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50章 内忧外患

第450章 内忧外患

        改变世界的力量!

        这跟逆界居民,那位叫‘范文哲’的教授,初期得出的结论大致相同。当时逆界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魔化病在那个世界蔓延和传播。

        剩余的人们,特别是范文哲和罗凯那些逆界的居民,他们相信那座‘坟墓’里藏着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

        所以才会建造两座基地,并且派遣队伍深入坟墓。可结果,他们最终发现,那座坟墓根本不是神的馈赠,而是恶魔的阴谋。

        他们逃了出来,范文哲更是带回了‘紫辰宝石’,进而最终让罗凯等人转化成幽邃骑士!

        天阳在宝石镇里找到过苏烈留下的东西,从一张储存卡中读取到了一段影像。在那里面,苏烈就指出,他们在前往北斗基地前,就已经找到了范文哲写过的报告。

        就是那份报告,让堡垒的高层想要寻找坟墓。而在北斗基地中找到灾厄罗盘之后,苏烈却觉得不能被人发现坟墓,于是没有上交罗盘。

        那么,那所谓的高层会是谁?

        是袁数吗?

        似乎不像,他的语气并末对坟墓有强烈的兴趣,反而有些深恶痛绝的味道。

        袁数似乎在回忆一段惨痛的经历,脸上露出惋惜之情:“当时,我们的人在逆界里发现了一些信息,那些信息表示,坟墓中深藏着一种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

        “当这份信息被解读出来之后,我们都非常震惊。当然,这里的‘我们’,仅是堡垒的一小撮人。”

        毫无疑问,肯定是袁数和三大系统的大佬,有可能战略部也知悉了这些内容。就不知道,上五门那些家族是否也知情...

        在天阳思考这个问题时,袁数继续讲述:“当时我们都倾向于寻找‘坟墓’所在,因此,这个任务落到了夜行者的身上。”

        天阳心中更是一沉。

        不用说,最终这个任务落到了苏烈那些破阵人的身上。

        “很快,夜行者就有所发现。不过当时的一位负责者向我透露,这座坟墓隐藏着重重危机,并列举了一些‘证据’。我在看过之后,立刻改变主意,中止对‘坟墓’的探索。”

        “但教会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并在不久之后,由战争之主教会位于东陆的枢机院,突然发来一份报告。报告指出,我们所掌控的127号逆界出现了黑王。”

        “黑王会对逆界,乃至门后的世界产生影响,甚至威胁。所以在很久以前,黄金议庭就有规定,一旦出现黑王,堡垒必须全力讨伐。而且,作为掌握了诸多逆界知识和秘密的教会,有参与讨伐的义务和资格。”

        “于是当那份报告出现在我案桌的同时,东陆的教会军队已经抵达我们擎天堡,要求进入127号逆界。”

        天阳终于忍不住轻呼出来:“难道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坟墓?”

        袁数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当时的我们无法拒绝教会的要求,只能开放克拉夫门,并且由风暴和夜行者组成讨伐团,协助教会行动。”

        “由于是协助者,我们无法接近教会的核心阶层,根本不知道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而因为这件事,在堡垒当中,有人主张尽快找到坟墓,加速堡垒发展,才不至于被教会,被黄金议庭随意左右。”

        “这个建议得到大部分人的赞同,可我是不赞成的,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我执意反对,恐怕会导致堡垒分裂。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不过私底下,我将这件事通知了那位负责人,并希望他抹掉所有线索。”

        “那是我最后一次跟此人联系,之后他就在逆界里失去踪影,至于黑王讨伐方面,教会在127号逆界里活动数月之后,此事无疾而终。”

        震惊!

        除了震惊之外,天阳现在已经没有其它的感觉。

        原来苏烈当年牵涉到这么多,这么大的事件。难怪他的失踪这么神秘,难怪因为他的事情,致使十七年后,还依旧有人为此死去。

        现在看来,那些仍在追查苏烈的人,应该是在寻找着坟墓的位置,想要掌握那所谓的‘力量’。

        一只手落到了天阳的肩膀上。

        袁数捉着少年的肩膀说:“本来我以为,坟墓之事,随着那位负责人的失踪,会永远成为过去。可最近,我却察觉,当年之事隐隐有卷土重来之兆。”

        “先是刘镜霖死了,如今则是左墨涵...”

        袁数看向少年:“听说你跟刘镜霖学习过,那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位导师,其实是那位负责人的知交好友。他以前叫刘敬南,那位负责人失踪之后,为了保护他,我让他改变了名字,并且让他成为一名官员。”

        “原本以为可以保住他,没想到,他还是死了。”

        “自杀!真是笑话,我很了解他,他绝对不会干这种蠢事!”

        天阳不由后退一步。

        原来刘镜霖就是苏烈日记里提到过的‘敬南’,难怪他会跟这件事扯上关系,难怪他会知道苏烈这个名字!

        “这,这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原来刘老师,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袁数轻轻点头:“至于那位前教区长,据我事后了解。当年,就是他秘密去了一趟东陆枢机院。等他回来,就有了教会那份‘黑王出世’的报告!”

        又是一个重磅消息。

        看来,教会知道坟墓,甚至还知道‘灾厄罗盘’,所以左墨涵才会通知枢机院,然后发动一场所谓的‘黑王讨伐战’。

        那场战争,多半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寻找苏烈,寻找坟墓!

        天阳皱眉道:“如果照城主你这么说,现在刘老师和左教长被杀,应该是某些人又动了寻找坟墓的念头。但为什么对方隐忍了17年才动手?”

        袁数淡淡道;“这个答案,估计只有凶手才清楚了。应该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而让那些有心人察觉到,坟墓又有了可供追寻的线索。”

        天阳突然想到了一件东西。

        苏烈的日记!

        一切都是从那本日记开始的。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取出了日记,无意间让那所谓的‘有心人’发现,从而引起了种种事件...

        如果真是这样,刘镜霖和左墨涵,可以说是因为他而死了。

        “而且最近,教会还去了一趟北斗基地,并且发现了‘里夹缝’和‘皮囊’,你也参与其中,应该知道教会对于探索逆界,是近乎疯狂的执着。”

        袁数的声音里透着浓浓忧色:“我非常担心,教会依旧在寻找着坟墓,再加上刘镜霖和前教长的死,也在预示着堡垒中又有人蠢蠢欲动。”

        “这些隐患一旦爆发,很可能会让堡垒重新陷入危险当中。我们刚经历过一场堡垒战争,表面看起来,我们正走上崛起之路。”

        “可实际上,我们就像一个虚胖的胖子。如果坟墓再次成为导火索,引来教会的关注,甚至引发争夺的话。擎天堡恐怕会因此而陷落....”

        天阳终于知道,眼前这位城主在担忧什么了。

        “那我可以为堡垒做什么?”

        天阳主动说道,今天袁数单独来见自己,并且告诉了他诸多秘密,断然不会是来跟他闲话家常,而是出于某种目的。

        果然,袁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最近成为了一名圣堂。堡垒不会干涉居民的信仰,也同意你们身兼二职。但我想请你帮忙留意,留意教会的动向。如果他们有寻找坟墓的趋势,请务必通知我。”

        “原来是这件事。”

        天阳疑惑道:“可是,成为圣堂的人不止我一个。而且,他们当中也有风暴和铁壁的人员,为什么城主不找他们帮忙?”

        “很简单。”

        袁数嘴角微微扬起,勾勒笑容:“因为你运气很好,一直都很不错。所以我想,说不定,你会是我们堡垒的福将。”

        就这样?

        我能说你太草率了吗......

        天阳勉强笑了笑。

        “好了,我还有事要处理,如果你有什么发现,用这个跟飞梅联系。”

        城主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通讯机,把它交给了天阳:“如果有需要,也可以跟飞梅说。在坟墓这件事上,她会全力配合你。”

        “天阳,希望你能为堡垒创造另一个奇迹!”

        用力拍拍少年的肩膀以示鼓励,城主这才背着手,从另一个岔口离去。

        天阳看着自己的肩膀,总觉得自己的双肩不够结实,扛不住这么大的担子。

        而且,没想到在坟墓这件事上,内情竟然会如此复杂。

        堡垒高层,战争之主教会,这里面随便一个,都叫人头痛,难怪袁数会忧心忡忡。

        用几个呼吸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天阳这才离开。

        一回到家,发现多了许多留言,天阳一一读取。

        留言多是朋友发来的。

        薰、小鸟、白英澜、霁雨、苍都,甚至昆蓝都发了一条。内容基本上都是关心这次的谋杀案,听着这些留言,天阳嘴角渐渐溢出笑意。

        原来被人关心着,是这么温暖的一件事。

        可就在这时,他又读取到一条新的留言。

        “恭喜你,天阳中尉。恭喜你无罪释放,如果之前铁壁有冒犯的地方,请你谅解和原谅。”

        “哦对了,忘记自报家门。”

        “我是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