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59章 狠角色

第359章 狠角色

        一只沉重的靴子踩在草地上,草木发出呻吟,无法反抗,被靴子踩在地面。

        “太慢了,坦克,还以为你死了呢。”

        一个戴着茶色眼镜的女人,坐在一截枯木上,正用短刃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高大魁梧,身体有明显改造痕迹的男人憨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没办法,我的脚力是最慢的。其它人都回来了吧?哦,咱们死了一个同伴。”

        黑蝶放下短刃,用手指轻轻抬了下镜框:“没死的都回来了,哦,还差一个。”

        “谁啊。”

        坦克在一块大石头上靠着,有人递给他水壶,他痛快地喝了起来。

        这里是黑星堡一个秘密营地,拦截渡鸦小队撤离后,分散的人员会来这里集中,休整,然后再次出动。

        黑蝶朝营地外看去:“千虹,那个荒野来的疯丫头。”

        坦克一怔:“是她,不应该啊,她不是狩猎者吗?”

        “天知道她怎么没回来,说不定已经死了。”黑蝶冷笑了声,她不喜欢千虹,打从心底厌恶。

        坦克摇头:“不可能,那支队伍里,最高的职级也就是4级而已。千虹也是职级4,而且她还有特异体质。”

        “不管了。”黑蝶收起短刃,拿出一个通讯机,联系上级。

        很快,通讯机里响起鲁森的声音:“情况如何?”

        黑蝶拿着通讯机回答:“已经拦下对方一支小队,我们破坏了车辆,想必现在他们正在抢修吧。”

        鲁森嗯了声:“继续骚扰,我这边快完工了,晚上就可以撤离。”

        黑蝶笑眯眯地说:“不过长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坦克都回来了,但我们的千虹少尉却还没有回来,你说,我们需要搜索她吗?”

        “千虹没有回来?”鲁森的语气充满惊讶,“你们遇到什么队伍了。”

        黑蝶耸了耸香肩:“很寻常的配置,应该是一支夜行者小队,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人物。”

        鲁森的声音低沉:“这样的话,千虹没理由不回来。除非,她在狩猎什么目标。又或者...”

        说到这,上校的证据明显带有犹豫。

        黑蝶好奇地追问:“或者什么,长官。”

        鲁森不紧不慢地说:“或者,千虹已经投敌。”

        营地里,包括黑蝶在内,四五人均是一愣。

        坦克忍不住上前两步:“不会吧,千虹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鲁森淡淡道:“那个女孩是从荒野来的,加入我们堡垒还没一年。她的风评也多与古怪、诡异、神经质等字眼有关。”

        “在堡垒上,她没有一个朋友,却在家里养了头孽狐。一个把神孽当宠物养的家伙,我觉得,她就算投敌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那种人的行事完全无法以常理测度。”

        鲁森又问:“试试联系她,如果晚上她还没有回来,那你们就回来吧,不要再出击了。”

        黑蝶仍然有些难以置信,却还是答应。

        收起通讯机,女人抬头看了眼天色,天色已经不早了,太阳渐渐向森林的西侧落去,远天一抹云霞,红得宛若烈焰。

        “真是让人不舒服的天色。”

        黑蝶沉声道:“吃东西吧,再等15分钟。千虹如果再不回来,咱们就...”

        “我回来了。”

        话音末落,一把轻轻细细的声音在营地外响了起来。

        黑蝶几人回头一看,果然是千虹回来了,还是那付柔柔弱弱的样子,仿佛风大一些就会把她吹倒,惹人怜爱。

        黑蝶从鼻孔里哼了声,然后冷冷道:“你跑哪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们差点以为你死了!”

        千虹不紧不慢地回应:“让你失望了,我还活得好好的。”

        黑蝶嘴角抽搐了下,正要反击,突然,视线落在千虹的肩膀上:“你的军章呢?”

        千虹淡淡朝自己肩膀看了眼,毫不在乎地说:“应该是掉了吧。”

        坦克怕她们发生争吵,站起来打圆场:“千虹少尉回来就好了,军章掉了回头让堡垒再补个就是。快进来啊,少尉,你还没吃东西吧?”

        千虹露出甜美的笑容,脑袋甚至微微一倾:“吃过了呢,谢谢你哦,坦克。然后,抱歉了。”

        坦克一怔:“为何要道歉?”

        千虹却没有回答,而是抬起头看向天空:“应该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什么?”黑蝶微微颦眉,学着千虹往天上看去,树冠之上是昏黄的晚天,什么都没有。

        可下一刻,出现了几个黑点,就像晚归投林的鸟儿。但没多久,天上响起奇异的呼啸声。黑蝶脸色大变,她自然听得出来,那是飞弹破空的声音!

        “千虹你——”

        后面“贱人”两字,已经被精准落入营地的爆炸声淹没,冲天而起的火焰,以及四处喷薄的泥石,是千虹不进入营地的原因。

        爆炸过后...

        一条身影从火焰和浓烟里冲了出来。

        黑蝶!

        女少尉身形狼狈,制服破损处下,虽然露出大片春光。但很可惜,那些暴露在空气里的身体部位,大多数都给炸得血淋淋,丝毫不能引起异性的兴趣。

        她的眼镜都给炸飞了,秀发烧卷,额头上流下一条血线。她闪到草地上,头也不回,往林地狂冲。

        几根电闪而来的链刃,让她打消了主意,黑蝶停了下来,就见千虹淡然行出,挡在前路。

        黑蝶气得双峰耸动:“千虹,你疯了!你到底在干什么!”

        千虹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啊,已经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半身。”

        黑蝶愣了下:“你在说什么呀。”

        破空声响起。

        眼前银光闪动,随后,千虹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少年。

        银白的碎发在风中扬动,少年长剑前指,释放出阵阵强大的压力逼向黑蝶。

        黑蝶轻呼:“是你!”

        她自然没有忘记这个没有一点武德的少年!

        “你没事吧?”

        天阳看了千虹一眼,见女孩身上一根头发都没少,就知道自己问了句多余的话。

        看到天阳,千虹整个人像会发光似的,眼睛里异彩连连,娇笑道:“没有,你是在关心我吗?不用担心我的哦,这个女人就让我对付吧。”

        瞬间,黑蝶明白了。

        她尖叫起来:“你疯了,你为了一个男人居然投敌!你这个荒野来的疯丫头,你是花痴吗!”

        千虹看向黑蝶的时候,笑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死定了。”

        天阳知道她很强,而且现在黑蝶已经受了伤,至不济也就让黑蝶逃了而已。

        “那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去对付其它人。”

        少年飘然而去,冲进仍然余火处处的营地里,营地中,冲杀进来的渡鸦小队已经跟受伤的黑星堡军官撕杀起来。

        黑蝶知道一战难名,抽出两把短刃,摆出进击的架势,星蕴爆发!

        千虹看了她一眼,身上开始亮起一条条红色和紫色的纹路,这些纹路在她背后构筑出花朵的图案。

        随着这个图案出现,空气中多了一种香甜的味道,黑蝶只是吸了口香气,便整个人头晕脑涨起来。

        她猛地记起,在记录里,千虹登记的特异体质名为【罂罗毒体】。那是能够产生,并操纵毒素的异体!

        黑蝶连忙屏住呼吸,闪身而去,想要在一击中分出胜负!

        她推动双刃,发动秘技,两把短刃舞出千万只蝴蝶,掠过了千虹的身边。

        千虹睁大了眼睛,突然从身上喷出千百道血箭,两腿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黑蝶心中冷笑一声,活该!她对自己的秘技很有自信,千虹吃这一下,已经站不起来了。

        “你笑什么啊?”

        轻轻的,细细的,甚至还有些天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千虹的声音!

        这不可能!

        黑蝶睁大了眼睛,往草地上看去,那里还哪有千虹的身影。

        一阵恍惚。

        黑蝶突然发现,自己手上长出了一朵花。

        一朵紫色的,娇艳的花。

        只是那花蕾,是一张缩小的,婴孩的脸!

        女人背后涌起一阵恶寒,眼前一花,就见全身上下,竟然飞快地长出一朵朵妖花。

        “这是什么。”

        “不,滚开!”

        黑蝶失控大叫,短刃不断在自己身上刮动,想把那些妖异的花朵刮掉。可那些东西却像幻影般,短刃过处,只是晃得两晃,又恢复如常。

        风吹过,花朵摇曳,那花蕾里的婴脸,竟同时笑了出来。

        咯咯咯——

        “不要笑,滚开啊!”

        黑蝶已经快疯了。

        就在她身后不远,千虹轻轻打了个响指。

        所有花朵炸裂。

        同时炸裂的,还有黑蝶的身体,她皮开肉绽,花毒争先恐后地从她的伤口钻进去。黑蝶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她张大了眼珠,却已经无法动弹。

        片刻后,黑色的血从她眼睛、鼻孔、从全身上下的毛孔往外渗。此时的黑蝶,全身散发着异样的花香。

        营地的战斗在日落之前,便宣告结束。

        黑星堡全员战死,包括了黑蝶和坦克,战死者的尸体很快得到掩埋。坐在石头上抽烟的韩树,看着不远处抱着天阳手臂,痴缠依偎的千虹,队长吐出个烟圈。

        “天阳这小子,好像捡了狠角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