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57章 时间的反噬

第457章 时间的反噬

        “完了。”

        “那个圣堂死定了。”

        “那可是暴徒,至少需要两名职级3,或职级4的圣堂才能干掉的黑民。而且最好得是元素之心或狩猎者....”

        被爆炸震倒在地上的护都武士,脸色苍白。一来因为自身的伤势,二来因为救援的圣堂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他苦笑了声:“暴徒在临死前通常都会自爆,战神职阶有效攻击的距离太短,机动性又差,哪怕能够杀死它,也来不及在爆炸前全身而退。”

        “可惜啊,那么年轻的一个人...”

        武士感叹了句,扶着墙努力爬起来,头盔里便听到了一阵阵诡异的喘气声。抬头看去,武士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惧。

        就在走廊前面,一只只徘徊者从旁边的大门里走了出来,在那些如同麻风病人般的扭曲身影后,还有无.毛的疯犬轻盈行出。

        这些黑民看到了武士,成群结队地涌了过来,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数量,让武士眼里满溢绝望。

        前面有黑民,后面的走廊给炸断,他已经没有退路。

        就在这时,旁边的墙壁突然黑光划动,勾勒出一个‘门’的形状。随后这堵墙壁轰然倾塌,暴露缺口,有人提着一把黑色长剑从墙后钻了出来。

        武士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你没死?你还活着!”

        是那个年轻圣堂。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死.......天阳无言地看了武士一眼,随后被走廊那边的黑民吸收了注意力。

        “数量还不少...”

        “试试那个吧。”

        天阳气势骤升,星蕴显现,能力成型。

        释放!

        身后的武士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波动,轻轻地掠过自己的身体,随后有种幽暗,并不断跌下深处的感觉。

        就在这时,走廊那边,黑民四周的阴影出现一个个凸点。

        阴影宛若一张张轻薄的黑纱,被人一一拎起。

        猛地凸点暴起,拉出一片片薄纱般的阴影截面,瞬息间滑过那些黑民的身体。灯光照去,走廊里的阴影截面是如此之多,它们犬牙交错,将通道封锁,不留一丝缝隙。

        如此过了三秒,那些阴影截面才缩了回去,走廊恢复如常。

        灯光之下,黑民仍在原来的位置上,一个不少,只是它们全都停止了动作...

        护教武士疑惑地看向天阳,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等他再看向黑民时,突然发现,奔行在最前面的一只疯犬。它的脸突然从脑袋上滑落,露出后面的头骨和大脑.......

        随后,走廊上这一群黑民,仿佛破碎的瓷器般,身体错位滑落,污血四溅,铺满走廊!

        头盔里,武士合不拢嘴。

        刚才那些阴影,看上去没什么威力,却像铡刀一样,将黑民轻松切开。

        而且那些铡刀又薄又利,所以在收回去后,黑民才能维持着形体,直到一两秒后,才彻底散架。

        这是什么能力?

        武士忍不住打量天阳。

        天阳正在回味着刚才发动能力的细节,暗影杀戮这个能力能够将阴影化为武器,只要附近有阴影存在,就可以制造刚才那样的阴影薄刃。

        这个能力的优点是发动的时候没有任何先兆,无须有准备动作,更不用以武器触发。

        范围大、无征兆、杀伤力强。

        配合暗影的职级特性,只要不熟悉自己的能力,大概率能干掉对手。

        不过缺点也很明显,这个能力需要有阴影存在才能发动。也就是说,对环境很大,不过在逆界里,能够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

        总觉得跟黑暗侧的能力很接近啊....

        天阳收起金风,把武士架了起来:“来,我带你出去。”

        他们找到另一条楼梯来到大厅,从大厅的门出来时,天阳又有种穿过克拉夫门的异样感觉。

        还好他看到了防御阵地,看到了灯光,看到了何文池和无痕他们。

        防御阵地上的人也看到了天阳,发现天阳架着一名武士出来,无痕连忙带着几人上来帮忙。

        他们把武士送到了阵地,何文池走来,正要询问,天阳把他拉到一边,轻声说道:“这人可能是三年前调查队的一员。”

        何文池全身一震:“果然有幸存者!”

        他急忙掏出一块电子板,在表面激活了一个界面,手指数点。不远处受伤武士的头盔上,有一个绿灯闪烁起来。

        同时,司祭的电子板上出现了对应的资料:“南浔,下城区出身,一家都是教会信徒。嗯,没错,是他了。”

        天阳朝电子板上看了眼,上面提供的相片,果然跟头盔里那张脸一样。

        “你叫南浔对吧。”

        何文池收起电子板,快步行去:“请告诉我,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叫南浔的武士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何文池:“何教士?是你组织的救援队吗?你们来得可真快,魏司祭在48小时之前才发送了救助信息,你们来得也太快了。”

        “难道说,你们在附近执行任务?”

        防御阵地上一片死寂。

        几乎每个人都听清了这位武士的话。

        其它的不重要,关键是那句‘48小时前’,也就是说,这位叫南浔的武士,在大楼里才呆了两天?

        天阳惊讶地朝何文池看去,发现这位司祭虽然惊讶,但很快调整过来,仿佛早知道会这样。

        “这个问题我呆会再回答,请你先告诉我,你们在大楼里发生了什么事?”

        南浔露出思索的表情:“我们抵达医院之后,一切如常。可在进入大楼之后,就发生了怪事。我们失散了...”

        何文池不解道:“失散?你们走丢了吗?”

        武士摇着头:“不是走丢,我还记得,两天前我们进入大楼后,本来在逐层进行探索。可到了第三层的时候,当我们队伍从入口经过,再回过神来,身边就只有我、魏司祭还有另外两人了。”

        何文池一怔:“你的意思是,好端端一支队伍,却在经过入口后,就只剩下你们几人?”

        武士颌首:“对,我们试图联系其它人,但联系不上。魏司祭觉得事情太不寻常,于是发送了求救信息。本来还以为等不到救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赶到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指着大楼道:“快,魏司祭他们还在里面,你们赶紧进去救他。你们...”

        武士突然发现,周围的人目光发直地看着自己,就像自己脸上长花了似的,他疑惑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何文池退后了两步,和旁边的天阳交换了一个眼色,天阳摇着头,表示自己无法理解。

        “你们干什么?我的脸上怎么了?快告诉我......等等,我的声音怎么变了?为什么变得这么嘶哑,苍老?”

        南浔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叫道:“镜子!谁给我一面镜子!”

        此刻,在这身防护服下,在头盔里。原本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武士,却以极快的速度在衰老。

        他的皮肤迅速失去光泽,脸部的肌肉下垂之后,又开始收缩。

        柔软的黑色头发,如今已经染上了白霜,转眼白头。

        武士的眼窝开始陷下,眼神变得混浊,防护服下的身体正在缩小,他一下子就苍老了几十年。

        而且,这个过程还在继续,且加速。

        “镜子...”

        再吐出两个字,已经如同迟暮老人般的武士跌坐在地,张大着嘴巴,艰难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死了...

        无痕就要去脱掉他的头盔。

        “不要碰他!”

        天阳叫道,同时说道:“你们也离我远点,我们身上,可能带着某种东西。”

        众人悚然一惊。

        只有何文池很镇定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不是病毒还是能力靠成的。这是‘时间的反噬’。”

        一脸害怕的诺槿,几乎要缩在无痕后面的她小声地问:“什么是‘时间的反噬’?”

        何文池习惯性地想要去抬镜框,才发现自己戴着头盔,于是把手又放了下来:“还记得之前那个幸存者吗?他被送到堡垒接受治疗,本来一切都好。可就在前不久,他突然快速衰老。”

        “诡异的是,我们用尽一切手段,也找不到原因。他没有生病,没有被能力影响,没有病毒。可身体的细胞,却以极快的速度衰老。仿佛在他身上,时间的流速是其它人的千百倍。”

        “我们过了一天,他却过了十年,甚至更多。就这样,没几天,他就死了。是老死的...”

        何文池指着地上的南浔:“他也一样,他身上的时间加速流逝,只是情况比上一位幸存者更加严重。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时间的反噬’。”

        “只是,以往的案例,虽然有时间反噬的现象发生。可绝没有这两例如此严重,正因如此,所以我们才会到这里来。”

        “我们怀疑,这里是一座‘时间夹缝’,而非普通的‘空间夹缝’。”

        天阳沉声道:“何司祭,为什么这些事情不提前跟我们说。”

        何文池苦笑了声:“没办法,这是教会的隐秘规则。只有当涉及到了,我才能透露个中信息。”

        “所以,如果不是此人身上发生同样的情况,你还会继续隐瞒下去?”无痕皱着眉头道。

        何文池点头:“没错,这些隐秘的学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们也不用感到气愤,像这样的事,哪怕我没有说明。但只要你们对教会有足够的贡献度,迟早你们也会接触到这些知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而如果已经涉及其中,那么就会像现在这样,我会详细解释,避免犯错,导致灾难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