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99章 新队员

第299章 新队员

        天阳闻言,不为所动,安静陈述:“若非如此,我还用得着特意来一趟灰色集市么?”

        老人发出一阵难听的笑声:“说得也是,虽然烫手,不过都是好东西,本店收了。吞食手套,出价18000贡献点;至于这把华丽短刃,收藏价值大于实战,这类东西在我们这不太好出手,标志性太强,所以只能给你12000贡献点。”

        “两件货物,合计30000贡献点。本店要扣除2%手续费以及1000点鉴定费用,因此,客人最后到手的贡献点是28400贡献点。不知客人意下如何?”

        天阳直接拿出那张不记名帐户卡:“直接结付的话,我可以接受。”

        老人爽快接过卡片:“自然,本店从不拖欠,这点保证还是有的。”

        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读卡器,将卡片插进去,老人一阵忙碌后,把读卡器递给天阳过目。这时,机器显示,这张卡片里已经到帐28400贡献点。

        天阳满意点头,收回卡片。老人微笑道:“客人对我们的服务还觉得满意的话,以后有其它好东西的话,不妨找我们‘阴影’。我们除了提供优质服务外,还会对客人的身份来历严加保密。”

        “不错,听说你们集市会举办几天。那么,明晚我再来一趟好了。”

        老人的目光立刻变得灼热起来:“哦,这么看来,客人手上还有其它宝贝。”

        天阳故意卖了个关子:“明天晚上你就知道了。”

        老人连忙问道:“不知客人应该如何称呼?”

        天阳语气平淡:“称呼这种东西重要吗?当然,如果你非要一个的话,那么,或许你可称我为...死神。”

        说罢,天阳轻轻拍了拍台子上那两件兵器。斗篷一掀,转身离去。

        老人看着台子上的东西,突然出了身冷汗,嘴里喃喃道:“死神...难道说,这两件东西,是他的战利品?为他人带来死亡的神,口气,还真是不小啊。”

        离开集市,回到瘸子的店。天阳敲了敲门,门拉了开来,瘸子拎着一瓶酒,满身酒气,把少年原先的东西还他:“换上赶紧走,我要睡觉了。”

        他也不问少年晚上的收获,一付要赶人的模样。

        天阳笑笑,摘下面具,脱掉斗篷,拿回自己的东西:“那我走了,今晚,谢了。”

        瘸子挥挥手,没有言语。

        天阳重新从杂货店里出来,已经变了个人,跳上自己的机车,离开下城区。

        翌日,天阳来到夜行者总部。

        走进队舍大门,一抹蓝色在眼前飘过,天阳抬头看去,竟是昆蓝。

        蓝发少年抱着手,两只腿交叉架在了长桌上,椅子半斜,保持着一个随时会摔到地上的角度。打着呵欠,一脸无聊的模样。

        昆蓝旁边,马尾青年苍都闭着眼睛,别过脸去,把“嫌弃”两个字清清楚楚地刻划在脸上,显是不愿与旁边的野蛮小子为伍。

        桌子的另一边,霁雨趴在桌上,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抬头,一脸迷糊的样子看上去就像刚睡醒似的。

        韩树不在,但看样子,几人正等着他开会。可重要的是,为什么渡鸦小队的会议,昆蓝会参加。

        “哟,白毛,你迟到了。”昆蓝有力地打了声招呼。

        天阳惊讶地看着他:“你在这干什么?”

        苍都哼了声:“这家伙今天起,就是我们队的了。该死,队长怎么会要这么麻烦的家伙。”

        昆蓝看着天花板:“可能因为,我比某个头发长的家伙有用吧?”

        苍都立马蹦了起来:“你想说什么?”

        昆蓝打着呵欠:“真可怜,年纪轻轻,耳朵就聋了。我说,长毛你不考虑退役吗?”

        苍都伸手放到了搁在桌边那把机械重剑的剑柄上:“我看你是欠收拾。”

        一把拐刃跳了起来,在昆蓝手中旋转:“怎么,难道我有说错?”

        突然一股气场爆发,只见霁雨双手撑着桌面,杀气飞扬,看着两人道:“你们最好给我适可而止!”

        天阳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看上去,以后小队会更加热闹了。突然,少年怀念起有老徐在的日子。

        想到老徐,就想到他家的饭菜。要不,晚上过去蹭饭好了,少年的思绪开始发散。

        “你们干什么呢。”

        门突然拉开,捉着头发的韩树走了进来,同时带进来一阵浓浓的烟味。

        丝毫没有队长自觉的男人一屁股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懒洋洋地说:“今天就为了传达两件事,一个是,咱们队伍多了个新人。不过,你们也算是认识吧,那我就不介绍了。”

        “另外一个则是,我们要打仗了。”

        昆蓝立马来了精神,蹦起来叫道:“有任务了吗?鸡窝头队长!”

        韩树抄起个烟灰缸就砸了过去:“混帐东西,谁让你擅自在队长前面外加描述!老子姓韩,好歹你也叫个韩队长啊!”

        昆蓝躲过了飞行物:“都是一句话的关系,你就别计较那么多。”

        “我说队长,别随便弄坏队舍的东西,我们的经费就要超预算了!”看着那个砸坏的烟灰缸,霁雨杀气再次流露。

        苍都呯一声双手拍在桌上:“烦死了,你们就不能安静会吗?”

        天阳捂着额头,心想这些人是不是精神太过旺盛了点。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韩树拿着一把梳子,努力让自己的头发看上去不像某人描述的那般不堪,“昨天刚收到军部的消息,再过不久,我们应该要发动堡垒战争。没错,我们要对黑星堡发动战争,所以在这段时间,我们不会再进逆界,你们自己看着办。”

        “有空就多多训练,别上了战场丢了小命再来后悔,就这样。”韩树站了起来,伸个懒腰,往后面自己的办公室走。

        昆蓝兴奋地欢呼一声,跟只猴子似的翻了个跟斗,就往大门跑。看这样子,是打算自己去训练场练习了。

        苍都一脸嫌弃地道:“瞧瞧他那个样子,简直像个没开化的野蛮人。不就打个仗嘛,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天阳微笑询问:“青黛小姐还好吗?听说你已经把她接到堡垒了,她过得还习惯吗?”

        冷不防被天阳问到这个问题,苍都也不知道联想到什么,脸上微微一红,支支吾吾地说:“还,还行了。有我照顾她,能有什么问题!”

        天阳衷心道:“看样子你让她过得很幸福,这真是太好了。”

        苍都站起来脸红道:“你胡说什么,什么我让她过得很幸福。我就是,就是随便照顾一下她。不说了,我去训练了!”

        他捉起重剑,急急忙忙奔出队舍,看上去有种落荒而逃的味道。

        天阳奇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吧,不过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原来苍都也有害羞的时候。”霁雨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她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知道吗?白家出事了。”

        天阳立刻联想到即将对黑星堡发动的战争,看来白家通敌一事,已经被谢家传开。不过,少年还是假装不知情地问:“出了什么事?”

        霁雨绘声绘色地说:“听说在家族大比里,白家家主竟然勾结了黑星堡,想要行刺自己的胞弟。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给扬了出来,就在昨天,白礼杰已经被铁壁军团带走,连同他那一房的人,都被堡垒扣押起来,并接受审查。”

        天阳轻呼道:“有这种事?那现在白家岂非乱套?”

        霁雨摇着头道:“那倒不至于,白礼杰被带走后,白家已经发表了声明。白家家主的位置,将由白圣杰担任。不过出了这么一件事,白家的声誉受损倒是真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战争里,白家肯定要倾其所有,把丢掉的声誉打回来。”

        天阳感叹:“大家族的人都不容易啊。”

        霁雨轻笑道:“别感叹了,姐姐我昨天刚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天阳立刻起身道:“好久没看到老徐了,我去见见他,咱们下次再聊。”

        说完,也不给霁雨表示的机会,天阳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队舍。

        “天阳!天阳!”

        霁雨咬牙切齿地说道:“臭小子,跑得这么快,姐姐我记住你了!”

        离开总部,驾车行驶在上城区的公路。清风徐来,阳光温暖。天阳心情舒畅,转眼来到了天晴学院。

        就在少年踏进学院的同时,位于上城区的家族领区内,白家大宅正举行着一场会议。

        参加会议的人,都是白家里的重要人物。其中就包括了刚成为家主的白圣杰,白家老二白颂杰,以及一干白家要员。

        白圣杰坐在家主的位置上,目光如水,从众人脸上扫过:“大哥已经被关押,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辈子是别想从牢里出来了。至于长松、赤芍等人,我会尽力游说,看能否把他们救出来。”

        身材魁梧,脸孔方正的白颂杰哼了声道:“老三,虽然大家都是姓白的。可老大这次太过份了,以前处处排挤也就算了,这次竟然勾结了黑星保要行刺你。照我看,你也不用费那些多余的心思了,就让堡垒处理好了。”

        白圣杰轻叹一声:“这事错在大哥,所谓父之错,不及子。长松好歹是我们的侄子,身上流着我们白家的血,我怎么忍心看他身陷牢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