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30章 铺垫

第330章 铺垫

        “我输了!”

        一袭墨衣的断浪,脸色黯淡,语气还算平静:“两个职级差,使出秘技,仍末一招败敌。如果这样还算平手,那断某的脸皮未免太厚了一些。”

        “我,还丢不起这脸。”

        他伸手一招,被人捧着的暗金长剑便落到手上。断浪横执长剑,向天阳递去:“它是你的了!”

        既然断浪自己认输,天阳当然不会拒绝,接过长剑。

        断浪负手道:“此剑名‘金风’,在我手上,未曾一败,希望你不要玷污了它的威名。明天我会让人去找你,替你重置金风的神经连接,就此别过。”

        说罢,大步朝门口方向而去,未曾再看他人一眼。

        几个侍从连忙跟上。

        高越则是脸色大变,想要跟去,却又记挂着云家酒会。等他回过神来,断浪已经走出大门,绝然而去。

        高越一张脸,此刻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断浪之所以会找天阳麻烦,说起来,还是他推波助澜的结果。

        作为上五门的一份子,他自然知道小鸟就是云雀。所以在大厅里看见小鸟跟天阳神态亲密的时候,高越才会那么吃惊。

        之后见到断浪,便把大厅所见一语带过。他说得轻描淡写,可断浪来到擎天堡,就是为云雀来的。现在听说自己的未婚妻跟别的男子谈笑风生,哪里受得了。

        接下来果如高越所料,断浪横插一手,更对天阳发难。

        但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天阳没被赶走,反而断浪自己跑了?

        再往深一层想,如果之后断浪回味今日之事,想起今日之耻,乃由自己而起。那对自己,对高家的印象,岂不大打折扣?

        顿时,高越有些后悔。比起自己的前途以及家族来,和天阳之间的那点恩怨,实在无足轻重。

        自己真不该为了这等小事,却埋下了与断家不和的祸根!

        那一边,天阳已经老实不客气地把长剑挂在腰上,这把金风,造型古朴,饰纹简洁却大气,颇有名\器之风。

        而且需要重置神经连接,显然这是一把素材兵器,能够得断家三少爷如此重视,威力理应不会比掠食者小。

        正好让少年升级下手上的武器。

        香风暗涌,天阳眼睛一动,便看到了小鸟。

        小鸟一脸欲言又止,显然对于隐瞒身份一事,不知该如何解释。

        倒是天阳落落大方,洒然笑道:“现在,我该称你云雀,还是继续唤你为小鸟?”

        小鸟美眸泛起异彩:“你不怪我吗?”

        天阳淡淡道:“不管你是谁,在我这,你就是我一个朋友。”

        小鸟脸上才有了些许笑容:“那你还是叫我小鸟吧,我宁愿当一只飞向阳光的小鸟,也不愿意呆一只笼里的金丝雀...”

        天阳嗯了声,这时,云泽找了过来:“天阳,原来你在这。怎么跑大厅外面来了,哎,小....小鸟你也在啊。我好像错过了什么,怎么外面人那么多?”

        也不等天阳回答,云家的四少爷已经急急忙忙拉起少年的胳膊:“不管了,你赶紧跟我来,二伯正在找你呢。”

        跟着云泽走,少年回头看了小鸟一眼,女孩笑得眼睛弯弯,跟他挥了挥手。

        天阳心中轻轻一叹。

        他谈不上聪明绝顶,可也绝对不笨。今晚知道小鸟就是云雀,天阳已经隐约猜到,可能云家已经知道,他觉醒了新职阶一事。

        这样就能解释,小鸟和他在云骧基地的“巧遇”。若是如此的话,可能白家也知道了,所以在上次的任务里,白英澜才会表现得那么异常。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天阳就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何云家,白家两个大小姐会对自己“青睐有加”。

        一个新职阶足以撼动世界,自然也就值得云氏白家这样的大家族“投资”。而云家在已经和断家有婚约的前提下,小鸟仍然接近自己,这已经是个明显的暗号。

        有可能云家会为了争取自己这个全新职阶的升华者,而跟断家退婚!否则断浪拂袖而去,云家为何没人出面?

        以断家的重要性,天阳才不相信,云家会不知道这件事。

        再从小鸟刚才的“笼中雀”一语推之,或许和断家联姻,以及接近自己,都不是她自愿的。

        正是想通了这些事情,所以天阳没有跟小鸟反目。一来他现在还不足够强大,而像云氏白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成为朋友总比变成敌人强;二来,就像他说的,他依旧当小鸟是朋友。

        只是这个朋友,因为今晚一事,肯定要拉开一点距离了。

        回到大厅,见到云渊,后者不显山,不露水。几乎是不着痕迹地,把天阳介绍给一些“大人物”认识。

        这些人物里,包括了其它家族的重要人物,也有堡垒上的真正权贵。当然,一面之缘,这些人未必会把天阳放在心上。但往后少年攀上一座又一座的高峰,以足够的高度出现在他们眼中时,他们就会想起来,并且出于各自的目的去接近天阳。

        再者,这也是云渊为了吸纳天阳所做的一记铺垫。

        无论如何,今晚通过云家这个酒会,天阳终于触摸到堡垒的上层圈子,哪怕他现在的位置,只是极其边缘的地带。

        可对他的影响,却是举足轻重。只是此刻的少年,尚末体会到这一点罢了。

        第二天,天阳刚吃完早餐,通讯机就响了起来,韩树发来一条简短的讯息:队舍集合!

        似乎有事发生!

        少年连忙收拾东西,不忘将金风放进收纳匣中,然后带上长匣,披上夜行者的制服,离开公寓。

        来到夜行者总部,天阳发现,今天进出总部的人好像多了不少。而且人人行色勿勿,神情紧张,更有几辆猎鹰战车直接从大楼的车库里开了出来。从它们离去的方向看,并非前往克拉夫门所在的中转平台,而是往出城方向而去。

        天阳乘坐电梯,来到队舍。一进门,就见霁雨和苍都已经来了。

        “早上好。”少年打了声招呼,问道:“你们也收到短信吗?”

        霁雨点头:“可能又有任务了吧。”

        苍都双手抱在胸口道:“你们还不知道吧,咱们对黑星堡的先导战略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我们已经拿下了黑星堡超过五成的边境区域,再加把劲,就可以完成边境封锁了。”

        “所以又有任务并不出奇。”

        天阳在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难怪,我刚才在大楼外面,看到好几辆战车要出城,应该是出任务去了。”

        这时,队舍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就见韩树推门而入。队长还没站稳脚跟,后面不知道被谁撞了下,身形晃动。

        不过,韩树是堡垒职阶,体质出了名的硬,他没给撞倒,门外却响起一声轻呼,然后是摔落地面的声音响起。

        韩树挠着头发,骂骂咧咧地转过身,就见昆蓝正从地上爬起来。

        蓝发少年拍打着被弄脏的制服,抱怨道:“队长你就别杵在大门口啊,这样很容易撞到人的。”

        韩树把他推了进来:“混帐小子,你怎么不说自己走路没带眼,毛毛躁躁的,小心在战场上踩到陷阱,丢了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昆蓝跳起来道:“这能怪我吗,我怎么知道队长你有堵门的嗜好。到了战场上,小爷我的直觉是敏锐的,很久以前就有人说过,我的直觉跟野兽一样敏锐!所以啊,我才不会踩到陷阱死掉。”

        韩树一屁股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直觉敏锐是吧,那你倒是猜猜,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昆蓝两腿架到桌子上道:“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反正你不会称赞我就是了。”

        韩树哼了声:“算你有自知之名。”

        他又看向天阳:“四眼托我跟你说一声,上次追回数据卡的事,你干得很漂亮。从那张数据卡里,我们得到了大量证据,目前黑星堡进行禁忌实验一事已经呈报黄金议庭。”

        “议庭那边非常震惊,因为这种事已经有两百年没出现了。听说他们还会派人过来调查这件事,总之,你追回的那张数据卡,让我们在堡垒战争里的优势又增加了一分。”

        “而且,因为这事,咱们在战榜的小队排名里跃升了好几个名次。”

        昆蓝在一边冷不防道:“既然这样,队长你也得夸夸白毛嘛。多亏了他,你在上头也长脸了吧。”

        韩树干咳了几声:“要你多事,再说了,我们之间那么有默契,很多事情就不用特地说出来了。”

        队长,其实我不介意你说出来的...

        韩树又大声道:“好了,言归正传。这次把你们叫来,相信你们也猜到了。没错,我们又有新的任务了。四眼从军部那边知悉,黑星堡在荒野上有一座神孽研究院。就在不久前,有大量的流民被送到研究院里,很可能和神孽实验有关。”

        “所以军部那边已经下达了指令,让我们夜行者和风暴配合,一举摧毁这个研究院。具体的信息稍后发送到你们的个人通讯机里,我在这里强调下,出发的时间是明天早上,所以你们不要迟到了。”

        “要是明天哪个敢迟到,看老子不拔了他的皮!”

        说完,韩树意有所指地朝昆蓝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