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41章 下城区义诊(四更)

第441章 下城区义诊(四更)

        那个机会,就是不久后战争之主教会会为圣堂武士举行祝福礼,左墨涵将以前教区长的身份出席,并主持仪式。

        天阳已经报名参加圣堂武士的选拔,问题在于,到目前为止,也迟迟末见教会通知参与考核。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成为圣堂武士,要是真的没办法,那就只能在那天暗中跟踪左墨涵,并找机会向他打听了。

        去了趟厨房,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天阳将小偷的报告处理掉,免得让人发现蛛丝马迹。

        刚走回客厅,放在桌上的通讯机就响了起来,他收到一个通讯请求。

        通过之后,薰的声音在通讯机里响起:“天阳?”

        “我在。”

        天阳站在窗口,像是不知道对面楼房里有人监视着自己般,享受着阳光落在身上的温暖。

        “今天有空吗?”

        薰的声音听上去欢快愉悦:“我要到下城区义诊,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要不要一块来?”

        “义诊?”

        天阳有些意外,但还是答应:“没问题,我今天正好想休息休息,那么,我去接你?”

        “不不。”

        薰急忙道:“我们在东大街那里汇合吧,我这边有医院的车接送,而且我还有几个同事随行,你不用来接我了。”

        天阳点点头:“那咱们呆会见。”

        换上外出的衣服,随手从收纳匣中拿出金风,带好能够证实身份的证件,天阳离开了公寓。

        独自驾驶蓝光来到东大街,还没有见到薰,天阳就先来到瘸子的杂货店。时间还早,瘸子还没有开门营业,杂货店外除了一个流浪汉外,就连猫狗都看不到一只。

        天阳小心地绕开那个流浪汉,敲响店门。

        店里传来瘸子不耐烦的声音:“滚,现在才几点,别打扰我吃早餐。”

        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臭啊。

        天阳干笑了声:“是我。”

        刷——

        旁边窗户里,一条窗帘拉开,瘸子那张臭脸在窗户中张望了下。见是天阳,才缩了回去,片刻之后把门打开:“你怎么来了。”

        他一瘸一拐地走出来,朝那睡在自己店门口的流浪汉踹了脚:“上别处睡去,别占着老子的地方!”

        那个流浪汉骂骂咧咧,收拾东西走了。

        天阳帮他把门打开,把招牌搬出来:“今天有个朋友来东大街义诊,让我过来帮忙。我好像来早了,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不好!”

        瘸子拍了拍他的脚:“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天气一冷就又酸又痛,就拿昨晚来说,我就没合眼过。”

        天阳笑着说:“要不,呆会让我朋友帮你瞧瞧?”

        瘸子没好气地翻了双白眼:“我自己就是医生!”

        天阳嘿嘿干笑:“我朋友是光辉职阶。”

        瘸子愣了下,上下打量着少年:“你走狗屎运了?居然跟光辉职阶交上朋友了。”

        天阳耸耸肩膀:“我的运气一直不错。”

        瘸子哼了声,回到屋里,把灯打开:“最近还去灰市吗?”

        天阳将窗帘打开:“去过一两回,怎么了?”                瘸子漫不经心地道:“听说最近灰市出了个不得了的家伙,好像叫什么‘死神’来着,在灰市搅动风云,不会是你吧。”

        天阳顿了下,跟着严肃回头:“你最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否则,我只能请你去见死神。真正的死神。”

        瘸子沉默,跟着拿起一个烟灰缸丢过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哪点像死神了。最近别去灰市了,要不然,小心有命去没命回。”

        “知道了。”

        天阳接过烟灰缸,这时通讯机响了起来,他收到一条文字简讯,薰已经到了。

        “我朋友来了,先走了。”

        天阳敲了敲门,吸引瘸子的注意:“呆会过来看看你的腿,说不定还有救。”

        瘸子挥着手臂赶人似的道:“快滚。”

        少年摇摇头,离开了杂货店,在东大街路口处看到一辆医疗车。薰跟几个医护人员正搭起一座简易的医疗帐篷,几个穿着铁壁制服的士兵正帮忙搬着桌椅和设备。

        “薰。”

        天阳在帐篷外叫了一声。

        穿着医师长袍的少女转过身,脸上渐渐洋溢笑容:“你来啦,太好了,加上你的话,今天就有四个志愿者了。”

        天阳愣了下:“什么志愿者?”

        “帮忙宣传、派发药品的志愿者啊。哦对了,刚才忘记跟你先说明了。”薰有些俏皮地眨了下眼睛。

        天阳耸了耸肩膀:“除了我外,还有谁来当志愿者啊?”

        “是我们啊!”

        身后一把清脆,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天阳在脑海里勾勒出小鸟的脸孔,转过身,果然是她!

        小鸟还把千虹也拉过来了,她们后面则是身材高挑的白英澜。

        天阳嘴角轻轻抽搐着:“你们这是约好的?”

        “什么啊。”

        小鸟背着双手道:“前两天去了医疗中心一趟,看见今天下城区有义诊活动,并且在招募志愿者,我就拉上千虹报名啦。”

        “我是听小鸟说起,觉得挺有意义,所以也一块报名了。不过没想到,天阳你也来了。”白英澜今天白衣黑裤,尽显干练。

        天阳摊摊手:“我是今天早上给叫来的。”

        刚说完,薰就把一大叠传单放到他的双手上,女孩眨着眼睛道:“宣传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总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啊....

        天阳看向另外三个女孩:“你们不打算过来分担下我的工作吗?”

        小鸟拉着千虹笑眯眯道:“你怎么能要求淑女们干这种粗活呢?”

        天阳没好气问:“那请问淑女们,你们的工作是?”

        “当然是给你摇旗呐喊,加油打气。”小鸟一脸狡黠,笑容灿烂。

        天阳没好气地说:“所以这就是你光吃饭不干活的理由?”

        小鸟的腮帮子立刻鼓了起来:“这样说太过份了,谁说我不干活了,我可是准备了秘密武器的!”

        她拿出了一个手提箱,得意地拍了拍:“千虹,打开它!”

        千虹倒是很配合地把箱子打开,只见里面摆放着两套粉色的漂亮衣裙。

        天阳看得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这是我和千虹今天的‘装备’!”小鸟从里面拿出一套抖了抖,得意洋洋道,“瞧见没有,这是我为今天准备的‘元气满满可爱打气套装’!”

        “只要换上它,有我们这两个美少女往帐篷前一站,你们还愁没有病人吗!”

        看着小鸟情绪高涨的脸,天阳本来想打击她一下,眼前人影一花,白英澜走了过来,帮他拿起一半传单。

        “我们负责宣传吧。”白家小姐坐言起行,一秒钟都不浪费。

        天阳只好跟上前面的欣长身影,时间还早,按照下城区人们的作息来看,中午的时候人才会渐渐多起来。

        至于现在,街上行人三三两两,稀稀拉拉。

        白英澜却是干劲满满,才走两步,就盯上一个流浪汉。那个正在翻找着垃圾桶,想找点东西裹腹的可怜人儿,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势落到自己身上,本能回望,就见白英澜大步走来。

        “你好——”

        白家小姐才开口,流浪汉已经大叫一声,逃命似的冲进小巷子里去。

        白家小姐眨着眼睛,一脸茫然:“我做什么了吗?”

        天阳摇摇头,笑道:“这里是下城区,大概没见过你这样漂亮的大小姐,更不敢相信像你这样的天使,竟然会跟自己搭讪,所以...吓跑了。”

        出师不利的白英澜苦笑一声:“看来事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

        天阳轻声叹息:“这里是下城区,这里是充满谎言、欺诈、背叛、暴力和黑暗的地方。善良和阳光在这里太稀少了,少得人们都不愿意相信...”

        结果如天阳所说的一般,直到中午,两人派发出去的传单只有五张。

        闷闷不乐的白英澜跟天阳回到义诊帐篷处,就见穿着漂亮衣裙的小鸟沮丧地蹲在角落里,千虹摸着她的头似在安慰。

        就连坐诊的薰,也是一脸无奈。

        看到天阳两人手上几乎没有减少的传单,薰苦笑了声:“难怪老师在听说我要组织这个活动的时候,说我会吃力不讨好,现在我开始有点明白了。”

        天阳把传单放下,笑道:“你不会这么快就灰心了吧?”

        薰轻轻摇头:“当然不会,如果有机会,我还会继续举办的。我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所以我想,尽我所能地给这个地方带来一些改变。哪怕一点点也好。”

        看着这个柔美如花,却有着茅草般倔强意气的女孩,天阳点头道:“加油,我支持你。”

        就在这个时候,帐篷外响起一个口气不太好的声音:“是不是这里有义诊啊,医生呢?赶紧帮我看看这条腿,天气一冷,我就睡不着觉!”

        天阳转过身,看见瘸子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本来无精打采的小鸟欢呼了声,冲过去扶起瘸子就往里面冲:“薰,快看,咱们有病人了!”

        “我才不是病人,我只是腿受过伤!”瘸子大声抗议,然后上下打量小鸟,嘀咕道:“好好一姑娘,干脆穿得跟彩雀儿似的。”

        他不经意地看了天阳一眼,然后跟不认识天阳似的,招呼也不大,推开小鸟嚷嚷道:“我还能走,不用你扶。”

        “哪个是医生啊。”

        薰往前一站:“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