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54章 凝视深渊(求票)

第454章 凝视深渊(求票)

        这是普通人的无奈。

        这也是阿平羡慕天阳的地方。

        普通人吸入黑雾就会死,或者受到污染,转化成怪物。

        可升华者能够在逆界里自然进出,对抗黑暗。

        听到这句话,天阳的心里,颇感不是滋味。

        那个叫阿平的少年,突然捉住抢救者的手:“队长,能帮我录一段录像吗?”

        采集队长咬着牙,重重点头。他在头盔上点了点,启动了录像功能:“你想录什么,现在可以开始了。”

        阿平挣扎着坐直了身体,两手用力地揉了揉脸,再放下来的时候,脸上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

        他朝着镜头大声地说:“奶奶,我是阿平!最近这工作实在太忙了,我就不回去啦!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最近啊,我表现很出色,队长都夸我呢。过段时间,没那么忙了,我一定回去看您!到时候,我给您买好多好吃的!”

        “就这样啦,奶奶,你要照顾好自己,我忙去了。”

        说完,阿平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结束了。

        采集队长保存录像的时候,阿平脸上的神采迅速暗淡下来,仿佛刚才的录像,已经消耗了他所剩无几的生机。

        他捉着队长的手道:“回去之后,把它交给奶奶。别跟奶奶说我死了,她已经时日无多,我不想她在剩余的日子里,还要为我伤心。”

        采集队长点了点头。

        阿平像是放下了心头大事,闭上眼睛,长出口气:“我爸妈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一直是奶奶把我拉扯大的。原本我想着加入采集队,可以赚更多贡献点,可以好好孝敬她,可惜.......”

        啪。

        少年的手轻轻地落到地上,他像是睡着,却再也醒不来了。

        采集队长一声咆哮,捉起步枪,冲了出去:“黑暗杂碎,我跟你们拼了!”

        怒吼、枪声、怪叫,纷纷在天阳的耳畔响起。

        可他却专注地看着地上的少年,不知为何,他涌起一阵愤怒。

        他不知道这股怒意从何而来,或许是因为,这个少年让他想起了自己。

        或许是因为,他们在堡垒上都有一个牵挂的至亲,却再也没有机会报答....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惊呼起来:“巫师,是巫师!”

        巫师来了。

        就在那群徘徊者后。

        一道诡异的身影悄然出现。

        无痕连忙叫道:“快把战争信条收回去,它对付不了这种等级的黑民!”

        “夏渊呢?赶紧过来给我加个星蕴屏障,我去对付巫师。”

        “这种会瞬移的怪物很麻烦啊,是我最不想碰到的类型之一。可是没办法了,现在只有我能够对付它吧...”

        重新显现星蕴的无痕,突然眼角人影一花,便见天阳走了过去。

        少年正揭下兜帽,露出那头显眼的银发,从一根根发丝间,有银辉飘了起来。

        无痕连忙叫道:“等等,天阳。别一个人上去,等夏渊给咱们加个星蕴屏障,我们一起干掉它。”

        天阳置若罔闻,只是手持金风,一步一步往前走。

        此刻,他的视野里,只有徘徊者后面的那个巫师。

        星蕴显现,纹路勾勒。

        一片由银辉构筑的羽翼图案,从天阳体表浮现,透出护甲和长袍,照亮四方。

        这片光翼图案如同呼吸般,明暗交替,闪烁不定。

        在一次闪烁中,天阳突然失去踪影。

        几乎在同一个时刻,他出现在巫师的身后,仍然往前走去。

        看着那道闲庭信步的身影,无痕突然瞳孔扩大。

        天阳手上的金风,不知何时出鞘,长剑来到右手,剑尖指地。

        这时少年停了下来,金风归鞘,缓缓推入。

        当!

        等长剑完全入鞘之后,一道漆黑,内里却闪烁着点点宛若星辰微芒般的剑光,横过路面,将巫师的身影分成上下两半。

        以那条剑光为界线,巫师那道身影上下错位...

        无痕眨了眨眼睛,再看去时,巫师身周已经炸起漫天剑光。那一道道黑色的光线,纵横交错。把巫师,连同四周的徘徊者,绞成齑粉!

        天阳重新戴上了兜帽,遮住银发,无声返回。

        直到他上了车,无痕才喃喃道:“好家伙,原来我们当中,最厉害的人是你啊!”

        巫师死后,剩下的徘徊者死的死,跑的跑,很快公路恢复畅通。

        那些采集队的人将死者的尸体放进了裹尸袋里,再搬运到战车上,向无痕他们表示谢意之后,便从相反的方向离去。

        天阳坐在车上,默默注视着他们,直到两辆郊狼战车消失在视野里。

        他沉默而坐,却感觉到,体内的星蕴鼓荡升华。

        暗自检视,天阳一怔,他的升华进度居然提升了7%,现在升华进度已经有35%了。看上去提升量似乎不多,但考虑到对象只是巫师,7个百分点的增长量就不少了。

        这似乎是触发了复仇者的升华机制,才有这么大的增长量。现在想想,刚才好像真有那么一点为阿平报仇的想法。

        天阳陷入沉思,难道这个升华机制,并非只有为自己复仇才可以触发?

        而且在这次的升华里,他终于觉醒了职级能力。

        “暗影杀戮...似乎是个范围性质的攻击能力....”

        天阳正在感受新生能力的特点,突然鼻间涌进一阵香味。可惜不是飞梅将军身上那种自然清幽的花香,而是由某种香水提供的气味。

        他差点就要打个喷嚏。

        再看去,原来是诺槿。

        她坐在少年的身边,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一脸崇拜地看着天阳:“你刚才击杀巫师的样子,真是太帅了!原来你是这么厉害的人啊,有你这样的高手同行,我可就放心了...”

        诺槿微微低下头,视线在自己的衣角和天阳身上来回移动:“我们元素之心太脆弱了,经常一不小心就丢了小命。不过现在,有你这样的高手保护,我应该可以在这任务里活下来吧。”

        “天阳,你会保护我的吧?”

        天阳看向窗外,冷淡回应:“我不擅长保护,我更擅长杀人。如果你想寻求保护,应该去找夏渊。”

        坐在对面的堡垒职阶轻轻耸了下肩膀。

        碰了个钉子的诺槿,表情有些尴尬,曾经是淘金者,或者说现在还没有放弃这个身份的女圣堂轻咳了声,想重新寻找话题,扭转气氛。

        这时眼前光线一暗,何文池走了过来。

        新晋司祭抬了抬眼镜,笑容淡淡:“可否让我跟天阳聊两句?”

        “当然可以。”

        诺槿微笑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何文池用手抚平了身上的圣袍,坐了下来,看向天阳,声音低沉:“看上去,你的心情不太好。”

        天阳淡淡一笑:“比刚才好多了,特别是司祭你帮我解决了一个小麻烦。”

        何文池有意无意地往女圣堂的方向看了眼:“受欢迎的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年轻的时候,对于这点我深有体会。”

        真的假的?

        天阳忍不住朝司祭多看了几眼。

        何文池哈哈笑道:“岁月总会掩去一些真相,你不相信也很正常。”

        这回换天阳有些尴尬了。

        何文池又道:“是发生在那个采集队员身上的不幸,触动了你的心境吧?”

        天阳轻轻叹了声,点了点头。

        何文池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逆界的文化里,有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在克拉夫门被发现之后,我们何止是在凝视深渊,我们是在深入深渊,并不断从深渊里挖掘,还取走原本属于它的东西。”

        “凡事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当我们向深渊索求的时候,深渊也会在我们这里拿走一些什么。”

        何文池的视线移往窗外那永恒的黑暗:“所以教会一直认为,对逆界的过度挖掘。总有一天,我们会自食恶果。黑雾不一定只会在逆界里弥漫传播,或许有一天,它们会通过克拉夫门,进入我们的世界。”

        天阳忍不住道:“那为什么不提倡停止探索,以教会的影响力,应该可以办得到吧?”

        何文池轻轻地摇了下头:“我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正直、善良、阳光的人。那些人或许会同意这么做,会为了我们世界的未来考虑、担忧,而做出正确的决定。”

        “遗憾的是,我们人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群体。有光就有暗,有无私,就有自私。哪怕是我们教会,也有走过弯路,留下不堪过往的时候。”

        “所以,即使教会再怎么有影响力,也无法禁止那么多堡垒停止探索逆界。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尽量去理解逆界,希望在最坏的事情发生时,能够阻止,或者挽救。”

        “这也是我愿意留在教会,为教会奉献和付出的原因。”

        司祭你真的很高尚啊,如果这是发自内心的话....少年在内心深处悄然感叹。

        何文池的话让他陷入了沉默,司祭也没有打扰他,并且为了不让某些人打扰少年,何文池安坐不动。

        直到车辆停下来,何文池才拍了拍圣袍,长身而起:“我们到了。”

        “到了吗?”

        天阳往窗外看去,借着车灯,可以看到车辆前方的不远处,是一片笼罩在黑雾之中的建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