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96章 考验

第396章 考验

        “很抱歉,我不能这么做。虽然很想帮你,但我不能随便透露教会人员的住址,哪怕左教长已经辞职了。”

        美丽的女司祭一脸歉意,却非常干脆地回绝了天阳这个请求。

        果然没那么容易套出来啊。

        天阳调整情绪,让自己恰到好处地露出‘微感失落’的表情:“不不,是我唐突了。那就没办法了,看来我只好回去,想办法安慰下爷爷了。”

        看在老人家的份上,你就不能稍微变通一下吗?

        虽然我这个爷爷是个子虚乌有的人....

        “如果说跟左教长见上一面的话,倒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只是....”慕晴似乎被天阳的‘真诚’打动,口风有些松动。

        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快告诉我办法吧。

        “不知道是什么办法?”天阳顺着她的口风询问。

        慕晴露出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我们正在招募一批‘圣堂武士’,现在已经有一批教众报名。目前我们正在审查和筛选当中,结果会在一个月后公布。”

        “届时,左教长会为当选的‘武士’们施祝福礼。”

        天阳恍然:“所以一个月后,左老先生会来教堂,到时候我就可以见到他了?”

        “不。”

        简单的一个字,给天阳泼了好大一桶冷水。

        慕晴露出些许恶作剧的笑容:“左教长会来教堂没错,不过,圣堂武士的祝福礼是不接受外人观礼。不,确切地说,就连普通教众也不能观礼。”

        “届时能够出现在教堂的,除了现任教长外,便只有我们几个黑衣司祭,以及圣堂武士们。”

        “所以...”

        天阳懂了:“所以如果我想见到左老先生,就只能成为圣堂武士?”

        “抱歉,如果你非见左教长不可的话,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慕晴又道,“要不这样,到时候见到左教长,我替你爷爷把话带到如何?”

        那你能不能顺便帮我问问,他是否知道苏烈的事?

        天阳摇头:“这就太没有诚意了,好吧,如果成为圣堂武士,便可以见到左老先生的话。那我也报名参加吧,就不知道现在报名截止了没有?”

        “报名倒是还没有截止,不过能否参加,不是我说了算。”

        慕晴往武场上正在训练的护教武士指去:“如果你想报名参加,那就需要接受武士长梁帆先生的考验。只有他说你可以参加,你才能够参加。”

        “那样的话,能否请慕晴司祭你帮我通传一声,我希望现在就可以接受这位武士长的考验。”天阳可不想等,更不想错过能够跟左墨涵见面的机会。

        “没问题。你在这稍等片刻。”

        慕晴微笑答应,并且,神态带着些许兴奋,以及几分计划得逞的得意。

        等等...

        这位女司祭不会是故意的吧?

        那得意的模样,难道说一大早就打着要让我参加圣堂武士招募的主意?所以她是故意不说左墨涵的地址,就为了让我掉进她挖好的坑里?

        呵呵...

        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结果很快出来。

        武场中,慕晴对着天阳招招手,看来那所谓的武士长已经答应。

        天阳紧了紧手上的赤月战刀,快步进入武场。武场里,两排黑衣黑裤的护教武士已经退开,让出中间的空地。

        慕晴跟一个壮硕的大汉站在一块,大汉三十许人,脸孔方正,同着黑衣,不过外罩轻质护甲。

        护甲上有闪电缭绕的长剑教徽。

        他双手拄着一把大剑,大剑未曾开锋,看上去不像是素材兵器的样子。

        天阳观察他的时候,武士长也在打量少年,天阳可以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只可惜,这两道目光未曾让他感觉到压力。

        “我来介绍,这就是武士长梁帆。”

        幕晴对天阳的介绍,则除了名字外,仅有教众这个身份。

        梁帆淡淡道:“我们虽然欢迎任何教众参加招募,但圣堂武士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胜任的。除了必须是我们教会的信徒之外,更重要的,还必须是一名升华者。”

        天阳平静道:“我是夜行者中的一员,并且是一名中尉。所以我想,我应该符合教会的要求。”

        夜行者是堡垒三大军团之一,而且尉官只有升华者能够担任。并且刚加入的时候,只是少尉。天阳表示自己是中尉,那就说明,他累积了足够的军功。

        换言之,他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这正是教会所希望的。慕晴脸上的笑意在扩大,她由衷地希望,天阳可以成为圣堂武士。

        那么她这个司祭会因为推荐有功,被教会记录在案,作为她以后升职的重要依凭。

        武士长从容点头:“这样最好,但按照规定,你仍需要接受我的考验。打败我,我就承认,你有参加武士考核的资格。”

        原来是这样。

        那就简单了。

        天阳点头道:“那就请梁帆先生赐教。”

        梁帆抬起大剑,沉声道:“先说明一下,我是职级4的修罗。并且在动手的时候,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自己小心!”

        天阳坦然道:“我也是职级4。”

        至少表面是....

        梁帆轻道一声好,接着吐气开声,星蕴爆发。银色辉光熊熊升腾,如同银色的烈焰,填充着武士长身周的空间。

        武场上,两边的护教武士齐声喝彩。

        “这个气场太强大了!”

        “不愧是武士长啊。”

        很强吗?

        天阳有些疑惑,他丝毫感觉不到梁帆的压迫感。虽然梁帆的星蕴气息真实不虚,确实是职级4该有的水平。

        可他的气场寡淡如水,非但没有压迫感,甚至连杀气都非常欠缺。

        这样的对手,感觉一下子就可以杀掉啊。

        天阳已经有些下意识地要向武士长身后闪移,然后一刀带走。

        等...等一下!

        少年心中大叫,不能杀他。杀了他,我就不能参加圣堂武士了!

        冷静点,这不是在战场上,不需要杀人。

        我只要打败他就行。

        不...

        也不能赢得太快,那样的话太引人瞩目,搞不好圣堂武士没当成,还会被教会怀疑。

        所以,得跟武士长对打一阵子,然后再险胜一把就可以了。

        不过...好麻烦啊,果然还是在战场上比较方便点。

        “准备好了吗?好了的话,你先出手吧。”

        武士长大方地说道。

        居然还让对手先出招...

        这些教会武士......好天真啊。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赤月出鞘,天阳别说拿出‘银河闪烁’了,甚至连自己正常的速度都不敢暴露,仅拿出三分之一的速度,然后像一名真正的战神职阶那般,向武士长正面发动冲锋。

        总感觉从正面冲过去好蠢啊......

        少年心中微微抱怨,却还是很认真,至少表面看来如此,一刀就往武士长的胸口斩落。可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天阳更想一刀削向他那没有护甲保护的大腿,一来容易伤敌,二来可以瘫痪对方的机动性......

        “很不错的一刀,不过,还差点!”

        武士长大喝,猛地往前跨出一步,踩下地面。大剑斜挑,如同天阳预料的那样,格开了赤月战刀。

        随后合身扑上,脚步踩踏,大剑从上往下,气势磅礴地劈了下来。

        “好快啊!”

        “而且这一剑力量十足啊。”

        两边的护教武士们再次惊叹起来。

        快吗?嗯,以战神职阶来说,应该算是快了的吧。

        至于力量方面,确实很强,可是破绽不是一般的多啊。

        我能不能戳一下...

        天阳让自己显得有些慌乱,似乎是被武士长的气势所慑,身体晃了晃,有些失去平衡,却还是在紧要关头,灵活地跃了开去。

        于是武场上响起一阵懊恼的叹息。

        “再来!”

        武士长大叫,拖着大剑,摩擦着地面,给了天阳一记上挑。

        接下来,两人非常‘激烈’地战斗着。

        武士长的攻击沉重威武,天阳则是灵活且灵动,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战斗风格。

        对战了好一阵子后,当武士长一剑横扫,天阳‘险之又险’地避开,上衣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但他也趁这个大好机会,伸手在大剑宽阔的剑身上一按,高高跃起。

        随后赤月拉出一条暗红光线,划落了武士长几根头发,天阳落到了梁帆身后,慕晴司祭的身前。

        武场一片寂静。

        片刻之后,梁帆大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这份实力果然强大。天阳中尉,现在我承认,你确实有参加圣堂武士考核的资格!我很期待,以后能够跟你一块为教会出力!”

        终于成功了。

        天阳收起赤月,慕晴已经叫来一名教会人员替少年登记。

        登记之后,天阳就迫不及待地问起考核的事,慕晴却神秘地告诉他,从他的名字出现在记录里的时候,考核就已经开始了。

        结果到最后,天阳都不知道,教会所谓的考核是什么。

        告别了武士长,慕晴亲自送天阳离开教会。

        小径上,天阳这才问道:“慕晴司祭,其实......圣堂武士的工作是什么?保护教会吗?”

        慕晴微笑回答:“保护教会的工作有护教武士完成,圣堂的工作更加神圣,现在我只能告诉你,圣堂的工作往往跟逆界有关。”

        逆界?

        这倒是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这么说来,战争之主这个教会似乎比其它三大教会,更热衷逆界的探索和研究。搞不好教会对逆界的了解,还在擎天堡之上。

        这个想法在天阳脑海里一闪而过,现在少年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左墨涵。

        刘镜霖断不会无故留下这条线索,这位前教区长的手上,肯定掌握着一个巨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