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32章 奉献一切

第432章 奉献一切

        “打扰你了吗?”

        开门的第一句话,小鸟如是道,语气里有些许的疏离感,这让天阳微微觉得感伤。

        如果不是因为小鸟的身份,如果不是小鸟瞒着他,如果不是小鸟的接近别有所图。那么,他们会成为比现在更要好的朋友,至少无须用这种语气对话。

        可惜,生活永远没有如果。一些事情既然发生了,便无法抹去。正好裂痕已经产生,即使尽量弥补,也只会让它看上去不太明显,却无法掩盖它已经存在的事实。

        或许,小鸟本身也未曾意识到这一点,但她本能地跟少年稍微拉开距离。不敢跟以前那样肆意接近,小心翼翼。

        天阳摇摇头,温和笑道:“你睡不着吗?想找人聊天?”

        小鸟眼中晃过一丝莫名神彩,嘴角渐渐上扬,勾勒笑容:“才不是,我别提睡得有多香了。啊,我不是来找你闲聊的。快,薰小姐刚通知我们,慕晴司祭醒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当然要!

        所有人当中,当属天阳最了解慕晴的状态,女司祭可以说是‘死’过一次的人,她现在是什么状态?还保留着‘慕晴’的意志与否?身体可有出现异常?这些问题,天阳急于确认。

        “我换件衣服。”

        天阳急忙套上外衣,穿上鞋子,便与小鸟离开房间。

        来到被慕晴房间前,听到消息,韩树、何教士、甚至连沈墨竹都来了。

        教会人员,现在除了慕晴跟何教士,其它人都死了。

        何教士是个中年人,微微泛黄的柔软头发遮挡了宽广的额头,经常擦拭的眼镜镜片光洁明亮。他的眼神温和且急切,但没有在大厅里那种慌张和恐惧。

        离开夹缝后,看到何教士时,天阳有些意外。这位先生在进入夹缝前是那么惊慌、恐惧,曾经想过逃离。原本这样的人,更容易死在夹缝里,却是没曾想,他安然无恙地回来。

        这是何其令人羡慕的幸运,至少跟陈教士,甚至慕晴比较,这位中年教士的运气可以说是逆天了。

        房间门前,微微有些疲色的薰正跟人们讲角着什么,看见天阳也仅是轻轻点头示意,就继续说道:“...慕晴小姐已经醒了,不过她刚刚苏醒,在夹缝里可能受到巨大的刺激。作为医师,我的建议是,最好别太多人去见她。”

        “最好是只派一个人去跟她见面,最好那个人是她所熟悉的,这样她受到的刺激会降到最低。”

        几道视线齐刷刷朝何教士看去,要说这些人里面,有谁跟慕晴最熟悉的话,那当然是何教士无疑,毕竟他们都是教会的人员。

        何教士却抬了抬眼镜,意外说道:“不,我觉得天阳中尉是更合适的人选。进入夹缝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天阳中尉和慕晴司祭在一块,他们有共同经历。”

        “如果司祭想说什么的话,天阳中尉是比我更合适的倾诉对象。”

        薰点头道:“何教士的话不无道理,如果沈指挥没有意见,就让天阳进去吧?”

        沈墨竹当然没有意见,于是天阳就成了代表,推开了房间的门。

        门里光线柔和,一张不大的床上,慕晴坐着并靠着枕头。

        听到开门声,她抬起头,看清是少年时,嘴角噙着微笑:“你还好吗?”

        天阳轻轻将门关上,拿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我很好。”

        慕晴伸出手,摩挲着天阳的脸庞:“你的样子,确实不像被寄生了。那个东西,那个‘分裂者’进入你体内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天阳身体微微紧绷,片刻才缓缓放松:“这么说,你记得被它附身的过程?”

        慕晴轻轻呼出口气,垂下头,视线落在放在被单上的双手间:“是的,我记得。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就被它附身了。在这个过程里,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言行、甚至思考。”

        “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体验。”

        “我就像一个旁观者,被挤到了角落,只能被迫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双眼是我观察外界的窗口,而我难以靠近那两个窗口。”

        “我和窗口的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不长,可无论我如何努力,都难以接近。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并听到一些模糊的声音。”

        “就像是在水里,声音穿透重重障碍,才被我接收到。我像是一个行尸走肉,无知无觉。”

        “哪怕看到你把我‘杀’了,我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天阳干咳了声:“那个,我...”

        慕晴温润且温暖的手轻轻拍了下天阳的肩膀:“没事的,当时你的话我也听见了。你说得没错,做得也很正确。在那种情况下,你不能答应它的要求。杀了我,也等于救了我。”

        天阳叹息:“可惜,最终没能如愿。你还记得些什么?”

        慕晴轻轻摇头:“记忆到它从我身上,进入你体内为止。那之后就是黑暗,再醒过来,我已经在这了。中间发生什么事,我完全没有印象。”

        还好。

        她没有看到我使用遗留物的过程,不知道波旬被我身体里那位给‘吃’了,同时也没察觉到我和阎魔做了交易。

        天阳心里稍微松了口气,宁定地看着女司祭,他组织措词,缓缓说道:“慕晴司祭,我建议你把附身的过程也忘了。我可以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慕晴先是眼神茫然,渐渐地化为感激,最后归于平静。

        “谢谢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不,虽然我很害怕,会感到恐惧。但我还是决定,要向教会坦白一切。”

        慕晴看向窗外,窗外是逆界里永恒的黑暗:“那个东西在我体内的时候,在某些层面,我和它共享了一些东西。它挖掘我的记忆,我窥视了它的知识。”

        “我相信,这段经历,对于教会研究逆界,研究这些‘无形者’会有重大帮助。即使这样,可能会为我带来一些痛苦、且糟糕的体验。”

        “可我身为司祭,身为主的信徒,我责无旁贷。”

        “我当奉献一切,歌颂主的荣光。”

        她在身前划出战争之主的圣徽。

        真是一个信仰坚定的人啊....

        天阳轻声道:“那我只能为你祝福。”

        如果是天阳,少年绝不会向教会透露这个过程。他大概想像得到,如果自己说出来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估计,这辈子永远也别想获得自由了吧?

        “对了,我们是怎么出来的?”慕晴抬头,抛出一个最让天阳头痛的问题。

        还好,少年已经想好答案。

        “不知道。”

        天阳摇头:“那东西进入我身体里后,我就昏迷了。等我醒来时,已经跟你回到基地。就在我身边,有一根诡异的手指。它在我眼前褪去颜色,化为灰槁。”

        慕晴肯定地说:“那根手指就是分裂者。”

        “奇怪,怎么会这样...”

        慕晴思索片刻,尝试解释:“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你的身体排斥它。看来你的意志比我更强大,所以在它自以为占据了皮囊,并带关我一块回到基地时,却遭到你的排斥。”

        “最后它只能离开你的身体,现在,它要么已经消亡了,要么就是重新遁入夹缝。不管是哪一个,对咱们来说都是好事。”

        “只是作为曾经被‘无形者’附身过的对象,大概教会和堡垒都会密切关注你,有可能会暗中监视你一段时间,以防意外发生。如果你感到什么异常,例如出现幻听幻视的话,必须马上通知教会,我们才能及时采取干预。”

        果然,在这种事情上,漏洞百出的答案才是最合适的。相反,如果去编造一个看似完美的答案,大概会让教会以为这是附身者的谎言。

        而且慕晴还替我脑补了离开的过程,作为一个曾被附身的神职人员,教会想必会相信她的判断。

        就是会给监视,这点有些麻烦啊,那我要怎么去灰色集市,如何参加秘密派对.....

        敲门声响起。

        薰开门道:“探视时间到了。”

        天阳长身而起:“好好休息,慕晴司祭。等回去后,我会去教会看望你的。”

        慕晴笑了起来:“你也保重。”

        离开房间。

        沈墨竹立刻问道:“司祭的情况怎么样?”

        天阳想了想:“很稳定,情绪和身体状况,都跟正常人没有区别。”

        沈墨竹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再过两年就能退休了,可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候,摊上教会的烂摊子。她要是在我这里出事,我肯定会让教会的人给烦死。”

        韩树哈哈笑起来:“沈叔,那咱们可要好好喝几杯,庆祝诚实才行。”

        沈墨竹瞪了他一眼:“你是猪吗?现在北斗基地里面的情况还不明朗,指不定阎魔下一少就跳出来。这个时候喝酒,韩树,你脑子呢?”

        韩树一脸憋屈:“我这不见你太紧张了,想让你放松下。”

        沈墨竹踹了他一脚:“想让我放松,就给我下基地转一圈去,看看下面的情况怎么样。”

        韩树尴尬道:“行行行,我去还不成嘛。”

        沈墨竹又拉过天阳:“你去写一份报告,我要知道,你们进入夹缝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天阳颌首答应:“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