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28章 针锋相对

第328章 针锋相对

        好端端地让自己四哥训斥了一顿,而且呆会,估计还要让二伯父教训。想到这,云耀真是又气又怕。

        原本美好的心情,现在已经不复存在,而这一切,均是拜那个白毛小子所赐。

        “这个阴魂不散的东西!”云耀像炸毛的小兽般,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吼,“家族大比里害我丢光了脸,今天又让我出丑。王八羔子,我跟你没完!”

        “这不是我们小九吗?是谁惹你不高兴了,跟我说说,我替你出头怎么样。”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来。

        云耀小脸上满布戾气,就要发作,可看清来的人是高越,倒是发作不起来。

        一来高越跟自己无仇无怨,二来他是上五门高家的子弟,云耀再怎么任性,也不敢把气撒在高越身上。

        只是小脸依旧不快,哼了声道:“原来是越哥你啊,别管我了,你帮不上什么忙的。”

        高越知道这小子的脾气,也不生气,仍然笑眯眯地问:“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

        云耀搓了搓手道:“好,那你说。要是你碰上这种事,你能怎么办?”

        他就把刚才和天阳的冲突简单描述了遍。

        虽然云耀没有提及天阳的名字,但他不止一次用“白毛小子”来指代。高越也不笨,多次旁敲侧击后,天阳的形象越来越清晰。

        最终,他忍不住问:“小九,你说的那个白毛小子,该不会叫天阳吧?”

        这回轮到云耀怔住了:“怎么,越高你也认识他?”

        “何止认识,简直印象深刻!”高越有些咬牙切齿,想起了那天拍卖会的时候,让天阳生生将那件夹缝物品拍了去,还害自己在拍卖会上丢尽了脸。

        那天之后,高越整整一周不敢出门,生怕被人提及此事。之后,陆经业替他做了调查。然而,却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一个下城区出身的小子,运气好觉醒成为升华者,加入了夜行者,目前是少尉。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经历可能已经很耀眼了。但对于高越而言,这种人他闭着眼睛都可以随便捉来一大把,根本没有值得他注意的地方。

        不过现在,从云耀嘴里得知,天阳竟然能够拿到云渊的信物,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

        高越忍不住在心里猜测,莫非天阳背后的大人物就是云渊。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一个小小少尉,何来那么多贡献点,竟然把他这个上五门的大少爷都给压了下去。

        再往深处想,这个天阳,会不会是云二爷的私生子?今晚让他参加酒会,怕不是趁机把他介绍给上层圈子中的人认识,好为将来认祖归宗做铺垫?

        想到这,高越就知道,无论他之前多怨恨天阳,现在只能暂时隐忍。不然,如果因为这个少年而得罪了云渊,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看高越一声不吭,云耀哼了声道:“我就知道你没办法,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去。”

        小小少年,丢下这句话,便一溜烟地跑了。

        云耀要去找他父亲,事到如今,只有让父亲出事,或许才能避免被云渊责骂。甚至,还能报复下那个叫天阳的混蛋!

        高越回过神来,云耀都跑远了,当下摇摇头,自己走向大厅。

        大厅里头,人影绰绰。

        今晚能够受邀出席的,哪个不是堡垒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人人衣着华贵,风度翩翩。

        高越一进场,但受到了关注,立时有好些人上前问候巴结。高越在战力方面不怎么样,不过社交方面,像他这种出身高门大阀的公子,还不至于难倒他。

        他一一应答,不冷落谁,也没有对哪个特别热情。按照对方的身份地位,在心中微微区别对待,然后用对应的说辞,恰到好处地提升自己在人家心目中的好感。

        又应付了一波宾客后,高越自己走到长桌旁,拿起一杯饮料触渴。

        忽然,他看到了远处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正是天阳,而另外一人,却是个女孩。当看清这个女孩的样子时,高越一怔。

        怎么会是她?

        她和那白毛小子是什么关系?看上去还挺亲密的,这就有意思了?

        这时,那个女孩往天阳身上靠了靠,神态亲呢。高越看在眼中,微微眯眼。这时一个高家的下人快步走来,在高越耳边轻声道:“少爷,惊涛堡断家的三少爷来了,老太爷让我通知你,可以适时结交。”

        高越轻声道了声好,再看天阳那迦两人一眼,高越嘴角微微扬起。

        我不方便出面。

        可是,有人可以代劳啊......

        大厅一角。

        “你看你,衣领都没有摆好就来参加酒会,我觉得,你得交个女友了。”小鸟拍了拍天阳的胸口,退后两步,笑容可掬。

        天阳无来由地就想起了薰,只觉脸上微微一热。还好大厅里光线不是很明亮,也不怕小鸟看到自己的异样。

        他端起一杯饮品,开玩笑道:“交什么好友啊,要不,交你好了。”

        小鸟眨着大眼睛问:“你是认真的吗?”

        天阳突然有些心虚,支吾着说不出话。

        反倒是小鸟哈哈一笑:“逗你的啦,对了,听说上次任务,你和英澜一块去了?”

        天阳点头:“我还跟她在山区里过了一夜。”

        “什么!”

        小鸟突然就尖叫起来,引得旁边的宾客纷纷侧目。

        天阳大奇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当时我们去追踪两个黑星堡的升华者,所以才在野外过夜。”

        小鸟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那你们,你们没发生过什么吧?”

        天阳随口道:“也没什么,就是抱了她一阵子。”

        “什么!”

        女孩再次尖叫起来,把路过一名侍从吓得差点抖掉手上的东西。

        天阳赶紧把她拉到一边去:“你今晚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当时打雷呢,白队长说自己最怕雷声。我想起小时候做噩梦睡不着的时候,母亲就会抱着我。所以我也学着那样做,想让她安心一点。”

        小鸟嗔怪地看着他:“那你也不能这么抱着她,抱着抱着,就会出事的!”

        “会出什么事?”

        天阳一脸疑惑,跟着恍然大悟:“你是说,我和白队长会发生男女之间的那种事?不可能的,而且后面,黑星堡的升华者偷袭我们,白队长还受了伤,所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小鸟又松了口气。

        “后来...”

        听到这两个字,女孩猛抬头:“后来怎么了?”

        天阳把饮品喝光:“后来我们就跟队长他们汇合了,结果那天,我们就发现了黑星堡在暗中进行着禁忌的实验.......”

        小鸟喃喃道:“我才不关心这个呢,你和英澜没出事就好。”

        天阳没听清:“你说什么?”

        小鸟急急忙忙地道:“没什么,我说.......”

        “雀儿,原来你在这。”

        一把陌生的男子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天阳和小鸟均是一怔,便见数人行来。出声那人,身上透着一股彪悍的气息。此人发色暗红,身着墨色绣金礼服,腰间挎着一把暗金长剑。他双眼黝黑深邃,眼神锐利,锋芒四射。

        这人气度十分不凡,英姿焕发,举手投足之间,从容不迫。

        他身边几人,天阳都不认识,唯独一人,却是张熟悉的面孔。

        高越!

        小鸟惊呼起来:“你,你,你不是...”

        天阳心中大奇,小鸟似乎认识对方。但这人却唤她“雀儿”,而非“小鸟”。

        这么说,小鸟有另一个名字,又或者,小鸟并非真名。

        等等!

        雀儿?

        云家的六小姐,似乎就叫云雀。小鸟...云雀...难道说.......

        天阳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因为他已经隐约猜到,小鸟的真正身份。

        那墨衣男子淡然说道:“没错,按照原来的行程,我得三天后才到。不过我急着见你,所以一路快马加鞭,终于赶在傍晚时分抵达。”

        “这位是...”

        他终于看向天阳。

        小鸟急忙道:“他是我朋友,那个,你先去找二伯父吧。呆会我再去找你。”

        墨衣男子深深看着天阳,断然道:“不行,我有话要跟你说,你现在就得跟我走。”

        天阳微微眯眼,感觉到对方的敌意。而且这人语气霸道,让他十分不快。

        可小鸟和他认识,而且从他们的对话听上去,似乎关系还不一般。

        天阳不愿随便插手人家的私事,只好默不作声,静待事情发展。

        而这时,墨衣男子却指着天阳道:“你为何还在这里?”

        天阳终于忍不住,冷笑道:“这是云家,我是云家的客人,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墨衣男子从容不迫地说:“因为我不喜欢你,而且我觉得,你在这里不受欢迎。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马上离开,免得呆会难堪。”

        天阳不怒反笑:“首先,我用不着你喜欢。其次,我是云家邀请来的客人,我倒是很好奇,你是从哪里看出我不受欢迎的。”

        “最后,恕我眼拙,阁下似乎不是云家的人吧?非云家人,却管云家事。”

        “阁下,不嫌太喧宾夺主了吗?”

        被天阳针锋相对,墨衣男子脸色如常,甚至还打量了天阳几眼,随后嘴角微微扬起,笑道:“有点意思,如今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已经不多了。”

        天阳哦了声,笑道:“那我真替阁下感到可怜,看来你这人平日里没什么朋友啊。”

        大厅这个角落,所有声音像是被一把剪刀裁断般,突然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