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55章 诡异的自杀

第455章 诡异的自杀

        车灯照亮着一扇大门,灯光之下,粉尘飘荡,黑雾暗涌,使得原本相当明亮的光线,此刻大打折扣。

        在逆界里,只有星髓之柱散发的光芒,才能够驱散黑雾,不受影响。

        教会里虽然有使用星质结晶进行照明的设备,不过显然,他们还没奢侈到将星晶用到车辆的照明上。

        就着车队,天阳观察着四周,他们位于一条公路上,两边是林立的大楼。旁边的绿化带里,植物早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坚硬冰冷的黑土。

        眼前这扇大门敞开着,暴露出门后一个空旷的广场,大门两边是高耸的围墙。左侧的围墙上系着一条发黑的横幅,上面曾经有一些宣传语,不过现在,只剩下零星一两个还能够勉强辩识的字。

        逆界文字。

        天阳只读出了一个‘市’,以及一个‘三’字。

        “人...院...”

        性格跳跃张扬的无痕,此刻站在门前,看着挂在门边的一块竖形招牌,用肯定的语气跟后面的诺槿道:“这肯定是一家疯人院!”

        招牌上的字迹多有脱落,现在只剩下四个大字,无痕倒是把其中两个认了出来。

        诺槿一脸崇拜地看着他:“你还认识逆界文字啊?”

        无痕摆摆手:“低调,低调,像这样的逆界文字。只要你肯学习,你也能看得懂。”

        诺槿用拳头轻轻打了下自己的脑袋:“不行,我很笨的,不像你。但是,我看这上面有四个字呢,应该不是疯人院吧?”

        无痕哈哈一笑,指着上面的招牌逐字说道:“疯,人,病,院。知道了吧,我就是一个简称,简称懂吗?”

        诺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是这样。”

        天阳拉了拉兜帽,落步无声,从他们身边经过。

        他也懒得去纠正无痕,那才不是什么疯人病院,那招牌上剩下的四个字,前两个是‘三人’。中间缺少一个字,接下来才是剩下的‘医院’二字。

        无痕只说中了一件事,这是家医院,可绝对不会是什么疯人院...

        从诺槿的表情来看,可能她也认得逆界文字,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

        走过医院大门的时候,天阳神色一动。经过大门时,让他有种从克拉夫门中经过的感觉,就像门里门外是两个空间。

        但看门内,是医院的广场,灯光所及,能够看到枯死的树木,以及随意停放的汽车残骸。

        更远的,就隐藏在黑暗之中。

        天阳沟通黑雾,思感立时延伸扩张,黑雾涌动,将更多的细节呈现出来。

        医院前的广场乱成一团。

        大量的汽车堆挤在一起,大多数是因为碰撞而堆在了一块,也有一些则是撞上了树木、撞上了护栏、撞上了墙。从而侧翻、甚至完全翻转过来,不少汽车有猛烈爆炸的痕迹,从而车体的残骸上,大多数有巨大的空洞。

        广场的左侧,有一栋大楼,就在那栋大楼的底下,天阳‘看’到了一辆教会专车。这辆车在此地恐怕已经停留了三年,车上教会的标志被尘埃侵蚀得都快看不清了...

        脚步声在后面响起,天阳悄然断开跟黑雾的联系,思感一下子缩了回来。

        “看这里乱的,简直像发生过大逃难...”无痕的声音随着传来,他来到天阳的身边,并轻轻拍了下少年的肩膀,“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

        天阳摇了摇头:“我看到的绝不会比你多。”

        然后对何文池道:“司祭,先清理一块地方,建立防线吧。”

        这是夜行者的标准探索流程。

        何文池十分信任天阳,没有意见,并向护教武士下达指令。

        护教武士开始清理广场四周,他们利用工具,将广场上的汽车残骸移开,逐渐清理出一片空地。

        在护教武士清理着广场的时候,天阳他们几个圣堂,则向四周展开探索。天阳故意朝大楼的方向走,不多时,那辆教会专车就出现在灯光下。

        “发现调查队的车辆。”天阳往后头叫了声。

        何文池几个教会人员和无痕等圣堂,匆忙赶到。

        “看看上面什么情况。”何文池就要自己上前,却让天阳拉住。

        天阳摇着头说:“何司祭,你们留在这,我和夏渊上去看看就好。”

        沉默寡言的堡垒职阶先给自己套上了‘不灭铠’,再为自己和天阳两人加护了‘星蕴屏障’,得到保障后的天阳来到车辆舱门前,用手拉了拉,舱门紧闭,似乎从里面锁死了。

        他干脆拿出金风,三两下将舱门打开,舱门碎片摔到地上的时候,灯光照进了车体里,便见车厢的地面上,凝固着一片黑色。

        天阳跟夏渊交换了个眼色,后者瓮声瓮气地吐出两个字:“血迹。”

        “凝固的血迹。”天阳做了些许补充,将‘黄昏誓约’的护盾也打开,随后钻进了车里。

        还算宽敞的车厢上,四周全是大片早已凝固的黑色血迹,在这些暗色的斑块上,甚至还粘着、或掉落各种器官。

        人类的器官!

        就在不远处,两人发现了一道人影。灯光照去,是一具尸体,从穿戴来看,这是一名神职人员。他给一些勾子穿过了皮肤,像家畜般悬空吊在车厢上。

        这名教士从脖子以下,到腹部为止,被利器切开,将整个体腔暴露在空气里。

        身体里的东西都掏空了,它们散落在地面,以及车厢的其它地方,那空荡荡的身躯里,只有一副骨架保留了下来。

        在时间的侵袭下,尸体已经变得跟干尸差不多,体内的‘零件’也早已失去水份,没有光泽,在黑暗和冰冷之中,化为坚硬的事物。

        “这真是...糟糕。”一时间,天阳找不到合适的词汇,眼前的状况何止糟糕。这简直就像一场邪恶献祭的现场,如果周围有祭坛或诡秘符号的话。

        夏渊同样神情凝重,但没有退却,反面上前仔细观察那具尸体:“他的身上没有挣扎的痕迹,脸上甚至还有笑容。等等,他手上还握着一把刀。”

        穿戴着青钢重甲的大汉,把尸体的右手抬了起来,那只手上,紧握着一把锋利的战术匕首。

        这东西可以轻松切开人体...看到匕首的时候,天阳立刻形成这个想法。

        少年深吸了口气:“所以这位教士是自杀的?”

        夏渊小心地把匕首取下,并在灯光下,打到匕首上的肉屑:“如果没有意外,是的。但是不排除被控制,或者被注射药物的可能。更具体的,估计只有带回堡垒,进行细致的检查了。”

        天阳点点头:“让人进来带走尸体,我再到后面看看。”

        夏渊没有意见,把匕首小心放在旁边一张桌子上,下车去通知何文池。

        天阳开着灯继续往车厢深处走,可惜后面的车厢很正常。餐厅、房间和祈祷室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不过在驾驶室里,他找到了记录仪,尽管这东西已经不能用了,但里面的记录卡片安好无损。

        将整个记录仪拿下来,交给教会,也许能够利用他们车上的设备,读取到记录卡里的内容,看能否得到一些线索。

        从车上下来,天阳看到教会武士已经将尸体收进了裹尸袋里,包括那把匕首,准备等回去的时候一块带回堡垒,进行更细致的检查。

        在已经建立起来的防御阵地里,何文池跟几个教士正在讨论,并产生了一些小小的争执。有两名教士认为死者太过诡异,最好停止调查。何文池却认为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的调查会遇到危险,何况他们就是为了弄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而来。

        总不能因为一具尸体,就草草收场。最后那两个教士被说服了,调查工作将继续进行。

        又有几名护教武士把一些装备,包括各种调查用的仪器,临时帐篷等,从车上拿了下来,带到了防御阵地里。

        护士开始布置营帐,几个教士拿出些仪器摆弄起来,何文池则召集了圣堂们,严肃说道:“各位,我需要你们进入大楼,需要你们获得更多的情报。如果可以,我本人希望自己进入大楼调查。”

        天阳立时道:“我和夏渊进大楼探索,无痕和诺槿留在阵地进行护卫工作。一旦大楼内确认没有任何危险,何司祭再进入调查吧。”

        何文池欣然同意,按照天阳的提议,分配圣堂的工作。

        对于护卫一事,无痕颇有微词,诺槿却是相当高兴。至于夏渊,他只是默默地点头,就跟天阳离开防御阵地。

        他们经过了那辆废弃的教会专车,走上大楼前面的石阶,来到入口。

        灯光照进去,门里是一座大厅,地下一片狼籍。像金属一类的事物,倒是保留了下来。而那些会分解的,如纸张什么的,则加入了尘埃的行列,给大厅的地面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泥粉。

        灯火所及,黑雾涌动,大厅内一片死寂。

        天阳和夏渊交换了个眼色,两人同时点头,跨过大门。

        经过建筑大门的时候,天阳又有一种穿过克拉夫门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相对轻微,如果没有留意,很容易就会忽略。

        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经过医院大门,现在又再次出现。这样的感觉,出现一次可能是错觉,但出现两次,就非比寻常了。

        “夏渊,你是否...”

        正要询问同伴,天阳一转头,却发现自己身边空空如也。

        堡垒职阶,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