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89章 黑曜原炉(为土匪哥加更)

第289章 黑曜原炉(为土匪哥加更)

        一件事物,飘浮在意识的旷野上。

        它颜色深沉,黑色,但却有一种剔透的感觉,就像夏季的黑夜。上面遍布星星点点的紫砂,宛若星辰印刻其上。

        它肚子滚圆,两耳,三足,稳定且坚固。

        它在那,便仿佛是世界的中心。

        从来没见过的器物,但天阳知道,那是一口炉器。这信息不知从何而来,可他就是知道。甚至,他还知道,此物之名。

        黑曜原炉!

        这口炉器,内里隐见紫火闪烁,其上几缕青烟,悠悠飘荡。

        此物乃方才紫雾凝形固定之后的模样,它的内里,如同深渊般宽广,感觉不到尽头,仿佛藏着一方世界,一个宇宙!

        那火,不是普通的火,是原火,宇宙出现的第一缕火焰。

        它还很微弱,却潜藏着无限的可能性!

        那烟,也不是普通的烟,而是能量。确切的说,是黑暗粒子,细微到无法用肉眼观察的粒状能量。

        就在那尊原炉中,天阳可以感觉到,那里面依附着一道意志。

        突然,意识的旷野上响起一个声音。

        宏亮、巨大,那是少年所不认识的语言。奇异的是,他却听懂那个声音在说什么。只是那个声音太过巨大,以至于少年只能听到支言片语。

        ‘余将力量借予.......对抗.......繁星之敌......’

        ‘那光明的...并非天国......’

        ‘那黑暗的...亦非地狱......’

        ‘要小心衪们......’

        声音逐渐平息,如同退去的潮浪,直至最后一个尾音消失在旷野之际。天阳忽然感到一种抽离感,他的意识开始向上升起,于是看到原炉渐渐远去,直至成为微不可察的一个黑点。

        恍惚之间,少年好像听到了有人惨叫,有人喝骂。

        等他看清眼前的画面时,才发现自己捉着一只脚,而那只脚,在他手中已经完全变形了!

        “你干什么,快点把庞少放了!混蛋,你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吗?”一个听着耳熟的声音在附近响起。

        天阳努力让自己的视线聚焦,过得片刻,才看清自己躺在地上,正捉着庞义之的脚。庞义之的脚掌已经被他握得变形,这厮坐倒在地,抱腿惨叫。

        旁边,李青着急地叫着,并让几个护卫模样的升华者动手。

        可那几个护卫见庞义之还在人家手上,怎么敢轻易出手,只得连连斥喝,让天阳放手。

        只有天阳搞不清状况,而且此刻,他清晰感受到自己体内,除了星蕴外,已经多出了另外一种能量。

        黑暗粒子!

        伴随着这种黑暗侧力量出现的,还有两个能力,分别是虚弱和意识腐蚀!

        天阳是实实在在的被震惊到。

        黑曜原炉!黑暗粒子!两个新的能力!

        自己这是怎么了,已经完全变成黑暗子民了吗?

        他脑海里划过一些画面,其中,紫辰的影子总在不断重复地晃过。

        难道,是因为紫辰的关系?

        没错,这颗宝石可以让逆界居民变成黑暗子民,自然也可以影响到我!

        我太大意了,不应该直接去触摸那颗宝石。

        现在怎么办?

        最初的慌张过去之后,天阳细细感知自己体内的情况,发现星蕴和黑暗粒子,以不同的运动方式存在于自己的身体中。

        确切地说,星蕴潜藏在他每个细胞里,奔腾在他的血管中。可黑暗粒子却是来自某个更神秘的地方,就像是从他的灵魂或意识里抽取出来。

        两者互不干涉,独立且自成系统。

        而且当天阳想到黑曜原炉的时候,脑海间便浮现了一些类似职级信息的文字。

        黑曜原炉:一阶

        补完进度:4%

        觉醒能力:虚弱、意识腐蚀

        ......

        这...

        少年为之苦笑,从好的方面来看,自己似乎还没有转化成黑暗之民;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大概也不是纯粹的人类了。

        只是有一点相当情况,先是黑民的遗留物,现在就连这个所谓的黑曜原炉,都有补完的机制。

        就好像这些事物,原本属于某种完整的个体。如今被打散,所以才需要补完。

        遗留物可以使用同一种类进行补完,可原炉呢?像紫辰那样的宝石,不见得随处可见吧?

        “王八蛋,你还给我装聋作哑了是吧!放手,快放手啊!”

        庞义之歇斯底里的叫声,让天阳记起自己还捉着他的臭脚,连忙松手。少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体,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青跳出来说道:“你还好意思问!庞少见你昏倒在地上,好心想要叫醒你,结果你捉着人家的脚不放,还把庞少的脚废了!我说你这人,是不是太不知好歹了!”

        天阳冷笑了声,他虽然昏迷过去,不知道姓庞的对自己做过什么。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庞义之绝对不可能那么好心。

        而且那几个护卫脸上现出羞赧之色,天阳更肯定自己心中所想,当下道:“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用脚叫醒人的,你可真是别出心裁啊。”

        算算时间,地底那个超级大脑应该被云渊那几个强者摧毁了,这场家族大比应该今天就会结束。天阳懒得跟这些人纠缠,拍了拍衣袖,便欲离去。

        “不准走!”庞义之咆哮起来,“你个小王八蛋,伤了人还想跑,真当我们庞家是死人吗?”

        天阳心中无来由地涌起一股戾气,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再不闭嘴,搞不好庞家真会全变成死人!”

        庞义之忽然后背一冷,天阳的目光如渊似海,深沉难测,看得他心寒。

        天阳话出口后,才反应过来,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情绪似乎有些失控,难道跟那个原炉有关?

        那边庞义之也回过神来,见李青正看着自己,又记起天阳刚才说的话,立马将刚才的感觉当成错觉,指着天阳叫道:“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白毛鬼,有什么底气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们还愣在那干嘛,给我动手!废我一脚,还威胁本家,这种混蛋死不足惜!”

        那名职级4的队长立马释放气场和星蕴,往前一站,拦住天阳的去路,傲然道:“跪下,向庞少道歉。或许,庞少可饶你一死。”

        天阳冷笑起来:“区区一个庞家,还当自己是上五门不成?哪怕是云氏白家在此,也要讲个理字!你们家少爷为什么会废了一只脚,你们比我清楚,现在还有理了?”

        庞义之在李青的掺扶下爬了起来,指着天阳冷笑道:“理?跟你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小人物,还用得着讲道理?”

        “不用跟他废话了,先给我废了他的手脚,再挖了他双眼,让他这有眼无珠的东西,知道以后什么人不能得罪!”

        见庞义之这么说,那名队长也就不再客气,抽出长剑,大步上前,星蕴气场不断向天阳压去。

        在他眼里,区区一个小鬼算得了什么,拿下他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天阳心念一动,蓦然,一片深沉、虚幻、难以察觉的波动扩散开去,将周围五人包裹其中。

        立时,那名队长先是感到手脚发软,星蕴疲软。刚才那满腔斗志和信心,此刻像是消失得一干二净,甚至生不出动手的念头。

        却在这时,天阳疾进,一掌劈在队长的后脑上。

        这名队长两眼一翻,居然晕了过去,星蕴收敛,气场消逝,身体直挺挺地摔倒在地。

        现场安静得如同墓地。

        庞义之和李青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一个职级4的好手,突然就给天阳给放倒了。

        这也难怪他们会惊讶,事实上,连天阳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就在刚才,他连续使用了虚弱和意识腐蚀,没想到这两个黑暗侧的能力如此实用。一发挥效果,立马将一个职级4的好手削弱成这样,居然被自己一掌就给劈晕了。

        不过天阳也知道,那是因为对方没有提防自己,心存大意。否则的话,纵使体能星蕴被削弱,斗志信心被腐蚀,也不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可惜,战场上从没“如果”一说。

        天阳转过身,宁定地看着庞义之:“刚才你说,要废我手脚,挖我双眼是吧?”

        庞义之不由打了个哆嗦:“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可不要乱来,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庞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李青也朝剩下两个护卫叫道:“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捉住他!”

        两个护卫交换了个眼色,也自放出星蕴,却发现星蕴没有平时那么活跃,身体也有些虚浮无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天阳动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庞义之的跟前,他的速度太快,快到护卫反应不过来,少年已经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抽在庞义之的脸上。

        啪!

        清脆的掌声中,庞义之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又滚出七八米远,才停了下来。

        他给天阳这一巴掌抽得掉了几颗牙齿,脸更是高高肿起,嘴中污血四逸,披头散发,如同恶鬼。

        “你竟敢——”李青本要喝骂,突然接触到天阳冰冷的目光,生生把下面的话咽回肚子里去。

        “家族很了不起吗?哪怕你们庞家真的了不起,那也和你无关。你只不过运气好,生在庞家,承了前人的余荫罢了。”

        天阳缓缓把手放下:“拿着前人的余荫,当成自己的荣耀,还四处炫耀,跟白痴有什么分别?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你们无法成为上五门。只要有你这样的白痴,别说上五门了,我看能不能传宗接代都是个问题。”

        “如果我是你,就找块石头撞死得了,免得丢人现眼!”

        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庞义之的肺都快气炸了,他还从末受过这样的侮辱,简直憋屈到了极点。当下指着天阳,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一翻,居然给气晕了过去.......