荡,让她立时陷入昏迷。

        伸手揽住女圣堂的身子,天阳一阵头痛。显然,这女人跟踪了他,否则不会出现在收费室里。

        现在她发现自己的秘密,该怎么处置她?

        闷哼了声,天阳扛着她,又回到了漂流小镇里。

        先将门关上,然后把诺槿丢到了一张破沙发上。元素之心在身体的震动下,呻吟一声醒了过来。茫然四顾,见到天阳,她像受惊的兔子似跳了起来,就朝门口的方向跑去。

        “捉住她。”

        天阳拎起旁边一张椅子,吹掉灰尘,摆好坐下。

        还没离开的蛇女魔轻松将诺槿又捉了回来,扔到了沙发上。近距离跟蛇女魔这样的高阶阎魔接触,诺槿吓得脸色苍白。

        蛇女魔身上那种冰冷邪异的气息,是诺槿从末接触过的,更让她恐惧的是,这种明显是黑民的生命,竟然听从天阳的命令!

        坐在沙发上,心脏狂跳,诺槿勉强挤出笑容:“天...天阳,你听我说。”

        天阳身体微微前倾,戴着眼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那只浮现着黑火冠冕的眼眸,幽幽地看向沙发上的淘金者。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诺槿勉强笑道:“我就是诺槿啊,以前是淘金者,现在是圣堂。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我没有跟踪你,我只是凑巧出现在那里。”

        天阳十指交错互握,挡住自己大半张脸,没有情感起伏的声音在拳后响起:“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既然你想交待,那我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方法了。”

        眼中的王冠,燃起了黑火,一丝特殊的波动扩散。

        片刻之后,诺槿听到了拍翼的声音,突然一片黑云从窗外钻了进来,耳朵里充斥着凌乱的振翼声,以及某些东西磨牙切齿的怪响。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

        那片黑云飞来,绕着诺槿起舞,她终于看到黑云里的东西。一些小虫,看上去并不友好,哪怕它们有圆滚滚的大眼珠子。        天阳挥挥手,黑云自两边分开,其中一只裂蚜魔单独飞到诺槿的鼻尖前。

        女圣堂一动都不敢动。

        猛地,裂蚜魔的口器打开,不断张合,两边细小但密集的尖牙看得诺槿轻轻颤抖。

        天阳也不说话,只是一个眼色,那只裂蚜魔突然落到诺槿的身上,然后女圣堂就听到自己的‘黄昏誓约’上响起令人牙酸的声音。

        她这才发现,这只小虫子的牙齿是如此锋利,锋利到可以轻易咬穿护甲。

        而这只是一只。

        那团黑云,保守估计,也得有几百只吧?

        她不敢使用能力,生怕引来更大的‘误会’,只能求饶:“天阳,快让它停止。求求你别这个样子,我很害怕,我已经吓坏了。”

        天阳这才开口,用自己也感到陌生的冰冷口吻道:“这种东西叫裂蚜魔,如你所见,它很会‘吃’,无论是装甲、盔甲、还是人体。”

        “它们很挑食,接下来,它们会从你的嘴巴、鼻子、耳朵...任何可以钻进体内的部位,都会成为它们进入你身体里的门户。”

        “它们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吃掉你身体里的器官、血肉,只会给你留下骨头和皮肤。”

        随着天阳的讲述,又有几只裂蚜魔加入了啃食的行动,它们已经把诺槿身上的防御甲啃出了好几个缺口。至于战服,更无法阻止它们的牙齿。

        现在,那些东西已经钻进女圣堂的衣下,三只往上,两只朝下,寻找‘入口’。

        诺槿的眼角已经湿润起来,她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请让它们离开,我说,我是组织训练的‘密探’,加入教会,成为圣堂,都是组织授意的!”

        那些裂蚜魔停了下来,不再移动,却没有离开诺槿的身体,依旧藏于衣下。

        “继续。”

        天阳冰冷命令。

        诺槿一时间,不知说哪一方面。

        天阳淡然道:“你属于哪个组织?”

        “阴影!”

        诺槿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不知你是否听说过,在下城区有一个灰色集市。灰色集市里有三大势力,分别是阴影、饥饿舞会还有红烟囱。”

        阴影...居然是阴影!

        天阳心里也有些意外,阴影竟然培养什么密探,还安插到教会里,看起来阴影这个组织,绝不仅仅想称霸灰集。

        “阴影是吧,既然你是阴影的人,不知道你可有听说过......死神?”

        天阳抛出一个问题。

        诺槿全身一震,牙关打颤,不敢置信地看着天阳:“你,你是死神?”

        天阳轻声道:“我是。”

        诺槿整个人像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瘫坐在了沙发上,她苦涩笑道:“你居然连这个秘密都告诉我,是不是决定杀我灭口了?”

        天阳波澜不惊地回应:“那要看你的表现,以及,是否有让我改变主意的价值。”

        听到这句话,诺槿像溺水的人捉到一根稻草,她又振奋起来:“有,我很有用的。要不然组织也不会把潜入教会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

        “是否有用,我自己判断。”

        天阳紧盯着她的双眼:“现在先回答我,你们组织的首领,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