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325章 交易(求月票)

第325章 交易(求月票)

        碧斗说完,退到了一旁,同时打了个手势,房间里除了众人头顶上的水晶灯外,其它地方的照明便一一熄灭。

        于是,包括碧斗在内,饥饿舞会的人员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圆桌上保持了片刻的安静之后,小偷先生一声轻笑,率先发言:“我出售一次服务的机会,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报酬只要贡献点。并且,达成协议后,我要拿到七成订金。”

        天阳没有出声,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派对,很好奇这里是如何运作的。刚好通过观察来确定这一点,现在,小偷发言了,出售的‘商品’竟然是他的服务。

        会是什么样的服务?盗取别人的东西吗?

        “那太好了,最近我正好有个麻烦事。”黄金先生从他那张华贵的面具下,用欣然的语气说道,“小偷先生,请帮我解决掉这个人。我希望他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办得到吗?”

        ‘黄金’打了个手势,便有一名戴着面具的侍者,为他送来一本便签跟笔。‘黄金’执笔,刷刷刷在一页便签上迅速写着什么,然后撕下来,放到桌子上一推。

        轻飘飘的便签,竟然像铁板似的带着些许沉重感,滑向小偷那一边。

        小偷甚至没伸出手,只是用脚尖轻轻点了点地面,那页便签便弹了起来,落到他面前。这时他才伸手接住,看了一遍,抖抖手,便签纸就像丢进了火炉里般。没有着火,可迅速化成纸灰,飞散在空气里。

        “没有问题,不过,如果‘黄金’先生如果做到‘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程度,那么需要清理的人和物件可不少,这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黄金面具里发出一阵长笑:“开个价吧,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鉴于黄金先生良好的信用记录,那么,这次服务,我就收取五万贡献点好了。并且,只好你一半订金。”小偷在兜帽里微笑说道。

        黄金先生摇摇头:“不用订金这么麻烦,我全额支付。如果你干得漂亮,我再给你2成奖励。当然,如果你拿了钱不办事,就算你逃出擎天堡,我也有的是办法追究。”

        “您真是慷慨。”小偷在兜帽里的笑容不改,“放心,我也是一个有信誉的人。如果我逃单的话,也不用你追究,碧斗先生就会过问这件事了。”

        黑暗中,响起碧斗一声轻笑。

        接下来,黄金支付费用,协议成立。

        天阳心中暗自震惊,秘密派对远比他想像中的要惊人,这里有人出售杀人服务,而且还是斩草除根的那一种。而服务的花费高达五万贡献点,交易金额之大,确实出乎意料。

        拿到黄金转帐的五万贡献点后,小偷笑了起来:“黄金先生这桩委托可没那么好办,我缺少一件武器,不知各位谁肯割爱,卖我一把素材兵器?”

        小说家夸张地叫起来:“每位英雄,都有一把心爱的武器,小偷先生怎么能例外呢。我这里刚好有一把匕首,可能符合小偷先生你的需求。”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小偷自嘲说道,“不过,我想看看你的匕首。”

        小说家当即探手入怀,摸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造型相当普通,没有任何装饰花纹,甚至连颜色也是死气沉沉的。

        可小偷的身体却微微前倾,语气里带着浓烈兴趣:“它有什么名堂?”

        小说家用手在匕首上轻轻抚过:“我来介绍下,这是【无垢】,它能够削弱能力和道具形成的防御手段。”

        “哦,挺适合我,那么请问,它的价格是?”

        小说家身体微微靠后:“非常便宜,只需一万两千贡献点。”

        小偷笑了起来:“有点贵了,我觉得8000贡献点就相当公道。”

        “逆界里有这么一句话,所谓千金难买心头好,合适才是最好的。我想,碧斗先生那有的是比我更强力的兵器,可未必有更适合你的武器。”

        小说家竖起一根手指:“不如这样,我们各退一步,一万贡献点如何?”

        这次小偷爽快地说:“成交!”

        交易很快完成。

        小说家拿到了贡献点,小偷得到匕首。

        这时女王微微坐直身子,看向天阳:“死神先生是个沉默的人啊,难道死神先生参加派对,是为了喝碧斗先生的酒吗?”

        四周一阵轻笑。

        天阳知道,自己如果没有所求,会让他们觉得奇怪。想了想,用特意改变的音调,从面具里发出低沉的声音:“遗留物。”

        “我想要黑民的遗留物,不知哪位有货?”

        黄金先生用一个舒服的坐姿靠在椅背上,视线略显倾斜地看向天阳:“为什么要遗留物呢,直接购买素材兵器不是更好吗?”

        “收藏。”天阳秉承着自己惜字如金的风格。

        “呵呵呵呵...”女王小姐发出标志性的笑声,“死神先生的兴趣果然很不一般,刚好,我这有几件小东西,不知道死神先生可有兴趣。”

        她拍拍手,一名侍从拿了份清单,放到了天阳的桌前。

        天阳拿起来,清单上如是写道:

        灰烬宝珠,15000贡献点。

        疯犬丘脑,2000贡献点。

        巫师之眼,8000贡献点。

        暴徒引擎,6500贡献点。

        ........

        林林总总,有近十样种类之多,这让天阳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女王小姐,居然有这么多遗留物。

        正当天阳打算买下最便宜的疯犬丘脑,以作纪念。这时,黄金先生却道:“如果说遗留物的话,我这里也有几件,不知道死神先生可有兴趣。”

        “我看看。”天阳再次简洁回应。

        黄金拿起笔,在便签上迅速写了一些信息,交给天阳。

        疫鼠獠牙、树精根须、幽影头骨。

        只有三件。

        但里面,天阳却很在意幽影头骨,他询问:“这件头骨,莫非是幽邃骑士的遗留物?”

        黄金先生颌首说:“没错,就是幽邃骑士的遗留物。死神先生真是见多识广,幽邃骑士是旧日黑民,知道它的可不多。”

        小偷立时举手:“例如我,我就没听说过这种黑民。”

        天阳希望得到幽影头骨,他手上刚好有一件头骨,正好拿来升级。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却道:“我希望买下这三件遗留物,价格是?”

        黄金先生摊手道:“贡献点对我没有意义,如果你有秘技组合方案的话,我很乐意用它们来交换。当然,如果是高阶秘技,我可以加价。”

        天阳立刻想到了云峰给他的“剑波斩”,但云峰说这是大路货的秘技,也不知道这位黄金先生是否需要。

        “我这有一份战神职阶的秘技方案,名为【剑波斩】,不知黄金先生是否需要?”

        黄金面具里的眼睛亮了起来:“要!”

        “请你写出具体方案,碧斗先生会交给专人鉴定。如果没有问题,除了这三件遗留物外,我再额外支付阁下10000贡献点。”

        天阳点头,同样要了便签,迅速写下这个秘技的组合方案,包括星蕴输出当量。

        写下来后,自有侍者交给碧斗。

        黑暗里,碧斗带着些许笑意道:“已经让专人去鉴定了,这需要一点时间,请两位稍候。”

        “那么我们继续吧。”

        女王小姐欣然道:“我知道,三天后的晚上,云家要举办一场酒会。我想参加,但没有请帖,不知哪位先生,可以帮我弄到请帖?”

        黄金先生立时道:“我正上好上有几张请帖,可以转让一张给你。不过女王小姐,你拿什么来买。”

        女王摊手道:“贡献点、遗留物、素材兵器、媒介材料,甚至神孽器官......就不知道,黄金先生想要什么。”

        黄金先生低沉笑道:“我对这些都没有兴趣,不过女王小姐若肯陪我一个晚上,共渡良宵,那么我很乐意为你奉上请帖。”

        “放肆!”

        女王带来的几名侍者立时大喝,并朝黄金先生靠拢。

        “不得无礼!”女王小姐站了起来,语气突然变得冷若冰霜,“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吗?给我掌嘴,然后自己滚出去!”

        几名侍者立马抽自己的耳光,啪啪啪,抽得连面具都掉下来后,才后退进入黑暗中。

        女王小姐又呵呵呵呵笑起来:“黄金先生既然对我那么有兴趣,我深感荣幸。既然这样,那今天晚上,就让我陪黄金先生促膝夜谈吧?”

        黄金哈哈笑道:“欢迎之至。”

        这个时候,碧斗从黑暗里走出来,将刚才的秘技便鉴放到了黄金的身前:“已经鉴定过了,确实是【剑波斩】的组合方案,与我们收录的资料一致。”

        黄金满意收起便签,随后拍了拍手,便有人提着一个机械密码箱,把箱子放到天阳的面前,并当着天阳的面打开箱子。

        箱子中,放着一个头骨,一个巴掌大的丘脑,以及一截根须,正是黄金所有的三件遗留物。

        合上箱子,天阳非常满意。

        接下来的交易,他没有再出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碧斗干咳了声:“时间到了。”

        天阳突然想起一事,急急道:“我想要一个人的资料。”

        “谁?”小偷问道。

        “董方。”

        圆桌周围响起了吸气声,显然,这些人都知道董方是谁。

        小偷率先道,“我可以提供,不过需要时间整理完整资料,等下次派对的时候,再给你吧。”

        天阳问道:“那你需要的报酬是?”

        小偷在兜帽里露出笑容:“贡献点。我只需要贡献点,因为我很缺钱,总是很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