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28章 恶魔退场

第428章 恶魔退场

        北斗基地外部,运输平台上战斗激烈。阎魔仍旧源源不绝地从基地大门冲出来,不断铺开阵势。数量众多,成千上万的邪异之物就像一片浓郁的黑色,迅速蔓延,吞噬着运输平台上的每寸空间。

        起初云壤守军还能凭借士气与之抗衡,可随着时间推移,数量劣势就渐渐显现了。

        最根本的问题是,守军之中,以沈墨竹的战力最高,他是职级6的战神职阶。可他也是守军里唯一的一个职级6,沈墨竹每剑挥出,都释放着崩灭力场。

        力场波及的范围内,无论是成群结队的裂蚜魔,还是三五成群的巨爪魔,亦或那些阴险狡诈的魅影魔。只要被力场扫到、拍到,就崩灭成灰,身体连同意志囚笼化为粉尘,死得干脆利落。

        无奈沈墨竹只有一人,战力再强,也只能紧据一角。

        事实上,像这种阵地战,同级的元素之心要比战神职阶有效率得多。

        战神职阶的强悍之处,更多在于对付精锐的个体单元,缺少大范围攻击手段的他们,哪怕有崩灭力场这样的片杀能力,就效率而言,仍无法跟同级的元素之心比较。

        阎魔那边,低层阶级的裂蚜魔和巨爪魔数量最多,蚀光魔和魅影魔亦是不少,前面两种阎魔充当炮灰,吸引着人类方面的火力,消耗升华者的星蕴,用自己的数量消耗着人类方面的战争资源。

        蚀光魔则拼命吸收着战场上的光芒,阎魔在黑暗之中具有无法杀死的特性,黑暗是它们的天然主场。

        蚀光魔这种阎魔可以主动为自己的同类创造优势条件,只是战场上的光芒虽然渐渐暗淡,并且不少裂蚜魔撞碎了照明设备。可这次沈墨竹有备而来,几乎将仓库里的照明弹全拿了过来。

        当战场上的光线开始暗淡时,云骧守军就发现照明弹,补充着战场上的光线,避免战场变成无光区域,从而形成对阎魔有利的主场。

        蚀光魔也具备战斗手段,它们抱成一团时,能够组合出灰白色的巨人,那些比立体武装还要高大些的灰色巨人,随意一踢,便会踢死踢伤一部分士兵。

        阴险的魅影魔依旧躲在次级空间里,依赖探出空间的触手发动偷袭,或者推送那种持续向四周发射光束的能量球体。

        这些家伙总会盯上守军里的低职级升华者,特别是那些元素之心,在魅影魔的偷袭下,已经有不少元素之心惨死在那些触手中。

        除了这些中低阶的阎魔,在黑暗大军里,还有一些高阶层阎魔。

        天阳在漂流小镇里遭遇的蛇鳞女魔就有三五头,另外还有几道或诡异、或狂野,甚至形态扭曲的身影。

        十来名高阶阎魔的破坏力是恐怖的,这些狡猾的东西总是躲藏在炮灰群里,绕开守军里的高手和强者,专挑普通士兵或低职级的升华者下手。

        这些高阶阎魔都具备种种诡异的能力,而且它们的能力很多都是范围性的,这样一来,收割起守军的性命不比割草困难多少。

        在阎魔的攻击下,云骧守军的阵地不断缩小,看得沈墨竹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

        轰!

        一架立体武装炸成碎片,驾驶员甚至来不及脱离,就葬身火海之中。

        沈墨竹咬紧牙齿,接战到现在还没有二十分钟,立体武装就只剩下五架了。

        剩下那五架,估计支撑不了五分钟。

        因为升降平台范围有限,无法将重型战车运载下来,立体武装便成了守军为数不多的重型火力平台。

        一旦失去这些平台的火力支援,普通士兵的阵亡速度将会成倍增长。

        可惜,知道归知道,沈墨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敌人来得太快,太突然!

        尽管他已经就阎魔和里夹缝的信息汇报上去,堡垒方面也确切地回复,会派人手来支援,并设法解决这个问题。

        沈墨竹哪想得到,阎魔会突然大规模地入侵基地,以至于北斗基地里的防线被迅速凿穿。无奈的他只能集结最后力量在这里布防,而这么短的时间,哪怕他已经向堡垒紧急求援,可远水救不了急火。

        无论如何,从擎天堡赶到红泥镇,最快也要三天时间,而且还必须全程无休。

        指挥官大吼一声,将一腔怒火发泄在眼前的恶魔身上。

        这时,他又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喊。

        “好痒,为什么我这么痒?”

        沈墨竹在百忙之中,抽空朝声音的源头处看去,那是一个低职级的升华者。他一边抵挡着阎魔的进攻,却一边抓耳挠腮。

        一手抓下去,便抠出几道明显的血痕来。诡异的是,被他抠出来的口子,突然肿大起来,就像伤口化脓般。

        突然,伤口裂开,一股黄色的脓液当场喷了出来。而且那些液体竟似还带着酸性,流淌而下时,升华者其它地方的皮肤冒起缕缕黄烟,痛得他闷哼连连。

        分神之下,这个升华者被几只巨爪魔扑倒,那些恶魔的长爪在他身体上几个进出,升华者便只能瞪大了眼睛,不甘死去。

        类似这样的情况还在持续发生,附近的人类就像中了毒一样,有的突然呕血不止,有的搔痒难耐,有的全身浮起一根根青色的血管,有的则是精神恍惚如在梦游.....

        出现随机症状的人类,很快成了阎魔利爪下的牺牲品,也不知道是哪些高阶阎魔搞的鬼。

        看着那一道道倒下的身影,指挥官的心里涌起一阵悲凉之感。

        心中忍不住闪过一个念头:只怕今天云骧守军全体战死,也无法阻止这些恶魔攻上地面了!

        就在沈墨竹有些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压力一轻。

        原来前方狂攻不已的阎魔,不知为何放缓了攻势,其中一些阎魔甚至露出了倾听的表情。

        就在这时,战场上响起几道尖锐的嘶吼,那些高阶阎魔竟然转身撤离,奔向基地大门。

        怎么回事?

        沈墨竹仍然机械地挥动着长剑,却见阎魔纷纷停止进攻,发出一声声不甘心的嘶吼,掉转身形,渐渐向基地大门离去。

        再挥一剑时,沈墨竹才发现,自己眼前已经没有敌人了。

        那些恶魔已经退出了战场,返回了北斗基地,一只只消失在基地大门后的阴影之中。

        人们站在原地,以为自己在做梦。已经占据了优势,只要再加一把劲,就可以将守军全部干掉。为什么阎魔会选择这种时候撤退?

        “指挥官。”

        亚当走了过来,他身上的盔甲几乎战损了一半,一条右手鲜血淋漓,垂在身侧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亚当用左手拄着他那把双手大剑:“那些东西怎么突然撤走了?难道是,想引我们进去?”

        沈墨竹摇头道:“不可能,它们已经占尽优势,何必多此一举。”

        亚当皱着浓眉:“那样的话,是否北斗基地里发生了什么异变。”

        沈墨竹沉声道:“就算发生异变,那也该是夹缝之中。否则的话,这些恶魔也不会撤走。”

        亚当疑惑道:“夹缝里能发生什么异变。”

        沈墨竹叹了口气:“但愿我知道。”

        “不过,别大意。让大家集结起来,重新调整战线,就地抢治伤员,做好继续战斗的准备!”

        “是!”

        亚当立时将沈墨竹的命令传达下去,而这时,指挥官的通讯机却响了起来。

        通讯机上,出现一个通讯请求。沈墨竹疑惑地接受请求,随后仪器里响起了韩树的声音:“沈叔,你听到我的话吗?”

        “韩树?”

        沈墨竹喜出望外,走到一边急急道:“你小子怎么回事,都已经两天了,也没有跟我联系!”

        韩树讪笑两声道:“说来话长,不过这北斗基地是怎么回事,到处黑灯瞎火的。咦,这里给袭击了吗,我发现了几具尸体。”

        沈墨竹声音低沉:“你现在在哪,夹缝大厅?”

        韩树干咳了声:“不,其实我们掉进了夹缝空间里。但现在已经出来了,可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不在大厅,而在基地的另一个区域。”

        沈墨竹一怔:“怎么会这样?你们找到门了吗?不然的话,怎么能够从夹缝空间里出来?”

        韩树声音尴尬:“沈叔,我也弄不清楚。我们在夹缝空间的时候,发现夹缝空间和北斗基地有些地方是重叠的,我们在路上还被阎魔袭击了,所幸一路挺了过来。”

        “路途上遇到不少房间,基本上我们都会进行探索。就在刚刚,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房间。原本以为还是在夹缝里,没想到我把门打开,就回到了基地里来。”

        沈墨竹嘀咕道:“这也太莫明其妙了。”

        韩树哈哈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但,管它的,能回来就不错了。对了,天阳有跟你联系吗?掉进夹缝空间后,我们就跟他分开了,还有慕晴司祭和几个教会人员也不见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沈墨竹正要回答,通讯机里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队长,天阳跟千虹联系了,他和慕晴司祭在一块,现在位于夹缝大厅里。”

        “真的吗?那我们马上过去。”

        韩树急急道:“沈叔,先这样,我们过去大厅跟那小子汇合,再跟你报告。”

        通讯中断。

        沈墨竹只好把来到嘴边的“等等”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