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83章 最后的任性

第383章 最后的任性

        城楼终于不再晃动了。

        不过议事大厅所在的那一层,已经被两名职级7的强者给拆掉。墙壁、石柱、装饰物、各种管道以及某些用途不明的机械构件,全给拆得七零八落。

        轰隆隆...

        一大片失去支撑的穹顶倾颓滑下,一阵碎石纷飞之后,大厅外的公共平台上,已经可以看到深沉的夜空,以及不太明朗的星光。

        有风吹来。

        韩树吐出了一口浊气,摸出根烟,点着吸了口:“老头子这精力,比年轻人还旺盛嘛。”

        走廊上,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张冬城更是叫了起来:“那个无影将军呢,什么时候跑的!”

        破阵人东张西望,却再也找不到阿格里夫的身影,哼了声,跃离城楼,追向城外去。

        “你们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有人从走廊尽头的通道里上来,是铁壁的董方,他负手而行:“各位,我们不是来观战的。黑星堡已经被我们拿下,无论褚岩司令和对方的战果如何,这座堡垒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所以现在,大家是否应该继续自己的工作?”

        让董方这么一说,人群才散去,按照自己所拿到的命令,开始清理战场,清点战利品。

        韩树往城里看去,城区中仍然不时有爆炸和火光出现,黑星堡的余孽仍在负隅顽抗。可惜这座堡垒大势已去,被彻底占领是早晚的事。

        “黑星堡那几位将军还没有被拿下,说什么囊中之物,是不是太快了点?”

        韩树看了董方一眼。

        董方淡然道:“这点你不用担心,雪焱和狂歌已经战死。至于那位沧浪,有飞梅将军亲自招呼,想必现在也自顾不暇了。”

        韩树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清理最后的抵抗力量吧。”

        董方侧开身,微笑而立。

        韩树从他身边经过时,那个男人哦了声道:“你是渡鸦小队的队长吧,我刚才见过天阳队员,他真是一个优秀的人材。”

        “当然,毕竟是我的人嘛。”韩树哈哈一笑,走下通道。

        董方目送着他远去的背影,淡淡一笑。

        果然,在下方一个楼层里,韩树碰到了天阳。少年看到韩树,立时叫道:“队长,你也在这里。”

        韩树打了个手势:“跟我来,咱们去处理城内剩下的敌兵。”

        天阳点点头,跟在韩树身后,他们在离开城楼的时候,又撞上了霁雨。

        几辆从他们身边经过,目前黑星堡已经被控制住,原本复杂的城区经过一轮清理后,已经清出几条进出的通道来。

        擎天堡的车辆利用这些通道,快速将伤员运走,进行抢救。

        刚才经过的那几辆装甲车,里面就运载着伤员,其中一辆从天阳身边经过的时候。少年有种被注视的感觉,可当他朝装甲车看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走啦,你在磨蹭什么!”

        韩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天阳连忙答应一声,追了上去。

        转眼,那几辆装甲车已经开出了堡垒外,在一片空地上,停着三辆铁壁军团的战车。几辆出城的装甲车里,这时有一辆离开车队,来到铁壁军车旁边。

        装甲车打开,有两个伤员躺在担架上,被抬了下来。很快,他们被安置在旁边的治疗舱里。

        治疗舱关上的时候,似乎惊动了伤员,他们醒了过来,并张嘴呼叫。

        可人在治疗舱里,根本没人会听见什么。

        这两个伤员,一男一女。

        男人身材削瘦,如同一架骷髅;女人黑发白肤,双眼一蓝一红。

        一名铁壁军官冷笑了声,挥挥手,两架治疗舱就推进了铁壁军车里。随既军车启动,先一步离开了沉月峰。

        而那两名伤员,就仿佛从末出现过般,也没出现在任何记录上。

        ......

        黑沙平原东侧,一条尘嚣扬起,如同灰色巨龙,一路远去。

        夜行者的司令,褚岩从尘嚣里扑了出来,大吼出拳。拳锋所指,空无一物。可随既,一道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身影,却出现在老人的前方。

        北辰!

        黑星堡的主人长剑周围飘浮着一团几若无形的波纹,褚岩的拳头印在那道波纹上,骤然迸发强烈之极的银光,将周围的大地染上一层银妆。

        在这瞬间,四处地面起伏,条条笔直的裂痕扩散,双方的能量在短短刹那之间,不知道碰撞了多少个来回。

        等到银光消退,褚岩脸色一阵苍白,噔噔噔倒退几步。那只机械手臂的拳锋上,又多添加了一条裂痕。

        北辰也不好过,同样后退,最后一脚踩得地面迸碎,才停了下来。他脸上浮现一抹不自然的潮红,随既咳出小半口鲜血,笑道:“老家伙,可别死要面子活受罪。赶紧把淤血吐出来吧,不然会落下病根的。”

        “多管闲事!”

        褚岩突然一个大幅度的跨步,那魁梧的身影立时占据北辰的视野。老人坐马沉腰,重拳出击。拳锋轻颤,一圈圈波纹无声扩散,撞向北辰。

        北辰露出凝重的神色,突然长剑狂舞,舞出一团绚烂的剑光,不断劈砍着那圈圈波纹。

        平原之上,响起了金铁交鸣之音。

        一道道强烈之极的银光连接迸射,每一道银光远去数百十米,所过之处,不管是岩石还是树木,皆成飞灰!

        到得最后,银光越演越烈,遍布空间,如同旭日东升,映照得大地雪白一片。

        却在那耀眼的光芒中,悄然升起无数紫色的光线,紫线逐渐吞噬着银芒。就像一件银器上,遍布着数以百计的裂痕般。

        银芒闪得一闪,突然熄灭,连同那些紫色光线,一起归于虚无。

        褚岩和北辰也停了下来。

        两人保持着拳剑相击的交势。

        他们脚下的大地无声陷下,化为齑粉,被风一吹,便散成尘烟,在两人身周形成一团深深浅浅的灰色。如同迷雾,宛若流水,缓缓漫过大地,消逝在远方。

        褚岩那条机械手臂突然崩碎,大大小小的碎片和零铁一股脑喷向身后,各种机件四处迸射,然后叮叮当当地落了一地。

        老人肩膀胸口,更是喷出几道血箭,洒在了大地上,如同点点梅花。

        北辰的护甲则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扭曲变形,块块星质结晶崩了出来,跳上半空,再一一爆开,仿佛一场小型的烟火。

        一片片装甲咔嚓咔嚓,迸裂飞射,掉到了地上。

        转眼间,城主身上的护甲至少崩碎了一半,特别是胸口,整块装甲炸碎,露出里面的身体。

        就在北辰的胸膛上,清楚地印着一个拳印。

        城主闷哼了声,从鼻孔和嘴角一条条血线流淌而下。

        “再来!”

        褚岩大吼,嘴口血沫四飞,剩下的那条手臂握拳出击。

        平原上响起一声异样的啸声,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某种野兽的咆哮。

        却见司令周身星蕴升腾,遍布四周空间,隐隐凝出一头巨兽的轮廓。这头由银色火焰凝出的巨兽,如狮似虎,一出现,无形威压遍布四野。

        随着司令一拳捣出,巨兽做出扑击的动作,完美契合老人的拳势,随即平均分布的威压朝着褚岩拳锋一点集中。

        在北辰的感知里,仿佛整个平原向他砸了过来,如此惊天动地的一拳,让城主脸色前所末有的凝重。

        北辰举剑。

        一股带着无尽锐意的气场节节攀升。

        星蕴外显,飞扬如焰。

        银焰里,升起一柄柄银色长剑,瞬息之间,北辰身后宛若升起一座剑山!

        剑意凛凛。

        一剑斩落!

        拳剑最后一次交汇,却没有声音发出,只有一片光怪陆离的光芒在闪烁...

        直到光芒暗淡,消逝,平原上才响起震耳欲聋的爆鸣!

        大地上。

        褚岩一拳印在北辰的胸口,后者的剑则砍在司令的肩膀上。

        老人身后大地轰鸣,一条裂缝轰隆浮现,一路远去,笔直蔓延,几乎要将整个平原一分为二!

        北辰身后,空间一阵模糊。大地、岩石、树木,在一瞬间褪去了颜色,变得透明,宛若琉璃。

        片刻之后,蓦然炸裂,数以千万计的晶莹碎片,一股脑地喷了出去,形成一条长近千米的灰龙!

        北辰笑了笑,手中的剑咔嚓迸碎,背后喷出一道血泉。双膝一软,就要跪到地上。

        却被老人单手架住。

        褚岩双目暴睁,捉着北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最后那一剑不砍下来!”

        北辰看着他,咳出一口鲜血,咧嘴笑道:“你要没回去,小乔会恨死我的。”

        “狗屁!”

        褚岩大吼:“我是军人,军人死沙场,天经地义!不说好了全力以赴,你这混蛋,却临到最后还要耍我一次!”

        北辰笑了起来,捉住老人的手,艰难地说道:“老家伙,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从一出生,就被赋予了某种使命。我的生命,它不属于我。”

        “我从中州来,我在东陆上所做的一切,全都因为那个使命。所以我羡慕你,你总能按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你可以为了小乔留在擎天堡,你可以为了她向时光低头,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

        “所以我想,至少在最后,让我也任性一次。”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但我不想,我最好的朋友死在这里。”

        “这是我想要的结果。”

        “而我...做到了...”

        短短几息间,北辰的容貌迅速苍老,当他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已经跟褚岩一样,变成一个老人。

        甚至,比司令更加苍老。

        他嘴角含笑,可眼中,却已经渐渐没有了神彩。

        “王八蛋,你可真够任性的啊...”

        司令轻声一叹,缓缓将城主的尸体放到了地上,手掌一扫,让北辰合上了双眼。

        天上浓云汇聚,星辰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