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81章 秘密

第381章 秘密

        有那么一瞬间,天阳差点就要暴起袭击,但他生生将这股念头按了下去,回头大声道:“并没有,长官!”

        声音很大,以至于不远处几名士兵都看了过来。

        董方笑容淡淡:“用不着这么大声,我只是觉得,你看上去挺眼熟的。现在记起来了,当时荒谷镇的时候,你在战榜上有名,怪不得刚才听你的名字时,觉得在哪听过。”

        董方用手拍了拍天阳的肩膀:“慢慢挑吧。”

        “是,长官。”

        目送他走到另一边的柜子后,天阳心里才暗自松了口气。他拿捏不住董方刚才是在试探自己,还是真的只是随口这么一问。

        总之,在没有搞清楚这个男人的来历,以及他和苏烈是否有关之前,天阳觉得凡事还是小心点好。

        表面上装成若无其事,天阳继续挑选着兵器,最后挑了那把长剑,再次向董方报告:“长官,我已经挑选好了!”

        董方点点头:“那就忙你的去吧。”

        “是,长官!”天阳大声回答,一脸高兴的样子,把长剑收起,就快步离开收藏室。

        他走了后,董方旁边的少校微笑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精神的吗?这个天阳我好像也有点印象,上次军部给我们的信息里提到过,就是他从神孽研究所里夺得那份资料。”

        董方目光深沉,微微笑道:“好像有这么一回事。”

        就在天阳离开收藏室的时候,议事大厅外,站在门前一直没有动作的无影将军,突然抬起头来。

        大厅外面是个开阔的公共平台,两边摆放着三米来高的盔甲装饰,这些盔甲就像巨人般俯视着平台,让走过的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

        脚步声从平台前方的走廊处响起,很快从走廊两边涌入一片人影。放眼看去,都是擎天堡的士兵和将军。

        他们在走廊上停了下来,随后往两边一分,一道身影从分开的人群中大步行出。

        走进来的是一个老人。

        年纪已经不年轻,身材却依旧魁梧壮硕。右眼戴着眼罩,左手装着一条机械手臂,夜行者黑色长衣制服当成披风一样挂在身上。

        嘴上咬着一根香烟,老人看向门前的无影将军:“好狗不挡路。”

        阿格里夫用带着西陆的嗓音回答:“褚岩司令,你好。”

        夜行者司令轻轻点了下头。

        无影将军平静无波的声线从面具后传来:“时常听城主大人提起您的大名,在下对司令非常敬仰。可惜,现在你我立场不同。因此,司令的话,恕在下难以从命。”

        褚岩从嘴里喷出一条灰白色的烟:“谁去把他撵开?”

        “我来!”

        一道暗红身影,从褚岩旁边经过:“老爷子,你稍等片刻。”

        旁边响起一串轻呼。

        “那个制服,是破阵人吧?”

        “是破阵人没错。”

        褚岩对这人看了眼:“原来是冬城你这小子啊,行,给你一根烟的时间。”

        破阵人张冬城本来笑嘻嘻的脸,看到褚岩嘴里那根烟时叫了起来:“老爷子,你这不讲道理啊,你的烟就剩下半根了。”

        褚岩面无表情道:“你再不动手,烟就抽完了。”

        张冬城大叫一声,已经向无影将军冲去:“让开让开,我赶时间!”

        没有任何先兆,突然从无影将军的斗蓬里,射出两道黑红色的光束。张冬城身影一晃,避开攻击。

        两道光束改而朝褚岩轰去。

        夜行者司令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眼,对迎面而来的光束视若无睹。

        这时一面屏障在司令前方升起,光束痛击在屏障上,能量被吸收导引。屏障闪烁片刻,恢复如常。

        褚岩这才道:“韩家的小子,就不能早点出手吗。”

        后头韩树干笑道:“司令你就是站着不动,这两道光束也射不死你,其实我出不出手都一样。”

        褚岩在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

        另一边,张冬城已经欺近对手,一剑毫无花哨地斩了出去。无影将军后面斗蓬掀起,从里面射出两道长索,长索系着一个机械爪。两只机械爪飞上穹顶,捉住外墙,长索收缩,便将阿格里夫往上方拉起,避开了张冬城这一剑。

        一击不中,张冬城便跃上半空,继续追击。

        穹顶上两保机械爪松开,无影将军从左侧斗蓬里喷出几道焰光,整个人原封不动,却诡异右移,让张冬城二度扑空。

        还没落到地上,就从斗蓬中射出七八道光束,射向半空的破阵人。

        张冬城舞动长剑,挥出一片剑光,将光束纷纷击爆。落到地上,身形前倾,掠向无影将军。

        无影将军斗蓬骤然掀起,从斗蓬下竟然射出四五枚飞弹,张冬城连忙停了下来,剑气连送,引爆飞弹。

        几个火球在两人之间绽放,爆炸中,无影将军主动冲了过来,手抬起。五指摊开,突然从掌心中一道剑刃激射!

        张冬城轻喝了声,用剑架住,两把长剑擦出一蓬火星。张冬城用力压下对方的剑刃,揉身上前,一拳轰去。

        正中将军胸口。

        可中拳处,却传来如击金属的声音,无影将军连退了数步,张冬城脸上却没有一点高兴的神情。

        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刚才的触感太奇怪了,非但像一拳打在块钢板上,而且这个无影将军的体重也相当惊人。那种打击感,简直不像打中一个人,更像是朝着一根铁柱轰了一拳。

        呼。

        褚岩呼出一条灰色的烟,随后,一个烟头掉到了地上。

        他踩了踩,就往前走,目标是议事大厅的门。

        张冬城往后看了眼,就叫了起来:“怎么这么快,老爷子,你就不能抽慢点吗?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的。”

        褚岩看了他一眼,哼了声,脚步不停。

        无影将军的胸口突然亮起来,斗蓬着火,从里面喷出一道水桶粗细的能量光束!

        这道光束笔直朝着褚岩而去,突然司令前方人影一花,张冬城已经挡在前面,一剑劈下。

        光束一分为二,连绵爆炸,火焰飞扬中,城楼上这片公共区域轻轻震动,从两边角落抖落一条条尘灰。

        褚岩在火焰和尘嚣里走过,速度不变,目标不改。

        无影将军朝他扑去,张冬城强势介入,一剑斩去。

        阿格里夫抬起手臂,架住破阵人的剑,手臂上生成一片无形力场,剑和力场碰撞时,两人脚下掀起了一圈风浪。

        风吹得破阵人的衣袂猎猎作响,张冬城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笑意:“别挡我们家老爷子的路啊!”

        星蕴爆发!

        张冬剑整个人猛往前压,推得无影将军往一旁退开,将通向大门的路给让了出来。

        夜行者司令一路向前,来到门边。抬起机械手臂,向前一推。

        议事大厅的黑铁大门发出尖锐的声音,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露出大厅里的一角。

        把门打开之后,褚岩走了进去,目光先是落在金属地面上,随后向前延伸。视线滑过了那些与地面相连的黑铁桌椅,一根根巨大的铜柱,以及坐在长桌尽头,那张高背椅上的男人。

        黑色的盔甲让他显得无比阴沉,昏暗的光线更是让他与大厅的阴影几如一体。只有当盔甲上那些星质结晶亮起了时候,才会点亮甲胃上那一条条蓝色的纹路,映照出男人威严的轮廓。

        黑星堡的主人,北辰张开了双眼,看着大门旁边的老人,笑容暧昧:“你来啦,老朋友。”

        褚岩哼了一声,伸手在门扉上一推,沉重的金属大门在地面擦出明亮火星,自行合拢。

        门关上后,夜行者司令才道:“我可没有你这样麻烦的朋友,所以,别套近乎。”

        北辰笑容不改:“你还是老样子,说话难听,却比谁都心软。”

        “心软?”

        褚岩冷笑起来:“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还不带眨眼的,这样也叫心软吗?”

        北辰摇摇头,站了起来,慢条斯理把一把长剑系到腰侧:“还记得我们一块开拓逆界的时候,你就一直跟大家强调自己有多么的心狠手辣。结果碰到好几拨想要打我们主意的人,最后你都会找各种借口放过他们。”

        “你瞧,你不心软,谁心软。”

        褚岩大手一挥:“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告诉我,北辰。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这个来自中州的家伙,究竟在这片土地上谋划些什么!”

        “逆界菌群,神孽研究,我真不懂,为什么你要做这些事情!”

        “难道你不知道,做出这些事,会给自己招致毁灭吗?”

        北辰看着老人,淡淡道:“看,你还是心软了。褚岩啊,你不会懂的,我所做的这一切,不足与外人道。因为他们不会明白,你也一样。”

        “我确实不懂,这大概就是,你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而我已经老去的原因吧。”

        北辰淡淡笑道:“如果你想,你也可以保持最巅峰的状态。在我们步入职级7的高度后,衰老已经不是一个难以克服的问题。”

        褚岩沉声道:“就像我无法理解你,你也同样不会明白我。你怎么会明白,看着你在意的人老去,而自己仍保持着壮年的样子,这对那个人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啊。”

        北辰哈哈笑道:“没想到一根筋的你,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啊。”

        “你别误会,我刚才的意思与衰老与否无关。我想说的是,你这个人仍紧紧捉着过去不放,而我则大步向前罢了。”

        褚岩声音一沉:“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在欺骗我们吧。你来到东陆,不是为了开拓自己的视野,而是怀揣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