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32章 反杀

第332章 反杀

        黑石岭是黑星堡控制区里一个重要的战略区域,在这片地方,黑星堡坐拥一座黑金矿。黑金,是一种贵重金属,属于战略资源。

        堡垒的对城级战略兵器的炮膛,需要一种特种合金,黑金就是这种特种合金的重要原料。为此,黑星堡非但在黑石岭内常年驻守有一支军队,而且在黑金矿场附近,还建造了一座城镇。

        黑云城!

        不过他们这支队伍的任务目标,是那座位于黑石岭里的神孽研究所,按照军部给出的行动路线,他们会绕过黑云城。

        现在,黑云城那边也在经受战火的考验,堡垒一支主力部队正在攻打那座城镇,力求夺下那座黑金矿场。

        那个地方,想必现在已经战火连天了吧...

        放下通讯机,天阳伸了个懒腰,至少在没进入战区之前,他可以享受战前的宁静时光。

        三天后。

        剧烈的摇晃,让天阳差点没从射击舱里抖出来。车队正行驶在一条山路上,山路崎岖,铺满乱石,草丛处处。战车经过,异常颠簸。

        从远处的山脉,不时响起尖锐,但隐约的呼啸。

        那是黑云城的方向,透过浓浓的云海,偶尔会看到一两片红色的光斑。那应该是被地面爆炸的火焰,映亮的结果。

        远离的海湾区域后,天空总是云层密布,光线昏暗,如果不是有白天黑夜之分,天阳都快以为自己正在逆界。

        现在他们行进的路线,会把队伍带向神孽研究所的后方,这里人烟罕至,偶尔会有动物出没,到处透着一股荒凉的气息。

        按照计划,明天将会抵达研究所,如果车队急行军的话,甚至傍晚就可以抵达目的地。不过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显然不喜欢冒险,甚至在天还没有黑暗之前,就下令扎营休息。

        这次的行动指挥已经不是韩树,而是风暴军团的一名上校。这几日天阳就见过他一面,那是个面相坚毅的中年男人,非常固执,不喜变通。

        为了确保命令能够得到贯彻,所以这场行动里,夜行者需要听从这名上校的指挥,其它队长倒是没什么,唯有韩树总是骂骂咧咧。

        每次想到这件事,天阳就忍不住嘴角抽搐。韩树那种散漫的性子,简直就是那位上校最讨厌的类型。这几天那两人没少摩擦,就昨天韩树在营地喝酒,直接被上校没收了酒壶,韩树差点就要拼老命了,如果不是让丽妲和梁森队长拉开的话。

        吱——

        车轮和粗糙的地面发生尖锐的摩擦,在一片开阔的空地停了下来。不远处有条小河流淌,几只山羊在河边汲水,看到车队,受惊逃去。

        人员陆续下车,动作迅速且高速地建立临时营地,天阳从射击舱里跳了下来,便接到命令,侦察四周。

        天阳没有拒绝,答应一声,便离开营地。

        少年身形如风,轻快在大地上掠过,脚尖每次落地,均能感受到地面的粗糙和尖锐。放眼四顾,大地苍茫,远天和山脉融为一体,化成一片模糊但浓重的阴影。

        风中带来水气的湿润,或许两个钟头后,这片山区就会下雨。

        天阳远离营地近千米,没有发现异常,便在河边停下,暂时休息。

        他找了块岩石,坐在背风处,把金风长剑取出,打横搁在了双膝上。

        靠着岩石,少年望天。

        天上流云舒转,挡住阳光,偶尔被风吹得急了,会裂开一张云隙,便有灿烂的金色光芒破穹而下。

        天阳看得有些出神,突然,风中带来了一声轻响。

        少年立时弹起,拎着金风,从石后悄然探头。

        岩石后面的灰色大地,仿佛自恒古以来,便是这般苍凉、寂静。

        天阳以为自己听错的时候,远处突然一个黑点动了起来,那是个人。他穿着灰色的战服,之前似乎一直趴在地上,所以少年一时把他忽略了过去。

        直到他现在有所动作,天阳才发现了他。那个男人在大地上快速移动,身影迅速钻进一片乱石里,不过他移动时,天阳已经看清楚了。

        那人手持一把狙击枪,看上去,似乎不是荒野上的流民,更像是黑星堡的士兵。

        天阳深深吸气,贴着岩石,收敛气息。

        没过多久,又是一声异响从风中传来,天阳在脑海里模拟出那个移动的画面。这人显然擅长隐匿运动,但不是升华者,天阳没有感觉到星蕴特有的气场。所以他在移动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声音。

        如果是升华者,特别是狩猎者这种职阶的话,他们移动起来,别说声音,你甚至不会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从脑海里模拟的画面来看,那人竟然朝着天阳所在的岩石而来。天阳轻轻抽出了金风,黝黑的剑身映照出少年的身影。

        天阳一动不动,如同木塑石雕。

        又是一声异响。

        一颗石头从天阳头顶滚落,滑过少年肩膀时,星蕴爆发,天阳冲天而起。少年的视野里,天地一阵旋转,然后看到了趴在岩石上的男人。

        他架着狙击枪,脑袋凑在瞄具旁,甚至还没发现,少年正在他的头顶。

        长剑划去,自那人后颈切过,喷出大片血浪,洒在灰白的岩石上,触目惊心。

        这个素末谋面的人,嘴里咕噜咕噜地流出血液,头一歪,倒在血泊里。

        天阳无声落到地上,收剑蹲身,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确认没有其它人后,他才将尸体翻转过来。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短发,皮肤粗糙。身上战服护具皆是灰白,就连狙击枪,枪身也包着一圈灰色的防水布。

        在他的胸口上,有“死歌”的标志,果然是黑星堡的士兵。

        天阳搜索着尸体,找到一些子弹和手雷,唯独没有水跟食物。

        这说明,他没打算在荒野过夜,而且距离补给点不会太远。

        天阳朝他来时的方向看,他知道,不远处是个山谷。明天车队会经过那个山谷,如果山谷里遇到埋伏,车队说不定会有所损伤。

        再看脚下的尸体,天阳把狙击枪拿起来,背在身上作为自己的战利品。

        他向山谷掠去。

        像一道轻烟,无声无息。

        片刻后,天阳已经进入山谷。他很小心地前进,不时用狙击枪上的瞄具观察四周,在天色变得昏暗时,少年发现了一个营地。

        营地位于一个山坡上,从这个山坡,可以轻易狙击山谷下经过的车队。

        营地里有不少士兵,他们正在山坡高地上架设武器,其中包括几门能量重炮。

        天阳躲在石后观察,记录营地的位置,以及士兵的数量,然后悄然离开。

        天黑了。

        韩树摸出了那个锡铁酒瓶,摇摇头,没有喝,又放了回去。

        狠狠地咬了口食物棒,队长叫道:“天阳那小子还没回来吗?”

        苍都把一根树枝丢进了火堆里,树枝给烧得噼哩啪啦:“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担心什么。”

        韩树嘀咕道:“我才不担心他,我担心他干什么,那小子精得很。”

        话音才落,便有脚步声传来,随后眼前一暗,韩树一抬头,就看到了天阳。

        少年急急道:“队长,有埋伏!”

        夜色如水。

        时间像流水般安静流淌,转眼大半夜过去了,黎明即将到来。

        这是天地间最黑暗的时刻,哪怕火光,也很难照得出很远。

        山谷营地上,守夜的士兵昏昏欲睡,在睡意即将把他拉起香甜的梦境时,他以无上定力,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嘴唇。

        借助疼痛,他获得清醒,随后抱紧了手里的枪。

        忽然,喉间微亮,他随手一抹,忽觉掌心温暖湿润。举起手一看,手套上竟全是血。

        他的鲜血!

        士兵想叫,可喉咙被划开,他叫不出声,随后生命伴随着血液的涌出,如同不远处刚刚熄灭的篝火般,沉进了黑暗里。

        天阳缓缓放倒这具还有温度的尸体,向后面打了个手势,一道道人影立时从他身边经过。

        其中,昆蓝和苍都冲得最急。

        眼看营地在望,忽然半空响起异啸,夜的宁静被尖锐的呼啸划破,随后无数光线如雨落下,浇在了这座营地里。

        这是由狩猎者联手发动的箭雨,这场箭雨,波及了营地上十几座帐篷,几名营地里守夜的士兵更是直接给射成了筛子。

        随后,惨叫和惊呼才响了起来。

        昆蓝大叫一声,再顾不得隐瞒行踪,星蕴爆发,蓝发少年拐刃出鞘,径直冲向一座营帐。

        帐篷里钻出一道人影,是个军官,他捂着脑袋,满脸鲜血。

        忽闻异响,抬起头,就看到昆蓝一刀劈来的身影。

        擎天堡的战士像潮水般涌进营地,到处都是战斗,被打个措手不及的死歌战士,虽然拼命抵抗,却仍给一一斩杀。

        枪声,刀鸣,剑风,随处可见、可闻。

        一名死歌战士掏出信号枪,就要求援。忽然眼前亮起一片金色的光线,手臂一阵绞痛,他抬头看去,自己的手掌连同信号枪,被那片金色光线绞成粉碎!

        他惨叫一声,捂着断手,转过身,便见前方站着一个少年。

        银发在夜风里飞舞,手中长剑低垂,黝黑的剑身上有道道金光环绕。

        随后,少年闪来,那把剑成了他此生最后看到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