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33章 噩梦

第433章 噩梦

        花费了一个多钟头,天阳完成了一份报告。报告的内容有点像日记,天阳从进入夹缝开始,一直叙述到闯进飘流小镇。

        他描述了陈教士在众人眼中转化成怪物,但陈教士本人对此并无知觉的细节。

        天阳书写了陈教士用一颗手雷脱身,而自己则以寻找‘门’的所在作为理由,阻止教会人员去追寻陈教士。

        随后种种发生的一切,均被他如初记录下来。包括了他们探寻离开小镇的方法,却在小镇边缘发现那条无底深渊。

        在那条把小镇孤立的无底深渊里,无数的阎魔在蛰伏着,这让队伍只能退回镇中。

        在镇中隐蔽休整时,跟慕晴讨论了‘无形者’,又跟陈教士取得联系,获得无形者潜藏在众人当中的消息。

        紧接着被暴民发现、在逃离的过程中损失了一名护教武士等等......

        天阳基本上是将夹缝空间里发生过的事情,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当然,那里面隐去了他使用遗留物的细节,并且记录只到‘分裂者’从慕晴身上,转移到他体内为止。

        接下来发生的事,天阳用了含糊的字眼:不知道、不清楚,醒来已经回到基地。

        再次审视自己的报告,微做调整,确保无误,天阳这才伸了个懒腰。

        把报告发送到沈墨竹指定的接收地址,天阳离开了案桌,随意地躺到床上。

        从队长那收到消息,他们会逗留在红泥镇,直到堡垒支援部队过来完成交接回止。

        云骧的守军对北斗基地还保持着警惕,他们高度关注,并戒备着阎魔随时来攻。天阳很想告诉他们,这样做是没有必要,可惜,他不能说出去,只好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也许因为太无聊,也许因为刚才的报告花费了不少精神,前不久才刚醒来的天阳,现在又感觉到睡意在蔓延。

        他打了个哈欠,心想小歇一下就起来,结果没过片刻,就呼呼大睡。

        睡眠的过程中,意识旷野里那口黑曜原炉,炉火熊熊燃烧,波旬剩余的‘本质’正在渐渐消融着.......

        咔嚓!

        雷鸣的声音让天阳醒了过来,他在床上坐起,窗外惊电破空,将房间映照得如同白昼,又迅速沉入黑暗。

        天阳这才留意到,房间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

        外面似乎狂风大作,吹得窗户沥沥作响,天阳躺回床上,转了个身,想要继续入睡。

        突然!天阳像触电似的地跳了起来。

        闪电?狂风?

        逆界里有这种自然气候吗?

        天阳连忙看向窗外,当闪电照亮大地的时候,他看不到红泥镇的基地建筑,看不到广场,看不到守卫和车辆。

        他看到的,是一片荒芜的大地。地面上怪树林立,无数扭曲、隐晦的身影。它们躲藏在那些林木后、岩石后、它们在黑暗之中。密密麻麻、一望无际。

        就在这个时候,剧烈的敲门声响起来,外面传来薰着急的声音:“天阳,你醒了吗?快开门。”

        “来了。”                天阳连忙移动脚步,来到门边,没有多想将门打开。门外面,没有薰,没有走廊、只有一片狂乱的风雨,以及那隐于风声中逐渐消逝的少女声音。

        当闪电再次照亮大地的时候,天阳看清,房间外面竟然是一片荒芜的平原,脚下全是漆黑的石头,只有远处,在极为遥远的地平线上,隐约可见高山的剪影。

        在闪电的光芒下,那座山高耸、尖锐。尤其是它的山峰,仿佛一座尖塔,一把利刃!

        天阳再回过头时,房间消失了,他突然有种惊慌的感觉,就像失去了最后的庇护所。在这片风雨飘摇的平原上,他是不设防的。

        嘶——

        风雨中响起了一些轻微,可同时又明显的声音。声音从前方响起,引起天阳的注意。

        在前面那片荒芜的平原上,有些怪树正在倾倒,在闪电释放的光芒以及大地的黑暗交替之间,天阳看到了它。

        一条巨蛇。

        它遍生圆鳞,脑袋扁平,两颗蛇瞳明亮无比,宛若两轮高悬暗夜的银月。

        巨蛇游过平原、压倒怪树、捕食着那些狂乱扭曲的身影,向少年的方向接近。

        当它来到不远处时,天阳才看清,这东西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鳞片,那些所谓的鳞片,竟然是一张张人脸。

        老老少少、男男女女。

        或喜、或悲、或怒、或忧。

        它向天阳张开了嘴巴,露出尖牙,吐出蛇信。

        可那尖牙、那蛇信,皆是由纠缠在一起的手臂所构成。

        诡异、邪恶、恐怖。

        天阳忍不住往后退,看上去,巨蛇把他当成了下一个狩猎的目标。

        然而他一退,却感觉到,自己身后涌来巨大的恶意。这股恶意掩饰得很好,却依旧暴露了那么一丝出来,这让天阳猛地转身。

        然后便看到了它......

        一道巨大到难以想像的阴影,它以大地为床,趴伏其上。

        它伸出了一只手,一只类似人类的手掌,向天阳捉过来。

        那只手掌上,缺失了一根手指!

        眼看巨掌就要捉住天阳,猛地,少年的视野中,两片由银光勾勒的黑色羽翼收拢包裹,将他庇护其中。

        当那些由银光描绘的漆黑羽毛逐渐将那只巨手遮挡的时候,天地间雷霆大作,轰鸣声里,天阳隐约听到了愤怒的吼声.......

        他打了个激灵。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床上。

        坐在红泥镇指挥大楼房间的床铺上,窗外没有雷鸣电闪,房间的光线依旧明亮,墙上的电子钟表告诉少年,他只睡过去了十分钟。

        “好像...做了个噩梦。”

        天阳轻轻揉着太阳穴,耳畔仿佛还有惊雷和怒吼在回荡,但他已经记不清梦中发生的事情了......

        又过了两天,堡垒的支援部队终于到了,这支部队以风暴为首,就连风暴的女将军飞梅,也亲自来到红泥镇。

        可见在这件事上,擎天堡有多么重视。                另外,跟随军队而来的,还有一支教会队伍,他们来到之后,就把慕晴接走。

        至于天阳等人,则接受了一系列的检查,其中就包括了心理测试。最终由堡垒和教会双方人员确认,从夹缝回来的人没有被附身后,才得到了返回堡垒的指令。

        直至回到擎天堡,天阳都没再见到慕晴,也不知道教会将如何处置她这个曾被附身的人。对此,天阳不好打听,只能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

        夜行者总部大楼,队舍里,韩树看着自己这几个队员,神情比平时略显复杂、沉重。

        沉默片刻,他才缓缓说道:“这次任务,远比我想像的凶险、复杂。我们失去了七位战士,他们当中可能是某人的丈夫、某位夫妇的儿子、哪个孩子的父亲。”

        “但是很遗憾,我带着他们离开,却末能将他们带回来。在不久的未来,你们同样会是一名队长,甚至要承担更高的职位,更重的责任。”

        “我希望你们记住,当坐上那一个位置的时候,你的每个决定,都关系着下属的安全。我们不是圣人,我们不可能永远都不犯错,我们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把队员带出去,又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慎重地决定每一件事,尽可能多地减少错误,尽自己所能去挽救每一条能够挽救的生命。”

        “因为这样做的话,你们就用不着跟我一样,要面对那些失去至亲的面孔。相信我,那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就这样吧,大家都累了,在上头没有新的任务前,你们可以休息一段时间。我保证,那至少会是一周,所以...回去吧。”

        说完这句话,朝霞树呼出口气,以更加沉重的表情走向自己的房间。

        才把门关上,门就给敲响,他打开门,发现是天阳。

        “队长,我陪你一块去吧。”天阳眼神平静。

        韩树看了他一会,然后道:“滚滚滚,老子还没脆弱到要人陪伴的程度。”

        天阳嘴角噙着微笑:“我只是想提前体验下,当队长的责任而已。”

        韩树眯了眯眼,笑骂道:“臭小子,当夜行者还没一年呢,就想着做队长啦。你该不会跟昆蓝一样,盯着夜行者司令的位置吧?”

        天阳摇了摇头。

        他很清楚,新职阶、黑曜原炉、本质......拥有这些东西的自己,注定将会前往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处。

        夜行者司令对他来说,这个位置还不够高。

        显然韩树会错了意,他用力地揉了揉天阳的肩膀:“别太小看自己,在我看来,你完全有机会当上司令。当然,那得在我后面排排队,哈哈。”

        有些‘强颜欢笑’之嫌的韩树,大笑了两声后,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他拿出一个精致、庄严的黑色铁盒。打了开来,里面安静地躺着七块铭牌。

        队长的脸色变得有些黯然:“不管什么时候,每次把它们送到家属手中,都让人不舒服啊。”

        啪!

        他用力把盒子盖上,丢给天阳:“你来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