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39章 贪婪的下场(二更)

第439章 贪婪的下场(二更)

        当日在漂流小镇之时,天阳也是颇费了一番手脚,才收拾了一头蛇女魔。虽说当时为了保留星蕴,所以只动用了黑暗侧的力量,但从这也不难看出,蛇女魔这种高阶层阎魔有多棘手。

        现在职级最高的战神职阶被蛇女魔控制,剩下的,就更不是蛇女魔的对手。

        蛇女魔双手上的鳞片一阵蠕动,从手腕处‘吐’出灰白色,刀锋处有锯齿的匕首。双手各握一把骨刀,蛇女魔冲向另一边的围墙。

        围墙上那些火力手哪里敢怠慢,急急忙忙地开火。岂料蛇女魔速度极快,走位又诡异,当它从墙上像疾风般掠过之后,墙上喷起了一排血浪。

        那些火力手轻则断手,重则枭首,一时间无力再战。

        几名狩猎者向蛇女魔发动攻击,其中两名狙击大师对自己的攻击附加了‘必中’,于是一颗子弹,两发箭矢正中蛇女魔,使得阎魔的动作出现一丝破绽。

        狩猎者正要加把劲,这时被操控的战神职阶,名叫李凡的男子已经冲上来,手起剑落,斩杀了一名职级2的猎人,打乱了其它狩猎者的攻击。

        蛇女魔趁机掠至,腹部突然裂开一道纵向的口器,从那里面飞出一条条青黑色的肠子,这些污秽之物一阵乱舞,从前端喷出青黄色的液体,淋到了这些狩猎者的身上。

        那些被肠液淋到的人,有的皮肤灼烧腐烂,腾起淡淡的黄烟,痛得惨叫起来;有的则叫不出声,用手扼紧自己的脖子,渐渐的身上浮现一片青色,眼睛和鼻子缓缓流出鲜血;有的却是全身冒起一个个,一片片水泡,那些白腻的水泡‘波’一声破开,随即从里面流出恶心的脓液......

        一时间,这些人身上出现各种各样的中毒症状,竟然无一相同。

        蛇女魔刚收回那些肠子,突然眼前火光亮起,一团烈焰在它身旁炸裂。爆炸的冲击和热能覆盖它的身体,它身不由主地飞跌出去。

        却在这个过程中,蛇女魔被炸到的一侧,身体上的鳞片一阵起伏,如同一圈涟漪扩散。爆炸的冲击和热能便被导引开去,当鳞片收拢,无法导引的也给吸收了一部分。

        于是看似猛烈的爆炸,结果只是把蛇女魔‘吹’飞,并且炸掉它身上一些鳞片而已。

        蛇女魔几乎在落地的瞬间就弹起来,一甩头,朝不远处一名元素之心张了张嘴,从嘴中喷出一道淡金色的流光。

        这抹金色流光破开空气,正中元素之心的胸口,在他背后炸起一蓬金色火焰!

        元素之心口鼻喷血,双目圆睁,就这么站着死去。

        旁边另一个元素之心见状,惊叫一声,终于恐惧压过了理智,转身欲逃。可在他身后,李凡不知何时站在那里。

        李凡机械般地抬起手,身上星蕴显现,表情几近崩溃:“不要,不要。快走,快走!”

        突然冲前,长剑斩下,将这名元素之心一分为二.......

        在蛇女魔和李凡‘联手’屠杀的时候,天阳也自逼向那名叫商洛的高手。

        本来商洛是战神职阶,搭配一个同职级的堡垒职阶,战力绝对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可惜和他配合惯了的堡垒职阶一个照面,就让蛇女魔扔进夹缝里去,现在只剩下商洛一人。                他见蛇女魔控制了李凡,杀向他带来的人员,心中又急又怒。又见天阳行来,似乎想拦下自己,当下哪还会客气。

        星蕴喷薄,气势攀升。

        银色豪腕、战意,能力叠加之下,商洛的气场压迫感十足。却在这时,突然感到后背一阵发冷,就像被无形的毒蛇悄然缠上一般。

        猛地,原本高涨的星蕴无端跌落了一截,在他还没弄明白的时候,又觉精神一阵疲累,竟然生不出跟天阳战斗的决心。

        商洛大惊,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可有件事很清楚,星蕴下跌,斗志不振,自己一身实力立打折扣。

        这还没开战,状态就下跌,这场仗还怎么打?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天阳扮演的死神,抬起手,轻轻以掌抚过脸上那晶质面具。天阳的身影立时有些模糊,从他脚下,十几道如同触手似的影子,突然飞速探来!

        那些深沉的影子里,竟有张张痛苦的面孔浮现,光是看上一眼,就让商洛非常不舒服。

        他不敢被这些影子触碰,可惜战神职阶不以身法灵动见长,躲过了几道影子,却还是让剩下的卷住。

        触碰的瞬间,难以言喻的痛楚爆发!仿佛灵魂不设防地丢进火里焚烧,仿佛刀剑直接刮过神经,仿佛身体里有数以万计的钢针扎进内脏........

        商洛不知道,原来人可以痛到这种程度。

        纵使以他的坚毅,也忍不住惨叫起来。一个呼吸间,他的皮肤染上一层暗红,体温骤然升高,全身冒出大汗,人一下子跪到地上去。

        他紧咬钢牙,鼻孔里闷哼连连,对抗着这恐怖的痛楚,看向天阳。

        “难道...”

        “难道你是深渊职阶?”

        深渊?

        天阳从面具里冰冷回应:“就算是吧。”

        他骤然加速,紫煌大剑在地上拖出一串明亮火星,笔直、正面地冲向商洛。

        眼看两人就要撞上。

        商洛突然大吼一声:“秘技!剑波斩!”

        长剑上挑。

        一片剑光如水、如焰。

        一闪而过。

        正中天阳。

        商洛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成功了!

        可随既,他听到了宛若琉璃粉碎的脆响。眼前画面泛起水波,那圈圈涟漪里,天阳的身影渐渐淡去、消逝。

        噗嗤。

        商洛听到了一声轻响,眼角处紫芒闪动。他低下头,看见一截破开胸口的剑锋。

        那剑上,紫芒闪动,锐意无限!

        天阳伸手按在这名高手的肩上,轻轻的,将已经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推开,让他倒到了地上,随后收起紫煌。

        虚弱、意识腐蚀、痛苦之触。

        三个黑暗侧能力,生生把商洛的战力削掉了一个职级。再加上梦魇的入梦能力让他误判,一个职级5的高手就此陨落。

        天阳看向巷子,巷子另一头,还站着的便只有蛇女魔和李凡了。

        蛇女魔正朝李凡走去,这有着女性特性的阎魔,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穿着紧身皮装的性感女郎。

        它迈动着诱惑十足的步伐,来到李凡身前,歪着头看向身上遍布黑线的傀儡。

        李凡脸上满是自责和愤怒,朝蛇女魔大吼:“有种杀了我!”

        蛇女魔的脑袋渐渐抬起,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突然一刀捅进李凡的体内,跟着双刀连连进出,捅了二十几刀,才让这个升华者断气死去。

        天阳在面具里微微皱眉,阎魔的戾气真是不小,本来可以一刀杀了李凡,却硬是用了这么多刀。

        他摇摇头,这时空中响起一阵轻微的拍翼声。在天阳的头顶,一个小小的身影飞了下来,原来是只裂蚜魔。

        这种只有七八厘米长度的阎魔,如果不暴露口器的话,倒像只可爱的黑色精灵。

        它飞到天阳眼前,吱吱叫喊,还一顿比划,像在诉说着什么。

        天阳大概知道它想表达些什么,点了点头:“带路吧。”

        裂蚜魔立时飞了起来,突然冲了下去,在商洛的尸体上咬了口,这才心满意足地往前飘飞。

        .......

        下城区,一栋四层高的小楼里,有一个房间的窗口还亮着灯。

        房间中一片狼籍,衣物、家具、台灯,种种事物,胡乱地铺在本来就不宽敞的厅堂里。

        卧室的门突然撞开,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拉了口大皮箱走了出来。因为箱子太大,将它从门中弄出来的时候,还颇费了一番手脚。

        当他要打开门的时候,那扇单薄的房门,突然自己飞了进来,差点没砸到男人。

        大皮箱扑通一声掉到地上,男人慌慌张张地摸出一把短剑,警惕地看向门外。门外的阴影里,隐约出现一道轮廓。

        那道身影上,一点星辰般明亮的光辉闪烁着,那是何等清亮的眼神!

        “你真是太贪心了。”

        “收了我的钱,还把我卖给了董方,两边收钱,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如果你不是那么贪心的话,今晚你就能够睡个好觉,拿着我给你的5万贡献点愉快生活下去。”

        “如果你不是那么贪心,现在就应该出城而去,而不是还回来收拾东西,还收拾到现在。”

        “哦,当然。就算你马上走,其实你也跑不掉的,我有的是办法找到你。”

        从门外进来一个穿着斗蓬,脸上戴着晶质面具的人。

        黑衣男人颤声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怎么,才刚参加完派对就把我忘了?”戴着晶质面具的人淡淡道,“我觉得你不该叫小偷,应该叫骗子。显然,你比较擅长行骗。”

        黑衣男人猛地将手上短剑掷去,不看结果,转头就跑。

        他想冲进卧室,再从窗口离开,只要落到小巷,就可以借助下城区错综复杂的巷子甩掉对手。

        不料,才一进房,突然手臂、腰身和两只脚被什么东西扯住。他低头看去,只见地面上,自他的影子里伸出一条条浓浓黑影,像绳索般拽住了自己。

        随后,卧室深处,一个全身覆盖黑鳞的女人从阴影里无声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