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49章 风暴的邀请(求月票)

第449章 风暴的邀请(求月票)

        回过神来,发现飞梅将军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并且注视着自己,天阳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老实说,这位将军是堡垒上难得一见的大美人,纵使是经常跟薰、小鸟、白英澜、千虹这些各具特色的少女打交道,天阳依旧必须承认,飞梅比起那些少女来,无论美貌还是气质,都要更胜数筹。

        应该是因为高职级的缘故,本身的体魄已经得到极大的升华,所以飞梅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当然,这也因为她还年轻,不过,她的皮肤细腻程度,犹胜薰她们那些少女。

        简直就像初生的婴孩,吹弹可破。

        她的五官自不必说,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一颦一笑,皆可入画。

        身材比例更是完美,特别是那双长腿,堪称逆天。

        但最重要的,却是她的气质。

        她就像盛开在雪地上的一株寒梅,高洁、淡雅、纤尘不染。再加上她身周淡淡的花香,毫不客气地说,这位女将军完全称得上堡垒的第一美人。

        美丽的事物同样具备力量!

        被这么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盯着,天阳渐渐感受到一种压力,竟然有些想要逃避她的眼神。

        “你很不错。”

        “潜力很大。”

        还好,将军总算微微移开视线:“以你的实力来说,当时在左老家中,老实可以冲破治安所的封锁。但你选择留下,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这点已经超越了许多人。”

        “再考虑到你的年纪,就更难得了。”

        “至于升华者的资质方面,觉醒到现在不超过一年,已经是职级4。还觉醒了特异体质,觉醒异体的人,都被称为命运的宠儿,再加上又是新职阶,说你受到命运的眷顾都不为过。”

        对于将军知道这么多信息,天阳倒是不感出奇,毕竟这位将军除了位高权重之外,本身还是城主袁数的义女。

        知道自己新职阶的事情也很正常。

        飞梅负手,看向少年:“要不要考虑调来风暴,如果你肯过来,我会给你一个少校的军衔和相应的回报。”

        “我...”

        飞梅抬起手:“不用立刻回答,仔细考虑。我的承诺永远有效,只要一天我是风暴的将军,少校之位,就会一直为你留着。”

        不等天阳回应,将军转身,带起香风暗涌,转眼消失在大门口。

        真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啊。

        天阳坐了回去,随之又躺到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不觉地睡着。

        这个夜晚终于过去。

        到了第二天,他被风暴的人员接走。果然就像飞梅说的,今天的审讯完全就是走个过场。不过审讯期间,大人物倒是来了不少。

        夜行者司令、铁壁指挥官、风暴将军,擎天堡实权三巨头全部到齐之外。云渊、白圣杰、高离等几个大家族也出席了这次审讯。

        当然,教会也不会缺席,教区长傅君义带着八位神职人员,占据了会场一角。

        审讯由飞梅主持,这位女将军行事干净,雷厉风行。一开始,就请出了铁壁两名监视人员,子安和知风。

        由两位监视人员提供了证词,指出天阳抵达老教长家的时间。

        再请罗珊医师拿出尸检报告,两者一对比,事情就很清楚了。

        天阳哪怕有杀人的心,也没有时间。至于杀人后再出没在现场的可能,更加无法成立。毕竟在老教长被杀的时候,天阳还在路上。

        再有一个。

        昨天晚上,治安所之所以能够那么‘及时’赶到现场,是因为在此之前,有人匿名报案。目前,此人身份、下落,依旧成谜。

        而老教长的‘管家’,也就是接待天阳进门的那个男人,风暴已经查到他的真实身份。

        这人是一名淘金者,就在前不久,刚从逆界回来。

        他突然摇身一变,成了老教长的管家。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而且此人在事发之后就失去踪影,风暴已经第一时间前往左墨涵的住处,想要控制住有关人等,却还是慢了一步。

        倒是在储物室里,找到了昏迷的,真正的管家。那个中年人知道老教长被杀,非常悲伤,据他描述。当晚他准备晚餐后,就被人袭击,之后一直等到风暴出现,才知道老教长出了事。

        这些线索拼凑起来后,整个事件已经有一个大致的轮廓,所有的线索都隐隐指出,有人想要嫁祸夜行者中尉。

        至于动机,大概只有凶手才知道。

        对于飞梅的判断,傅君义表示赞同,并指出天阳是教会虔诚的信徒,又刚成为圣堂,断没有杀人的理由。

        当然,天阳也不知道,他是基于什么理由,断定自己是一名‘虔诚’的信徒。不过有教区长主动为天阳开脱,甚至表明了立场,自然也就没有人跳出来反对。

        于是如此重大的审讯,却仅用了一个钟头便宣告结束。接下来,风暴将和铁壁联手,在堡垒内外广撒罗网,争取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

        审讯结束后,天阳只需要填写一些表格,留下相关信息和记录,便可离去。

        两名风暴的女登记员,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协助天阳完成了记录。

        结束之后,天阳就要离去,却被告知,将军希望他等一等。

        以为飞梅还有什么话要跟自己说,天阳就同意了。可没想到,两个登记员出去后,进来的却不是飞梅,而是一位脸孔方正,气质威严的中年男子。

        他身上的长军衣笔挺无痕,步伐有力,每一脚踩下,竟让天阳感觉整个房间都在晃动。

        少年不自觉地绷紧了身体,一股霸道无比的气场充斥着房间,‘挤压’着天阳,让他差点就要使用星蕴进行对抗。

        但同时,天阳震惊得无以复加。

        因为出现在此间者,赫然是城主袁数!

        刚才的审讯上,袁数并末出现,可现在,他却要单独跟自己会面。

        城主想要干什么?

        他知道了什么?

        天阳微微乱了分寸。

        一声干咳。

        袁数嘴角微微扬起,展露笑容,同时那股几乎要把房间挤爆的霸道气场,悄然消逝。

        天阳这才松了口气,至少看起来,城主并无乱意。

        他连忙挺直了胸膛,以夜行者的军礼,向袁数致敬:“城主好!”

        “小声点,小声点。”

        袁数竖起一根手指,微笑提醒:“没人知道我在这,我可不想引起轰动。”

        天阳连忙掩住嘴巴,他故意做出小孩子气的动作,降低袁数的戒心。

        袁数微微一笑,招手道:“来,陪我走走。怎么样,孩子,没有吓着你吧?”

        天阳小心翼翼地来到城主身边,离得近了,仍然感受到那种无形的霸道气息。哪怕城主已经刻意收敛,却仍让少年有种掉头就跑的冲动。

        “没有,母亲从小教导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做过,我没杀人,所以不怕!”天阳谨慎表态,双拳紧握,看上去十分紧张。

        事实上,紧张是有,但没有表面这么强烈。他只想给袁数一个倔强少年的印象。

        袁数呵呵笑了起来,大手落在天阳的脑袋上,那只手掌落下的时候,少年强忍着闪开的冲动,硬是站在那任由城主的大手落在头顶。

        轻轻一揉,袁数的手便离开少年的脑袋,落到背后,就这么负着手道:“你很难干,天阳。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星柱回收任务、独闯秦家、荒谷镇讨伐战、家族大比、堡垒战争...”

        “你以超乎我想像的速度在成长着,作为第一位复仇者,你成长得这么快,着实令人惊喜。”

        “所以听说你出事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担心,甚至做好了跟教会决裂的准备。”

        天阳全身一震。

        自从向凌风透露自己是新职阶一事后,虽然察觉到了堡垒对自己的关注,却总感到不是十分重视的样子。

        可没想到,袁数知道自己出事后,居然都准备跟教会决裂。

        自然是想要力保自己这个新职阶。

        “城主,我...”

        看着天阳激动的脸孔,袁数笑着摆手:“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表现,你的潜力,完全有资格让我这么做。”

        “当然,跟教会决裂是下策中的下策。还好,你是被陷害的,现在算是最好的结果。”

        顿了顿,袁数突然长叹了声,不胜唏嘘:“天阳,你可能不知道,咱们擎天堡能够走到今天,真的相当不容易。事实上,就在十七年前,就有一件事差点让堡垒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天阳心中咯噔一声。

        十七年前?

        难道跟苏烈有关?

        天阳抬起头,一脸疑惑:“不知道十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袁数也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十七年前,有人在寻找‘坟墓’!”

        天阳差一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坟墓!

        有人在寻找坟墓!

        而且是十七年前,是谁?当然不可能是苏烈,苏烈都把灾厄罗盘给丢了!

        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疑惑,天阳摇着头道:“我不懂,什么是‘坟墓’?”

        袁数背着手,视线稍稍上移:“那是位于逆界深处,一个藏着无数秘密的地方。有一些人相信,在那座‘坟墓’里,藏着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