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418章 暴乱之夜

第418章 暴乱之夜

        教会对无形者一事三缄其口,但对黑王却没有半分犹豫,便全盘托出。看起来,黑王的信息并不在保密范围内。即使如此,普罗大众也不见得对黑王十分了解,所以这些信息,应该是由堡垒的高层管理者掌管。

        天阳一边在心中思索猜测,一边吃着教会提供的食物。嗯,还别说,挺美味的。

        不知是为了拉近天阳的距离,还是说逆界黑民方面的信息不需要保密,慕晴继续说道:“逆界黑民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进化...是的,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进化着。”

        “特别是在我们探索逆界之后,逆界黑民的进化速度,对比起我们探索逆界之前来,要快上两到三倍。”

        “之前的数据,是由那些被各种形式保存下来的黑民标本所提供的。而且,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逆界黑民在进化的过程中,会产生针对威胁的反制手段。”

        “在五十年前,可没有‘暴徒’这种半机械半生物的黑暗子民。”

        有趣吗?

        这可一点也不有趣啊...

        天阳本来还想试探‘坟墓’的存在,可对于一位夜行者中尉而言,如果连‘坟墓’都知道的话,也太引人注目了。

        考虑到没有把慕晴灭口的打算,天阳还是放弃了试探,将食物吃光,起身进行例行的营地安检。

        夜色深沉,无风,当然也没有星光。

        小镇上空的浓云消散了一些,却露出极为魔幻的夹缝空间。那些流光逸散,五光十色的斑斓色块,美丽但危险。

        也不知道,这座小镇是如何在夹缝空间里保留下来,且得以飘流至今。

        可能就像慕晴所说,在逆界里,哪怕再诡异的事情也不用大惊小怪,而并非所有问题都找得到答案。

        少年在小楼的天台上逗留片刻,确认附近没有夹缝黑民存在,正要下楼。嘟嘟嘟,通讯机竟然响了起来。

        难道是队长?

        天阳把机器取出来,界面上,果然有一个通讯请求。天阳通过,轻呼道:“队长,是你吗?”

        通讯机里响起一个低沉,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是天阳中尉吗?我是陈教士。”

        陈教士!

        天阳一怔,跟着道:“陈教士,你没事吧?”

        “没事,暂时来说应该吧...”陈教士迅速道:“天阳中尉,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变成怪物,我也没有被附身。”

        “第一点我相信,第二点我有所保留。”天阳如实道,当时他想追上陈教士时,利用黑雾延伸自己的思感。可锁定陈教士时,在黑雾构筑的模型里,陈教士还是原来的样子。

        身形正常,防护服没有裂开,头盔还在。

        正因如此,所以天阳打消了众人追上陈教士的念头。否则,如果被他们追上,陈教士可能会被护教武士杀死。

        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陈教士还不能死。

        “中尉怎么肯定我没有变成怪物?”听到天阳的话,倒是陈教士感到疑惑了。

        天阳淡然道:“我有自己的理由,陈教士,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陈教士是教会的人,放着慕晴不联系,反而联络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信息想要透露给自己知道。

        这话提醒了陈教士,他连忙道:“对对对,中尉。我要提醒你,你身边那几个人,可能有人被附身了!”

        “什么?”

        天阳身体轻轻震动:“理由是?”

        陈教士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带着些许鼻音道:“我逃走后,冷静想想。你们当时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甚至指出我被附身,就像当时我变成了一只怪物。”

        “可我并末发现自己出现异常,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你们被蒙蔽了。你们看到了幻觉,有东西欺骗了你们的视觉。”

        “很有可能,除了你之外,其它几人当中,有人已经被附身了!”

        天阳微微皱眉:“陈教士,你怎么肯定,被附身的人不是我?”

        陈教士深深呼吸的声音传来:“中尉,接下来你听到的,是我们教会里的高度机密。本来我是不能泄露的,可现在...管它的!”

        “根据《密契之书》的记载,那东西附身的过程分成两个阶段,在初始阶段为了顺利接收皮囊,会想尽办法让皮囊一人独处,将阻力降到最低。所以,你们会看到幻觉,以为我变成了怪物,这是要将我们跟皮囊分开!”

        “我是根据这一点,判断当时场间有人已经被附身。”

        “其次,那东西极度厌恶星蕴。据书中记载,星蕴可以灼伤它的‘本质’。这是我判断,你没有被附身的理由。”

        “当然,那东西还有其它手段可以附身升华者,可惜我的权限不够。我仅知道,其中一个手段是‘入梦’,可具体的操作,就不是我能够知悉的。也许慕晴司祭知道,也许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想附身在升华者身上并不简单,至少,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引起注意地进入你的身体。”

        星蕴可以灼伤本质!

        这又是一个重要的信息,这么重要的信息,慕晴刚才居然没说。

        这个女人未免太死板了...

        天阳拿着通讯机轻声道:“陈教士,这样说来,我可以利用星蕴,试探出它附身的对象?”

        “没错!”陈教士急促道,“但要快,一旦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它跟皮囊深层结合,星蕴就对它不起作用了。”

        “中尉,赶紧排除危险,然后来接我吧。我已经用星质照明试过,我并没有被附身。可这里太危险了,我一个人随时会没命的。”

        天阳点点头:“明白了,我现在就....”

        “中尉!天阳中尉!”

        楼下忽地响起慕晴着急的叫声。

        天阳急急道:“好像出事了,就这样,我下去看看。”

        结束通讯,天阳连忙来到楼里,一进门就见慕晴站在窗口,三个护教武士都紧张地看着窗外。

        “怎么回事?”天阳快步行去。

        “是暴民!”

        一个武士指着窗外道:“暴民把我们包围了。”

        暴民?

        天阳刚才在天台上就发现,有暴民在附近游荡。但这些小镇‘居民’对自己这些外来者视若无睹,所以少年也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揭开布帘,天阳看下去。果然,小楼前面站满了暴民,那些魔化病人举着火把,挥舞着各种粗糙的武器,看样子就要冲进楼里来一般。

        “小楼里应该没有他们想施暴的目标。”天阳说道,他对这点深信不疑,信心来自至少三次的上下楼探索。

        少年基本上把这栋建筑的每个角落摸了个遍,如果有人躲在这里面,他不可能没察觉到。

        可正因为如此,所以,天阳的眼光泛着淡淡的忧色。

        一个护教武士笑道:“他们总不会是想对付我们吧?”

        他虽然在笑,可笑容勉强。

        天阳果断道:“我们走,无论他们想干什么,这里已经不安全。”

        与此同时,楼下的暴民们突然暴发出一阵巨大的吼声。似是示威,又像是发出某种信号。前排的暴民举起了手臂,他们的手上有一种特别的‘武器’。

        燃烧|瓶!

        他们用绳子捆绑着燃烧|瓶,随后旋转着瓶身,在一名暴民往楼上指去的时候,一个个燃烧|瓶呼啸着飞了出去,砸向天阳他们所在的楼层。

        装着大半可燃液体的瓶子,在砸到墙壁或窗口的时候,发出清脆的破裂声。里面的液体四溅、燃烧、转眼间,小楼外墙火焰熊熊,热气逼人。

        “我的天!”

        一名护教武士迅速退后,他差点就被火舌舔到了防护服。虽说用以逆界探索的防护服都有防火设计,可要是被火焰缠上,也是足以将人烧死的。

        “他们不是对我们没有反应吗?为什么攻击我们!”另一名武士大叫,并将武器准备好。

        天阳不知道,也没空回答他这个问题。随手抄起一张椅子,用力掷出,砸碎了房间另一边的窗户。

        “抱紧我。”

        天阳一把将慕晴抱了起来,几步加速,从窗户穿出,落向地面。

        另外三个武士也跟着跃出窗户,跟在天阳后面落到楼后这条偏僻的巷子里,天阳将女司祭放下,当先抢出巷口。

        巷口外,一群暴民飞奔而来,其中有几人扔天阳掷出了燃烧|瓶。

        天阳还给他们一颗手雷,爆炸声中,火球升起,吞噬了几十道身影。

        教会人员一跑出巷子,天阳便在前面开路。暴民像鼻子灵敏无比的猎犬,不管天阳他们逃向何处,总能追在他们的屁股后。

        甚至有几次,这些暴民甚至赶在队伍的前面,险些将他们拦下。

        天阳很快发现,他们正在往回走。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在暴民的追赶下,他们正深入小镇。

        在小镇里,追逐的暴民非但数量大增,并且还有代步工具。四只轮子或两只轮子的车辆,被改装出狰狞的模样,大吼大叫的魔化病人,宛若举行着一次盛大的晚宴。

        而天阳几人,便是这场晚宴上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