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44章 战争之主

第344章 战争之主

        “战争之主包容每一个信徒,主,只要你相信,不求其它。”

        一把温和、悦耳、坚定的女性嗓音,在天阳身后响了起来。拦住少年的神职人员,脸上露出崇敬的表情,并退到一边。

        少年转身,身后站着一位黑衣司祭,这是一位女性,身高与天阳所差无几。她戴着兜帽,帽子在她脸上留下大片阴影,所以看不清她的样子。

        但是,她的眼睛明亮,清晰,没有任何杂质,映照着少年的身影。

        这时一阵风吹来,轻轻揭下了她的帽子,露出了她姣好的容颜。

        “你是?”天阳第一眼看去,只觉有些似曾相识。随既想起,眼前这位女性,便是当时他去云骧基地回来后,前往堡垒墓园时在路上见到的女司祭。

        当时她和少年眼神交汇,勿勿一瞥中,天阳只记住了这双眼睛。

        神职人员介绍道:“这是我们的黑衣司祭,慕晴。”

        名为慕晴的女司祭轻轻颌首:“你是来受礼的吗?”

        其实我是来找人的...

        “嗯,是的,不知道今天教会可有为信徒施行洗礼。”天阳从容道,考虑到冒失询问一位前教区长的住址,大概率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少年打算先成为教会的信徒,再找机会调查。

        神职人员嘀咕起来:“今天可没有司祭主持受礼。”

        “没关系,我来吧。”

        慕晴目光温和:“主是不会拒绝任何一位信徒的。”

        神职人员睁大了眼睛,随后以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天阳:“你的运气真好,慕晴司祭可是我们分教区的上位司祭,本来像受礼这样的小事,是不用劳烦她的...”

        慕晴摇头道:“教会的工作,从无大小之分。”

        神职人员连忙道:“谨记您的教诲。”

        慕晴这才对天阳道:“跟我来。”

        少年跟着这位女司祭进入教堂,教堂内部的装潢异常简洁,甚至,朴素得有点过头了。这点天阳非常意外,战争之主教位列四大教派之一,权势滔天。

        可没想到,它的教堂居然如此简洁,这点确实叫人意外。

        整个教堂里,便只有中间那尊高大的神像最引人注目。那尊神像几乎快碰到穹顶,以黑石雕凿,神像的四周斜插着诸多兵器,而神像手上,还拟着一把类似枪械的武器。

        战争之主更喜欢用枪吗?少年思绪散发,突然发现,这尊神像有着一双金色的眼睛。

        黑色的神像,黄金的双瞳,对比鲜明。

        天阳看得一时怔住。

        “不可直视神。”

        慕晴的声音轻轻响起。

        天阳回过神,连忙低下头道:“抱歉。”

        慕晴笑意温和:“没关系,我们教会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不过,如果你在其它教会的时候,千万不要凝视神像太久。”

        天阳颌首道:“受教了。”

        顿了顿,少年又问:“这是战争之主的神像吗?战争之主,拥有黄金双瞳?”

        慕晴微笑道:“主的双眼,分别代表着过去和未来。当睁开双眼时,既象征着全知全能。是的,主拥有黄金双瞳,能洞察世间万事万物,乃至宇宙的运行规律。”

        天阳问了一个大逆不道的问题:“我们是从何得知,主的形象?”

        慕晴微微一怔,竟然没有训斥,反而微笑道:“是从主留下的资料里,主并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主仅从我们的世界经过。而我们相信,伟大的战争之主,现在仍存在于某个遥远的地方。”

        “四大教会之中,唯有战争之主,留下过存在的物证。而这些证据,保留在战神堡里,也既是我们教会总会的所在。如果以后,你有机会去战神堡的话,可以去参观。”

        天阳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努力辩别着她是否大脑不正常。战争之主竟然仍存在着,而且听上去,这位全知全能的主并非这个世界的原生神,而是路过的。

        那么,这位神明从哪而来,又往哪去?

        现在,祂在何方?

        慕晴似乎一早知道,天阳会有这样的反应。女司祭静立无言,等天阳回过了神,她才道:“跟我来吧。”

        受礼的仪式很简单。

        慕晴在神像下祈祷,然后用一把金色的小剑,在天阳额头轻点三下,便完成了受礼。

        随后将一条银色的,有闪电长剑的项链戴到少年的脖子上,天阳便是一位战争之主信徒了。

        “战争之主庇护你,主当赐你无限的勇气。”

        受礼之后,慕晴在眉心与胸口之间划了一条直线,再握拳轻轻在胸口点了三下,随后报以灿烂笑容:“欢迎你,兄弟。”

        天阳笑了笑,就要趁机打听教区长的事。这时几位神职人员走来,跟慕晴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司祭便重新戴上了兜帽。

        “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了,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关于主的事迹,可以请教康宁修士。”

        慕晴勿勿离去,甚至没给天阳道别的机会。至于那位康宁修士,天阳一眼看去,对方高大,表情阴沉,嘴角往下拉,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我敢打赌,他不会告诉我前教区长在哪...

        果然,天阳随便问了几件关于战争之主的事迹,这位修士粗略回答后,便以工作为由,告辞离去。

        离开教堂前,天阳回头向战争之主的神像看了眼,那黑石雕像上的黄金双瞳,仿佛正凝视着远方。

        不知道,现在这位战争之主,是否察觉到自己这位信徒动机不纯。天阳想了想,还是把项链取下来。

        拿出通讯机,和薰联系,确认了见面地点后,少年驾车离去。

        “什么,逛商场?”

        在薰的公寓楼下,天阳接到了少女,但万万没想到,薰竟然约他去逛商场。

        女孩有些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干嘛反应那么大?”

        看着穿着有些朴素的女孩,天阳点头道:“你确实该换一身衣服了,好歹你也是咱们堡垒唯一的光辉职阶,又是罗珊医生的学生,怎么也得穿得好一些。”

        薰愣了下,才道:“不是啦,我不是要去商场买衣服。”

        天阳奇道:“你们女孩子去商场居然不是为了买衣服,那还能买什么?”

        薰没好气道:“听上去,你挺了解女孩子的嘛。怎么,有心宜对象了?”

        天阳连忙道:“没有的事,我要有对象,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薰鼻子微微皱了皱:“你有对象,告诉我干什么,我才不想知道。”

        天阳的直觉告诉他,薰有些生气了。可少年不懂,怎么好好的就生气了。

        女孩子,果然很麻烦啊。

        突然天阳有些佩服韩树,队长真是勇气可嘉,能够跟那么多女性打交道,而且还好好的活到现在!

        某个角落的韩树打了个喷嚏...

        “喂,你怎么不说话。”

        路上,薰终于开口道。

        天阳讪笑道:“我怕又惹你不高兴。”

        薰噗嗤一声笑出来:“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算了,告诉你好了,我是想给小杰买一套生活用品。”

        天阳不解道:“好端端地,给小杰买生活用品干什么?”

        薰微微有些伤感:“老师已经帮他联系了天晴学院,过几天小杰就要去学院读书了。因为得在学院寄宿,所以要置办一套用品啊。”

        “小杰要去读书了?”

        “是啊。”

        薰看向车外:“爸在医院,小杰又要去读书,以后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天阳冲口而出:“没关系,不用出任务,我就去陪你。”

        说完,好像觉得哪里不对。

        薰的脸更是红得像苹果,小声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你陪。不过,你要是有空,可以过来吃饭。反正我一个人的话,饭菜肯定会做多的。”

        “对了!”

        薰连忙找下个话题,免得在这个暧昧的问题上纠缠太久:“你们男孩子,都喜欢什么颜色的床垫...”

        “这个,我好像觉得无所谓。”

        “那毛巾呢,有图案的喜不喜欢。”

        “我觉得...好像也无所谓。”

        “你怎么什么都无所谓啊。”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结果,最终逛商店买东西的时候,还是薰拿的主意。

        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薰置办了一整套起居用品,由于买的东西不少,商店方面答应稍后会让专人,把东西送到薰的公寓。

        就在两人商量着去哪里吃晚饭的时候,薰的通讯机突然响起来,不知为何,听到通讯机急促的提示声,天阳有种不好的预感。

        夕阳如血。

        薰走到一边,接听起来。片刻后,她的通讯机掉到了地上。

        天阳心里咯噔一声,连忙上前:“怎么了?”

        薰转过身,双眼圆睁,泪水在眼角打转:“是老师,老师跟我说,父亲,父亲他出事了!”

        少年呼吸一沉。

        “送我去医疗中心,快!”少女迅速恢复镇定,拿起通讯机,看向天阳。

        “走!”

        医疗中心。

        天阳和薰赶到医疗中心,听说女孩的父亲已经送进手术室。薰立刻去换过一套专用的手术衣,便急急忙忙地冲进手术室。

        天阳只好在外面等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窗外太阳早已落山,夜色悄然降临。在晚上八点的时候,薰才从手术室里出来。

        少年正要上前询问情况,却见女孩摘下了口罩,双眼茫然。随后,一滴眼泪,无声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